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网游三国之乱世神医

追风马,马踏大江南北,方天戟,戟打长城内外,济世针,针刺枭雄铁胆手术刀,刀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五回 太监义兄
章节列表
第十五回 太监义兄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真的?只需要这种方法就能治愈瘟疫?”
我点点头道:“这个方法也是不久前才想出来的,为此特地配制出了‘金银解毒丸’,这种药虽然系统药店不卖,但是我定得价钱也很低廉,每一颗只需要一千铜钱。”
“太好了!”直到永远激动地跳起来。
我试探道:“我告诉了你这个药方,你会不会只告诉你们龙虎风云会的人儿不告诉其他人?”
直到永远想了想,问道:“我不告诉,你还不告诉么?”
我摇头道:“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这洛阳城里,你是我唯一的朋友,所以我只会告诉你一个人。”
直到永远想了一会,然后认真地说:“我会先通知会里的兄弟,两天之后在向大家宣布,这样……”
“很好!”我点头笑道,“你每次办事都让我感到特别的顺心,哈哈!”
送走了直到永远,我飞奔上楼,看看还躺在床上的蔡妹妹,我跑过去在她脸上亲了几下,然后高兴地道:“我要出去几天啦,不能陪你,你在家要乖乖的哦,唉,我又不愿意委屈了你,可又怕你逃走,这样,你答应我不逃走,我就把你手脚的绳子解开怎么样?”蔡妹妹忙不迭地点头,我嘻嘻一笑,将她手上的绳子解开,然后飞快地走出房门。
在楼下,我嘱咐那四个已经升级到中级的NPC药师,以后不用制其他要了,眼下要多多炼制金银解毒丸,越多越好,然后出门向皇宫方向跑去。
果然,在找遍公众所有御医都医治不好张让的情况下,孝灵帝亲自在宫门外发布了国家级任务,就是说无论谁能够解了张让身上的毒立即封侯赐官,我看得心花怒放,本来想借这个机会讨好一下张让,没想到这败家的灵帝竟然发出这样的任务,哈哈!
我换上郎中服,背上药箱挤进围观的人群来到发任务的禁军头领面前:“这个任务我接了!”
禁军头领看了我一眼,也不说话,伸手递出一枚药丸:“你把它吃了如果还有命在的话我就给你接任务的资格。”
我接过药丸闻了闻,用上辨药技能,眼前立即显示出一行字:“蝰蛇鸩毒丸,毒性猛烈,内含透骨虫,珍蝻草,断魂花,蝰蛇毒为主药炼制而成。”
我心里一动,这个剧毒我倒是能够配出解药来,但需要收集不少药材,一时半会上那弄药来吃?不过么,我倒是可以用针灸。
由于在瘟疫的后期,我全靠针灸给人看病,所以这针灸技能也已经突破高级,到了“略知一二”的境界,想到这里我拿出济世神针在身上要穴上扎了几针,然后又服下三颗清凉解毒丸,这才把那颗毒药吞下,果然,药性极其猛烈,要不是我事先做足了防御工作,此时恐怕支持不了三分钟就得七窍流血而死。
此时我虽然腹内好似火烧刀绞,但仍然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来,那个禁军头领一看立即动容道:“神医,果然厉害,我这就带你进宫去!”
我随着禁军头领进了皇宫,左拐右拐来到一处府地,看见我来一个小厮进去通报,不多时就跑出来向我道:“快请!”
我万万没有想到,这死太监张让竟然也有这样一个别院府第,面积虽然不大,但豪华异常,我在论坛上看过皇宫内的截图,现在看来这常侍府比起皇宫也差不了什么。
几个身穿锦服面白无须的太监们都在焦急地等待着,看见我进来,一个黄脸太监一把抓住我的手,尖声尖气地说:“神医是吧,你一定要解得了毒,要不然我诛你九族!”
我心中冷笑:这毒就是我弄出来的,你说我能不能解得了?
我来到榻前,小白脸太监张让正仰面躺倒,胸口袒开,一道一寸多长的伤口不住地往外冒出臭烘烘的黄水,看来这毒已经拖了很长时间了,我装模作样地又是验伤又是号脉,磨蹭了半个多小时,最后一拍胸脯:“没问题,这毒我解得了!”
屋内重人一听我如此有把握全都松了一口气,刚才那个死太监再一次尖声道:“你小子罗嗦什么,赶紧救人!”
我只当没听见,拿出九九八十一根济世神针运针如风飞速地连刺张让身上要穴,然后又是按摩又是刮痧,忙活了三个多小时,最后拿出一颗药丸给张让吃了,半晌,张让原本苍白的脸色转为红润,胸前的伤口也不再流脓。
“叮!由于你医治好了十常侍之首的伤,声望下降五千点。”
哼,下降就下降好了,反正我也不差着一万点声望值。
我到论坛上去查了,目前声望最高的是汉灵帝和张角,分别是正负一百万,其余十常识张让是负三十万,其余九人为负二十五万,其余卢植孔融等当世“大儒”是正二十万左右,而刘备曹操等人现在声望倒还不高。
张让缓缓睁开眼睛,尖着嗓子叫了一声:“闷死咱家了!”我听得身上一哆嗦,差点倒在地上。
张让不理上前祝贺的众太监,却先看向我:“就是你救了咱家的?”
我几乎不敢看他,只低着头答应了一声。因为它实在是太让人感觉到恶心,刚才昏死的时候身上还没有这种让人作呕的气势,不料现在一醒倒是让人恶心的不行。
张让重伤刚好,心情大好:“你叫什么名字,我让皇帝封你为太医。”
我心里一哆嗦:当太医可就不好玩了吧,急忙道:“我叫天狼星……”
“什么?你就是天狼星?”张让尖叫一声,将我的话打断,“你就是大名鼎鼎的天狼星?”
这次不但张让激动,连屋子里其他人也都紧张起来。
我不解地看了看四周:“对呀,我就是天狼星啊,但,那个什么大名鼎鼎……”
“哎呀!”张让怪叫一声,从榻上跳下来,拉着我的手喜道:“久闻天狼星少侠年纪轻轻声名远播,一直都想结识一番,没想到今日咱家的性命都是拜你所赐,太好了!”
旁边一众太监也纷纷过来道:“久闻天狼少侠大名,今日能看见实属兴会!”他们中间有太监也有一些奸佞大臣,都过来齐声夸我,有几个死太监还借机在我身上脸上这摸一下那捏一把地揩油,弄得我一阵阵想吐。
刚才要诛我九族的那个太监过来道:“今日难得跟少侠相聚,不如我们跟他结拜为兄弟如何?”
这个提议立即就得到周围人的赞同,于是是个太监分别成了大哥,我做小弟跪在临时摆的香案下边八百结交。
“叮,你与十常侍八百结交,声望减少十万点!”靠了!
当天张让老哥就带我进宫见驾,汉灵帝在后园接待了我,我过去的时候他正跟我的七哥八哥九哥十哥饮酒,看见我来还赐了我一杯御酒:“你竟然真的救了寡人的尚父,真乃天将汝赐予寡人,寡人就封你为……嗯,你是幽州人氏,寡人就封你为广宁侯好了。”
“叮!您被汉灵帝封为广宁侯,声望增加一万。”
我立即谢主隆恩:“陛下文成武德,英明神武,中兴盛世,可比尧舜禹汤,愿陛下仙福永祥,寿与天气,千秋万世,福禄永昌!”
韦小宝的马屁经果然好使,我只学了不到百分之一就把汉灵帝拍得舒舒服服的,紧接着我又慷慨激昂地说道:“只是臣闻逆贼张角公然造反,臣恨身在江湖不能为国效力,如今臣愿带一旅精师踏破巨鹿提张角人头来谢陛下知遇之恩。”
说着我向张让使了一下眼色,张让连忙按事先安排好的媚笑到:“陛下,难得广宁侯有如此雄心壮志,那个卢植前日在广宗据贼高垒不战怠慢军心已经被革职,后派了董卓去代他出兵,我看不如就封广宁侯一个荡寇将军,带兵前去助战,定会马到成功!”
我头一次感觉到“大哥”那尖声细嗓是如此的动听,汉灵帝对这位“尚父”言听计从:“好,朕就封你为荡寇将军,领兵两千前去助战!”
“叮!您被汉灵帝封为荡寇将军,声望增加一万。”
再看我的功勋值,赫然是-60000,玩家能够参军,之后就可以赚到功勋值,五十点功勋值就能够升为伍长,可以带五个兵,一百点升为什长,带十个兵,以此类推,升到荡寇将军的时候需要六万功勋值,我本来功勋值是零的,这下因为张让的缘故,我的功勋值竟然可以透支!
在一次大放谀辞,将汉灵帝和几个常侍大哥们拍得舒舒服服的,我才从宫里出来,刚到宫门口,四个身穿甲胄的青年过来施礼齐声道:“小人骑都尉张三、李四、王五、赵六拜见将军!”
原来他们早就接到通知了?我还是头一次受到人家这样恭敬,摆手笑道:“好说好说,你们暂时回营准备,我回去处理一下就出发!”
我先回到药店,一看蔡文姬果然已经逃走,我心中暗喜,告诉管家和店员们我已经当了将军,以后这里就是荡寇将军府了,我现在要去杀敌,你们好好在家经营,在我回来之前最少也得挣个几万两黄金!
把药铺的事情交待好,我才到军营找到四个都尉带兵出城,令我没有想到的是,张让等十个“老哥”竟然在洛阳东门外摆下宴席给我送行。
张让拉着我的手带着哭腔说:“兄弟一去定要小心,就算打了败仗也要把命保回来,朝中的事情你放心,只要有你十个哥哥在,没有人感动你!”其他九位老哥也都过来纷纷敬酒,场面感人之极,虽然我知道这些不过只是一堆数据,但想想现在还跟我喝酒聊天的人,过不了多久就要被人砍了,还是忍不住鼻子酸酸的。
我一一喝下哥哥们敬的酒,然后向张让道:“小弟在城东还有一份家业,我走之后请老哥帮我照看。”
张让点头道:“这个兄弟你放心,只是你这次出征打不打胜仗都是无所谓,关键是看看其他官员们有没有对我们心怀怨念的,回来告诉哥哥,老哥我必有重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