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网游三国之乱世神医

追风马,马踏大江南北,方天戟,戟打长城内外,济世针,针刺枭雄铁胆手术刀,刀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七回 大战汜水关
章节列表
第十七回 大战汜水关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3        返回列表
孙腾见我使用必杀绝技,他也把霸王枪的必杀技使出来跟我硬碰,却不知道这招“诛邪”正是我跟贾诩的暗号,他在后面看见我使出三道金色戟影的技能来,立即命手下人吹冲锋号。
一百士兵手捧长号仰天吹响,“呜呜”声直冲霄际,臧霸立即带领三千铁甲骑兵向对阵冲杀,左右两翼赵弘孙仲各带一万人马直冲敌阵,公孙瓒和孙坚正要下令抵抗,身后张辽高顺各带飞鹰骑和陷阵营分两角突袭敌军后方,一时间公孙瓒和孙坚手下大乱,外围十数万玩家更是乱成一锅粥,虽然他们单人能力很强,但都各自为战,听得四面喊杀声骑,吵吵嚷嚷你推我挤乱成一团,反而把NPC部队的退路阻住。
孙腾一见自己军队中伏,吓得脸色煞白,气得向我大骂:“你使诈!他妈的你竟然使诈!”一时着急,枪法更是不堪。
我画戟使开,势势紧逼笑道:“傻小子,这叫兵不厌诈!”我身后大部队冲上来,孙腾顿时被我军包围,四面枪兵乱刺,他一个没留神,大腿上连中三枪,被人拖拽下马,我命令先绑了押解到关上,不许虐待。
臧霸的铁甲骑兵等级都已经在六十级以上,个个身披玄铁铠甲,连胯下战马一起裹住,箭射刀砍全部免疫,那可是我百万黄金堆出来的,三千人组成一个锥形冲锋阵,好似一列呼啸疾驰的火车,往复数次,在敌军中趟出无数到血路。
高顺的陷阵营和张辽的飞鹰骑都是高达七十级,在敌阵中往来冲突如入无人之境,再加上两翼孙仲赵弘的两万人马,顿时将对方杀了个落花流水,我纵马阵中看见对方二十多万人任我屠戮,心情大好,一骑飞向公孙瓒杀去,身后管亥带领一支人马紧紧跟随。
追风马快如闪电,很快就冲到公孙瓒一百米之前,两个白袍小将杀出来,各使铜槊,左右同时攻到,我看他们跟公孙瓒十分亲密,并且又同样使槊,心想他们不是公孙瓒的儿子也是他的徒弟,正好一起捉了。
我把方天化戟一旋,一招血戟化成满天血幕将左边那位罩了进去,在身上连开九个窟窿坠落马下,另一个铜槊一抡,竟然在槊头前面凝成一个金黄的半月,竟然使半月斩来打我!
不过这家伙的内力值肯定不高,发出来的半月劲气显得很孱弱,被我一戟接下,那人见我竟然能轻松接下他的奋力一斩,先吃了一惊往回拨马便跑,被我取出迅雷弓一箭射落马下。我下令将这两个家伙困了押送回关上等候发落,可以虐待,但不能弄死。
公孙瓒被这一拖延已经跑出一里多地,他身边有五千白马义从保着,虽然也是死伤惨重,但还是逃了出去,我带兵长驱直入一口气追出三十多里才收兵回关。
回到关上,我是大摆宴席犒赏众将,一会给贾诩敬酒夸他用兵如神,一会给张辽等人敬酒赞他们英勇善战,大家举杯相庆好不热闹。
把酒三遍,众将退去,我吩咐把孙腾带上来。功夫不大,四名士兵把五花大绑的孙腾押了上来,腿上的三个窟窿已经被人包上,但还在往外渗血,他先狠狠瞪了我一眼,然后将一张俊脸转向一边。
我端着一杯酒笑嘻嘻地走到孙腾面前,他则把脸转向另一边,我笑道:“孙腾兄弟你生的什么气啊。不就是怪我使诈么?可是打仗用兵有几个不使诈的,谁会公公正正地跟你一到一枪地打啊,再说了,就算是公平单挑你也不是我的对手啊,另外即使公平对战你们也不是我的对手,我三十万精锐NPC部队难道还打不过你那几十万的乌合之众么,我只是不愿意损伤太多罢了。”
孙腾看了我一眼,低下头轻轻道:“你打算怎么处置我?”
我哈哈笑道:“我说过了,你是我兄弟么,我还能怎么处置你呢?”说着我拿出寒铁匕首将他身上绳索割断,先拿出一里大还丹给他吃了,又用一份“绷带”给他止血,然后拉他到酒席前,此时侍卫们早就按照我的吩咐另换了一桌,我介绍他跟贾诩认识,他一听我竟然收服贾诩,大吃一惊。
我跟孙腾喝了大半日的酒,等到下午命人牵过一匹上好的大宛马,又拿来他的霸王枪开关放他回去。
临走时孙腾紧紧握着我的手,激动地说:“外人都传说你狡猾多端,翻脸无情,没想到你还真是值得一交的朋友,唉,要不是我出生在孙家,我就来跟你混。”
我拍着他的肩膀道:“来玩游戏嘛,那用得着那么认真啊,呵呵,好兄弟别为难了,以后又用得着的地方,多多照应啊。”
孙腾跟我挥手告别,上马而去。
孙腾前脚刚走,贾诩一脸奸笑地道:“我已经对他使了追魂之术,一个星期之内,他的一切行踪都会尽在我们掌握之中。”
回到关上,我又命人把当时在公孙瓒那里捉来的两个小将带下去,由于当时我那一句“可以虐待”,这两个家伙可就没有孙腾那样幸运了,几乎可以说是惨到了姥姥家,一身衣甲战靴早被人剥了去,一个身上鲜血遍溢,一个血肉模糊,两人脸上都是鼻青脸肿,口鼻窜血,一见到我就带着哭腔求道:“大哥啊,天狼大哥,你想知道什么尽管问啊,我们什么都说,就是连公孙瓒内裤的颜色我们也可以告诉你,就是不要再让你的手下折磨我们啦,我们可要被蹂躏死了!”
我心中大喜,没想到那几个押解士兵还是严刑逼供的好材料,忙吩咐手下,让那两个NPC当个队长,给他拨过去二百人,以后专门负责押解犯人。
那个被俘的玩家一问之下什么都说,他们原来是公孙瓒的儿子,公孙胜和公孙赢,两人随父出军没想到这第一天就被我生擒捉来,他们又交待,现在公孙瓒手下有三万NPC,其中五千是八十级的白马义从,此外还有十万的玩家,孙坚手下兵少,只有一万NPC,但玩家超过十五万,其余二十路诸侯个带兵马,由于不断有玩家来加入,人数还在逐日递增,拒曹操预算,等过了这月,差不多就能有二百五十万的士兵了,并且玩家死亡还能复活,是做炮灰的最好选择,又不需要军队提供粮草,只要按杀敌人数发点功勋点就行了。
又问了一会,看他俩在没有什么可说的了,我传令武士把他俩拖出去斩了,把人头吊在汜水关大门上。倒不是我残忍,因为只要把他俩的首级一亮,对方士气势必就要下降,但有的时候也会适得其反,让对方同仇敌气士气大增。
天刚见黑,贾诩来见我:“主攻大喜,我已经用追魂术得到消息,他们联军人困马乏在四十里外安营下寨,我们今晚去劫寨一定能大获全胜!”
我不禁再一次为贾诩这个牛逼技能感叹,这就相当于暗在对方内部的一个间谍啊,还不需要自己培训,还没有风险。
我大喜道:“军事劳苦功高且回房休息,静等我的消息!”
我这次只带张辽的飞鹰骑,因为两军相距太远,若派臧霸的重甲骑兵恐怕士兵战马吃不消。
飞鹰骑所选战马都是大宛好马,所配铠甲也是我徒弟从成都给我送过来的藤甲,轻便而又坚固,普通的刀剑根本无法砍开。
飞鹰骑速度飞快,跑起来如一阵风一般,一回的功夫就跑到了对方安营之地,我俩砍开鹿角,八百士兵齐声呐喊冲进寨去,一路放火横杀进去,其中玩家有下线的,有休息的,有连夜大怪的,反倒大部分不再寨里,那些NPC士兵被我俩横趟竖过,白马义从们还来不及上马就被砍掉了脑袋。
不一会寨内大火燃欺,众军乱成一团,黑暗中看见孙坚从一个寨子中出来,提古锭刀正要上马,被我拿出迅雷弓连珠三箭射出,孙坚没提防冷箭被一箭射中后心翻身落马。
我见孙坚落马,忙纵马过去,正要一戟结果了他,旁边杀出一员白袍小将,正是孙腾,我抡戟砸下,大笑道:“你小子还想在被捉去一次?”
孙腾也不答话,将霸王枪使发了性,旁边程普黄盖两员大将来旧,他俩虽然武功并不是一流的,但黄盖等级是124级,程普等级130级,孙腾抢救孙坚,他们两人一起杀来,我奋力抡戟荡开阵脚,正要拨马逃走,旁边一震喊杀,确实张辽带人冲过来,我俩合兵一处,程普黄盖抵挡不住和孙腾一起保着孙坚逃走,我俩又左冲右撞大杀一阵,又将他们的营寨全部引上大火,这才勒兵而回,贾诩在汜水关设宴给我们庆功。
第二天,斥候来报:孙坚和公孙瓒损兵折将,NPC军队只剩下几百人,玩家大部分逃散,二人领兵又退回虎牢关二十路诸侯那里去了。
不过下午就又来一个坏消息:虎牢关考拉中了曹操之技,连损上将二十余员,士兵报销了十万多,幸亏大部分都是玩家,还可以重生回来,但对于士卒的士气打击无疑是很大的。
我心里烦闷:这老曹也太厉害的,又有夏侯惇曹仁等辅佐,恐怕这能打下虎牢关来,我不禁想自己带兵到虎牢关去,但汜水关也是要地。
贾诩看见我愁眉苦脸,在旁边笑道:“主公不必烦恼,我有一记可退二是诸侯!”
我一听激动得跳起来,一把拽住贾诩的手拉到桌边给他斟了一碗茶:“文和有何良策,快快,跟我说说!”
贾诩小眼睛里精光一闪:“我听说天下异民十倍于大汉本民,他们好勾帮结伙唯利是图,其势力遍布天下各地,多在各州郡私立帮会组织。主公可派一能说善道之士到那二十诸侯的领地去,鼓动当地异民造反,就说谁攻下那个州郡,立即表奏朝廷封其州牧郡守之职,倒时移民贪图功禄定会……”
“不要说了!”我高兴地大叫一声跳起来,两手拍着贾诩的肩膀大笑道,“文和文和,你太有才了!”我没想到这个贾诩真能给我弄出一个这么有效的计策来,这不就是挟天子以令诸侯的翻版么?太强了!
我立即派人把得天独厚找来,得天独厚因为贾诩来我偏向小贾而有些闷闷不乐,见我找他来到有些意外:“狼小子终于想起我来了?哼,你不是不信任我们玩家么?”
我一拍他脑袋:“我不信任你?我要是不信任你早就一剑剁了你喂狗了!”说完一搭他的肩膀道:“现在有个任务派你去做,非常高级别人都做不了的任务,你干不干?”
“别人都干不了?”得天独厚眼前一亮,手中孔雀扇子直敲到我脑袋上,“干!为什么不干!你说吧,谁家的姑娘?是不是就丑了点?还有没有残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