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网游三国之乱世神医

追风马,马踏大江南北,方天戟,戟打长城内外,济世针,针刺枭雄铁胆手术刀,刀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二回 龙虎风云会
章节列表
第十二回 龙虎风云会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2        返回列表
京师洛阳是系统第一大城,占地一千平方公里,NPC常驻人口六十余万,有户籍的玩家一百二十万余万,另外全国各地来这里经商旅游的更是不计其数,大街小巷人群熙熙攘攘,道路两旁店铺琳琅满目,比起幽州琢县来可谓天地之别。
我身穿一件黑色优质郎中服,手拿精品郎中药幡,背后背着一个精品药箱大摇大摆地走在洛阳大街上,引来周围人们纷纷侧目惊叹,猜测我是玩家还是NPC。
我自然是不在乎了,洋洋得意地迈着四方步,老农进城一样东瞅瞅西看看,走到一间卖汉堡的店面,店主是一个玩家,热情地招呼我:“您也是玩家吧,哈哈,这洛阳城除了三大药铺之外还真没有你这样的郎中,怎么想吃点什么?炸鸡翅还是汉堡,署条?”
我闻着屋里的香气不由得食指大动,花了五百枚铜钱买了一个鸡翅汉堡,吃上一口香气四溢,竟然跟现实中味道一样!
我吃过汉堡暗叹京师物价之贵,同样补充五十点饥饿值,幽州两个馒头只需要一百铜钱,而洛阳一个汉堡就需要五百铜钱,看来要想在洛阳生活的好,还是得想办法赚钱。
目前我能做到的“赚钱道道”一是去打怪爆钱,一是开一间药铺,我不想去打怪,那样来钱很慢,但是要在洛阳开一间低级的药铺只是要交给官府的手续费和地皮钱就得十两黄金,那可是相当于一千两白银,也就是一千万枚铜钱,够我买多少馒头啊,何况我现在手里只剩下三十多两银子了。
洛阳城南有一个交易广场,就跟农村的市集差不多,洛阳很多玩家都来这里摆摊交易,一个摊位一天需要一两银子,我先到府衙交了十天的钱,然后用剩下的二十两收购药材。
普通的药分为三等,低级药有行军散,止血散,解毒丸;中级的有金疮药,清蕴散,三七救生散,牛黄解毒丸;高级的有蛇胆正气丸,鹿茸补天丸,清凉解毒丸,麝香接骨膏等等,洛阳城荣甲天下,其它各地没有卖的药这里的药铺也有出售,当然这些药我都能炼制。
药物分为散丸膏丹,散药是最好制的,只需要将药物磨成粉末按比例混合就可以,丸药和膏药讲究就多了,需要将药物蒸晒蜜制,手续繁杂,当然游戏中只需要那么一会的功夫系统就会自动生成,最难炼的就是丹药,不但需要实现繁杂的配药,炼制的时候还得注意药炉火候,稍不注意就会前功尽弃。
由于有神级“法宝”药王鼎的帮助,我的炼药技能飞速提高,现在已经是丹药中级了。
城南市场还没有高级药师,因为神医新手村里的六大神医都被我“喀嚓”了,后来也没有刷出来,除了年少手中的青囊书,其他人都没有办法学到高级医术,现在玩家们只能跟普通的“名医”学习,到目前为止玩家中连中级药师都很少见,而系统的NPC药师是不会来这里摆摊的,所以我倒成了这里的蝎子尾巴——独一份。
由于我卖的药价钱比系统药铺低了十分之一左右,在这个赚钱难的世界中不少城北的玩家们都跑到我这里来买药,所以整整一天,我都生意兴隆,一天下来,净赚纹银二百三十四两!
接下来的几天我的生意越来越好,我一边收药一边炼药一边买药,忙得焦头烂额,恨不得再长出几双手来。
第八天的下半夜,生意稀少,所有的药材都卖得一干二净,我正准备收摊,突然一个浑身是血的家伙从天而降重重砸在我的药摊之上,紧跟着过来十几个手拿钢刀的家伙,为首一人撇着嘴走过来,抬脚踩在那个浑身是血的人后背上,甩手一刀钉在摊床上。
我默默地将东西收拾起来,然后淡淡地问道:“哥们,啥意思啊?”
那人眼睛一瞪:“这一阵总听人家背地里说你这小子医术通神,药美价廉……嘿嘿,我们兄弟有点不信。”他一把将脚下那人抓着头发拎起半截来,“这小子是我们龙虎风云会的叛徒,被我们帮主施以小小的惩戒,不过呢,我们弟兄自然不忍心看他受这个罪,你要是能把他治好,今天一笔勾销,要是治不好他,我就砸了你的招牌,给我滚出洛阳城去,今后在洛阳我们帮会看见你一次砍你一次!”
我瞟了一眼那个“血人”,用上扁鹊《起死回生》中的“望”之技能,眼前立时出现病人状况:两手手骨骨折,右手五指肌腱断裂,左四五右四六八共五根肋骨骨折,右肺叶严重收缩,内有钢针一枚,右腰下钉有钢钉三枚,小腿骨折,气息微弱,脸色惨白,症状为疼痛难忍,且失血过多,宜先止血镇痛。
我一只手搭在“血人”手腕上,使用“切”之技能,眼前出现症状:手三阴三阳静脉受损,足少阴肾经临近闭合状态,脾脏中度受损,足太阳膀胱经内有异状毒气运行,宜先解毒疏经。
我看罢站起来,冷笑一声:“这种小伤在别人眼里可能是治不了的,但要是由我出手,保证他三天痊愈!”
那个痞子眼睛一立:“这可是你说的,三天之后我轩辕三光来取人,你要是不还我一个完好无损的兄弟,他今日的下场就是你的明天!”
“哼,我凭什么白给你们治伤?”我冷笑一声,“这种伤在别人那里是治不好的,诊费最少十两黄金,否则就让他等死吧。”
“操!我们京师龙虎风云会是全服第一大帮,手下有一万多弟兄,给我们治伤也想要钱?你小子是不是活腻歪了!”
我没有理会他,默默收起家什驻起药幡向市场外走去。
“站住!”十几个手拿钢刀的打手将我围住,轩辕三光恶狠狠地道:“不要以为城内守卫会来给你撑腰,他们是不会动我们风云会的人的!”
我眼珠一转,马上转变成一张笑脸:“哎哟,原来是龙虎风云会的哥们啊,唉,刚开始你说的时候我还没想起来,你们是不是洛阳第一大帮会的那个龙虎风云会啊?”
轩辕三光把眼睛一立:“废话,整个游戏也只有这么一个龙虎风云会!”
“那就好办了啊。”我拍着胸脯道,“既然是龙虎风云的兄弟来治伤我又怎么能收钱呢,放心,这事包在我身上,三天后你来取人,我一定还你一个完完整整的活人,怎么样?”
“算你小子识相!”轩辕三光瞪了瞪三角眼睛,带领手下走了。
我到市场外边,化一百铜钱雇了一个NPC民工把那个血人背着找了一家客栈住了进去。
我先把血人身上破衣烂衫都用手术刀隔了去,又把身体里的那几枝钢钉和钢针剜了出去,这个过程我没有给他用镇痛药,疼得那小子虽然在昏迷中还是直皱眉。
接下来我有用夹板给他断掉的骨头接上,又拿出济世神针将他断裂的地方缝合,最后把一碗价值五十两银子的药给他喝了,我兀自心疼不已。
忙活了一晚,那家伙的伤势终于稳定下来了,我把他一个人扔在客栈里背上药箱到楼下吃了一碗混沌,然后出城。
洛阳城外一共有四大练级区,分别是瘴气林、紫金废矿、疫鬼洞和金牛山,我首先来到瘴气林。
瘴气林,顾名思义,就是一片笼罩着有毒瘴气的树林,里面的怪物有二十级的地雷毒蚊,二十三级的鳄毒蝇,二十五级的黄纹毒蜂,三十级的食人蜘蛛,五十级的火毒鳞蝎。普通人一进入瘴气区就会以每秒六点持续掉血,不过我自然是不怕。
我今天来的主要目的是捕捉三百只地雷毒蚊和一百只鳄毒蝇,我拿出几种特制的药材在地上笼起一堆篝火,然后再撒上一泡尿,火势顿息,一股巧克力的香气弥散开来,不到十分钟,遮天盖地的地雷毒蚊和鳄毒蝇还有黄纹毒蜂蜂拥而来,密密麻麻的毒虫爬满了地上的篝火灰烬,贪婪地吮吸着香甜的“补品”。
半小时之后,赶来的毒虫们全部晕倒尸体一样堆在灰堆上,我笑呵呵地跑过去收起四百只毒虫然后离开,其实他们并没有死,只是被麻醉了,半个小时之后他们会自动恢复。
第二站我又来到疫鬼洞,第一层的怪都是二十到三十五级的病毒僵尸,被我轻易取了十二份尸毒,拿着到手的宝贝,我咬牙自言自语:“龙虎风云会,你们的死期到了!”
我把三百只毒蚊撕去翅膀放入药王鼎里面,然后在下面低温加热,一个小时之后,再用十几种药材配上尸毒倒在里面,继续加热,半小时之后再放入活着的毒蝇。
这样炼制了三天,中间又加了三次药,每一次加药的价值都不菲,我自然是心疼,但一想到洛阳第一大帮就要会在我手上,我便又高兴起来,一边哼着小曲,一边掌握着火候。
第三天,终于开鼎了,里面只剩下一堆药粉,我把这个药粉熬成糊糊给那个已经好的差不多的“血人”吃了。
那家伙叫做直到永远,这些天吃我的住我的倒是觉得理亏,大夸我医术高明,言语之间倒是要跟我学习医术,当然被我婉言拒绝了:“好啦,你喝完这碗药也就算彻底好了,以后我跟你们龙虎风云会再没有瓜葛,你们也不要再来找我麻烦了好不好?”
直到永远歉然道:“我只是帮会里一个小混混,根本就没有办法……唉,这次要不是你救我,我可就得挂掉十级了,我身上也没有钱……这样吧,我身上有一个刺杀张让的任务,奖励是一把七星刀,就给你好了。”
“刺杀张让?七星刀?”我一听就来了兴趣,“什么任务?谁发出的?”
直到永远拿出一块青简递给我:“任务是我无意之间得到的,王允派人刺杀张让,成功之后凭这块青简就可以去领他的七星刀!”
“是唯一的任务?”我眼睛眯缝起来。
直到永远苦笑摇头:“虽然算是隐藏任务,但不是唯一的,据我知道就有好几个人接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