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网游三国之乱世神医

追风马,马踏大江南北,方天戟,戟打长城内外,济世针,针刺枭雄铁胆手术刀,刀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二回 董卓进京
章节列表
第十二回 董卓进京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看看那数十人逐渐走近,陈留王吓得簌簌发抖,我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将他挡在身后,持剑挺戟站在院子门口处,大喝一声:“什么人?大汉昭文将军天狼星在此,再向前一步格杀勿论!”
那群人先是愣了一下,然后齐声叫道:“主公,是我们!”然后齐齐拜服于地,我一看,却是那一百虎贲力士,原来皇宫大乱的时候他们一直跟着我,后来我的追风马快把他们甩丢了,这大半夜的才摸索着找来。
我见是他们大喜道:“快进来,把手好大门,皇上就在这里,还不保驾!”一百虎贲力士立即进院四处站岗放哨,陈留王这才又放下心来。
看他这一夜又惊又吓,劳苦困乏便抱他进屋上床睡觉,这陈留王倒拉我道:“哥哥也跟我们一起睡吧,反正地方也足够睡三个人了。”
我笑着拒绝了,找了把椅子放在门口,直身坐在上面,陈留王想了想,最终没有上床,偎依在我怀里,不久便迷迷糊糊睡去了。
清晨,天刚蒙蒙亮,我听见外面传来一阵鼓噪声,我小心地把陈留王放在床上,提起画戟大步出门,只见外面来了一彪人马,为首一人却不认识,我将画戟一摆,大喝道:“来者何人?”
那人高声答道:“我乃河南中部掾吏闵贡,你是何人?可曾看到过天子?”
我答道:“我是当朝昭文将军天狼星,当今天子在不在这里与你何干?”
闵贡大喝一声:“阉党逆贼安敢如此!”一声令下,带领手下五百多士兵直冲过来,我唤出追风马也下令虎贲力士上前杀敌。
闵贡是七十二级,本身比我低了十多级,武技又不如我,交马只两合就被我刺于马下,剩下那五百多士兵只有四十多级,哪里是一百级虎贲力士的对手,不到五分钟就全部身首异处,我让众虎贲力士搜取他们身上的爆出来的东西。
这时远处又来一队人马,这一次来的我却认识,正是司隶校尉袁绍袁本初,后面还跟着左军校尉淳于琼,他二人看见我门前一地死尸,不知虚实,厉声道:“天狼将军为何在此?”
我连忙迎上去:“天子遭此大难实是我大汉罹难,我昨夜连续斩杀十常侍,追到这里天幸遇到天子,便在这彻夜保护,刚才河南中部掾吏闵贡前来劫驾,被我当场斩杀,现在天子和陈留王正在屋内安歇,本初兵多,可以保护天子回宫。”
袁绍听我一说,狐疑道:“天子真的在屋里?”说着便从马上下来,旁边淳于琼阻道:“本初不可,这小子本是阉官一党,小心他的诡计!”袁绍本是个没决断的人,听到这里便又站住道,“还请将军请出圣驾来。”
我们在这里吵吵嚷嚷,屋里早惊动了陈留王和少帝,两个小孩作夜睡得本来就不十分踏实,早在闵贡来的时候便醒了,只是他们两个也不认识那个闵贡,所以就没敢出来,现在听袁绍如此说,陈留王便走出屋子向袁绍道:“汝来保驾还是劫驾?”
袁绍淳于琼一见陈留王顿时相信了我的话,二人下马来到院子里拜服于地,高声道:“国不可一日无君,请陛下还都!”
陈留王看了我一眼,然后道:“一切由义兄定夺!”说完便走回屋子。
我想袁绍二人道:“你们现在这里等一会,我去看天子穿好衣服没有。”说完进屋,一看少帝正在胡乱地穿衣服裤子,陈留王在一旁帮忙却越帮越糟,这俩孩子平日都是在宫中娇生惯养,哪里会穿裤子了。
我过去几把给少帝穿好衣裤,又到外面井里打来一盆水,给他胡乱抹了两下,然后又稍微拾掇拾掇,这才领着两个小孩子出门,外面袁绍等人口呼万岁,连忙让出两匹马供少帝和陈留王骑乘。
陈留王没有上马,却看向我,我这次却只唤出一匹上等的大宛马来,刚要上马,陈留王却跑过来乖巧地笑道:“我和义兄合乘一匹。”
众人上马望回缓缓而行,不到三里,司徒王允,太尉杨彪,右军校尉赵萌、后军校尉鲍信,一行人众,数百人马,接着车驾,君臣痛哭。先使人将十常侍首级往京师号令,另换好马与少帝和陈留王骑坐,簇拥还京。
车驾行不到数里,忽见前面旌旗蔽日,尘土遮天,一支人马到来,百官失色,少帝吓得脸色惨白哆哆嗦嗦一幅见鬼的样子,我看差不多是尿了裤子。
袁绍骤马出问:“来者何人?”
绣骑影里飞出一将,厉声问道:“天子何在?”正是我当初的结义大哥董卓董仲颖,身旁马上坐着的正是他的爱子董考拉。
看看少帝颤栗着不敢说话,陈留王勒马向前,叱道:“来者何人?汝来保驾耶?汝来劫驾耶?”
董卓高声答道:“我乃是西凉刺史董卓,特来保驾!”
陈留王道:“即来保驾,天子在此,何不下马?”
董卓大喜,慌忙下马,拉着儿子跪伏于道左:“西凉刺史董卓携子考拉保驾来迟,还请陛下恕罪!”陈留王上前安抚董卓。
董考拉早在车驾前看到我,呵呵一笑,我掣马过去:“死考拉,你怎么才来,我为了你今天可是费了好些力气,昨晚,差点连命都丢了!”
考拉嘻嘻笑道:“俺们的天狼大将军又什么时候有过性命之忧?不要唬我了,不过吕布的事情还是要谢谢天狼大哥的。”
我白了他一眼,很不甘心地说道:“你知道啊,当初那小吕子被人家扒了个精光,身上的神器装备一件没剩,单单衣甲就是四件神器,再加上方天画戟和赤兔马,你说得值多少钱,你用那八箱破烂就换回去了,我可是受了多少的脑筋?你用一个臧霸一个高顺就把天下第一的小吕子换了回去,我可是赔大发了!”
考拉笑道:“天狼大哥对我的好我是知道的,这次进京就是特意来报答你的。”说完我俩旁若无人地大笑。
当日回到宫中,少帝见到何太后,相拥痛哭,检点宫中物品,单不见了传国玉玺。
我也回到府中,小狼第一个扑进我怀里大哭,蔡文姬也是眼泪连连,原来昨天夜里袁术等曾带人说我造反,带兵攻打府门,张辽高顺等全力守住,倒让他们担忧一宿,我领过一百虎贲力士交由臧霸统领,安抚了小狼娘俩,然后开始检点我这一晚的收获:
首先是由于杀了十常侍何进等人,等级升到了九十级,大汉兵符一个、圣品铠甲一套、免死金牌一块、御赐战鼓、青龙逆鳞、玄武灵壳、朱雀炎羽、白虎银牙、太阳幡、太阴幡、飞雪幡、雷雨幡、《封技秘典》《风云变幻》,乾坤袋十个、另有夜明珠千颗,汉玉币无数,靠,发了!
我正暗自高兴,门外下人来报:“北府绥远将军宙斯前来拜访。”我急忙换了衣服出来见客。
宙斯一看见我眼圈就红了:“天狼,我……”一幅吞吞吐吐的样子。
我看他这幅形象,心里就明白了七八分,故作惊讶道:“宙斯你怎么了?靠,咱们兄弟还有什么不能讲的?有什么事你就说,只要兄弟能办到的,一定不遗余力地帮你办成。”
“唉!”宙斯长叹一声,“现在……何进已经死了,董卓进京,他马上就要费了少帝立陈留王,也就是说我这一脉算是到头了,你看看,现在四大家族只剩下我们两家还请天狼你多照顾着我点。”
我心里暗笑:什么多照顾你?不就是来求我手下留情么?脸上却堆出一幅笑容:“兄弟你看看你说的这算是什么话?四大家族同气连枝,一损俱损一荣俱荣,对于才华横溢和小李飞刀的事情我也深表遗憾,可惜现在找不到他们了,当初抄家的时候我还去找十常侍求过清,可惜大将军不允许赦免,唉。”
宙斯一拍手,外面他带来的家丁抬进来二十个大箱子,宙斯叹道:“这二十箱有十箱给天狼大哥,其余十箱麻烦你代为送给董卓和董卓的儿子考拉,求他们在皇上面前帮忙美言几句,我这数亿家财得以保全!”
我连忙拍着胸脯保证:“兄弟你放心,只要有我天狼星在一天,洛阳城就不会有人敢动你!这些礼品我一定帮你送到。”
宙斯惨然道:“那就多谢大哥了,以后若有用的着小弟的,赴汤蹈火万死不辞!”说完黯然离去。
等宙斯一走,我就命人把二十个大箱子抬进来,细看那些箱子上,已经用红纸贴好我和董卓考拉三人名讳,我先把属于自己的那十箱打开,里面是五箱尽是雪莲灵芝、人参茯苓等名贵药材,我粗略估计以下,但是这些药材就值一百万两黄金,再看后面五箱,则清一水的是一百套上品铠甲,每箱二十套,都是铠甲中的精品,仅比圣品差了一个层次,正好用来装备那一百虎贲力士!
我又小心地打开了董卓和考拉那十箱,顿时满屋珠光宝气,恍得眼前金光乱窜,原来这十箱里尽是些珠宝玉器黄金之物,我看得口水直流,一头扎进去将十个箱子翻了底朝天。
最终,我找到十块龙纹白璧,两套真玉夜光杯,五把上品的迅雷弓这才恋恋不舍地把珠宝又装了回去,唤来高顺张辽臧霸管亥张曼成,每人赏了一个龙纹白璧和一把迅雷弓,正要派人送到洛阳城外董卓大营那里去,门外却传来请帖:西凉刺史董卓宴请吾弟广宁侯昭文将军天狼星,今晚戌时二刻洛阳百胜酒楼宴。
好啊,不用特意去送啦!
当晚董卓把朝内大臣要员都请去了,其中还包括宙斯,席上,董卓拉我做他旁边,不住命人斟酒加菜,相谈甚欢。
宴罢,我把宙斯的十箱大礼送给他们父子,董卓悄悄把我拉到每人地方说是有要事相商,我笑道:“义兄可是要废帝立陈留王?”
董卓大惊:“吾弟你已知道了?”
我笑道:“当今皇上暗弱无能,我义弟陈留王聪明伶俐,可趁帝位!说实话,我早有心如此,但恨力不能及,今义兄大义申明,心存汉室,祛弱力强此乃千古功绩!”
我这一番话把董大胖说得眉开眼笑,一只胖乎乎的大手连连拍在我肩膀上:“知我者,义弟也!明日我在大摆筵席,遍请诸公,当众宣布废立之事,弟可助我!”
我点头道:“义兄放心,明日我暗带一百虎贲力士埋伏在外,有不从者当场杀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