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网游三国之乱世神医

追风马,马踏大江南北,方天戟,戟打长城内外,济世针,针刺枭雄铁胆手术刀,刀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回 河北袁家
章节列表
第一回 河北袁家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进入游戏,眼前昏暗不明,一个相貌丑陋的白无常过来将我引导判官那里。

判官黑着脸沉声问:“你叫什么名字?”

“天狼星。”我不咸不淡地回答,没想到这个游戏还真能整景,死亡之后不直接复活反而要来到阴间转世投胎,奶奶的,该不会是让我下十八层地狱吧?

判官翻看了一下生死簿,高声念道:“天狼星在前世作恶多端,杀死六大神医,又害死六大名将,后在洛阳制造瘟疫,百姓罹难,杀何进,杀十常侍,杀丁原,罪行滔天,特让你下辈子投生到最恨你的人的家里。”说完也不等我狡辩,直接在生死簿上大笔一挥,然后命白无常把我带上奈何桥。

奈何桥头一个颤颤巍巍的老婆婆的正碰着一碗一碗的孟婆茶,突然我一眼看见排在我队伍前面有一个高大的胖子,不正是前天刚死的董卓么?靠,NPC死亡之后也会转生啊,那十常侍等人岂不是全都转生了?判官说我要投生在前生最恨我的人的家里,那会是谁呢?

随着一众鬼魂队伍走过去,孟婆老太太递过来一碗汤:

孟婆茶:阴间奈何桥上孟婆所有鬼茶,属性未知。

看来不喝这孟婆茶是不会让我国奈何桥了,反正我们玩家也不会被抹掉记忆的,我怕个鸟!

结果孟婆茶张口喝下,酸酸的,甜甜的,一股酸梅汤的味道,很好喝,倒没有感觉出有什么不适的感觉,再一察看属性,吓了一跳,只见除了内力和统率以外,连姓名都没有了,全部洗白了!不过还好,前世所学的技能都还在,我撇撇嘴无所谓地继续向前走,突然眼前一黑……

我进入游戏,眼前黑暗祛尽,睁开眼睛一看,见我躺在一张床上,现在正处在一间屋子里,屋内装修的十分豪华,一个男人正站在地上,一脸关切地看着我。

当我看清那个男人的脸的时候,我吓得差点滚到地上:那不是袁绍么?难道我是投生在他家里成了他的儿子了?难道说是这个袁绍才是最恨我的?

这时系统声音响起:

你已经投生在袁绍家里,是袁绍和后妻刘氏所生第四子,请自己取名字。

袁绍?还他妈的后妻?敢情我还是小妈养的,看来真是前世造的孽啊,恩,就叫袁狼好了,字天宇。

这时袁绍过来抱过我说:“我儿果然英俊非常人也,天宇啊,从今天开始拟就成年了,就在军中效力吧,以后可多立战功,不可堕了我们袁家的名声!”

然后,我就成了袁绍的小儿子了。天啊,真是欲哭无泪!

此时的袁绍刚刚占据冀州和并州,正在幽州跟公孙瓒打得不可开交,我上面还有三个哥哥,分别是大哥袁谭字显思,二哥袁熙字显奕和三哥袁尚字显甫,其中我和袁尚是同父同母兄弟,袁谭袁熙则是“大妈”所生,不过由于我“母亲”刘氏现在极为得宠,所以袁绍最喜欢我和袁尚,而袁尚长得倒是一个标准的奶油小生,我又是帅气逼人,英俊神武,所以袁绍对我二人也是非常宠爱。

看看我自身的属性:

姓名袁狼字天宇;年龄16岁;内力127648;统率6525;所学武将技半月斩/鬼戟/御飞刀;所学武功天狼戟法;所学技能起死回生术/济世神针书/仙翁炼丹术。饱食度60/100;饮水度60/100。其余全部清零,你奶奶的!

我坐在床上闷闷不乐地察看自己的物品,只有一个葛仙翁戒指了,不过还是灰色的,显示封印状态,人物身上的盔甲自动都收在戒指里了,追风马的头像也是灰色的,统率下面马超张辽等人也都是“石像”状态,不过现在我可不敢把他们招出来,要是那样的话我可就要大祸临头了。

呜呜,只带来一个葛仙翁戒指,在长安大将军府里的东西数亿家财阿,全部都还给游戏公司了,靠,我死了算了!

我先把葛仙翁戒指解禁了,把里面的东西察看了一下,竟然连一两黄金都没有,全都是一些兵器盔甲玉壁珍珠等物,再就是大把大把的夜明珠和汉玉币,想想我那能用来修建一座金銮殿的黄金啊,心里就在滴血,系统不让绑定蔡文姬和小狼,看来那数十座金山肯定都给这娘俩了。

不过想想蔡文姬那柔弱无骨的身子和乖巧可爱的小狼,心中又有些想念,给他们娘俩留下的“遗产”之痛也减轻了很多。

我使劲甩了甩头,把胡思乱想甩到一边,然后整理整理衣服走出门来。

这什么破院子么,连我原来的将军府一瓣都不如,这台阶竟然是水磨石的,怎么也得用蓝田玉铺啊,这大门怎不用沉香木做?这香炉怎么不用黄金铸……

到院子里打听了一下,才知道,现在袁绍在河间乐成,北有公孙瓒,西面常山有大四喜,南面兖州有曹操,东南青州有刘备,简直就是六面环敌,我正想以后怎样发展,一个长相俊俏的小白脸来找我:“天宇吾弟怎么在此闲逛?父亲在正厅为你安排了成人礼,还不快去?”这个小白脸自然就是我的三哥袁尚了。

我顺从地点点头,跟在他后面来到正厅,只见里面热热闹闹有数十人,袁绍笑呵呵的一看见我和袁尚来更加眉开眼笑,把我拉到一边,向四周人介绍:“这便是我那不成器的小儿子单名一个狼字,字天宇,他今日成年,以后可让他在军中效力。”

四周立即一片呼声,一个个对着我指手画脚品头论足(这个成语我觉得用在这里特别好),袁绍让旁边丫环端着酒杯,给我一个一个介绍,上来就是四个身材高大魁梧的将军,第一个阔面大脸,一幅五大三粗的形象,第二个身材高挑,脸上带着一个暗金鬼面头盔,看不出长相来,第三个满脸坚毅,第四个浓眉大眼,正是袁绍的四大爱将,严良文丑,张郃高览。我端着酒杯连敬四人,出口赞道:“但得河间四庭住,管教天下无勇夫!”这一句话把四个说的满心欢喜,严良更是哈哈大笑,张郃高览二人连称不敢,文丑却没说什么,只是静静地看着我,好似一具死尸。

接下来给沮授敬酒,我赞道:“河北万人杰,拱手推沮君!”然后是田丰,我赞道:“凝眸知阵法,仰面识天文!”接着是审配,我亦赞道:“河北多名士,谁如审正南!”荀谌,我赞道:“三寸灵舌辩天下,两排皓齿定黑白!”许攸,我赞道:“智囊算尽天下策,衷肝义胆照汗青!”逢纪,我赞道:“巧计连出千机变,妙语点醒梦中人!”郭图,我赞道:“胸中包罗千万象,两手攥尽两昆仑!”

袁绍每给我介绍一人,我便给敬上一杯酒,出口称赞一句,说的一众文臣武将眉开眼笑,一起向袁绍夸我有大才,袁绍本身也是十分高兴,不住地用赞许的目光看我,可是等到了袁谭袁熙时,两人的目光可就不是这么友好了,充满了敌意,就连刚才还对我笑呵呵的袁尚也显得很不是心思,看我的眼神也冷淡了许多。

要说着老袁手下的人还真多,什么陈琳陈震王修田畴辛毗赵睿韩猛蒋奇韩莒子蒋义渠吕威璜淳于琼眭元进尹楷等人,依次敬下去,竟然倒光了三坛酒,我心里不禁暗骂老袁是个败家子,手下这么多的高手能将竟然被老曹打得那么惨。

好容易都要敬完了,到最后一位时,遇到了一个身穿白杉温文尔雅的年轻人,他手里拿着一个火红的扇子轻轻扇动,面带微笑地看着我,袁绍给我介绍,这是我的族弟,你的二叔袁函(由书友1986414友情客串)。

这是那个袁函也笑着向我点头:“我叫袁函,字子诚,是田丰的徒弟,呵呵,以后你可得叫我二叔。”

玩家!这个袁函竟然是玩家!以前看考拉叫我二叔的时候倒是满得意地,没想到报应不爽,这回轮到我管别人叫二叔了。

我硬着头皮叫了一声二叔,竟了他一杯酒,袁函笑嘻嘻地喝了,然后在我头上轻轻抚了两下,笑道:“天宇啊,以后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助的尽管来找你二叔我,叔叔罩着你!”

靠!额地神呀!你竟然这么玩我!

“那个,叫二叔不太合适吧?”我狡黠一笑,“您是田叔父的徒弟,而我是……”

那个袁函见我不说话,接着说:“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师矣!子曰……”

额地神呀!子啊,你把我带走吧!我不想活了!

之后,袁绍亲自封我为军议校尉,可带兵兵五百,随军参议。我郁闷地“谢父亲”,外面有人给我递来官服军甲佩剑,军士问我使用什么武器,我告诉他我使用戟,他们便给我预备下一把铁戟。

期间袁尚见我占尽了风头,心中不忿,上前向袁绍道:“孩儿听闻渤海郡有异民造反,我想带一支人马前去将之剿灭。”

袁绍一皱眉:“异民贼人彪悍诡诈,我儿前去,为父心中却甚是放心不下。”

一旁逢纪道:“三公子智计过人,勇武非常,对付些许匪类自然是手到擒来,如明公不放心可派一上将跟随可保万无一失。”

边上郭图阻道:“不可不可!此时北面公孙瓒虎视眈眈,无一时刻不想夺我冀州,异民匪类皆民间不法帮会,乃癣疖小忧,命一上将前去岂不是如鼓烘炉燎毛发耳!”

逢纪急道:“三公子乃主攻心腹至爱,若出了什么损失你可担当的起?”

郭图冷笑道:“若派大将去剿自然能成功,却有派三公子做什么?”向袁绍一抱拳,“听逢统军之意三公子似不堪此任,不若派大公子前去,定可马到成功!”

袁谭也请命道:“孩儿定能剿平贼寇以分父忧!”

袁尚也不干了:“凭什么说我不行?我就带本部一千人前去,多一个也不要,看我杀敌立功!”

袁绍左右为难,不好断绝,一旁沮授说道:“异民者自虎牢关一役后愈发猖狂难驯,我冀州算来正好有三处叛乱异民,分别在渤海,巨鹿和清河郡,主公不如派三位公子各剿一处,看最后谁立头功!”

袁绍正拿不定主意,一听沮授这话连忙点头同意,为了表示不偏向哪一位,命人做了三个阄,分别写上三处地名,让三字抓阄,袁熙抓到的是渤海,袁尚抓到的是巨鹿,袁谭最远,抓到的是清河。袁绍给三兄弟每人配备两员将领一万士兵。三人分头而去。

竟然把我忘了?难道我不是你儿子么?我站出来道:“三位哥哥都有事做,单落下我?听说大四喜盘踞常山一代,暗中跟公孙瓒勾结,我愿去扫平常山,全复并州!”

我刚一说完,旁边一人笑道:“此事大妙,天宇若去,我愿同行!”却是我那个二叔袁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