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网游三国之乱世神医

追风马,马踏大江南北,方天戟,戟打长城内外,济世针,针刺枭雄铁胆手术刀,刀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回 铁戟骑兵
章节列表
第三回 铁戟骑兵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一路上,我都在用飞刀杀人,《飞刀术》属于二流武学,熟练度增长得很快,等到大涿县的时候已经是高级了,不能再升级了,但是我郁闷地发现熟练度还在一点一点地增长,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飞刀术到达高级之后没有像我想象的那样达到三刀连发,而是可以双手发刀,每只手二连射,一次就能射出四把飞刀。
我穿着江湖郎中服举着药幡走在大街上,活活就像是一个黑无常,周围的玩家都用异样的眼神看我。
我当然是不在乎了,看见不少人都急匆匆地向前边跑去,我随手抓过去一个问:“哎兄弟,这么多人都急急忙忙地往前边跑什么呀?”
那个玩家倒也没说什么:“黄巾军要打过来,太守刘焉在前面招兵呢。”
“哦?招兵有什么好处啊?”
那个玩家被我死死攥住肩膀,哭丧着脸:“大哥啊,当兵可以领军饷,赚功勋,然后可以当官!”
“好好好,回答的很好,谢谢你啊,这个给你作为报酬。”我拿出一瓶大瓶的金疮药给他,那小子一愣,没想到我还会给他报酬,大瓶金疮药也是很贵的,现在玩家级数整体偏低,大家都在用小瓶的呢,他犹豫了一下,接过药瓶,转身向前面继续飞奔。
我在心里寻思:我要是当个兵,是不是就能更容易一点地接近刘备三兄弟呢?等我来到榜下招兵处,那个NPC师爷见了我一愣,然后告诉我:你还没有转职呢,不能当兵,必须先进行转职才行。
我叹了口气,再一次抓过旁边一个问转职大厅在哪里。
转职大厅就设在涿县府衙,十级就可以转职,一转可以转成谋士,武士,术士三大类,我当仁不让地选择了武士,得到一个强化的辅助技能,交了一两银子之后刚要走,红衣师爷将我叫住:“我看这位壮士武艺精人,是否愿意第二次转职?”
原来第二次转职在二十级,我又交了十两银子转职成了骑士,学会骑术,接着老家伙又问我愿意不愿意进行第三次转职,在又诳去我五十两银子之后,我转职为铁戟骑士,又得了一个突击的技能。
我一路打劫黄巾叛贼得来的七十多两银子一下子花了个七七八八,好在这个游戏一共就三转,要不然我可是没钱转职了。
除了县衙再一次赶奔兵营,我现在虽然是铁戟骑士,但一没有戟二没有马,甚至连把好一点的钢刀都没有,实在是有点窝囊,可是我现在只有不到十二两银子,而最便宜的黄鬃马也是得一百两银子的,我买不起。
到了新兵招募处NPC师爷仍然摇头:“你声望太低,不能够肩负起保家卫国的重任。”
靠,连当兵都不行了?
我当时就有要动手杀了那个该死师爷的欲望,但最后还是没有动手,在打劫黄巾军的时候,我曾用毒药杀死过一个黄巾尉,从他身上爆出来一本他家祖传的《六韬》残篇,学了之后增加了二十点统率,本想来当个小官带几个兵玩玩,没想到竟然不让我入伍,气死我也。
涿县本身也算是比较繁华了,NPC就有几十万之多,而且因为这里有刘关长的缘故,大批量的玩家都向这里涌来,所以现在大街小巷全是人,尤其是张屠户的桃园,门前门后被玩家围了里三层外三层,都是想拜三人为师的。
我接近不了刘备,心里稍稍有点失望,不过就眼前来说还是筹钱要紧,最起码我也得在程远志打过来之前买一把铁戟玩玩啊,我在铁匠铺打听了,普通的铁戟要十两银子一把,稍好一点的就得几十两,而最好的一把据说是全幽州最好的铁戟则需要一百两银子,这可不是小数目啊,没奈何,我在一家酒楼和兵器铺旁边摆起了药摊。
我先立上牌子,收各种药材,价钱比系统药店高那么一点点,然后再用收来的药以比系统药店低一点点的价格卖出去。
玩家门送来的药品种繁杂,数量不一,止血草,七叶草,牛黄,鹿茸,羊角,蛇胆各种各样的草药,我一律照单全收,反正我学过千金要方,无论什么样的药我都能炼,只不过现在级低,也只能炼制一些低级的东西。
很快,我炼制的金疮药,行军散,解毒丸就成捆成捆往外卖,同时我还卖系统药铺没有的蛇胆正气丸,鹿茸补天丸等等,效果相当地不错,只一下午的功夫,我就挣了一百一十三两银子。
我收好钱正想收摊去买戟,七个人高马大的青年就围了上来,为首一个拿着钢刀的家伙张口就叫:“小子,交保护费!”
嗯?游戏里还有这种事?我细看他们,身上都穿着皮甲,手拿钢刀,一副凶悍的样子,莫非是系统流氓?
“你们是玩家还是NPC?”我一边悄悄准备好手术刀一边问。
大头那家伙眼睛一瞪:“什么玩家NPC的,你在我的地盘里挣了钱就应该向我交保护费!”
恩,看样子应该是NPC流氓了,可也真叫搞笑的,一上来就让NPC流氓受保护费,前面这个看样子还是流氓头,等级应该不低。
我笑呵呵地问:“那,我得交多少呢?”
流氓头一龇牙:“不多,给一百两就行了!”
“好好好,我给你拿啊。”我低下头假装在包裹里面拿钱,突然一抬手,两道银光蹦出,右手飞刀连射而出,流氓头就在我身前不到两米的地方,被两柄飞刀一柄打在正在说话的嘴里,一柄钉在咽喉上,他刚要动,我一招“断子绝孙脚”让他身子一僵,我左手飞刀又出,一柄打在眼睛里,一柄钉在咽喉上,流氓头满脸鲜血,瞪大眼睛不敢致信地看着我,最后喉咙里咕噜一声,不甘心地倒在地上。
这一下把周围的人都震惊了,这个流氓头高达三十五级,平时横行涿县,无人敢当其锋,官府给玩家发出杀流氓的任务,怎奈现在玩家等级普遍偏低,等级榜上第二名才十七级,且都没有什么技能,而流氓头身边还总跟着五个以上二十级的流氓,就算是玩家们一堆人围攻也没杀得了这个boss,没想到今天被我几下就给收拾了。
趁着剩下六个流氓一愣的功夫,我双手飞刀连发,每一抬手,飞刀连射都能将一个流氓打成重伤,上前再补一脚就算了账,转眼之间我就杀了四个人,第七个拿着刚刀砍着我,犹豫着是跑还是动手,我哪能错过这个好机会,右手一扬,两柄飞刀将另外一个流氓射倒,转身之间一招“断子绝孙回旋踢”踢在最后一个人的跨下,那小子顿时发出一声杀猪一样的震天惨叫,双手捂着下身哭喊着满地打滚。
他这一叫到把我给叫懵了,因为我从来出脚踢人,对方都只是身子一顿就完了,还是头一次遇到这么震天嚎叫的家伙,我看他也跑不了,连忙把另外几个人的爆出来的东西捡了,这大街上人多手杂,耽搁时间长了,保不准就被谁给混水摸鱼了。
五个流氓一个boss爆出来的东西,只有一把锋利的钢刀,两把普通钢刀,一件精致的牛皮甲,三件普通皮甲,一百二十两碎银,一本《六韬》残篇,学了能加二十点统率,嘿嘿没想到流氓也会学《六韬》,后来我才明白,凡是能够带领部下的boss都需要有统率,同时他们身上就有几率爆出加统率的书来。
“叮,您杀死涿县流氓头和他的手下,您的声望增加十点。”
于是我的声望就变成了-599990。
我把战利品和药摊都收了,那个中了我一脚的流氓还躺在地上不起来,他蜷缩着腰,两手捂着下边,满脸通红,龇牙咧嘴,看见我向他走过去,咬牙骂了一句:“你小子,太他妈狠了,玩游戏也没有你这么个玩法!”
嗯?听这话他难道是玩家?因为NPC是不会这么说话的。
我蹲下身问他:“你是玩家?不是NPC?”
他疼得满头大汗,点了点头,我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他中了我一脚疼成这个样子呢。
我强忍住笑过去扶他:“真不好意思,我以为你也是NPC呢,没想到啊。”
他仍然赖在地上不起来,惨叫一声:“等会啊,疼啊,哎呀妈呀,兄弟你这一脚可太狠了,这幸亏是游戏,要是现实中,我恐怕就断子绝孙了。”
我拿出一枚能够将痛感降低百分之三十的高级止痛药给他,暗道:那可是我一路踢黄巾军练出来的,无论从角度,速度还是出脚力度都已经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了,当然够狠了!
那小子吃了止痛药,疼痛顿减,这才从地上站起来,一瘸一拐地走了几步,长出一口气:“你这一下子踢掉我三分之二的血量,差点我就挂了,够狠。”他上下打量了我几下,“你一个学医的怎么会有这么强的攻击力?还能轻松杀了流氓头?”
我笑而不答,周围围了不少的“观众”,指指点点弄得那小子满脸通红,我说道:“好了,你已经不疼了,我要去买兵器了,再见!”
我挤出人群来到铁匠铺,果然那柄大铁戟还在那里,我当即付钱买了下来。
我把戟拿在手里一看:
铁戟:攻击+55。没有其他属性,不过我也是相当满意了。
除此之外,我又买了一张铁胎弓和两壶狼牙箭,好在刚才杀死流氓头,得了不少银子,要不然又没有钱买马了。
将大戟装在,我又到马市买了一匹黄鬃马,马是可以装在马牌里面的,用的时候招呼出来,不用的话可以再收回去,一个马牌能够装得下三匹马,我一共买了十个马牌,带足干粮,出城赶奔涿郡附近的大兴山里杀强盗练基础戟法、刀法和弓箭的熟练度,虽然我现在是铁戟骑士,但只是在使用戟的时候有所加成,同时也可以学习其他兵器技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