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网游三国之乱世神医

追风马,马踏大江南北,方天戟,戟打长城内外,济世针,针刺枭雄铁胆手术刀,刀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三回 废立新君
章节列表
第十三回 废立新君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2        返回列表
第二日,董卓于温明园中,大排筵席,宴请百官,昨晚的酒席只是晚间相近的朋友圈子里吃的,几天却是把满朝文武,凡在洛阳的公卿都请来了。现在董卓屯兵十万在洛阳城外,城里的人没有人敢不来,董卓等大家都到了,最后才来,下马跨剑如席,身后吕布考拉紧紧跟随。
董卓先是大声客套了几句,跟我和李儒几个推杯换盏,又命人下去把盏劝酒,喝至半酣,董卓大叫停止酒乐,从主位上站起来大声道:“我有一句话要说,大家听着:天子为万民之主无威仪不可以奉宗庙社稷。现今皇上懦弱,不如陈留王聪明好学,可承大位。我想废帝,立陈留王,诸位大臣以为如何?”
董卓话刚说完,下面荆州刺史丁原就一把推翻了桌子,直走出来,大声道:“不行不行,你算个什么东西,敢说这样的大话?现今天子是先帝嫡子,并没有什么过失,怎么能妄言废立?你难道想篡逆谋反不成?”
董卓被丁原一番话气的浑身旁肉一起哆嗦:“顺我者生,你我者死!”正要拔腰间长剑被我拦住。我站起身向丁原道:“现在汉室江山如雨打残花,飘摇欲坠,地震灾荒海水泛滥,四处盗贼蜂拥而起,民不聊生,前因黄巾之乱汉室大伤元气,后又有十常侍之乱,庙堂之上可谓是一片涂炭,丁公难道认为现在的皇帝能够挽回这一切,重振大汉天威么?虽然现在少帝无过,但是亦是无功,现在的情形无功便是有过!陈留王聪明伶俐,敏而好学,我看只有立陈留王才能中兴汉室,重振朝纲!”
丁原右手骈指向我大骂:“你是什么人?先结纳十常侍作乱,后有勾结董卓要重立新君,奸佞小人也配在这里跟我说话么?不过是阉官余党,前夜怎么没有将你一块诛了!”
“混帐!”我抽出七星龙渊剑上前几步大骂道,“我好言相劝便是给你几分颜面!你他妈的算什么东西也敢来骂我?”
丁原身后两人各持宝剑挡在董卓前面,其中一人向我冷笑道:“天狼星是吧,一只听说你跟那几个太监混在一起,今天一看果然够**!”竟然是玩家!
“操你俩姥姥的!”我大骂一声,一剑砍去,两人用宝剑一架,却“喀嚓喀嚓”两声,两把剑断成四截,我紧接着手起两剑,将两人刺倒在地,丁原见状急忙掉头要向门外跑,被我疾步赶上一剑砍死。
我用剑把丁原的人头砍下来,拎在手里,大喝道:“废帝立陈留王,谁还有异议?”
旁边又站起一个老头子,我一看却是卢植,他硬着头皮说道:“明公差矣。昔太甲不明,伊尹放之余桐宫;昌邑王登位方二十七日,造恶三千余条,故霍光告太庙而废之。今上虽幼,聪明仁智,并无分毫过失……哎唷!”
卢植话还没有说完,我甩手把丁原一颗血淋淋的人头抛到他面前案上,鲜血酒水菜汁溅了他一身,我几步迈到跟前,提剑将桌子一角削断,用手指着卢植厉声道:“我敬你有点子虚名,别他妈的给脸不要脸!我说过了,现在朝纲紊乱,天下罹难,就算少帝没有分毫过失,也不过是个没用的废物罢了,用他在这里占着帝位,你们陷天下百姓于何地?”
那边董卓提剑过来就要杀卢植,侍中蔡邕、议郎彭伯领众人一起劝阻:“卢尚书海内人望,今先害之,恐失天下之心!”我也劝董卓:“我们都是为了大汉江山,卢尚书有大才,将来还要靠卢尚书主持。”董卓才又回到座位上。
董卓P股刚沾到座位上,一旁中军校尉袁绍挺身站起:“现今皇上几位不久,并无失德之处,你要废嫡立庶,难道要造反么?”
董卓大怒,又要站起,被我止住,我持剑笑着向袁绍走去:“本初不要妄言,我听说你也是家里的庶出么,白白送人了?呵呵,我这里废嫡立庶正好给你竖个榜样!”
袁绍脸上一红,拔出宝剑向我看来,被我一剑将他宝剑削断,又一剑削掉他左手四根手指,袁绍抓手痛呼,血流不止,一旁太傅袁隗过来求情,我问他:“你侄儿无礼,我看在你的面子上不跟他计较,废立之事如何?”
袁隗低头道:“将军所见是也。”
我大叫:“敢有阻大义者,以军法处置。”这下所有人都不敢再说什么了,我回头目视董卓,董卓大声宣布,立即筹办废立之事。
九月朔,请帝升嘉德殿,大会文武,董卓拔剑在手,对众人道:“天子暗弱,不足以君天下,今有策文一道,宜为宣读!”乃命李儒读一段废立策文。
读毕,董卓命左右扶帝下殿,解其玺绶,背面长跪,称臣听命。又呼太后去服侯赦,少帝和太后哭成一团,群臣悲切。
这时阶下大臣丁管愤怒高叫:“董卓天狼星,乱臣贼子,敢为欺天之谋……”话未说完,早被我手起一剑砍掉脑袋,血溅皇庭,群臣悚然,就连还在号哭的少帝娘俩也吓得立即没了声音。
董卓请陈留王登殿。群臣朝驾毕,董卓命人把少帝和何太后带到永安宫闲住,封锁宫门,群臣不得擅入。陈留王登基大宝,是年九岁,为献帝,改元初平。封董卓为相国,封我为右将军领大司马,位列三公,赞拜不名,入朝不趋,剑履上殿,威福莫比,又封我儿子小狼为浚仪侯,封董卓之子董考拉为辅国将军,那是比我当初的昭文将军还要大上三级的官,需要功勋二十五万才能做到,可领朝廷兵马六千人。
自此我和董卓二人共辅朝政,小皇帝根本就是个傀儡,董卓大军屯于城外,每日带铁甲军马入城,横行街道肆无忌惮,又每夜入宫,奸淫宫女,夜宿龙床,考拉苦劝方有收敛。
我这些日子也很忙,从虎步营中抽调出三千壮士,花重金铸三千铁甲,用当初考拉送我的三千西凉宝马配成铁甲骑兵,交由藏霸统领,每日到城外杀怪训练。
这天傍晚,我从城外回府,刚一进城,就有黄门来报,圣上宣我入宫。
我回府换了身衣服上马入宫,那小皇帝看见我来,小嘴一扁就要哭出来,我急忙吩咐左右宫女太监退下,小皇帝穿着黄袍和我相并坐在宫廷台阶上,他偎依在我身上,带着哭腔道:“义兄,你说我难道生来就是当皇帝的命么?”
我淡淡一笑:“不是啊,这些啊,可都是我们大家努力争取来的,你可要好好做皇帝啊,可不能给你大哥我丢脸。”
小皇帝两眼间泪水簌簌而下:“义兄,我要处死董卓!”
我眉毛一挑,顿了顿才道:“不行啊,那董卓势大,连我也斗不过他,你可不能惹他,惹火了他说不定……唉!”
小皇帝终于忍不住哭出来,抓着我的衣襟哭道:“他欺人太甚!”
我轻轻给他擦去眼泪,又拍了拍他的头道:“系统把你做出来就是让你做傀儡皇帝的,连我都不能反抗系统的安排,你又有什么办法呢?”
小皇帝天真地抬起头问我:“系统是谁啊,是董卓么?”
我笑道:“不是董卓,但它比董卓还要厉害,你,董卓,还有满朝文武都是他造出来的。”
小皇帝点点头:“你说的就是老天吧,难道他把我造出来就是让我做傀儡皇帝的么?为什么他会那么残忍?”
“唉,怎么跟你说呢……”我挠挠头,“你看现在天下将乱,诸侯都不服朝廷约束,天下盗贼蜂拥而起,上天让你在这个时候当皇帝,你说,你还能有什么作为呢?”
小皇帝低头想了一会,然后抓着我的手满脸坚定地道:“我不要任凭上天的安排,我不要做一个傀儡皇帝,我要重振汉室,义兄,你要帮我!”
我笑道:“行行,只要义兄活着就一定帮你好不好?就算是这辈子死了,下辈子再活过来也敢来帮你好不好?就怕呀,倒是你都不认识我喽!”
小皇帝歪着头想了想,从腰上解下一条蟠龙金丝带递给我:“义兄不怕,以后只要你或者你的后人拿着这条丝带来,我就知道的。”
我接过丝带收进葛仙翁戒指里,拍拍小皇帝的头:“好了,天色不早了,你也早点睡吧,明天还要早朝。”
站起来刚要走,小皇帝一把扯住我,苦着小脸求道:“义兄你不要走了,陪我在这里睡吧,这里空荡荡的,我……我害怕。”
看着小皇帝那小样,想想他年刚九岁,老爹老妈就都挂了,当个皇帝又是个傀儡,也够可怜的,我就笑着点点头:“好啊,不过我要吃好吃的!”
小皇帝带泪转笑,大声传外面摆御膳。
好容易哄得小皇帝睡下,我穿上衣服悄悄来到永安宫,直接翻墙而入,这里人烟荒凉,连个伺候的宫女也没有,我先到何太后房间里,老太太心思烦闷,睡得不熟,听见头顶上有动静,忙抬起头来查看,刚一起身,被我屈指弹出一根银针,正是我用飞针术将针灸银针弹出,正中眉心,直贯入脑,顿时气绝身亡。
我又来到少帝和唐妃屋里,他们小两口倒是睡得的熟沉,唐妃还在梦中就被我一针射死,然后又从被窝里把少帝揪出来,将锦被扯成几天将他五花大绑捆了,扯下被絮塞在嘴里,夹在肋下悄然而出,我出宫一直回到自己府中,径去唤醒张曼成。
张曼成睁眼一看是我,急忙起身:“主公,这么晚了您找我有何事?”
我将少帝扔到地上,扳过他的脸给张曼成看:“你认识他不?”
张曼成端详半天,摇头道:“没见过啊,不认识。”
我呵呵一笑:“他就是刘辩,前些时的皇帝,现在的弘农王,被贬的那个。”
张满成大吃一惊,道:“主公你怎么把他绑来这里……”
我看了一眼地上的少帝,缓缓向张曼成道:“你说,我待你怎么样?”
张曼成惊恐地看了我一眼,连忙双膝跪伏于地:“主公带我恩重如山,当初若不是跟了主公,现在我恐怕已跟张梁张宝兄弟一样死无葬身之地了。”
我点点头,把张曼成扶起来道:“剩下这些人中,你是最早跟我的了,我一直把你当成最亲近的人看,你聪明机灵,武艺也不是孬手,现在我给你一个任务,你先发个誓来!”
张曼成对天盟誓:“我张曼成这条性命就是主公给的,我终其一生衷心主公,若有二心天大雷劈让我不得好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