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网游三国之乱世神医

追风马,马踏大江南北,方天戟,戟打长城内外,济世针,针刺枭雄铁胆手术刀,刀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回 神医新手村
章节列表
第一回 神医新手村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2        返回列表
白光一闪,我出现在一个小村子里,四周望了望,这个小村子处在一个大山谷里面,目光所及之处,满眼翠绿,山花遍野,淡淡的雾霭如浣纱般飘动,好一处世外桃源!
看来这里就是新手村了,我打开“包袱”,里面有两个饥渴度增加百分之25的窝头,一把攻击力加3的木剑,一件防御加2的麻布衣服。
我先穿上麻布衣服,然后心理一边鄙视着抠门的游戏公司,一边大步向最边上的一个木屋里面跑去。
一进门,就看见一个满头白发,相貌猥琐的小老头,小老头坐在一张桌子后面正在鼓捣手中的草药,看来这里是个药店了。
我大大咧咧走进去:“哎,有任务给我做么?”
小老头瞥了我一眼,冷哼一声:“我这里缺少一百棵川芎,你去帮我采回来!”
这时我的玩家日志上出现了一行字:
“华佗向你发出寻找一百棵川芎的任务,请问您是否接受?”
靠,这个小老头竟然是华佗!
我急忙换上一幅笑脸迎上去:“呵呵,原来您就是鼎鼎大名的华佗神医啊,失敬失敬,久仰久仰,哈哈,我走遍三国九州大地,华佗老先生的大名真是如雷贯耳,天下人莫不交首称赞,都说您医术通神,活死人肉白骨,哈哈,小生这厢有理了,一直久仰神医大名,对先生您的景仰如滔滔河水……看看您能不能收下我这个徒弟?”
我说了半个多小时,怎奈华老头就是不理我,低着头鼓捣他那些破草药,就跟没听见一样,我一把抓过华老头的手,神情激动地大声说:“先生,难道你就眼看着天下万民陷于水火而不顾么?虽然这医术为天下末流,但是没关系,我不会瞧不起医术的,就让我为了天下人民被人鄙视吧!”
这老头真是“远看够猥琐,近问鸟无声,麋鹿兴不视,泰山崩不惊。”我苦口婆心地费了许多唾沫星子,怎奈和人家就是不稀鸟我。
我嫉妒地看着那神情专注于手中草药的小老头,“呸!”的一下,将一大口唾沫吐在他花白胡子上,然后指着他大骂:“你个**老东西跟我装什么装?你不收我为徒,是你的损失,小爷我还不伺候你了!你那破任务我不做了!”
我气哼哼地大步往出走,又奔向第二间屋子,我想啊,这几个屋子肯定分别是药店,裁缝,铁匠什么的,玩游戏,最挣钱的就是药师职业或者是铁匠,既然药师做不了,我就去学打铁,等我打造出几把神兵利器来,那票子还不是大把大把地拿来?
我走进第二间屋子,一看,这个也是药铺,一个个头矮小,还不到我肩膀高的小老头坐在里面,交涉一番,他给我发了个任务:
“扁鹊向你发出寻找梅花凿的任务请问您是否接受?”
原来这个是扁鹊!太幸了!我大步上前:“呵呵,原来是鼎鼎大名的扁鹊神医啊,失敬失敬……”
这老东西跟华老头是一个德行,我费劲口水也说不动他。
气死我也,小爷我不接你任务!
我气哼哼地向他比了个中指,然后毅然走向下一家……
十个木屋里,一共六个房间里面有人,分别是华佗,扁鹊,张仲景,李时珍,孙思邈,葛洪,另外四间空着,都是神医啊,这个游戏可真能整,三国时期的游戏竟然把葛洪李时珍都弄出来了,可惜每个人除了给我发寻找东西的任务之外,没有人愿意收我为徒,而且这里除了这六个老头之外就没有别人了。
唉,看来我只有委屈求全了,我把六大神医的任务全部都接了,然后出村去完成任务。
村外最低级的怪是5级的骗钱郎中,一个个背着药箱,举着药幡,在谷口晃晃荡荡,我拿着木剑挑上一个骗钱郎中,那家伙长得人高马大,我从背后一剑刺过去,正中他的脖子上。
是要害攻击,骗钱郎中一个趔趄,刚转过身来,我再次一剑递出刺在他的脸上,又是要害攻击,郎中大怒,抡起挂着红色膏药旗的要幡重重打在我的肩膀上,我肩上一阵剧痛,被打得顺地滚出十米多远。
我刚从地上爬起来,骗钱郎中举着药幡追过来,“当”的一下,敲在我脑袋上,顿时,白光一闪,我出现在复活点。
都怪那几个老头!我坐在草地上咬牙切齿地想。华佗和孙思邈还有李时珍三个人让我寻找草药,并且赋予我两种技能:
初级辨药术(3/100):川芎、甘草、三七。
初级采药术(0/100)
难道让我按照上面的图形漫山遍野去找那什么三七甘草的?老子我来玩三国可是来杀人过瘾的,这几个老不死的非得让我在这里帮他采药,真他妈不爽!等我把药采完了,估计人家都统一天下了!
我气哼哼地再一次拿起木剑向骗钱郎中冲了过去,打呗,反正我现在才0级,死了也没有什么可惜的。
先前那个骗钱郎中被我两下要害攻击,损失了不少血,我悄悄冲到他背后,抬手就是一剑,仍然刺中后勃颈,骗钱郎中转过身,不等他举起药幡,我抬腿就是一脚踢在他裤裆上,同样还是要害攻击,并且还带着停顿一秒的“后遗症”,我就是用这一秒,抬剑刺向他脖子,骗钱郎中连续中招之后,动作开始迟缓,出手也没有先前凌厉了。
游戏中当人物血量减少到十分之一以下就会进入重伤状态,力量敏捷都会大幅度降低。很显然,这个骗钱郎中没有多少血了!
趁人病要人命,我大呼小叫着挺起木剑向郎中脸上脖子上刺过去,同时脚下也不闲着,狠狠地往那家伙胯下招呼。
骗钱郎中在我猛烈的攻击之下,连连后退,脸上血花飞渐,身子像触电一样不时地停顿一下,最后终于不甘心地倒在地上。
哈哈,胜利了!我升了一级,现在是一级的“高手”了。
查看自己的收获:
破旧的郎中服:江湖郎中所穿服装,防御+5。
劣质的郎中行医幡:江湖郎中行医时所用,攻击+10。
破旧的郎中药箱:江湖郎中行医所必备的储药箱。
这可是我进入游戏以来淘的第一桶“金”,我高高兴兴先把那件“破旧的郎中服”穿上,拿起行医幡倒也人模狗样地像那么回事,小小地YY了一把。
郎中药箱是专门储存药品的,这个破旧的药箱有十格空间,我在里面倒是找到了三颗川芎,让我很满意。
我又找到了一骗钱郎中,举起行医幡劈头盖脸打去,同时下面“断子绝孙脚”连环猛踢,战斗持续了两分钟,最后以我险胜告终。
我一共杀了五十多个骗钱郎中,升到了三级,得到三十二件破旧的郎中服,十六面劣质的行医幡,十二个郎中药箱,一百一十六根川芎,七十二根甘草,二十八棵三七,五个当归,一根针灸用的铜针,两包行军散。
我先去交了华佗的任务,那老头态度蛮横,服务恶劣,用两小瓶金疮药就换去了我那辛辛苦苦得来的川芎,还冷嘲热讽:“为医者,要本着渡世救人的善心,让你去采药,不是抢药,以后这样的药,我不收!”
真是岂有此理,老子来玩游戏是来杀人的,不是救人的!我一脚将华佗踢了个跟头,然后一口口水吐在他脑门上,转身昂首挺胸而出。
到了十级之后才能不怕怪物打通出谷的道路从这村子出去,我要尽快把级数练上来,看见这几个老家伙我就心烦。
我又杀了几个骗钱郎中,升到四级,再杀他们已经的不到多少经验了,我举着药幡向邪恶郎中的领地冲过去。
邪恶郎中是七级的怪,跟骗钱郎中一副打扮,只不过手里都拿着一把二十多里米的匕首,邪恶郎中敏捷比骗钱郎中要高,我不能再“偷偷”绕到他身后去,只能挥舞着药幡大呼小叫地硬冲。
我高举药幡向邪恶郎中兜头砸下,邪恶郎中刚要向旁边躲闪,突然下身一痛,身子僵硬一秒,两米多长的木制药幡就砸在他脑袋上。
邪恶郎中一个趔趄,我两手握着药幡一顿,药幡的下端就打在他的肚子上,我正高兴,突然肚子上一痛,血量直接减少到重伤状态,不好,中招了!我急忙将手中药幡扔过去,将邪恶郎中阻了一阻,然后撒腿就跑。
还好邪恶郎中敏捷没有我高,不能追上我。我拖着肠子跑到安全地区,一头躺在地上。
“啊哟,你怎么了啊?”我刚卧倒,就听见一个略显惊恐的声音,抬头一看,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子,一副新手打扮,正好奇地看着我。
“看什么看?不怕风大眯了眼睛?”我气哼哼地坐起来,将肠子一点点又塞回肚子里,这个过程几乎让我昏过去,这个游戏可是有百分之八十的感觉真实度呢,疼得我咬牙蹬腿直抽抽,要不是可惜那四级的经验值,我真想就地自杀重来。
我把肠子整理好,然后将两瓶金疮药都涂在上面,看着血值正一点点缓慢地回升,这才放心地吐出一口气。
“疼么?”那小子蹲在我旁边问。
我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能不疼么?把你肠子挖出来看看?”
那小子一吐舌头,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不再说话。
我皱着眉头:“你小子不去升级,在这看我干什么?”
小孩子脸上有点失望,耸耸肩站起来:“我叫年少,大哥你叫啥啊?”
我不耐烦地告诉他:“我叫天狼星,好了我走了。”
这时我的血量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我怪叫一声,撒腿向邪恶郎中的地盘冲了过去。
这一次我不再近身,利用药幡比匕首长的优势,保持有利距离,一顿狠拍猛打,历尽一番波折,终于杀死了一个邪恶郎中。得到一个创可贴和一个攻击加15的手术刀,哇噻,手术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