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网游三国之乱世神医

追风马,马踏大江南北,方天戟,戟打长城内外,济世针,针刺枭雄铁胆手术刀,刀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六回 皇帝之苦
章节列表
第二十六回 皇帝之苦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马腾一见马超把自己最心爱的女子杀死,顿时勃然大怒,指着马超破口大骂,大声命令帐外士兵:“把这个不肖子拉出去砍了!”一旁马岱庞德死劝,战狼传说哭道,“我母亲被奸人害死了,兄长不能相容,我也命不久矣!”他跪在马腾面前横剑道,“还请父亲赐孩儿一死,也好保个全尸,若将来死于人手,则无葬身之地也!”

马腾被这一说,满胸火气更似被浇上了一桶燃油,当即拔出宝剑要杀马超,却被战狼传说紧紧抱住大腿:“父亲今日杀了孟起,岂不是要陷孩儿一个弑兄的罪名?”他悲声劝道,“俗话说家丑不可外扬,若被韩遂等人知晓,恐被耻笑,况我母亲是异人,死后可以复生,孟起之罪也可豁免了,只要他答应以后不相加害,此事便就此作罢可也。”

马超气得两眼通红,大骂战狼母子,马腾大声喝骂,在三要斩马超,一剑砍过去,马超不敢躲闪,一旁庞德一把拉过马超,那一剑正刺进马超右肋,鲜血顿时汩汩流出,正在这时,寨外喊杀声大震,马腾指着马超:“你本罪无可恕,如今给你戴罪立功给我军断后,若是有一个敌军追上来定然斩你不饶!”说完带领中将上马往西逃去。

马超身上没有金疮药,将内衣扯下来一大条将伤口死死勒住止血,提枪上马,迎面正遇张辽。

张辽不跟马超恋战,带领飞鹰骑配合臧霸的铁甲骑兵左右包抄,西凉兵大败,马超拼命死杀,怎奈和敌兵势大,抵挡不住,忽然看见我正骑在马上指挥众军杀敌,他一咬牙,拍马直向我杀来。

我看见马超向我这方向过来,心中暗喜,拨马向南而走,马超见挡不住众军,心想只有抓住了我或许可以让我们退兵,是以全力催马赶来。

我胯下追风马神骏无比,马超的马根本就追不上,我悄悄控制着马速,悄悄取出霸世弓,猛然回身左右开弓连打出六把鬼戟,马超用枪拨戟,将六把鬼戟击落在地,猛然眼前金光一闪,他仍然以为是鬼戟,用枪随手一拨,募地手臂大震,没想到这下箭上带有恁大的劲力,猝不及防之下,右肋上的伤口被震开,鲜血迅速溢出。

我连射九箭,马超右臂疼痛无力,只好把枪换于左手,追赶我刚转过一个山坡,突然一将骑马出来,大喝一声:“马孟起休伤我住!”挺沥泉枪跟马超斗在一处,正是我的“三军之胆”高顺。

马超左手使枪跟高顺斗了百余合,高顺拨马而退,管亥拍马舞刀上前再战,马超此时右半边身子已经完全被鲜血浸透,但枪法却丝毫不乱,管亥现在已经是一百一十级的二流高手,并且修习了我给他的半部《春秋刀法》,此时力战强弩之末的马超,三十合不露败迹。

我看他们杀得过瘾,拍马舞戟过去换下管亥,马超一看见我立即精神大震,将马家枪法全力使出,我的天狼戟可是经过跟吕布过招锤炼过的,全力施展之下跟马超斗了个旗鼓相当。

那马超见三十合战我不倒,终于绝望,手中抢朝天一举,全力集聚能量,我一眼看出来,他正在凝聚自己剩余的全部能量准备施展他的绝技——西凉灭神刺。

我顿时吓得不轻,灭神刺的威力之大暂且不说,但是以马超现在的精力拼死发动灭神刺,之后不死也得重伤。

我大叫:“小顺子,小管子,快!快拦住他!”话音未落,高顺沥泉枪脱手飞来,正中左肩,马超翻身落马被沥泉枪钉在地上。

我急忙下马到马超身前察看伤势,终于松了一口气,拿出三里大还丹塞进他的嘴里,又把一瓶观音膏递给高顺:“接下来的战斗不用你和陷阵营了,把小超带回弘农城医治。”高顺抱起马超上马而去。

韩遂马腾这次受曹操派来的人煽动,联合各路西凉人马梁兴程银的八将起数万大军起兵攻洛阳,这一次战狼传说说“异民贪婪无厌,不可深信,此去洛阳兵贵神速,切忌走漏风声。”所以并没有带玩家部队来。他们忌惮潼关天险难攻,战狼传说献计佯攻潼关却暗地里在蒲坂渡河,虽然避开了潼关,但是这样一来就得渡两回黄河,对于以铁骑文明天下的西凉军不能不是一个巨大的考验,西凉军刚过弘农就被顺流而下的管亥军追上。这小管子在我几本《道德经》《南华经》等增加智利书和《孙子兵法》《三十六计》等熏陶下,竟然知道半渡而击之。

管亥瞒过西凉军的斥候,先在南岸埋伏,西凉军带马渡河,顿时吃了大亏,马超庞德等先上岸死战,冲杀出空间来给后军登陆,偏在这个时候,张辽带领的飞鹰骑在北岸随后赶来,猛击还在南岸的韩遂候选等军,等他们拼死到达南岸以后,臧霸和我又引大军赶到,西凉军顿时大败,后来弘农城前后数战,西凉军损伤惨重,又丢了粮草,一路只有数百骑保着自家主公往西逃去。

张辽请令:“我只带八百飞鹰骑定在对方到达潼关之前将马腾韩遂人头提来见主公。”

我淡淡一笑:“你去是一定得去的,不过不是杀人,而是要提前赶到潼关,告诉潼关守将放他们西去,然后顺路追击不可使他们进长安,我大军随后便到。”

张辽一愣,显然不知道我这么做是什么意思,但他并没有多问什么,大声说了声:“尊令!”便出帐外带兵赶路去了。

贾诩笑道:“我们跟战狼传说有约,正好可以收复雍州全境,将来也好做个发家之本。”

我点点头叹道:“虎牢关那边恐怕也顶不了多长时间了吧。”话音刚落,外面来报:“汜水关失守,诸侯联军直逼洛阳,辅国将军请将军您尽快取长安。”

我和贾诩对视一眼,向那个士兵道:“你回去告诉考拉,就说若是洛阳不守,尽可以到长安来。”然后下令,“全军急速行进,赶奔长安!”

我们一路如猛虎撵小鸡一样追赶着马腾韩遂,过了潼关直奔长安,等到了长安,张辽早已经按照我和贾诩的计策取了城池,打开城门迎接我们进城,我立即又下令让张辽带兵将韩遂等人彻底赶出雍州境地。

长安本是西汉都城,也是宫殿华丽繁荣之所,游戏中统计户口,京兆郡(长安)有NPC人口二百八十万,这还不算外来流动人口。我带兵入城,算算董卓也快来长安了,便命人修路架桥,装修宫殿,等着董大胖带着小皇帝的到来。

期间高顺把马超从弘农带来,我轻声问道:“孟起可愿意降我。”

马超双膝跪地垂泪道:“继母不能相容,父亲相仇,兄弟相害,今感将军三擒而不杀之恩,超愿追随将军赴汤蹈火万死无辞!”

我一听高兴的差点蹦起来,把马超从地上扶起来,拉着他的手道:“我今日不喜的长安,不喜打退西凉,唯喜的马孟起!以后你我二人就以兄弟相称,嗯,你今年才十六岁,比我小,以后要叫我大哥!”

马超一听也激动不已,连忙跪地再拜,当时我美得鼻涕泡都要出来了。这时外面来报:“二十路诸侯进攻洛阳,董卓焚烧洛阳宫殿,挟持献帝望长安而来。”我急忙命张辽到潼关迎接,并且写了一封信给考拉。

董卓这次做得比我还绝,不但将洛阳数千富户贵族全部屠杀抄家,还把大汉陵寝给刨了,国库里面珍宝武器书籍等物统统收罗个干干净净,用数千辆大车载满金珠缎匹又命大军强令洛阳五百万户迁移,一起望长安而来。

不一日到达潼关,连同蔡文姬母子都带来了,只我府中的财物就装了上千车,张辽将主母接入关内,后几天断后的考拉大军也随后赶到,张辽把我的信呈上,考拉遂留老将徐荣和樊绸张济守潼关,跟张辽一起回来长安。

天子迁都,诸多繁琐礼节直忙了近一个月才算完事,这一日,我正跟蔡文姬“增加”感情,忽然黄门来报,说是皇上找我进宫。我急忙换上朝服,上马奔皇宫而去。

进了皇宫,小皇帝屏退左右一下子扑倒我怀里,放声大哭:“义兄,协儿错了,求你……求你……”突然眼睛上翻,浑身痉挛,竟是一口气没上来,我急忙连点他身上几处大穴,小皇帝才缓过气来,在我怀里哭得泣不成声,鼻涕眼泪蹭了我一身。

看着刚刚十岁大的小皇帝,我不由得叹了口气,轻声问道:“陛下这些日子过得可好?”

小皇帝一听这话哭声更大:“义兄,求你救救我,救救我啊,要不然我会被董老贼害死的。”

我眉毛一挑:“董卓乃当朝相国,他又怎么会害你呢?”

小皇帝哭道:“我本来想……想……呜呜。”他又说不出话来了。其实董卓的事情我也是有所耳闻的,这董大胖夜夜入宫,睡卧龙床,宫女都被他奸淫个遍,小皇帝看见他就像是看见了阎王爷一样,他本来想靠皇甫朱隽等人抑制董卓,但大权在握的董阎王哪里是那么好相与的?那可是当这皇帝的面都敢“吃”人的主,谁又能管得了他。我带兵外出征战这段时间,小皇帝被董卓欺负得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要不然此时也不可能自称“协儿”了。

我简单安慰了小皇帝几句就想离开,小皇帝拽着我的衣襟道:“协儿年幼无知,先前的冒犯还请义兄不要急在心上,义兄若是不肯帮我,协儿现在就死在这里。”

我把他脸上泪水擦了擦,轻轻抚摸他的头轻声道:“别闹了,唉,这样吧,今天么,我陪你吃过晚饭再走好了。”说完命人传膳。

当四盘渐馊的“折箩”菜端上来时,我彻底被激怒了,四个盘子里面竟然装着七八样菜,连汤带水一看就知道是别人酒席上吃剩下倒在一起的,那两碗饭也都是粗粝坏米。

我问小皇帝:“你是每天都吃这种菜还是只是今天特意给我做的?”小皇帝“哇”的一声又哭出来,“我知道的,这都是董老贼摆酒席吃剩下的,在洛阳时有一次他说我饮食破费,挥霍无度,以后每餐上来的就都是他前一顿吃剩下的,呜呜哇……”

我气得剑眉倒竖,抬腿一脚把桌子踢飞起来,碟碗汤水飞得到处都是,我大怒道:“来人啊,去把御膳房的人都给我用铁链锁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