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网游三国之乱世神医

追风马,马踏大江南北,方天戟,戟打长城内外,济世针,针刺枭雄铁胆手术刀,刀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五回 弘农之战
章节列表
第二十五回 弘农之战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贾诩若有所思,半晌方道:“现在我们明明可以一举歼灭西凉军,主公为什么还要给他们一条退路呢?莫非……是要牵制王子?”
我点头道:“现在二十路诸侯还在虎牢关鏖战,我们没有办法一举占领西凉,王子身为华夏十大名将传人,万万不能小视,放马韩两人回去也只是牵制他们一下,不过也只能是牵制了。”
贾诩默然点头,不再说话。
弘农城外,臧霸搦战:“久听闻西凉锦马超武功盖世,今天怎么做了缩头乌龟了?可敢出来跟我一战!”
城上庞德冲下城来,臧霸一脸轻蔑:“我是叫马超来,怎么是你这个无名莽夫?快快回去叫马超出来应战!”
庞德气得大骂:“山野匹夫,让你认识认识白马庞令明!”说完举刀向臧霸砍来。
臧霸笑道:“无名莽夫不配与我交手!”一声令下,铁甲骑兵尽出,西凉兵在城内粮草匮乏,战力不足,在铁甲骑兵的蹂躏下很快败回城去。
张辽却在东门外搦战:“我在山西久闻西凉锦马超大名,前日打得不够痛快,今天可敢出来再战?”
战狼传说他“老妈”在马腾身旁娇声说道:“你不是总说孟起武艺高强么?怎么今天被人家堵在城里不敢出去啊,人家可说了,只要孟起能赢得对方一将,就可以放我们归西。”
庞德在旁边怒道:“孟起昨日被打了一百军棍,一天一宿米水未进怎能再战?”
女人丹凤眼一挑:“他不是什么神威天将军么?怎么受了一点小伤就能用来做借口么?我们马家的子孙什么时候娇贵到这个地步了?他不是口口声声说自己没有投降敌军么?怎么被对方这样辱骂都不敢出战?还是他暗中勾结呢?”
庞德马岱气得浑身发抖,若不是马腾在身边他连撕了这个女人的心都有。
这边缠杂不休,那边马超早得了消息,拖着一身的伤,勉强披挂上马出城迎战,张辽看他脸色惨白,脸上略显不忍之色,自己一世光明磊落,什么时候这样趁人之危过?只是天生命贱摊上个心狠手黑的主子和一个满肚子坏水的军师,不得已拍马上前:“马孟起,我敬你是条汉子,如果你身体不适可明日再战!”
马超脸色苍白,嘴唇都没有了血色,高声道:“不必多言,前日能够败你今日也是一样!”说完纵马舞枪上来跟张辽斗在一处。
张辽得我所赐宝马宝刀,又跟我吃了不少增加内力的丹药,此时功力已经增长到了一个新的高度,马超虽然厉害,但昨夜被打了一百军棍,一天一宿没吃到一点东西,此时就算只坐在马上也要咬牙支撑。
张辽不肯过分逼迫,两人斗了一百多个回合,马超背上昨天被打的伤口全部崩裂,鲜血染红了背上雪白的战袍,张辽收刀道:“今日你有伤在身,可等日后伤好再战!”说完也不等马超回话,拨马回寨去了。
马超看见张辽离开,在马上猛然吐出一口鲜血,翻身滚落马下,城上马岱庞德不顾主母阻拦的命令,冲下城来将马超救了回去。
我和贾诩在寨内看得着切,贾诩叹道:“可怜了这孩子被继母害成这样。”
我笑道:“如果我不收他,他早晚也得被战狼传说母子害死!他若归我我必不会薄待。”
当夜,我下令东南两面一起攻城,二十万人抬着云梯等简单攻城器具奋力攻打,城上马韩联军正忙于守城,突然城内起火,烈焰焚天,高顺领八百陷阵营在城内杀人放火,攻上城头,一枪刺死梁兴,韩遂众人尽皆败走,高顺命人打开城门放张辽入城,又转向南门接应我。
陷阵营兵士都是身披玄甲手拿宝兵,等级又高,很快就占领了南门,庞德拼命杀退高顺,保着马氏一家和韩遂一起从西门而走,我带大兵入城。
我命人救了城中乱火,有人来报:在城守府中发现马超。
我一惊:“这小子没走?”
士兵报告说:“马超浑身是血躺在床上,已经是奄奄一息。”
我急忙命那名士兵带我过去,来到原来的城守府后院厢房里,果然看见奄奄一息的马超躺在床上,双目紧闭,探探鼻息已是进得气少出得气多。
大概是我们进来惊动了他,马超微弱地睁开眼睛,一见是我们,立即努力想把脸转向另一边,可是刚一动弹就咳出一大口血来。
我用“望”“闻”“问”“切”对马超进行诊治,发现他不仅后背上大腿上全是棍棒伤痕,连内脏也中了慢性毒药,还有就是他已经将近两天两夜没有吃过饭了,甚至连水都没上一口,估计如果我们今夜不进城的话,他都活不过今晚,想到叱咤风云,气吞山河的英雄竟然要落到被害身死的下场,在场人无不心酸,连张辽和管亥两个眼圈都是红红的。
我运起内力,对着马超连施了三次起死回生,只见三道乳白色的雾气从我手上发出打在马超身上,立即就浸润进去,马超苍白的脸色立刻就红润起来,睁开的眼睛里也比原来有神了许多。我又拿出九九八十一根济世神针飞速行针,连刺他身上数十道大穴,一共九组,每组九个穴位,一个主穴数个辅穴,等我扎完之后把针收起来,马超嘴里涌出一口泛着腥气的黑血。
贾诩连忙分赴两个专门在打仗的时候照顾我饮食起居的随军丫环小心地给马超换了套被褥,我又拿出三颗大还丹和一瓶观音救生膏给丫鬟,让他们伺候马超更衣敷药。
我领众人出来,所有人都阴沉着脸不说话,任何人看到现在的马超心里都会不舒服的,我笑道:“大家怎么都哭丧个脸啊?我们可是打胜仗了!好了好了,看今晚夜凉气爽,正好我看见这城外练级点有一处天羊窟,让士兵去弄回个几百头来,我们全军来个月下烧烤怎么样?”说完也不等大家同意,就分派孙仲领一千人去补羊,又让韩忠带人在城上拢起了十大堆篝火,搬来上百坛上等的美酒,五十个舞女歌姬献技,准备大家一起畅饮。
很快孙仲捕羊的就回来了,他倒是精明乖巧,早在捕杀的时候就地掏了内脏剥了羊皮,运回来用刀割成片挑着在火上烤着吃,嗞嗞冒油的羊肉香气熏天,一边吃肉一边饮酒,同时还能看美女跳舞,我不禁想:我这小日子的确挺滋润的,若是那天咱们学校里也组织这样的篝火晚会,请校花系花也都穿的这么暴露在中间跳舞给我看,岂不是美也快哉!
席间,派去伺候马超的两个丫环回来复命,我又开了一个补身的药膳方子,让她拿到康师傅那里熬粥给马超喝,并且告诉她们暂时就伺候马超吧。反正我这边还有四个丫环伺候着呢,倒也不缺人手。
由于我的高超的医术精心治疗和马超本身体质内力就比别人要高出数倍,第二天我带着贾诩去看他的时候,他已经能从床上坐起来了,虽然脸色还有些苍白,但伤势到也好了大半了。
一看见我来,马超就从要站起来,在地上没找到鞋,便赤着脚站在地上,嘴唇动了动,似乎要说什么,但最终没有说出来。
我笑道:“这一次不算,你先被别人陷害了,是我们找到你的,不算捉住的,所以不能算数。”
马超坚定地摇头:“这次已经是第二次了,我……我现在就走。”
“哦?”我眉毛一挑,“不在我这里住上几天好好调养调养么?不过我还是尊重你的意见,你可以随时离开,不过你的宝甲银枪我都没有发现,估计现在已经是在战狼传说手中了吧。”我取出一套圣品的狻猊对嵌甲和一把同样是圣品的逆天追魂刺给他,“将这三宝甲良马还有趁手的兵器,我这几件虽然比不上你原来的那套,但也算是不错的了,你先拿去吧。”又拿出一个马牌给他,里面封存的是一匹二级的白龙驹。
马超从始至终都没有说一句话,默默地穿上宝甲,提枪上马飞驰而去。
贾诩眯缝着眼睛笑道:“你给他宝马衣甲,他回去所要受的苦岂不是更多?”
我也笑道:“他现在若是不受些苦,将来岂不是要受更大更多的苦?”
贾诩不咸不淡地道:“凭孟起的本事,随便投到谁的手下不能受到重用?”
我瞥了他一眼:“关键是他不投啊,就这个倔脾气,别人可没有擒他三次的本事!”
却说马超出了弘农一路向西,不久就追上了马腾韩遂的大部队,只是他回去之后,除了庞德马岱,所有人都对他分外的冷淡,在战狼母子的挑拨下,马腾便是认准了马超投敌叛父,要不然人家怎么会两次都放他回来?并且还送如此贵重的宝甲马匹?
马超有口莫辩,战狼老妈更是发泼一样地大吵大闹:“哎呀我地天啊!我地天啊……我怎么就嫁到你们马家来了!小畜牲投敌做贼,恐怕我们都见不到明天的太阳啦……啊!我地天啊……你当初跟我说什么夺取中原的海誓山盟……啊,我当初怎么就看上你了!没用的东西,就要死在自己亲生儿子手下啦!”这女的现实中就是一个**,到游戏中先傍韩遂,后来韩遂又把她送给马腾,把个老马迷得神魂颠倒,叫这女人哭得心都碎了,当即下令将马超捆了,关押起来,凭着庞德和马岱怎么劝都没有用。
马超在营外听得真切,顿时气充胸膛,两眼里都要喷出火来,提枪进帐就要杀了战狼母子,女人吓得尖声大叫,马腾气得亲自过来把马超按在地上拿来绳索把他捆了,让人带到后帐关押。
半夜里,突然东南角上喊杀声大作,正是我带着大军杀来,韩遂马腾等慌忙间披挂上马,马岱到后帐将马超放了,二人一起杀入阵中,好容易寻到马腾和战狼母子,加上庞德三人保着马腾杀头重围向西逃窜,而韩遂也在手下数员上将保着逃了出去。
西凉军连夜逃走,只剩下不足千人,且粮草辎重都失落了。
女人忽然看见马超也在身边,吓得大声尖叫,指着马腾大骂:“你还自称什么英雄?把敌人的奸细放在自己身旁还能不打败仗?”
马超气得要碎银牙,纵马过来提起一枪,把那女人挑落马下!
——————————————————————
点推比好少哦,人家都说我这是垃圾书,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