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网游三国之乱世神医

追风马,马踏大江南北,方天戟,戟打长城内外,济世针,针刺枭雄铁胆手术刀,刀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一回 劫驾保驾
章节列表
第十一回 劫驾保驾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宙斯求道:“伯父千万不要入宫,那张让等人早已经领刀斧手埋伏在宫门内,只要伯父一进立即发难,恐怕凶多吉少!”
何进闻言大怒,傲然道:“我是堂堂当朝大将军,区区阉党能奈我和?况且太后诏我入宫又怎么会有人在宫内埋伏?不必多言!”说完不理宙斯,大步入内。
宙斯情急之下一把扯住何进袍袖跪在地上苦苦求道:“这都是我父亲何苗跟十常侍勾结要害伯父,伯父千万不能入宫!”我在门内看见宙斯作为一个玩家竟然真地给何进跪下,不由得暗笑,看来这小子也知道,只要何进一旦入宫,他的数亿家财顷刻间便也要毁于一旦。
何进虎须倒竖,大声骂道:“不孝的畜牲,竟然在这里当着我面说起你爹的不是来了,苗是我弟,怎能勾结阉党害我?滚开!”说完一脚把宙斯踢开。
宙斯大叫:“若伯父执意进宫,还请让张让等人先出来!”
何进怒道:“此小儿懦夫之见也!”说完不再理会宙斯,大步向嘉德门里迈进,宙斯再要阻拦,何进已经进宫了,宙斯急得顿足长叹:“他妈的,完了!”说完上马奔回府去了。
却说何进昂首挺胸走进嘉德门,至嘉德殿前,赵忠、封胥、蹇硕、程旷、夏恽、郭胜六大太监一起跃出,一百虎贲力士将何进团团围住。赵忠厉声责难何进:“董太后究竟有什么罪过,竟然被你鸩死?国母丧葬,托疾不出!你本来是杀猪卖肉的下贱东西,亏我等把你推荐给皇上,才得到你今天的荣华富贵;你不思报恩,竟然想杀害我们,你说我们污浊不堪,难道你就是‘清’的么?”
赵忠在那里唠唠叨叨数落何进的不是,老何吓得面如土色,急忙要寻出路,但张让等人早就派人把所有宫门关闭上锁,何进狗急跳墙,拔出腰中宝刀,合身向赵忠扑过来。
赵忠跟何进都是一百四十级,但赵忠是策士而何进是武将,虽然老何武功不怎么地,但也不是赵忠能够对付得了的,他正唾沫横飞白话着,猛然何进扑至,吓得“妈呀”一声,扭头就要逃跑。
我看见赵忠已经躲不开老何这一刀,急忙抽出七星龙渊剑将刀架住。
但听“当啷!”一声,老何手中宝刀已经断成两截,他一看见是我,吃了一惊,被我大步上前,一剑挥下,顿时砍成两段。
“叮当!”地上爆出一块金光闪闪的令牌,和一套铠甲,我捡起来一看,竟然是“大汉兵符”!那套铠甲是圣品的沥金玄铁甲,急忙收进葛仙翁戒指中。
袁绍等人在门外久等不见何进出门,站在宫门外向里面大呼:“大将军!请大将军上车!”
我用剑割下何进的脑袋,血淋淋拎着头发递给赵忠,赵忠却畏畏缩缩不接,我又递向郭胜,郭胜却也不接,悄声向我道:“你把头颅扔出去,就说何进谋反,已经被我们杀了!”
靠!这明明是你们这帮子死太监的台词,为什么让我来说?我一说岂不是成了天下人共诛之的“箭靶子”?
我一把将何进人头抛在地上,冲宫门外大喝一声:“本初孟德,大将军已经被这些个死太监给害了,你们赶快进宫来杀贼!”
听我这么一喊,六个太监一起愣住,我趁这机会,手起一剑将郭胜人头砍下,右手抡起画戟一招“诛邪”化出满天戟影,赵忠封胥二人的人头同时抛上了天,三个太监死后,各爆出一堆珠子,被我一把抄在手里收起。
程旷扯着嗓子尖叫一声:“义弟你……”话还没说完,被我赶到近前一戟刺死,捡起他爆出的东西,再看蹇硕夏恽二人已经跑到百米之外。
袁绍在宫门外厉声怒喝:“阉官谋杀大臣,诛恶党者前来助战!”何进部将吴匡,便于清琐门外放起火来。袁术隐一千精兵砸开宫门,突入宫廷,见到阉官,不论大小,一律斩杀。袁绍曹操斩关入内,正看见我追杀程旷。
我看见袁绍曹操来,大声招呼:“本初孟德快助我杀贼!”抬手间取出霸世弓,搭上离火箭全力射去。
却也该着蹇硕夏恽二人倒霉,正逃跑间蹇硕体胖落在后面,我一箭射去正中蹇硕后心,霸世弓力大劲足,这一箭穿心而过又射在前面夏恽身上二人皆死,我急忙大步跑过去捡起所爆物品,这才想起来我还有一百虎贲力士,挥手带领他们向内宫赶去。
看看赶至翠花楼前,正遇上张让、段圭、曹节、侯览四人将太后太子并陈留王劫去内省,从后道走北宫,当初被罢官的卢植辞官为去披甲持戈拦住,大喝一声:“段圭狗贼,安敢劫太后!”段圭回身便走正一头撞进我怀里,一看是我大喜,“义弟快保哥哥出宫!”被我手起一剑砍成两段。
我捡了段圭爆出来的东西,看见卢植救回太后,我问道:“天子如何?”
卢植见我斩杀段圭,急切间向北指道:“张让三人劫天子往那边去了!”我急忙左手持剑右手绰戟大部往北赶去,路上正看见吴匡杀入宫中围住何苗,我大喝一声,“何苗谋害大将军,大家共杀之!”疾步赶过去,何苗提剑砍来,被我一剑削断,后面王匡等人齐上将之剁为肉泥!
我冒火突烟赶出北宫,唤出追风马一路望北邙山赶来,不多时便看见前面桥上两个人影慌忙赶路,正是张让曹节二人,看见我来,大喜道:“义弟此来,我无忧矣!”
我下马问道:“兄等勿忧,小弟保您,现在天子何在?”
张让向北指道:“侯览带天子和陈留王望北去了。”他话音刚落,脑袋就被我一剑削掉,那边曹节吃了一惊,被我一戟刺死。看看张让爆出一大堆全是好东西,我暗笑,书上写的是张让投河而死,看来赶过来的若不是我,张让一投河,这些宝贝肯定一样也爆不出来,幸亏是我!
我继续上马疾行,不远处赶上侯览三人,侯览看见有人追来大吃一惊,在看到是我,立即喜道:“义弟快助我疾走!”
我看看他身边站着一大一小两个华服男孩,正是少帝和陈留王,趁侯览不备,手起一剑砍死,捡了他身上宝贝,这才下马来到少帝和陈留王跟前。
那少帝不过十四岁,此时已经是吓得浑身发抖,陈留王九岁,却颇自镇定:“你是昭文天狼将军吧?你来保驾还是劫驾?”
其实陈留王这么问一点都不过分,毕竟我曾经是张让一伙的。
我收起追风马,看看后面喊杀声一片,急忙道:“我杀了反叛张让等十常侍,当然是来保驾,现在皇宫里乱成一团,阉官余党造反,大将军何进已经被他们杀了,后面那些人也不知道是哪一伙的,我们先找个地方躲蔽起来,等明天早上再说吧。”
说完不能少帝和陈留王答应,我将两人一边一个夹在肋下,下了官道,顺小路王望西而行,一口气奔出三十多里路,迎面遇到一处农家,我带着两个小孩过去,一脚踹开材门,里面一对新婚夫妇衣衫不整地爬起来,还来不及点灯就被我从被窝里揪出来,吓得大叫:“谁呀?谁呀?你们要干嘛?我们可是良民!”
两人点上油灯,看见我满身失血,顿时吓了一跳,那女的“嗷”的一声,先昏了过去,那男的一见寻来一把锄头向我兜头便打,被我刷刷两剑,将两人砍成四段。
少帝和陈留王被我“夹”了一路,本来就吓得不清,这回看见我杀人,更是躲在墙角“簌簌”发抖,我把两具尸体托出门外,回来看两个小孩子哆哆嗦嗦蹲在墙角,两眼惊恐地看着我,突然,一个想法冒了出来:若是我现在杀了这两个小东西,那将来会怎么样?看看两个小家伙的可怜样,我越想付诸行动,但权衡再三,我最终没有下去手。
我随便将还热乎着的被窝整理了一下,向少帝道:“皇上不必担心,臣一心保驾别无二心,您可先在这里睡上一会,臣就在门外警戒,待明日天明我便带两位回宫。”
两人吓得半天没敢说话,我不耐烦了,一把将少帝抓到床上,随手扒去外衣和长裤塞进被窝里,转身又来抓陈留王,吓得他急忙道:“不劳将军了,我自己来。”说完合衣也钻进被窝,然后闭上眼睛,我给两个小孩掖了掖被子,然后走出房门来到院子里,看看满天星斗暗自寻思天亮之后是应该先去找董卓还是先回皇宫。
夜凉如水,我手拄画戟站在院子里,忽然听见屋内一阵轻微的响动,我一回头,只见陈留王在门里露出一个小脑袋,正在向外偷偷察看,一见我回头看他,急忙把脑袋缩回去。
我大步过去,抓着他的小手把它拉出来,看他一脸惊恐的样子,我想起了我的小狼,心想这游戏中的NPC做得可真够意思,连举手投足间的神态都做得如此逼真,很难再将他们像NPC一样对待。
我看院子里有一个大石头,便过去坐在上面,将陈留王拉在怀里,柔声安慰他:“别怕,我又不打你,嗯,怎么出来了?”
陈留王翻楞翻楞大眼睛,小声说了句:“睡不着。”我看他一脸的倦意就知道这小子在说谎,一手轻轻捏他脸蛋,坏坏地道,“小孩子,说谎可不好哦。”
陈留王仰起小脸,被我捏着也不反抗,跟我对视多时,才怯怯地说道:“昭文将军,我们结拜吧。”
一听这话我当时就要晕了过去,倒不是因为他是未来的皇上,跟我结拜高兴的,而是心想这小东西也恁聪明了,原来他也知道他现在的处境啊!
见我没有立即回答,他急忙说道:“我看将军您英俊神武,心里很是佩服的,所以……”
我轻轻抚了一下陈留王的头,笑道:“结拜就结拜好啦,能跟陈留王结拜是我天狼星的荣幸,哪有拒绝之理!”
陈留王大喜:“昭文将军真栋梁之材也!”
接着我们两个并排跪在院子里对天发誓,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反正我一个玩家,死了还可以在复活,你个NPC死一次可就彻底挂了!我自从玩这个游戏,先后跟张让董卓等十一人结拜,这一次算是最正式的了。
陈留王从地上爬起来,脸上露出满足的笑,我心中暗想:你要是知道我那十个结拜义兄的下场恐怕就再也笑不出来了。
陈留王正得意间,远处传来数十人行进的声音,我心里一惊:全都是高手!陈留王更是吓得小脸煞白躲在我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