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网游三国之乱世神医

追风马,马踏大江南北,方天戟,戟打长城内外,济世针,针刺枭雄铁胆手术刀,刀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九回 以血换血
章节列表
第九回 以血换血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2        返回列表
“奉先,看我这一戟使得如何?”我一戟刷过去,吕布用铁戟架住。
“这一戟的力道运劲倒是都很不错,已经达到大家水平了,不过角度上还是有一点偏,你看,应该再往右一点,虽然偏差只有一指宽,但失之毫厘谬之千里。”吕布也拿着铁戟,手把手地教我,“身为大将,一身武功不是练出来的,都是在战场上拼杀出来的,没有什么姿势美不美,只有将对手杀死才是王道!”
“这个我懂,我这套天狼戟法就是从基础戟法在战场上搏命拼杀出来的,现在已经到了大成境界,可惜,怎样在你手下也走不了十招。”
吕布傲然道:“只是我内力未复,否则你连一招都挨不过的。”
我笑道:“这个我知道,放心吧,我的医术已经是天下最好的了,当初你那么深的病,我不是也都给你救过来了么,你这内力不复只是暂时的,你看,现在你不是也恢复了一点么。”吕布的内力被我偷偷用药物控制在九十级左右,只说是旧伤难医,每天跟他过招,刚开始的时候一招就败,我这才知道,即使没有内里的吕布也能一招杀死我,以后几天吕布的内力逐渐恢复,我也一点点变得厉害起来,现在吕布有九十级的内力,我还是能在他手下走上十招的。
“狼小子,不好了,他妈的这个何进!”得天独厚气喘吁吁地跑过来,拿着一个烫红金帖扔给我,“他妈的,不知道谁给何进出的主意,他妈的,那个老不修看上我同学海燕了。”
我接过金帖一看,原来是当朝大将军何进向我提亲的,说是听说我手下谋士得天独厚的妹子海燕貌若天仙,真如嫦娥转世,要在下个月初八迎娶海燕过门。
这个海燕是得天独厚现实里的同学,得天独厚带她来玩这个游戏,就是想追她,寻思着哪天在这里面跟她做了,那么将来到外面还不是十拿九稳,而且在游戏里还不用担心避孕的问题,就算生出来也是个NPC,可是现在自己还没上手呢,那个老何进竟然要先尝尝鲜。
我强忍住笑,打发吕布会解梅轩,等小吕子走了以后猛然憋不住地放声大笑。得天独厚一巴掌拍在我脑袋上:“你小子不是他妈的好东西,还取笑我。”
我笑道:“人家那可是当朝大将军啊,海燕嫁了他以后咱们可就发达了!”
得天独厚气得一脚踢过来:“去你奶奶的,我女朋友,还是个玩家,怎么能把第一次给一个NPC?”
我蹲在地上大笑:“那是不是第二次就可以了?”
得天独厚一龇牙:“我可告诉你狼小子,大不了我拼着被老何通缉带海燕远走高飞,到时候老何可是要找你的麻烦!”转而叹气道,“唉,也不知道那个王八蛋陷害我们,竟然劝何进娶我媳妇。”
我呵呵道:“那还能有谁,才华横溢呗。”
得天独厚求我道:“咱还是不是好哥们,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
“此事易耳!”我话一出口就被得天独厚一脚踹回肚里。
“你小子别跟我拽,有办法就快说!”得天独厚面红耳赤看来真是急了。
我问他道:“你可听说过当初五年前洛阳那场大瘟疫?”
得天独厚道:“当然知道了,就是那个叫什么梅花诊的,死了不少人呢,哎呀你提这个干什么?”突然脑袋里灵光一闪,“莫非你能配出瘟疫病毒来?”
我笑道:“我虽然不能配出那瘟疫病毒来,但我可以用几服药给海燕吃了表现出梅花诊的症状来,一个得了急性传染病的女人,你说那老何会不会要呢?”
“那不会伤害到身体吧?”得天独厚眨巴眨巴眼睛问。
“屁话,就算伤到身体又能怎么样,大不了挂一次重生,在这里,真钞可比性命更重要!”得天独厚心悦诚服地点头,我和他来到书房开了一个方子,然后又拿出一颗药来递给他,“陷害你女朋友的人,你想不想报复他?”
得天独厚眼睛一瞪:“怎么不想?不就是那个才华横溢么,老子等把这件事了结了之后就去跟他拼命。”
“你个傻叉,竟说屁话!”我一巴掌拍在他脑袋上,“先不说才华横溢本身等级比你高上那么多,就连他身边的那些个侍卫都能把你剁成肉馅包饺子了,你拼命顶个啥用?”
“那你说怎么办?咦,你眼睛眯起来了,你要冒坏水!”
我狠狠瞪了他一眼:“当初他怎样害别人,我就怎么收拾他,这颗但要是我配制的强力**,才华横溢不是也有一个女朋友在跟他一起玩游戏么?你就把这颗丹药想办法给张辽吃了,然后让他背着才华横溢去调戏他女朋友,呵呵如果张永年再稍微配合一下,保准让那才华横溢赔了夫人又折兵!”
得天独厚眼珠连转了几转,笑道:“这个么,有点难度,但我喜欢,嘿嘿!”说实话得天独厚的智商还是比较高的,要完成这么点小事还是小菜一碟的,刚才为了海燕的事情束手无策只不过是关心则乱。
看着得天独厚兴匆匆地跑出去,我暗骂一声:小瘪三,真就开始动手了!看我不让你们家破人亡,我这个狼字就倒着写!
三天后,傍晚,天凉无风。
我事先派出的打探消息的小兵进来禀报:“西府传出消息来,鸿胪老爷手下家将张辽调戏鸿胪老爷的夫人,西府夫人正在哭闹。”
哈哈,大事济矣!我高兴地跑出屋来,吩咐手下人备马,大声唤来张曼成:“走走走,老张跟我劝架去!”
张曼成不知道我要上哪去劝哪门子的架,但并没有多问,牵出马来跟我出门向西,直奔鸿胪府来。
来到鸿胪府门口,门卫刚要阻拦,被我一把推了个趔趄,随着声音直奔西跨院而来,离着老远就听见“啪啪”的鞭子声,女人的哭闹声,“哗啦哗啦”的摔东西声,我径直走进去,一看才华横溢的女朋友正在又哭又闹地摔东西,才华横溢和宙斯夫妇三人苦劝不住,院子里一棵树上,张辽被头下脚上吊在上面,张松正指挥着四个高级武士拿着鞭子狠命地抽打,张辽浑身是血却只是紧闭双目不发一言。
那才华横溢的女朋友也是火爆脾气,把才华横溢的家当一件一件从屋子里撇出来,夜明珠,彩瓷器,玉龙雕,翡翠船诸般宝贝都被接二连三地抛出来,摔倒院子里铺地的青条石上,全部粉身碎骨。
那丫头一边摔东西一边大声吵闹:“你总说什么狗屁游戏好玩,非得来者我来玩,还收了什么说是文武双全的大将,当天还喝酒庆贺着,平时对我彬彬有礼,主母长主母短的,这会灌了两口马尿就来调戏起我来了,呜呜,还说什么你在这里是大官,让我跟你一起玩游戏享福,这下可好了,可享到福了,要不是有系统保护,我就……我就……呜呜……”
才华横溢和宙斯夫妻连连相劝,但那里有用,那丫头哭叫着跑出院子,怀里还抱着一个大大的真玉娃娃,大叫着:“什么狗屁定情物?吉祥鸟的,全都是骗我!”说完,一个半米多高的真玉娃娃就重重甩在地上,化为齑粉。
才华横溢他们追出来,一眼看见我也是颇感意外,但此时哪有功夫管我,忙跑过去哄劝女朋友:“你看,你摔也摔了,打也打了,这不,那张辽还掉着呢,要不你也过去打两下出出气?”
女孩小嘴一撅:“我才没有你那么无聊!”
“哎。”我接过话头,“打两下出出气么也是好事,要不然气坏了身子可不好,到时候才华横溢又该心疼了。”
女孩眼睛一翻:“他还能心疼我?她一天只知道他的什么爱将,什么一级谋士什么的,我在他心里能占到什么分量。”
我笑道:“这你说的可就不对了,我们平时在一起的时候,才华横溢总把你挂在嘴边上呢,夸你人长的漂亮又懂事,呵呵,你可不能冤枉了他啊。”
女孩瞟了一眼正紧紧搂着自己的才华横溢,虽然还有些不愿意,但气却已经消了不少,一旁才华横溢也向我投来了感激地神色。
我笑呵呵地道:“弟妹就别生气了吧,看哥哥给你出气!”我说着来到正在施刑的那个武士身边,伸手要来鞭子,一看之下不由得暗叹这个张松够狠,这个鞭子上竟然密布着小小的倒钩刺,上面已经满是鲜血和撕扯下来的肉丝。
我用手在鞭子上握了几握,事先藏在手上的药粉便渗透在鞭子上的血肉之中,然后运起内力抡起鞭子在张辽身上狠狠抽了两下,然后道:“弟妹你看,这小子已经要昏过去了,你大人有大量也犯不着看他去死吧,平时才华横溢总在我们面前夸您温柔善良呢。”说完扭头问宙斯,“你说,是不是?”宙斯连忙说是。
女孩小嘴一抿:“谁要打死他了,好了好了,就这么算了吧,不过以后不要再让我看到他了吧。”说完瞪了才华横溢一眼,“我累了,先不玩了,你陪我。”
才华横溢苦笑道:“好好好,只要小姑奶奶你能消气,怎么样都行。”
从鸿胪府出来,我吩咐张曼成道:“刚才那张辽的模样你都看清楚了?”
张曼成答道:“就算他脑袋掉了,我也能认出来。”
我点点头,取出一个巴掌大的铁盒:“今天才华横溢要下线陪他女朋友,张松肯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刚才我抽打他的时候已经在他身上留下了的记号,这盒里面的巨蝎蚁能够轻易找到他,你派人看守洛阳四门,无论张辽以什么样的形式出城,你立即把他抓来见我,记住不要让别人发现。”
张曼成抱拳道:“属下誓死完成任务。”
午夜,北风,偏冷。
“狼小子,你说这一次一定能收到张辽么?”得天独厚浅呷了一口茶。
我笑道:“我是什么人,一个小小的才华横溢,我还不玩死他!”
“但是,你说我们这样做是不是有点过分啊?让NPC去强奸玩家?”
“屁话,他不先惹我,我又怎能想到收拾他?他让何进用大将军的名头强娶你马子,那跟强奸又有什么两样了?傻叉!”我骂了他一句,一口气将杯里的茶一饮而尽。
听着窗外呼呼的风声,得天独厚脸上突现喜色,“人来了!”
果然,外面张曼成近来禀报:“张辽已经抓到,要关到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