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网游三国之乱世神医

追风马,马踏大江南北,方天戟,戟打长城内外,济世针,针刺枭雄铁胆手术刀,刀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回 离间之计
章节列表
第二十回 离间之计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刘备的白耳兵系统都给设定为八十级,地面上这一百多人哪里是我的虎贲力士的对手?一听到我的命令,立即用事先准备好的铁索冲过去两个对付一个,不到五分钟便擒下了三百多人,极度嚣张还没来及反抗,早被用龙渊剑砍成两段,地道中剩下的白耳兵听到上面吆喝声响,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正惊疑间我命虎贲力士下去拿人,不过半个小时,整个战斗结束,一共擒拿白耳兵五百人。
我问这些白耳兵:“你们愿不愿意投降?”
一个白耳兵队长道:“我等誓死忠于刘使君,你尽管杀了我们就是。”
我点头笑道:“好好好,果然是忠义之人!”我把七星龙渊剑拿出来放在一个白耳兵的胯下,冷声道,“刘备让你们进城之后干什么?”那白耳兵十分倔强,瞪了我一眼然后将头转向一边,我手中宝剑一绞,白耳兵惨叫不已,从此告别了男人生涯。
我又抓过十几名白耳兵如法炮制,一连阉割了十六人,最后一个胆小投降道:“刘备命我们入城之后放火为号,里应外合一起攻城!”
我哈哈大笑:“大耳朵还有点智商啊,竟然能想出这个道道,若不是文和在这里,汜水关恐怕真的要失守了。”说罢我命将五百白耳兵全部斩首,连同已死的极度嚣张,尸首扔到城下,脑袋用十五根长矛穿成“糖葫芦”挂在城头上,又命高顺从地道潜入敌营,张辽臧霸各代骑兵准备出城,管亥赵弘孙仲带三万人埋伏在关口,三方听我战鼓一响一起动手,众将一起领命而去。
过了半个多小时,我约摸高顺已经到了敌营下方,便命人在关上点火,下面准备攻城的联军以为极度嚣张得手,一起呐喊着向关门冲杀过来。我又取出御赐战鼓在城楼上奋力敲起来,咚咚鼓声震天动地,汜水关关门大开,诸侯联军还以为是极度嚣张所为,一起冲进来,门前管亥赵弘孙仲三万伏兵尽起,五千虎步营各持重顿巨矛组成一挑“人堤”向前推进,身前第一排刀砍,近处后两排巨矛招呼,远处的则后面硬弓手攒射。
一众联军正奋力攻城,突然有人发现身后营寨起火,在夜幕下,熊熊烈焰映红了半边天幕,很明显是被人端了自己的老窝,瞬间无论NPC还是玩家全都无心迎战,因为即使玩家们这几天因为补给跟不上,也只有吃军营的粮草,现在老家粮草被烧,明天还吃什么?
江东猛虎孙坚父子带领程普黄盖韩当祖茂四将冲在最前,横刀大喝:“众儿郎们!现在汜水关马上就要攻破,只要我们能进关去还怕没有粮草么?”身后攻城玩家听他一说立即精神振奋,齐声呐喊并力攻城。
我在城楼上鼓点一变,城门处虎步营立即后撤向两边分开,孙坚等人大喜正要一鼓作气冲进去,臧霸引三千铁甲骑兵如一队奔驰的犀牛一般狂冲而出,孙坚等拼命地挡不住,铁甲骑兵直碾出去,所过之处联军哭爹喊娘,血肉横飞。
黄盖等死命保住孙坚刚避过铁甲骑兵,后面管亥三将带兵合围,汹涌杀来,孙坚急忙退兵,后面的刘岱公孙瓒王匡孔融部队俱被铁甲骑兵冲乱队形乱成一团,急叫撤军,管亥三人带兵从后掩杀,斩敌数万,刘备和六道轮回在后队,眼见臧霸骑兵冲来,急忙迎战,关羽张飞拍马上前,臧霸铁骑到来,二人抵挡不住,十数万之众溃不成军。
我在关上看得热闹,随即引十万人出关,跟在管亥后面大杀四方,迎面正遇到六道轮回,拍马冲过去,追风马迅疾无比,转眼间来到近前,提戟便刺,六道轮回正指挥大军撤退,不防备我来,仓猝抡刀应战,战三十余合,被我一戟打落马下,正要上前再补一戟结果了他,旁边两个玩家各提大刀杀来,奋力将六道轮回救下。
我和管亥大兵一路追杀到对方营寨,高顺八百陷阵营已经把火势连绵十余里,臧霸引铁甲骑兵横冲直撞,如入无人之境。
喊杀间我看见孙坚部将祖茂正舞动双刀要冲出重围,我拿出霸世弓一箭射去,正中祖茂头盔,离火箭只射入脑里,“嘭”的一下,箭上火焰爆开,祖茂一颗头颅被炸了个细碎,尸身颓然而倒。
这一仗直杀到第二天黎明,将联军撵到五十里开外,我下令收拾战场,收兵回到关上,大摆宴席,犒赏三军。
席间我问贾诩:“敌军NPC军队本来就不多,这一战更是死伤殆尽,文和怎么看?”
贾诩缓缓道:“敌军十之有九是异民,异民者各怀二心,不能统一,虽多达百万亦只是乌合之众,不足为惧,只是他们死后却能复活,这几天被我连败几阵,人数却不见减少,杀之又来不胜其烦,主公宜用我先前所说之反间之计,只要众异民跟各诸侯离心,则联军可不攻自破。”
我点点头,又连干了几杯,下令全军修整,准备迎接接下来的攻城战。
这回联军修整了十多天,才又回来,离关二十里处安营下寨。
经过几次战役的消耗,对方的百万大军只剩下六十多万,并且大部分都是玩家,这一次十路诸侯命每一个士兵都用包袱装土,齐声呐喊跑到城下将土抛在城门外,数十万人一齐动手,只见城门处尘土飞扬,沙尘蔽日,不到半天的功夫,城外土已经堆到关墙一半高了。关上士兵齐射,虽然能射死不少,但对方马上就把战友尸体埋在脚下,继续运土。
我在城上看见大吃一惊,急忙问贾诩:“军师啊,这下人家不在远处筑山,直接堵着咱们大门口了,这回扬石灰泼火油都不管用,人家只管用土埋,怎么办啊?”
贾诩仍然是一副胸有成竹地样子,开口还是那句口头禅:“主公物忧,此事易耳,敌军用土灭我们的油火,我们则可以水克之!”
我一听顿时大悟:“好办法!”还不忘夸他一句,“军师真神人也!”忙命孙仲带五千人下关取水,锅抬桶装,把一切能盛水的容器都利用上,很快运到关上兜头泼下去。
对方正在运土堆城,猛然间瓢泼“大水”从天而降,全身湿透,开始还不觉得怎样,后来脚下刚筑成的“土山”渐被大水浸透,脚下越来越是泥泞不堪,有的地方一脚踩下去直莫膝盖,全军都陷入淤泥之中。
“哗哗”水声中,敌人强攻半天,淤泥四处流淌,跟泥石流爆发一样,大部分敌军都被烂泥活埋,刘备等诸侯无奈,再一次宣布退兵。
第二天,敌军改土为石,每人搬一个石块堆到城下,尽堆在昨天的淤泥之上,我一看不好,这石头块子用水可冲不走啊,连忙问贾诩,这老东西仍然是一句:“主公勿忧,此事易耳!”用扇子扇了扇才道,“前些敌军用土灭火,我们才改用水冲,现在敌人又用石块,我们只需要再用油火便可!”
我一听连忙在命人用大锅抬油来,熬得热了泼下去,再扔下火把点燃,昨天他们用土攻的时候,我们扔下火去,他们立即用土盖住灭火,今天的石块却不能将火压灭,滚烫的热油泼在时候上,被火把一点,立即剧烈燃烧起来,连石头缝里都冒出吞吐的火苗浓烟,敌军烧死无数,各诸侯不得已在一次退兵。
第三天,对方人马分成两拨,一拨运石堆城,一拨运土灭火,我这下可吓了一跳,急忙找贾诩:“人家可以土石齐用,我们可不能水火齐施啊,怎么办?”
贾诩轻笑道:“主公勿忧,我早就料到他们会用这一招。汜水关墙高坡陡,他们要想堆到顶上没有两天时间是办不到的,我看冲在前面的正是六道轮回和大四喜两个异民诸侯,主公便可施离间之计,我这面命人赶造火轮,两天之后就算他们可以堆过关墙,我们关内有三十多万甲士,到时可一举破之!”
我很听话地命人一面放箭浇油灌水,反正老子我有的是钱,后勤补给能够源源不断地运过来,还不在乎这点油的。
我命人在关上摆下宴席,我和贾诩两人在上面推杯换盏说说笑笑吃得有滋有味,一阵阵酒香肉香从城上飘下去,对于供不上补给每天只能跟NPC军队吃窝头的敌军来说简直就是虐待!我不时大声吩咐下面:“小康师傅,再来四个羊肉串,要焦一点的,嗯康师傅,再来一碗香辣鸡翅!”
将近中午的时候,我又命厨房运来二十大桶的红烧猪肘,让守成的士兵分批过来吃,城下六道轮回气得大骂:“天狼星狗杂种操你姥姥的,你他妈的趁俩骚钱臭显派什么?有能耐出城跟我们光明正大地打上一场,不要只在城里做缩头乌龟!”
我在城上听见了,大声道:“好嘞,韩忠,关后练级点不是有金壳龟么?命人去抓几只来,送到康师傅那里,做一盆‘六道轮回乌龟汤’!”
大四喜也在下面大骂:“天狼星你凑美什么?等一会我们攻上城去就把你阉了,做‘十全大补乌鸡汤’!”他刚说完,关上就传来一声“四喜丸子来啦!”差点把大四喜噎死。
中午我们的士兵每人一个红烧猪肘,对方士兵无论是玩家还是NPC却只能吃后勤部队发下来的两个窝头,就连六道轮回也到一旁拿着两个馒头,一边吃一边督战,大四喜大概是被我气晕了,竟然命人特意到百里之外镇上运来一桌子酒菜在下面跟我对吃。
贾诩在关上看见用扇遥指大四喜道:“你自己吃酒席,却让手下弟兄吃窝头?”
我也道:“都是玩家么,哪有什么尊卑之分,可笑啊,你们竟然分出阶级来了。”我又向那些玩家士兵道,“你们可真是的,玩个游戏不图个痛快,却是被人家虐待来了,哈哈,看看你们的领导者,竟然给你们吃窝头,那可是我手下NPC士兵都不希罕吃的!”
经过我和贾诩这一煽动,下面数十万玩家顿时不满起来,运土堆石的速度也一下子慢了,纷纷对大四喜怒目而视。
我命人又运上来十大桶红烧猪肘用绳索缒下关去:“大家都是出来玩的嘛,反正我们士兵也够吃,这十桶红烧猪肘就送给各位兄弟啦!”
下面众玩家闻道浓郁的肉香,都忍不住拥上来疯抢,直接从里面抓出香油淋淋的猪肘狂吃大啃起来。大四喜一见手下扔了窝头去抢我给的猪肘立即大怒,正要阻止,却看见旁边六道轮回正低着头吃着馒头视而不见,便又坐了回来,
可是那是大桶能装得下几个猪肘?这下面有四十多万玩家,连一百分之一都吃不到,于是便开始了动手抢夺,第一个人拿出刀子之后,周围人也纷纷拿出兵器开始械斗,一时间关下又乱成一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