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网游三国之乱世神医

追风马,马踏大江南北,方天戟,戟打长城内外,济世针,针刺枭雄铁胆手术刀,刀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回 常山五杰
章节列表
第三回 常山五杰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一见六面兽愿意投降,我立即换上一幅笑脸走过去,点头道:“这就对了嘛,识时务者为俊杰,既然被抓了还不投降就愿意活受罪被人虐待,那不是傻逼么?”我命人给六面兽松绑,又拿出一根金针一特殊手法插在他背后大椎穴里告诉他,“你现在功力已经被我封住了,跟废人没什么区别,不要试图自己把针拔出来哦,那样你会死的很难看的,嗯,中山郡我已经得了南面六县,还有唐县蒲阴北平广昌的七县未取,现在我就让高览将军跟你一起去取那七县,你,没有什么怨言吧?”

六面兽等了我一眼,重重地道:“当然没有怨言了,都这种地步了,我哪敢有啊!”

我和袁函一起大笑,当下命袁函高览赵睿领一万人马带着六面兽去收取另外七县,然后下令修整军马,一面将喜讯报给河间的袁绍,让他派县尉来上任。

在卢奴休整了两天,袁绍派人来贺喜,竟然又把张郃给我派来了,并且又带来了一万人马。

有了张郃开路,一路连克灵寿行唐各县,一直打到真定,大四喜领十万NPC二十万玩家出城列阵,我和张郃领三万人马亦列阵相持。

大四喜用刀指着我大骂:“我在常山你在河间两不相干,为什么出兵夺我土地?”

我们这边张郃回骂:“你和公孙瓒联手欲害我家,岂欲人不知耶?”

我挺戟出马指着大四喜道:“你小子罔为一方诸侯,可敢跟我单挑啊?”

大四喜哇哇大叫:“小兔崽子,让你尝尝爷爷的利害!”飞马抡刀向我杀来。

我转生之后,所有等级点数加成全部消失,游戏升级以后取消了等级设定,玩家每过一个月,先天基本属性都会增加一次,所以现在玩家武力高低取决于人的年龄和本身武技的高低,我现在十六岁,比大四喜小了**岁,人物基本属性上吃亏不少,但我的天狼戟法却不比他差,而且内力比他高了好几万点之多,所以我还是占了优势的。

我跟大四喜打了五十多个回合,他被我用内力硬碰得直吐鲜血,这时他身后一员小将白袍白马手提银枪冲过来,高声道:“袁狼小子,可认得常山赵影赵子颖?”(由书友vicky1友情客串)

我身后张郃怕我吃亏,大喝一声杀过来抵住赵影,二人斗了七十多个回合,赵影抵挡不住,拨马绕阵而走,张郃却不追赶他,转而向大四喜奔过来,那边阵上一起杀出四员健将,张郃大喝一声奋力迎战,不数和刺死一人,其他三人皆走,远处赵影弯弓搭箭奋力射来正中张郃后心,顿时倒撞下马,我一见吓了一跳,急忙撇了大四喜来救张郃,对阵赵影招呼大兵冲来,蒋奇和韩猛双双来救,双方大杀一阵,我军败退二十余里下寨。

我让韩猛蒋奇等人安抚士卒,把张郃抱回帐内,只见他脸色苍白,眼窝发黑,竟然是中了剧毒。我把他中的那箭拔下来,仔细一看,吃了一惊,这毒药性之猛实属罕见,几乎是见血封喉,比我当年配制的五不死还要厉害,若不是张郃本身内力深厚,恐怕早已经死去多时了。

张郃此时眼里已经逐渐失去了光泽,呼吸困难,胸膛剧烈地起伏着,嘴唇一张一合嘎巴着说不出话来,浑身都僵硬了,我忙道:“隽义不必多言,我一定会救好你的。”

我运起内力对着他连运五次起死回生,张郃眼中的光泽瞬间恢复了许多,僵硬的身体也柔软了下来,他大口喘息着,费尽全身力气对我说:“张郃自知命不久矣,四公子不必挂怀,可惜郃不能帮助公子平定叛乱,此间叛匪不乏个中高手,望四公子以大局为重,切不可轻进,可勒兵回河间向主公……啊,向主公说……郃不能……”说完身子猛然绷紧,就要咽气。

我急道:“你有什么话等伤好了再说吧!”说完又是连运五个起死回生,然后拿出九九八十一根济世神针,运针如飞在张郃身上连刺数十道大穴,一连忙活了两个多小时,张郃终于张口吐出一口浓黑泛腥的毒血,我长出一口气,取出三颗清凉解毒丹塞进他嘴里,张郃此时发起了高烧,昏昏沉沉已经睡去了,我命人把帐内好好收拾收拾,给张郃安顿好了,这才走出大帐。

张郃死了!当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真定城内数万人一起欢呼,赵影得意地道:“这毒药可是我的同学配制的,他可是得到过华佗《青囊书》的真传呢,天下无人可解,张郃中了那一箭,而且又是要害,要是再不死那我们可就该死了!”

大四喜大喜,拍着赵影的肩膀说:“你们常山五杰都是我最得力的手下,其中尤其以子颖最让我放心。”

赵影自豪地笑笑,向大四喜献计道:“对方袁狼小子只剩了不到三万人马张郃又已经死了,我们今晚可去劫营,保证能生擒袁狼,然后跟公孙瓒联手两面夹击,袁绍好谋无断,正好可以一战而定,我们得了并州再跟公孙瓒平分冀州,到时诸侯征战也有我们一席之地了!”

大四喜一听喜得合不拢嘴,急忙令赵影和常山五杰中的另外一人魏文(由网友寂寞鱼眼泪友情客串)各带一万人马分左右两路包抄,大四喜自带大军正面突击。

却说这赵影提枪上马带兵从右路包抄上来,此时心中早已经把对方当成案板上的鱼肉,自己唯一所惧的张郃已经挂了,手下兵士又不比对方少,而且还是偷袭,那还有什么可怕的,自持艺高人胆大,带领手下一路急行,猛然看见前面袁军寨中大火冲天而起,只当是其他两路已经到了,更是心痒难耐恨不得直飞过活捉了对方主将才好。

赵影不住地催军快行,突然前面跑来一支约千人步卒,却是自家的败兵,一个个锅黑涂面,凄惨无比,一个士兵跑到赵影马前哭道:“将军不好了,大事不好啦!”

赵影一个嘴巴抽过去骂道:“他妈的什么将军不好了?快说,到底怎么回事?”

那士兵哭道:“我们是大四喜将军部下,刚才奉命去劫对方营寨,等杀到寨中却是空无一人,突然四周满天火起,袁军四路伏兵齐出,我们抵挡不住,大四喜将军被大火阻住归路,现在正跟敌人死战,还望将军快去救援。”

“什么?那火不是我们放的么?”赵影心里一惊,向远方火起处瞭望,只见黑夜之下,大伙映红了半边天,正要下令去中路救援,突然刚才那个小兵一把抓住自己大腿,手指如鹰爪疼得他大叫一声,还没反应过来,对方已经借力飞上马背,袖中利刃闪着寒光架在自己脖子上,赵影惊叫,“你是什么人?”

那人取出绳索在马上把赵影五花大绑横担在马上,夺了他的枪马抡起右拳狠狠在他背上擂了一拳,打得赵影两眼直冒金星,那人将银枪一横,高声喝道:“常山叛贼听着,你家张郃爷爷在此!”

敌军谁也没有想到已经死去的张郃会在这里突然出现,张郃武功威震河北,无论是玩家还是NPC都知道他的大名,一看他出手几下就把自己主将给擒了,吓得齐声哄叫,张郃所带来的那两千多“败兵”也都是挑选出来的精锐之士,每一个都过了五十级,张郃大喝一声,带着这两千人马齐声呐喊大杀四方,常山军队大败。张郃杀散敌军却不回寨,一声唿哨带人向真定郡方向驰去。

大四喜刚一进寨就被我用袁函留下来的“火龙阵”困住,漫天火舌组成一道道火墙,好像一座火焰迷宫,大四喜左右冲突,手下人马不断减少。

左路军魏文带兵来救,我纵马上前迎战,乱军中跟魏文打了五十多个回合,竟然抵挡不住,急忙拨马望河边逃走,魏文带兵随后掩杀,一心要将我刺于枪下。

我带败兵逃到河边,我向众士兵大声吼道:“兄弟们,前有大河拦路,再不拼命可就等着家人给我们收尸啦!”

我一喊完,手下士兵们的士气暴涨到二百,一个个红着眼睛回头狠杀,这“背水一战”竟然能让士兵长了这么多的士气!

我回马挺戟再一次迎上魏文,打了不到十个回合,他背后一支人马杀到,却是我事先安排在河下游的伏兵,蒋奇奋勇杀来跟我合战魏文,那小子的确有两把刷子,一杆银枪舞得风雨不透,硬杀开一条血路望南面逃窜,我从葛仙翁戒指中取出一把人级的迅雷弓连射三箭。

这迅雷弓跟其他同级的破甲弓等区别就在于射出去的飞箭速度极快,如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魏文在马上躲过一箭,用枪拨落一箭,最后一箭正中后心,当下滚落下马,我让人上去生擒了。

破了魏文这一路,我和蒋奇又杀向中路的大四喜,他此时已经用手下军士的尸体将火龙阵压灭不少,带领不足万人冲突出来,我和蒋奇左右包抄杀过去,大四喜一见到我眼睛都要瞪出来了,拍马舞刀直杀过来,突然身后一阵喊杀声起,只见韩猛又带一路伏兵杀至,大四喜大败而走。

我们一路追赶大四喜逃到真定大叫开门,城上张郃命弓箭手齐射大叫道:“我已经奉我家公子将令取城多时了!”大四喜没办法引残兵投石邑去了。

我进了真定,夺了大四喜的宝库大赏众军,又命人把赵影和魏文押上来。

我先冲两人露出一幅人畜无害的笑容,然后心平气和地问:“两位可愿意投降?”

赵魏二人对视一眼,低头不语,我呵呵笑道:“玩游戏嘛,怎么舒服怎么玩,像和你们同称常山五杰中的六面兽,我就挺欣赏他。”

赵影惊问道:“他投降你了?”

我大笑道:“当然,他不但愿意投降,还带着我家袁函军师去取雁门新兴两郡,现在恐怕已经得手了吧。”

魏文脸色大变:“不可能,这……”

我笑道:“怎么不可能啊?哦对了,你们常山五杰可是还有个土豆和朗朗。”转头向帐外大声道,“你们三个就都进来吧!”

赵影和魏文回头一看,只见三个人身披铠甲从帐外大步而进,正是常山五杰中的另外三人:六面兽,土豆(由朋友土豆友情客串),朗朗(由朋友阿朗友情客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