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网游三国之乱世神医

追风马,马踏大江南北,方天戟,戟打长城内外,济世针,针刺枭雄铁胆手术刀,刀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回 山重水覆
章节列表
第四回 山重水覆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赵影惊问道:“怎么,你们都……败了?”

六面兽点点头,半分颓然道:“中山雁门新兴三郡已经全部失陷,唉,我看我们不如就都跟了狼小子吧。”他垂下头,“我们五个学艺有成刚下山那会,不是也要跟赵云去投袁绍么,当时只是担心袁绍将来败给曹操,现在你们也看到了,袁家四公子是玩家啊,而且还是很厉害的玩家,能把我们都给活捉了,我们就跟着也能玩得很好。”

赵影跟魏文对视一眼,道:“我看那个袁狼也不是普通人啊,挺鬼的,只是不知道他能不能……唉,算了,只要玩得高兴,跟谁都无所谓。”

一见五个大高手愿意投降,我立即高兴起来,亲自给两人松了绑,然后设宴款待五人,自此,常山五杰归入我的麾下。

十天后,袁函带领高览赵睿回来和我会合,这些天他已经彻底收复了中山剩余七县和雁门新兴两郡,现在除了常山的石邑和栾城两地其余已经全部列入我袁家版图。不但收服了常山五杰,还收编了两万多NPC士兵。

袁函满脸坏笑地问我:“贤侄啊,那剩下两县已经是弹丸之地,本来举手间便可以拿下的,你怎么在这里休整了十天啊,难道是你竟然攻不下来非得要你二叔我来帮你么?”

我狠狠白了他一眼:“亏你说得出口,脸皮比万里长城还厚,裤腰带挂气球愣装河南大奶牛!”帐内将士一起哄笑起来,我看袁函要说话却插不上嘴,脸憋得通红,我得意地道,“大四喜现实里就是家里有钱有士的贵族公子哥,他一直在常山发展,根深蒂固手下肯定网罗了不少的玩家和NPC,我自然是等他把所有的力量都集中到两城去,我好一举将其消灭掉,否则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我们马上就要和公孙瓒开战,这边的西方防线怎能不做的稳固些?”

袁函哇哇大叫:“好你个狼小子,跟我比歇后语我也不怕你!”他挽袖子跳到案子上,用火扇指着我大声说,“你就是地瓜干包粽子,根本不是正经料!”

我脖子一横:“你是小孩尿布做口罩,你不知道啥叫骚!”

袁函急道:“你撅P股看天,有眼无珠!”

我仰头骂道:“你是玉皇大帝拉稀屎,泻天泻地!”

袁函大叫道:“你是屎壳郎钻**,谁动了你的奶酪!”

我叉腰叫道:“你是青春期的处女卖血,分期付款!”

袁函先是一愣,随即才反应过来,正想说一个更狠的,突然外面有人来报:大四喜派上将火树银花二人带领一万兵往东九门县打过去了。

“什么?”我和袁函对视一眼,袁函急道,“敌人夺九门便是要抄我军后路,可派张郃将军引兵半路拦截。”

张郃道:“末将愿去提那火树银花二人头来献功。”

我点头道:“好吧,我就给你一万兵马救援九门。”

张郃摆手道:“不必一万,我只带三千即可。”

我也相信张郃的实力,便给了他三千兵往九门方向轻军疾行而发。

张郃前脚刚走,士兵再来报:敌军大四喜带领五万人马由石邑而来,在城外搦战。靠,他还赶来?我忙下令:出城迎敌!

两军排成阵势,我用手中铁戟指向大四喜道:“你小子还有胆子来?”

大四喜打胜骂道:“妈的,这是老子的地盘,凭什么不让我来?袁狼,我也不跟你废话,这一场,我跟你斗阵!”说完手中刀一摆,身后出来九千人马,各穿着各色彩衣打着九色彩旗在阵前列成一个阵势,大四喜问我道,“袁狼,认识我这叫什么阵么?”

不等我说话,我身旁袁函冷笑道:“不过是八门金锁阵么,我还以为你得到八阵图了呢,原来弄了个大众型的阵法也来献丑!”

大四喜脸上神色丝毫不变:“既然认识这个阵法那可感来破阵?”

袁函冷笑:“我都认识你这玩具阵法了,还有什么不敢破的?”说完小声向我道,“这个阵法有些古怪,你仔细看他阵法,跟普通的八门金锁阵大有不同,我亲自去破,高览跟我一起去。一旦我破了阵,你立即分兵左右包抄,趁着他们士气弱,我们三路一起冲过去,保证杀个它片甲不留!”

我点头道:“一切多加小心。”

袁函和高览带两千兵马去破阵,我在高处仔细看那阵法,只见九队士兵分别拿着各式兵器,每一队上面都有一团紫雾缭绕,下面的士兵各项能力肯定也都是被系统加成的,不过此阵分九宫八门,休、生、伤、杜、景、死、惊、开,每一宫士兵兵种不同,每一门对应其加成也不一样。

游戏中锁系阵法分为八门奇锁,八门金锁和八门神锁,眼前这座阵法虽然跟八门金锁有些相像,但细看却又不同,每一门布得都似是而非,离远处看是生门,走进了再仔细推敲却变成了死门,再加上阵内紫雾蒸腾,显得神秘诡异,难分难测。

袁函掐着手指头摇头晃脑琢磨半晌,方带着高览从东南角上生门杀入,大四喜望北逃走,袁函和高览并不追赶,一路向正西景门杀来,忽然眼前红白两旗交相辉映,阵门闭合,强弓手三面射来,每一支箭上都裹着紫光,很明显是受到阵法强力加成的。

袁函和高览带兵一连数次都被乱箭射回,折了好些人马,也冲突不出,袁函眯缝着眼睛仔细看了看四周,突然脸色大变:“不好!这是伤门!快,望东去走开门!”

高览保着袁函有带兵杀向东面开门,岂知这边俱是长枪兵,无数长枪如刺林般杀过来,二人拼命冲突不出,大四喜又带兵杀来,袁函拿出二十道符纸,用手中火扇一扇,大喝一声:“旋灯怒张!”二十道符纸染成脸盆大小的火球,围绕袁函身子周围飞速旋绕起来,靠近的敌兵一旦碰上,立即化成飞灰飘散。

此时阵法震荡,八门奇变,开合不定,九宫人马相互变换,阵内紫气弥漫,都看不出三米之外,四面八方都是敌兵的喊声,袁函掐指算了算,大惊失色:“遭了,这里竟然是死门!”急忙下令,“立即变成圆阵,全力防守!”他此时也只能尽可能地多撑下去,好让阵外的我对这阵法多一些了解。

袁函一声令下,还剩不到一千士兵立即排成一个圆阵,这个阵法是诸般阵法中防御最强的,不但阵形本身就有防御功效,而且还会给每一个布阵的士兵加成防御力。

我在阵外看袁函布成圆阵,暗叹一声:看来他是彻底放弃出阵了,可惜我还是想不出破阵之法,正要下令全军突击把他阵法冲散,忽然阵内狂风大作,紫气满天,一阵喊杀声过后,对面大四喜走出阵来,袁函和高览五花大绑被人押着跟在身后,两人嘴角都有鲜血溢出,脸色白的像僵尸,看来是受伤不清。

大四喜举刀大笑:“袁狼小子,我这阵法如何啊,哈哈哈,你要不要来试试?这阵法本来就是给你准备的嘛,哈哈,不过你当然是不敢啦。”回头看看高览和袁函,又笑道,“你手下这一文一武两个家伙可不错啊,今天晚上我就准备满清十大酷刑伺候他们,要是不愿意投降我,我就割了他们的小鸡鸡喂王八!哈哈哈。”袁函铁青着脸看了我一眼,被身后人押下去。

我皱着眉,下令暂时收兵回城,常山郡只是小城,城墙还没有当初汜水关一般高,不过这也算不错了,若是普通县城恐怕会更低。

我坐在屋中正在苦思良策,突然一个士兵来报:张郃将军引兵去救九门,在离城不远处突然遭袭,河水半个时辰内暴涨三米多,张郃将军失手被擒,手下士兵全军覆没!

什么?我顿时呆坐在左上,差点吐血!昨天还是大胜的局面,没想到只过了半天就面临着全军覆没的危险,对方到底是谁在领兵呢?果然不是个普通的角色啊。

检点手下将士,除了刚刚投降的常山五杰,就剩下蒋奇韩猛赵睿了,张郃和高览二人应该不会投降的,但袁函可就不好说了,他可是玩家啊,那个玩家会为了什么“永垂不朽”的虚名去忍受敌人的奚落刑法呢?还不如死了重生呢!

看来我有必要把我原班人马招来一两个了,我打开统率面板,点选下面管亥臧霸二人的头像,连同下面的五千虎步营,选择解开封印。

“叮,您的手下封印已经解开,三天之后便会出现在此地,请您耐心等待!”

靠,要三天之后啊,那时候估计袁函早就投降了,就凭他那个奸劲肯定把我卖得连骨头都不剩,况且九门一带被敌军占领,等于彻底切断了我军的后方补给,城中粮草恐怕也支持不了多长时间了,唉,远水解不了近渴啊。

苦思一夜,第二天,我拿出三个锦囊递给赵影:“我今天便去破阵,这里的一切都交给你指挥,如果我也陷在阵中,你就打开绿色的锦囊,按照上面写的依计行事,三天后会有援军到达,领头的是臧霸和管亥,你把第二个红色的锦囊交给他。第三个黄色锦囊就给蒋奇吧。”

赵影一惊:“你没有破阵的把握?”

我摇摇头:“这个阵法跟普通的八门金锁阵大不相同,我也只是看出一点端倪,恐怕十有**会陷进去。”

朗朗眉头一皱:“那你还去呢?你不傻吗你?”

我淡淡一笑:“我自有脱身之计,切记,在这段时间,无论是九门方向还是大四喜来袭,只可以全力守城,不能出城迎战,对方最少有一个高人在,我们先前都是太轻敌了。”

赵影一愕随即笑道:“你就不怕你这一去我就把你卖了?”

我大笑道:“你没有理由!”说完再不看他转身出门,点一千刀兵,上马提戟出城而去。

来到城外,我在马上大叫:“大四喜,你个狗娘养的,摆了个什么狗屁阵法,老子如今来破你阵啦!”

对面营中一声呼喝,大四喜领兵成二龙出水而出,九千人马迅速列成八门金锁阵势,大四喜见我带人少,笑道:“你个**自己找死是不是?竟然只带这么点人来,哈哈,还不够你大爷我塞牙缝的!”

我叫道:“少跟我耍嘴皮子,看我破你阵法!”说完带领一千人随便寻了个阵门就闯了进去,也不管什么阵门变化,只一路望对面杀去,腾腾紫雾中,敌人从四面八方冲过来,挠钩套索起处,我的战马被绊倒在地,我正要跃起,突然一个绳套套在我脖子上,直拖到一边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