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网游三国之乱世神医

追风马,马踏大江南北,方天戟,戟打长城内外,济世针,针刺枭雄铁胆手术刀,刀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回 火神袁函
章节列表
第二回 火神袁函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不可!”这回田丰和沮授一起叫出声来,二人对视一眼,沮授说道,“那大四喜本来就是一方诸侯,前些时又花巨资从朝廷那里买的昭义将军的官位,且久居新星雁门常山和中山四郡,兵多将广,四公子虽然年少英勇但毫无带兵经验,恐怕……”

“哎!”我拍着胸脯保证,“只要父亲给我一万兵马,两员偏将,孩儿一定提那大四喜的人头来,况且我刚入军中,凭空作了校尉正自心中不安,这次正好立功!”

袁绍这下又拿不定主意了,左思右想,我身后袁函又过来帮腔:“我看天宇侄儿本有大才,派他去灭那大四喜不过是信手拈来(这个成语用在这里我也觉得很好),再加上我去助他一臂之力,它日定能凯旋而归。”

我无奈地看了袁函一眼,他却一脸贱笑地看着我,一幅“我吃定你了”的表情,我恨不得上去在他脸上踩两脚。

这是田丰道:“我观四公子也非等闲之辈,主公或可一试。”

袁绍点点头:“好吧,就给你三万精兵,另派高览赵睿韩猛蒋奇四将跟你同去,嗯子诚可多多替我照顾天宇,他没有带兵打过仗,一路上还得多请你照看。”

袁函高览五人领命,袁绍遂封我为虎威将军,领兵两万克日启程。

没想到老袁竟然把高览给我派来了,还比别人多了两将,当然,那个袁函我根本就没把他算在里面,这家伙好像喜欢过长辈瘾,张口大侄子闭口贤侄儿的,气得我咬牙切齿恨不得把他脑袋揪下来当球踢!

高览长得白白净净的话也不多,一直都很安静地坐在马上,跟在我身旁,手中的火麟枪始终保持警惕地捏着,韩猛是个满脸胡须的北方汉子,大眼睛瞪起来跟灯泡似的,赵睿和蒋奇都是身材长大威武过人。

“贤侄儿啊,你看那边风景多好啊,不如我们对对子为乐吧。”说着用手中火扇向前面一指,朗声道,“观音柳下,观伯牙之音!”然后一脸企盼地看着我。

“高将军啊,你说这练习枪法,最主要的得讲究什么啊?”我根本就不听袁函说话,缠着左边的高览学习枪法,高览一板一眼地给我细讲。

袁函急忙拉我:“侄儿啊,你到底有没有听你叔父我说话啊,我们对对子啊。”说完自己砸咂嘴,“刚才那个对子太难了你对不上来也不稀奇,只要你求我,我就把下联给你说出来。”

“高将军您看,这一枪如果这么扎下去会不会好点呢?”我继续把袁函当空气。

袁函叹气道:“唉,看你那智商也对不上来,我再给你出个简单点的,嗯唐僧参禅,悟空、悟能、悟静。这个好对,你试试?”

“不过我看这招枪法如果在地面上使用的话就不会很管用。”我把手中铁戟比划了一下,“你看如果在地面上使这招就容易碰到自己。”

袁函急得心痒难耐,一把拉过我,在马上把我的肩膀扳过去,大声吼道:“你到底听没听到我说的话啊?”

我冷冷地瞪着他,不发一言。

“哎哟贤侄啊,你就陪我对一个吧,好不好?对一个吧,嗯,******泽及枯骨。”然后洋洋得意地看着我。

我死死瞪着他,从牙缝里挤出:“刘玄德曹孟德德被苍生!”

这一下袁函可抓到痒处了,高兴地道:“牢守寒窗空寂寞?”

我想也不想:“流浪江湖洒泪汗!”

袁函急忙又说道:“上海自来水来自海上?”

我撇撇嘴:“山西悬空洞空悬西山!”

袁函眼珠一转:“烟锁池塘柳?”

我白了他一眼:“炮镇海城楼!”

袁函眼睛一翻:“你妈B?”

我双拳攥紧:“你大爷!”

我俩像斗鸡眼一样抻长了脖子怒目对视,旁边笑翻了一行兵将,连一向深沉内向的高览都忍不住浑身乱颤,白净的脸上憋得通红。

半晌,袁函一字一顿地道:“我这里还有一个绝对!”

“绝你妈啊!”我抬起一脚把他从马上踹下去,指着他大骂,“山中无老虎,你拿我当病猫啊!”

打打闹闹,这一日来到中山境内,斥候来报:前面十里处树林里有大兵埋伏。

袁函问:“可知道敌军将领是谁?”

斥候道:“敌军将领是大四喜手下常山五杰之一金锏镇黄河六面兽!”

“什么玩意乱七八糟的!”我听得糊涂,旁边袁函却笑道,“那六面兽是大四喜手下头号干将,负责中山国事务,手下有NPC士兵两万,玩家十万,专门负责镇守面对我们袁家的东面防线。

我冷笑道:“什么狗屁头号干将,还在树林里埋伏,看我一把火烧了他,嗯,再在河南岸堵截他的归路,再分兵一路直取卢奴!”

我这一说,不光是袁函,连高览看我的眼神都亮了起来,因为,在他眼里,我不过是一个从来没上过战场的小毛孩子。

袁函笑道:“烧是一定要烧的,呵呵,我可就是火系的道士呢,这六面兽我倒是知道一些,他的主要基业都在北平,我们可分兵两路而进,如此如此,则河南地界尽属我们了。”说完,命人抬来一个红漆木箱,打开一看,里面整整齐齐摆放着数十摞符纸,令赵睿带领五千人每人拿着十道五尺离地焰火符到前面树林里放火,令高览带五千人一旦看见树林火起立即带兵突袭卢奴,蒋奇韩猛各代五千人绕到河北岸埋伏,一旦败兵渡河等其半渡击之。

却说这六面兽,正在卢奴内搂着五个NPC少女“狂欢”,突然有人来报:袁绍派第四子袁狼以袁函为谋士,以高览蒋奇等为大将,引兵三万往常山方向杀来。这几个人中只有高览让他有点看重,心里一喜,正好收服了这个上将!

六面兽一心想收高览,立即从卢奴、安熹、蠡吾、安国四县调集NPC兵马两万多,并且又招来三万的玩家,在安国附近一片树林里埋伏,并且于官道上挖下了不少的陷马坑,让手下多准备挠钩套索,只等高览过来将之擒下。

六面兽在树林里等了好长时间,突然手下人来报,有一队人轻装上阵直奔这里而来,六面兽以为高览来了,连忙让手下人埋伏好,没有他的命令不许妄动,结果刚爬下,突然树林由东向西冒来滚滚浓烟,他正自纳闷,手下来报:不好了,对方在树林边上放火!

六面兽是个火爆脾气:“妈了个巴子的,还敢放火?我们这么多人呢,一人一脚也踩灭它了,弟兄们,今天可是东风,如果我们往回跑肯定被火撵,大家都听我号令一起向东冲出去,杀了敌人奶奶的纵火犯!”说完带领手下齐声呐喊着向东烈火源头处冲了过去。

袁函的五尺离地焰火符是他凝毕生心血炼制出来的,威力非同小可,只见树林里一道道火舌喷涌,好像汽油喷灯一般,借着不弱的东风一路向西,越烧越旺。

六面兽带着数万大军向东杀来,怎奈越来火势越大,树林里浓烟滚滚火浪翻腾,不少人当场烧成飞灰,连他们手中的兵器都融成铁汁,众军一见妈呀一声,不顾长官号令,争先恐后往西逃去,可是树林中本来树干荆棘障碍丛生跑不快,他们数万人挤在一起,在树林技成乱糟糟一团,呼喝声、叫骂声、杀伐声、跑路声、烈火呼呼声、焦木噼啵声乱成一锅粥。

六面兽好容易在十几名手下的保护下逃出火场,突然迎面杀来一支人马,我在马上大叫:“六面兽哪里走,河北袁狼袁天宇在此!”引三千人马直冲过来,六面兽大骂道,“操你妈的,吃老子一锏!”正要迎上来厮杀,旁边一将一把揪住他,“他有三千人啊,我们才十几个,拼个屁啊,快走!”六面兽这才反应过来,带着手下沿河往西逃去。我也不追赶,跟赵睿合兵一处,大肆屠杀树林里的残兵。

单说这六面兽,带着数十人向西面逃窜,半路上又有一万多人从火场里逃出来的跟他合兵一起逃到安熹县,正要进城,突然城墙上一声梆子响,万箭齐发,六面兽这面当时就有数百人被射死。

城上袁函一身白衣轻摇火扇满脸贱笑地向六面兽道:“小六子,如果你投降,我就放你一条生路。”

“你放屁!”六面兽大骂着就要下令攻城,旁边一将劝道:“我们就这点残兵,攻个屁城啊,还不快逃,一会后面追兵就上来的!”六面兽一听有理,急忙带兵继续向西逃奔卢奴。

好容易到了卢奴,正要进城,突然城上乱箭射下,一将持枪站在城头:“我已经奉我家小主公将令取城多时了!”正是河北四庭柱中的高览。

六面兽一件高览,吓得七魄飞了六魄,急忙带兵往北平方向逃去,刚过了河,突然喊杀声大作,韩猛蒋奇各引五千伏兵杀来,六面兽挺双锏迎战,跟蒋奇韩猛斗了二十多个回合,突然坐下马被人砍倒,猝不及防滚落在地,被人生擒了。

我高坐中山治所卢奴府衙内,命人把六面兽押上来,这小子浑身都被绳索捆住兀自不服,破口大声问候袁绍家族长辈的女性,被四个士兵按在地上一通“圈踢”终于闭上了嘴,压到我面前,被人强按着跪到地上。

我淡淡地问:“六面兽,你可愿意投降?”

六面兽大嚷大叫,“降你妈了个逼!”

我也不生气,命人把他三个NPC手下剥光衣服沾了油吊到旗杆上点了天灯,看着三个刚才还和自己有说有笑的将士,这会浑身冒火在旗杆上惨声嚎叫,六面兽大骂我是畜牲。

我自然也是不会和他生气的,又命人扒掉他的衣甲沾了油也要吊上去,六面兽这才害怕了,大号着:“我投降,操你妈的我投降还不行啊!”

听他愿意投降,我和袁函相视一笑,又一个奸计在两人心中达成了。

——————————————————————

赵影,风之子,诸葛天马等书友客串人物将在这一卷相继登场,大家不要急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