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网游三国之乱世神医

追风马,马踏大江南北,方天戟,戟打长城内外,济世针,针刺枭雄铁胆手术刀,刀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四回 奇门八阵
章节列表
第二十四回 奇门八阵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第二日,我全身披挂整齐在城下搦战,马超来城上就要出来,马腾和韩遂约束众将,不可出城迎战,我在马上叫了好长时间,人家都不搭理我,我便让五十个小卒在城下向上叫骂,城上马超气得不行,旁边马岱等人死命拦住。
我正苦无计策,这是贾诩过来在那五十小卒耳边悄声嘱咐了几句,这回小卒们骂词陡然一变,从原来骂马腾韩遂妈妈奶奶改成专骂马超“裱子生的!”“马杂种!”“丫挺的!”“狗娘养的!”
一通叫骂之下,马超再也忍之不住,上马提枪直冲下城来,后面马岱怕马超有什么闪失,急忙一面派人通知马腾韩遂,一边带兵出城。
马超红着眼睛,像疯了一样纵马向我杀来,我急忙拨转马头便走,马超大吼:“天狼星你不个混蛋给我站住!你不是要跟我比试吗,怎么只知道逃跑?”用枪杆狠敲马臀拼命向我赶来。
后面马岱见马超发疯一样追赶我,吓得了一跳,正要领兵随后跟过来,被贾诩连弩射住,急得大声喊马超,小马儿此时眼里只有我一个人,哪里能听得到马岱的喊声。
我凭着追风马快吊着马超往后行了十多里地,我画戟一举,两处伏兵尽起,一队队虎步营甲士衣甲明亮,穿五色盔甲,打九彩旗帜,马超一惊异间我已经到了中军下马乘车,取出御赐战鼓冬冬敲响。
马超发觉中计正要拨马逃走,突然左右兵士变换,各种彩旗交相辉映,一路黑旗军将自己围在当中,马超仰天长啸,舞枪跃马左右冲突,我鼓声一变,黑旗左右摇摆不定,马超能活动的范围越来越小,已是被困在阵中。
我在车上大笑道:“马儿,还不投降?”
马超一见怒骂道:“我马家世代公卿,岂能降贼!”说完大喝一声冲动阵脚全力向我杀来,我鼓声陡然变急,马超杀出蛇蟠阵,眼前一花尽是绿旗招展,阵阵杀气压抑的人喘不过气来,马超冲突不过,在马上把枪一举,大喝一声:“西凉灭神刺!”在头顶幻化出五把十丈多长的金色巨枪,“轰!”的一声炸响向我刺来。
我鼓点节奏迅速转急,整个八阵士兵气力急剧向龙飞阵凝聚,龙飞阵中所有士兵一起呐喊,腾空升起一道青色巨龙跟五根巨枪轰然对撞。
“轰隆隆……喀嚓!”一声巨响,马超在马上连晃三下,忍不住吐出一口鲜血,俊秀的脸上满是痛苦之色,我在车上笑道:“马儿啊马儿,你若投降我就饶了你爹和一众西凉将士,否则明日被我捉住全部吊到洛阳城外点天灯,我再带兵杀到西凉去,男的全部捉来当奴隶,女的都卖到青楼去做**!”
“畜牲!”马超强咽下一口涌上来的鲜血,拼命持枪向我所在中军冲来,我鼓声却转缓,马超周围绿旗军如潮水般散去,另一队白旗军转而冲上,士兵都是手持巨盾,长矛林立,马超重伤之下一枪扎上,持盾小兵立即后退,却有旁边四根巨矛直刺马身,四周围得如同铜墙铁壁,马超连冲突几次,胯下战马忽然被一对钩镰枪钩断四蹄,马超滚落马下。
我用虎翼阵擒了马超,命人用事先准备好的铁索紧紧锁住,然后让四百虎贲力士押解回到营寨。
贾诩先向我道:“马腾韩遂久居西凉,都是老奸巨滑之辈,他们被我三寨连环困住,城中无粮,白天一役又被我连弩射回,今晚定来劫寨,主公可早作准备。”
我点点头:“我捉了马儿,怎么能让他归顺于我啊?”
贾诩轻摇羽扇,缓缓道:“我当初也住在西凉,对这马家父子也有所耳闻,这马腾少年时家境贫穷困苦,不得不娶羌族女子为妻,直到壮年以后才弑主而得富贵,他对自己的这段历史也是羞于人口,最忌讳的就是别人背后戳他脊梁骨。因此对有羌女血统的马超动辄棍棒相加,非打即骂。当初皇甫嵩讨伐西凉以后,马腾韩遂两人受到一个西凉巨商太子的挑拨互相残杀,韩遂手下王承趁马腾外出收集粮草的时候,屠杀马家上下百余口,马超的母亲也在当时被杀了。”
听到这里我也点头道:“当时我在洛阳,这件事也曾听说过。”其实遍观三国有两个人是让我最感到心酸的,第一个就是这马超马孟起,历史上马超经历过三次家破人亡的惨痛经历,第一次是被韩遂,第二次是被曹操,第三次是被汉中张鲁,马操一失其母,二失其父,第三次他曾眼睁睁看着自己最疼爱的小儿子被人折断头颈,从高高的城头上像流星一样坠落。
贾诩见我不说话,也顿了顿,看看我脸色转缓这才继续说道:“马腾后来取了一个韩遂送来的异民女子为妻,据说这女子长的风骚妖娆,好似褒姒重生,妲己再世,马腾对其百依百顺,不久这女子就又生下了一个孩子,名叫马战狼,号称‘西凉阔野,战狼传说’,这孩子长的人见人爱,又有母亲撑腰,是以在马家为所欲为,无人敢管。这战狼传说自诩胸怀大志,要收罗尽天下英雄,偏偏跟马超不对付,兄弟俩互相横眼竖眼看不上,马腾军中庞德马岱都是马超帐下,战狼传说一直想网罗二人未果,所以暗地里对马超咬牙切齿,再加上其母亲在马腾面前添油加醋,所以这马超在马家的日子并不好过。”
我说道:“是要离间他们兄弟了?”
贾诩神秘一笑:“主公可给那战狼传说写一封信,就说可以表奏朝廷,封他为安西将军,然后如此如此,不但西凉军举手可破,马超也一定安心归于主公帐下。我观西凉军今晚定来劫寨,主公正好可以于中取事!”
我一听大喜,贾诩大衍神算的威力我是知道的,当即下令埋伏军士准备晚上的劫寨。
半夜三更,风高月黑,弘农城城门悄然而开,一支人马率军出城,等到了寨前发一声喊,杀入寨中,却看见营寨中尽是草人,虚悬明灯,大叫一声不好急忙撤军。
我一边不住口地赞扬身旁贾诩的神机妙算,一边下令合围,寨子周围伏兵尽起,喊杀震天,贾诩在高出看了看对方的人数和领军将士,向我道,“来的是马腾的人马,韩遂定以为旁边张辽寨来救,可令张辽佯出营寨,却在半路拦杀韩遂。然后可调出臧霸军假意攻城扰乱敌心!”我听了急忙令人去二号寨传报张辽和三号寨的臧霸。
我和贾诩在高车之上观战,看见一处大旗下一匹白马小将被困在阵中,正是战狼传说,不多时旁面庞德舞刀杀入阵中,救战狼向城门方向杀去,贾诩用大鹏羽扇遥指:“主公可去矣,成败便在那小儿身上了!”
庞德好容易将战狼传说救到城门,突然一个西凉装扮的士兵急叫道:“庞将军,主公失陷在远处山坡下了,你快去救!”
庞德闻听急忙向那士兵道:“你快带小主公进城,我去救主公回来!”说完复又纵马杀入阵中。
那小兵一看庞德走了,走到战狼传说马前,笑道:“小主公?哈哈!”
战狼传说一见急忙叫道:“你不是西凉兵?你到底是谁?”
我笑道:“白天还被两戟打的屁滚尿流怎么这一会就不认识了?”说完不等战狼传说反应过来,一把抓住他的脚踝用力拧转将他从马上扯了下来,战狼传说回枪来刺,我反手抓住枪杆,一手抓着他的脚踝提起来,抬脚在他裤裆里连踢三脚,这“断子绝孙脚”可是我刚杀入游戏时的成名处女绝技,战狼传说连挨三脚顿时像杀猪一样惨号不已,身子弓成一个虾米形,我拎着他束腰丝绦翻身上马,迎面正遇上马岱,我急忙拨马往东逃走,马岱纵马赶来,弯弓打箭正要射我,被我回手打出“鬼戟”生生将一把硬功打折。
我活捉战狼传说回到中军车旁,庞德已经就出马腾回城去了。不多时东面张辽那里也传来捷报:大败韩遂,斩杀韩遂手下李堪张横两员上将。
第二天上午,我命人先把马超带上来,马超白天被擒时被阵法所伤,我已经命人给他服下大还丹,此时精神倒是良好,只是身上还紧缚玄铁锁链,昂然入内。
我问马超:“你可愿意降我?”
马超咬牙切齿道:“我誓死决不降贼!”
我叹了口气:“你为什么总说我是贼呢?我身为当今圣上结拜御兄,官拜右将军,先破黄巾于广宗,收百万流民与洛阳,杀十常侍以正君侧,荐名士以整朝纲!你说我是贼,我看你们西凉联军倒是真贼!”说完不等马超反驳,紧接着说道,“刚才马腾来劫城,你兄弟战狼也已经被我生擒了!”
马超一愕,但马上又把脸转向一边,我问道:“怎么?孟起担心兄弟安危么?”
马超冷冷道:“他是我弟,我当然担忧,但也只能怪他学艺不精罢了。”
我轻轻一笑:“如果我只能放你们中的一个回去,你会把这个机会让给他么?”
马超一怔,厉声道:“狗贼要杀便杀,不用使这些卑劣的手段来!”
我呵呵笑道:“你说我这是卑劣手段,但马腾可是欢喜不已的,毕竟要是把你俩都杀了他老马可就白发人送黑发人生不如死了。”顿了顿又道,“马儿,你说要是让你父亲来选,他会选择你们兄弟哪一个呢?”
马超神色瞬间沮丧下来,低头不雨,突然仰起头来,两眼圆睁,恨声道:“既然被你擒了,也不用这么羞辱与我!”说完“腾!”地从地上弹起,纵身向我撞来,旁边虎贲力士立即上来将他死死按住跪在地上,一阵拳打脚踢马超才又勉强安静下来。
“唉!”我走近马超几步,“今天早上,马腾已经愿意用投降退兵作为条件换回他的一个儿子,可惜,不是你,我已经派人把你兄弟安全送回城里了。”
马超两眼含泪道:“那你杀了我便是,何必还在这里费这些口舌!”
我摇头:“你是一个人才啊,我实在舍不得杀你,若换作旁人早就推出去吊到营寨门前点天灯了,我再给你一个机会,你愿不愿意投降我?”
马超恨声道:“不降不降,死也不降!”
我又笑了:“孟起果然好骨气,是个铁骨铮铮的好男儿,我的确是爱你之才,这样吧,这次我就放你回去,为了表达我的诚意,我便放你两次,若是第三次被我抓住……”
马超昂首大声道:“若是你能活捉我三次,不论你是忠是奸,马孟起下辈子给你做牛做马,死不相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