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网游三国之乱世神医

追风马,马踏大江南北,方天戟,戟打长城内外,济世针,针刺枭雄铁胆手术刀,刀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四回 抢劫蔡文姬
章节列表
第十四回 抢劫蔡文姬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蔡府,小姐闺房,幽香袅袅,轻纱罗列。
捏着从纱帐里面探出来的小手,我半晌无语,一旁蔡邕接连咳嗽了数声,我才惊醒过来:“啊,哈,是这么回事,蔡小姐感染的不是普通的瘟疫啊。”
蔡府众人一听立即各个头上见汗,我扫视了一下继续缓缓说道:“瘟疫病毒在小姐体内已经发生变异,生成新的更加厉害的病毒了,所以这个……”
蔡邕急得都要哭出来:“大夫啊,求求你一定要救救……”
“就当然是得救的,只是这个……”我挠挠头,“这个病医治起来十分复杂,耗时耗工,这个诊费么……”
蔡邕急得一跺脚:“多少钱随先生你开,只要把我女儿的病治好就行。”
“哈哈,我悬壶问诊也并非都是为了钱,自然不会多要你的,而且久闻侍中大人贤明就给你打个对折,收您一百两金子算了!”
“多少?”旁边管家惊叫起来,“一百两金子?小姐天天吃金子也吃不了这许多!”旁边蔡邕等人也是一脸惊痛。
“哼!”我怫然变色,甩袖站起,“你以为我是贪恋你那点金子?这些日子洛阳城内瘟疫横行,我辛辛苦苦炼药运针心血都喂了狗了!”背起药箱就要走,一旁蔡老夫人一把抱住我大腿,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哭求,我站在地上任由她抱着,静静地等待蔡邕答复。
终于,蔡邕一咬牙:“罢了,只要能救好我的女儿,就算是一千两金子我也得看!”转身吩咐管家去一百两黄金给我。
收了金子,我立即眉开眼笑道:“这就对了嘛!这人命毕竟比金子值钱!”取出六根金针给蔡文姬刺穴,掀开帐子,我才看见蔡文姬竟然如此美貌,睡眼朦胧地躺在锦罗之中,好似小寐的仙女,这要是让我取到手……嘿嘿!
看见我嘴角挂着晶莹的口水一脸淫笑的样子,蔡邕忍不住再一次连声咳嗽,旁边管家等人见状也跟着咳嗽起来。
“啊?你们都咳嗽什么?也感染了瘟疫不成?”我得意地扭头问道,看着脸色铁青的蔡邕,不禁心生一技。
我给蔡文姬连扎六针,然后又亲手喂她吃了一丸天狼救世丸,其实蔡文姬患的就是普通的梅花疹,只不过比别人严重了一些,蔡邕先前已经给他吃了一颗天狼救世丸,本来已经快要好了,只不过蔡邕不放心非得又给我送来一百两黄金。
喂蔡文姬吃完药,不久她就沉沉睡去,我暗暗点头,计策成功了一半。
我站起身向蔡邕等人告辞,蔡邕毕竟是天下文士,虽然看不惯我刚才的轻狂,但还是派人用轿子送我回药铺。
子夜,月黑无风。
我身穿一身黑衣来到蔡府大墙外,自从杀死五大名将之后,除了声望升到一百多万之外,等级也升到了五十三级,我纵身跃起,在半空中拿出锋利无比的救世手术刀刺进墙里,身子借力跃上墙头,看看院子里并没有巡逻的NPC,心中大喜,轻飘飘落进院里然后七拐八怪来到蔡文姬的闺房。
贴门听听,里面一点动静也没有,我用手术刀轻轻割开门闩然后悄然而进,屋内蔡文姬由于白天我在药中做了手脚所以还在沉沉昏睡,我拿出事先准备好的包袱,将他裹进去背在身上。游戏中的包袱是可以装无限多的东西,不过装得越多体积就会越大,重量也会增加,之后就会影响人物的敏捷,一般人都不愿意装太多的东西,不想今天被我用来装蔡文姬。
不过蔡家人也够警觉,我刚出闺房,就听见一个小丫环的尖叫,只把我吓得一个寒颤差点摔倒。
我一脚把尖叫的丫环踹到一边,背着蔡文姬刚跳上墙头,下面就追来一个白服青年,手持长剑叫道:“蟊贼休走,识得我卫仲道否?”
卫仲道!历史上蔡文姬的短命鬼丈夫!
我一听是他,心中倒还放下不少,我知道这小子虽然有六十八级之高,但手段稀松平常,只会读书作诗,他那柄剑也不过是个摆设。
卫仲道喊那一声就是要起到威慑一下,见我身子在墙上一顿,心中大喜,脚下轻轻一点腾身上墙,抬起手中长剑向我闹到砍来。
我蹲在墙上,看见卫仲道身子已经上墙,脚下还没站稳的时候突然扭头冲他一笑,卫仲道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有这副表情,刚刚一愣,突然手上一轻,长剑已经被我手术刀削成两截,紧跟着脖子上一凉,大好头颅便如球一般想地上滚落。
杀了他原本还差不多的经验值终于补满,我升到四十四级,他下坠的无头身子背我一把抓住,从身上搜出一本加一千声望的《论语》和五枚汉玉币,这汉玉币是游戏公司推出的又一种货币,介于金钱和收藏品之间,NPC们都拿它当宝贝,每枚汉玉币大约值十两黄金,是有钱人家的装饰品。
我将《论语》和汉玉币收起,然后翻身下墙而走,后面蔡府家丁纷纷举着火把追来,嘈嘈嚷嚷间我已经跑回了天狼药铺。
我把蔡文姬从包袱里倒出来,由于药力的作用,他还在昏睡,看着怀中的睡美人,我咽了一下口水。
我把蔡文姬放在床上,双手双脚都用绳子绑住,然后才用解药把她唤醒,蔡文姬慢慢地睁开眼睛,当发现自己所处之地不再是蔡府的闺房并且看见我正一脸淫笑地看着她,忍不住张口叫要大叫,可是她嘴里早就被我用她自己的手帕塞住,哪里能够叫得出来。
我见蔡文姬醒了,就把她放回床上,然后坐在他身旁说:“我可是早就听说你的大名了,呵呵,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天狼星,是天狼药铺的老板,我们白天见过面的。”
蔡文姬猛然想起白天给他看病的那个“神医”,顿时柳眉倒竖,怒气冲冲地看着我,我知道现在她若是不被捆住肯定会打骂我一声“淫贼!”
我看着发怒的蔡文姬像一只被俘的小母鸡,可爱极了,忍不住用手轻轻在她脸蛋上捏了一把,悠然道:“怎么,不喜欢我么?”
我站起身,在地上转了一圈:“我人长得帅气,武功又高,钱,天下,我都可以给你,难道我还配不上你么?”
蔡文姬眼里闪出一丝轻蔑,我笑了笑:“我知道,在你们那些人眼里,士农工商,我们行医的根本就不能入你们法眼。”我凑近她的脸庞,“但是你想想,还没有平息下来的洛阳瘟疫,要不是有我们这些行医者,你们这些士卒恐怕早就完蛋了吧!”
我把嘴凑到蔡文姬耳边:“我本可以配一副**给你吃的,但是么……嘿嘿。”我冲她嘴里轻轻吹了一口气,蔡文姬身子一颤,我接着说,“但是,我总觉得你没有理由拒绝我的,你说呢?”
我把蔡文姬抱起,她睡觉的时候本就只穿一件睡衣,现在被我抱在怀里,薄薄的一层纱衣几乎是半透明的,我**中烧,右手顺着他的衣领滑进去,顿时,轻轻地揉捏她柔软带电的胸脯,心里大喜,这游戏做的触觉也跟真的一样,哈哈,这可是蔡文姬啊!
蔡文姬用力挣扎未果,最后眼睛一闭,两颗晶莹的泪珠轻轻滑下,我低头将她的眼泪舔去,然后又亲了亲她的眼睛。
我伸手解她的衣服:
叮!你是否强奸她?
一个声音在耳边想起,我一愣,选择了是。
叮!你已经强奸了蔡文姬。
完了!
靠,我再解她的衣服,却发现无法再解开了,狗日的系统!
接下来几天,我都在甜蜜中度过,蔡文姬就是那样绑着关在房间里,现在还不能放她啊,她的老爹已经告到朝廷里去了,不过因为它弹劾太监十常侍,被罢官回家,虽然心忧女儿但也没翻起多大浪来,我估计他已经怀疑我了,正在想对策,正好这天直到永远来找我。
直到永远跟我来到贵宾客房之后拿出一把刀来。
“七星刀!”那把刀身长尺余,七宝相嵌,直到永远用刀去削他带来的另外一把铁剑,如削豆腐般轻松,果然是三国里数得上的宝刀!
“你杀了张让了?”我惊问。
直到永远点头道:“那太监被我飞刀刺入胸膛,虽然当时没有立即死亡,但凭借刀上的毒肯定难逃一死,王允打听道这些天宫里的御医们都束手无策,就算我完成任务,将刀给了我。”
哦,我长出一口气,拉直到永远坐下:“兄弟,怎么回事,跟我说说。”
原来直到永远一回去就苦练飞刀术,直到前几天才练到高级,然后化妆混进宫里,趁机行刺张让,虽然最后被人乱刀砍死,但复活后王允还是算他完成了任务,把七星刀给了他。
直到永远将七星刀推给我:“要是没有您,我也不能得到这把宝刀,思前想后我还是决定来把这把刀送给你。”
我呵呵笑道:“兄弟见外了不是?我一个郎中,用手术刀就够了,你给我这么一把刀我也不会用啊,再说,我用手术刀是救人,你给我这把刀可是杀人的,哈哈。”直到永远再三推辞,我都没要,最后这小子感动不已,指天发誓要退出龙虎风云会以后跟我混。
我摆手道:“这个咱么暂且不提,先说说你们龙虎风云会现在怎么样了,打垮那个什么国旗下的黑社会了么?”
直到永远连连摇头:“别提了,现在瘟疫横行,我们龙虎风云会的成员尤其厉害,几乎全部感染,只看病的钱就差不多花了我们会的所有存款,老二天龙和老三天虎各生了一个NPC男孩,撇下帮中一切事务陪老婆去了,老大风云看见只有我不会感染病毒,就把我提升为堂主,我们组长一级的全都集中在城南明星大酒店里,本想这样可以跟外界瘟疫隔绝,哪知道还是接二连三地染病,弄得现在人心惶惶,那还有力气打架了!”他垂头丧气,“还好对方情况也差不多,要不然我们可就惨了!”
我想了想道:“我前几天还真找到了治疗瘟疫的办法。”
“哦?什么办法?”直到永远激动地跳了起来,瞪大了眼睛看着我。
我微微一笑:“在洛阳城外瘴气林里有一种草叫做断魂草,虽然有剧毒,但是却可以控制瘟疫,采回来一两兑二斤醋,用砂锅熬到汤水变色即可,患病的人用这种汤水擦在患病的地方,再内服我们天狼药铺的金银解毒丸,每天一颗,只需要五天即可痊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