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网游三国之乱世神医

追风马,马踏大江南北,方天戟,戟打长城内外,济世针,针刺枭雄铁胆手术刀,刀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回 洛阳动乱
章节列表
第十回 洛阳动乱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寒冬清早,天降大雪。
我和蔡文姬得天独厚还有海燕四个人正在偏堂里打麻将,屋内紫金檀香鼎里面正缓缓冒出暖暖的香气,室内温暖如春,丝毫感觉不到隆冬的寒冷。
“老爷,何进大将军来府上了。”一个门僮轻声禀报。
“三万!”我甩手打出一张牌,嘟囔道,“他来干什么,真是的……哎哎,你不能吃,我碰了!七条!”我扔出一张七条,然后告诉那个门僮,“好了,你让丫环先把最好的茶水端上去,我这就过去……哎,胡了!对捣二五条!”我大笑着收起赢来的钱,大约有四十多两黄金,我抓在手里,塞到里间屋正在练习写字的小狼怀里,“乖儿子,这些钱给你零花。”然后又爱昵地在他脸上贴了贴。
我先到偏房找丫环换了一身正式的衣服然后才到正厅来。
何进正挺着大肚子看见我来,笑道:“天狼将军一向可好啊?”
我心里一怔:这老何一向是眼睛长到天上去的,今天怎么对我如此客气,心里寻思着,脸上立刻堆满笑容:“我说这早上门前怎么总有喜鹊在叫呢,正寻思着这大雪天会有什么贵人上门,果然这么一会大将军就来了,实在是使我这陋室里蓬荜生辉啊!”
何进被我这一通马屁拍过去立即眉开眼笑:“哪里哪里,要说今日冒雪前来还是有些冒昧。”
我心中一动:果然还是有事,“大将军您看您说的,我这里还不跟您自己家一样?大将军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何有冒昧之说?”
何进张口大笑,露出一嘴四环素牙:“前几日大鸿胪才华横溢来跟我到城外去打冬围,回去到他府上吃的海鲜火锅,当时我的鹊画弓被不小心拽折,一是没有趁手的好弓,听鸿胪大人说过,天狼将军手里倒是有一把好弓,说是当日后弈用来射日的金弓,呵呵,我这人生来喜欢弓马枪剑的,这个……天狼将军可否开个价,多少钱我买了。”
“哦?”我一脸的惋惜,“这个俗话说红粉赠英雄,红粉配佳人,那盖世好弓也的确只有大将军这样的英雄才配用,大将军看得起那张弓,那时它的荣幸,本应该双手奉上的,只是非常不巧,前几天被我老哥看中,我就给了他了。”
“你老哥?可是那张让?”何进见我点头立即满脸的怒色,冷哼一声。
我连忙道:“可惜大将军得不到那弓了,不过眼下倒是有一匹好马,大将军若是能够得来,比我那弓可是要好上百倍。”
“好马?”何进冷笑道,“我马厩中有良马千匹!”
“哎,大将军的马虽然也是不凡,但我说的这马可不一般,那马浑身火红如赤炭一般,跑起来千里之遥举眼便至,且登山渡水如履平地!”
“哦,真有这样的马?”何进两眼瞪得滚圆。
我点头道:“当然有了此马名为赤兔,可称得上天下第一等的好马,现在就在大鸿胪府中,大将军不信可以前去一观。”
何进傻逼乎乎摆出一副深深的向往样:“没想到天地间竟然有这样的宝马,若能见上一眼也不虚此行了。”他立即站起来告辞,“我这就去才华横溢那里看马。”
“哎,那宝马是才华横溢的命根子,大将军这样去恐怕还见不着。”眼看何进眼睛又瞪起来,我把耳朵贴在他耳朵边,“须得如此如此才能见效!”
送走了何进,我立即命人用黄金百两打造一把金弓,上嵌珍珠宝石数十颗,然后拿着金弓去找张让。
第二天,我就看见何进骑着赤兔马来我府上登门拜谢,不久,赤兔马得了严重的传染疾病,何进府中数百匹马一夜倒毙,我利用医马之便,将赤兔马赖在府中。
第二年春二月,蔡邕等人受到他人教唆,数十名当朝官员联合弹劾十常侍,汉灵帝大怒,当即罢了蔡邕等人的官职,大鸿胪才华横溢受到殃及,被张让的冠以谋反的罪名,先抄其家,后罢官问斩。
夏四月,汉灵帝病危,昭大将军何进入宫,十常侍欲谋害之,何进带兵入宫,立太子辩为帝,封皇子协为陈留王,欲尽诛宦官,张让等跪求何后方免,后又贿赂何进之弟何苗并其母舞阳君,遂又得宠。
六月,何进暗使人鸩杀董太后于河间驿庭,举柩回京,后有人告发当朝讨逆将军率众谋反,何进带满朝甲士尽抄其家,获私造龙袍玉玺等诸般犯禁之物,小李飞刀连夜出逃,后被司隶校尉袁绍抓获斩首。
张让等十常侍派人四处造起流言,说何进鸩杀董太后,要预谋造反,又结纳何苗在何太后身边进谗言,何进入宫要诛杀十常侍一党,被何太后阻住,何进于是发缴诏至各镇。前将军、鳌乡侯,西凉刺史董卓接诏携其子带部将星夜望洛阳进发。
洛阳轰轰烈烈的四大家族只剩下了两家,天下数百万玩家无不拍手称快,小李飞刀的那把方天画戟也在抄家之前被我弄到了手,这半年多的时间里,我每天都是深居简出,只是在家里跟吕布张辽高顺等人切磋习武,我把八百飞鹰骑交给张辽统领,又在虎步营里抽调什长百人将等八百人组建陷阵营,交由高顺统领,现在也都颇具起色,太子的拍卖行到底没有办起来,不过他倒是一直停留在洛阳,才华横溢和小李飞刀被抄家问斩之后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好像再也不玩这个游戏了一样,数亿家财毁于一旦,他俩也够得上自杀了。那个张松倒真是考拉的手下,他本来是来这里一边挑拨四大家族的关系,一边被派来挖张辽,没想到当天把张辽送出城之后到便宜了我。
“老爷,门外来了一个人,自称西凉刺史董卓手下臧霸。”家丁进厅禀报。
哦,董考拉要进京了么?看来这是来交换吕布了:“快请快请!”
功夫不大,外面进来一个面貌精干的青年,进来先给我施礼道:“西凉刺史董卓麾下校尉臧霸奉我家公子之命来拜见昭文将军。”
我摆手让他起来,笑道:“好说好说,那考拉可是要来取吕布了,不知道他让你带来什么东西谢我。”
臧霸点头道:“将军果然直率,可敬可敬!”他摆手让外面的人抬十口箱子进来,伸手打开第一个扁长的箱子,从里面取出一支长枪,双手捧给我,“这是我家公子当年用过的银枪,名为沥泉,是世间罕见的宝物!”我接过一看,果然是当初考拉用的神器沥泉枪。
臧霸又打开第二口较短的箱子,从里面拿出一柄宝剑,双手呈上来:“这是当年神匠欧冶子和干将联手打造的七星龙渊剑,也是绝世的宝物!”臧霸将七星剑递给我又依次将剩下的箱子打开,第三个箱子里是一把圣品级大刀南极,虽然比神器差了点,但也算难得;第四个箱子里是满满一箱一千个马牌,每个马牌里封存三匹战马,一共就是三千匹三品西凉宝马,另外还有一个马牌里封存着三匹二品的登云马;第五个箱子里面是满满一箱子的玉器珠宝等物;第六个箱子里面放着十本书,分别是《火药秘诀》《连弩秘诀》《龙炮秘诀》《地茅秘典》《鹿角秘典》《井阑秘典》《冲车秘典》《唤尸令》《铁兽结构图》《西蜀地形图》;第七个箱子里面是一箱子西凉的稀世草药;第八个箱子是一套圣品的狻猊对嵌铠甲,最后两个箱子却没有打开。
我问道:“剩下那最后两个箱子怎么不打开啊?”
臧霸脸上显出一阵难过:“最后两个箱子您已经看过。那便是分别装着高顺和在下。”
我大喜,伸手拍着臧霸的肩膀:“今日的宣高,实乃一大幸事,哈哈,放心,奉先的衣甲战马,并上他的画戟我都已经弄到手并且还给他了,他随时都可以离去。”
臧霸单膝跪地施礼:“霸拜见主公!”再看我的统率下面有多了一个臧霸藏宣高。
收了臧霸,我命人把高顺和张辽叫来,先把那柄南极大刀赐给了张辽,沥泉枪赏给高顺,三匹登云马给他们三人一人一匹,臧霸新来,我就把我原来那柄圣品翔龙刀给了他,我自配七星龙渊剑,剩下稀罕值钱的东西装进葛仙翁戒指里,其他的让管家搬下去,然后臧霸去见吕布不提。
忽然门外来报:“刚才黄门有人来报,说常侍张让请老爷您赶快进宫。”
我一听大惊:来得这么快?急忙让张辽高顺各领手下兵士在家待命,若有人来攻击府邸一定要死死守住,等我回来。我独自一人上马赶奔皇宫,刚一看见张让老哥,他把我拉到僻静处:“兄弟,何进迎董卓于渑池,他是这要害我们啊。”
我穿上耀日连环铠,戴上闪云凤翅盔,斜挎射日霸世神弓,手提方天画戟信誓旦旦道:“老哥不要着急,拼了小弟这条性命也定保护好老哥周全!”
张让面露赞许之色,拍着我的肩膀道:“不用小弟拼命,哥哥们早已经安排妥当。”说完轻轻咳嗽了一下,那边赵忠、封胥、蹇硕、程旷、夏恽、郭胜六人急匆匆带领一百个一百级的镇殿虎贲力士,张让向我道,“一会你就跟着你六个老哥哥带领这五十人埋伏在长乐宫嘉德门内,一等何进入门立即砍死!”我耳边音乐声一想,统率下方多了一百个一百级的虎贲力士,心里暗笑,原来这是老太监没有统率不能带兵啊,哈哈,怪不得非得找我来,嗯看来只要我杀了何进,这一百虎贲力士就是我的任务奖励了。
张让等入宫内告何太后:“今大将军矫诏召外兵至京师,欲灭臣等,望娘娘垂怜赐救。”
何太后道:“汝等可至大将军府中谢罪。”
张让求道:“若到那里,我们都成死人矣。求娘娘宣大将军入宫亲自阻止,要不然我们现在就死在娘娘面前!”
何太后于是将诏宣和进入宫。
我在嘉德门外,暗自猜想那老何进到底会不会来,若是不来,我可得想下一步的对策,正想着,远处传来人马的行进声音,何进带着袁绍曹操等人来了,袁绍曹操各披铠甲,带剑护在老何身后,后面袁术全身披挂带领一千精兵跟随,很快来到长乐宫前。
黄门小太监传太后懿旨:“太后特宣大将军,余人不许入内。”将袁绍曹操等人阻挡在宫门外,何进正要进宫,远处道上飞驰而来一匹快马,眨眼之间奔到近前,却是绥远将军宙斯,他滚鞍下马拦住何进道:“伯父千万不可以进宫,这都是张让等人设计的圈套!”
————————————我是郁闷的分割线————————————
为什么花朵这么少啊!我都没心情写下去了,一点动力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