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网游三国之乱世神医

追风马,马踏大江南北,方天戟,戟打长城内外,济世针,针刺枭雄铁胆手术刀,刀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五回 柳暗花明
章节列表
第五回 柳暗花明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四个身强力壮的武士过来把我按在地上,剥了铠甲夺了铁戟用绳索死死捆住,推着我去见大四喜。

大四喜此时正在大帐中搂着两个半身**的女子吃酒,我被人推进帐来,大四喜一见我立即乐得眉开眼笑,围着我看了好几圈,又用手在我脸蛋上捏了几把,笑眯眯地喊我:“宝贝儿啊,你怎么才来啊,想死我了!”我顿时吓得两腿发软,差点坐到地上。

大四喜笑道:“风军师说得不错啊,竟然真的能把你弄来,哈哈。”随即脸色转为狰狞,恶狠狠地对我说,“你小子偏偏跟我作对,哼,跟本少爷作对的人从来都不会有好果子吃!虽然要用你去跟袁绍换并州,不过也得在你身上留点记号,你也好长点记性!”

大四喜说着拿出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吩咐四个武士把我死死按在桌子上,然后用匕首一刀一画地在我脸上刻字,右面一个左面一个,妈的,这游戏痛感系统虽然做的很逼真但还是打了折的,要不然估计我得疼昏过去。

他奶奶的,强忍着疼,我感觉右边是三横一竖,左边是一撇一捺,操,你才是王八!

热乎乎的血顺着脖子留到衣领里,大四喜拍手笑道:“好好好,这个系统升级之后人受伤之后是会落下疤痕的,以后你就顶着一个小王八走路吧,哈哈哈!”

之后我被关押在另外一个大帐里,脖子手腕脚踝上都戴上了三指宽的精钢铁铐,我咬着牙忍着疼气呼呼地坐在地上,心里盘暗想:**养的,以后落在我手里,让你生不如死!一面从葛仙翁戒指里拿出药膏医治脸上的刀伤,妈的,这**还真够狠的,要不是老子有神医的手段,恐怕以后还真的顶着一对小王上街了。

敷好药膏,脸上凉凉的,疼痛顿止,身上的包袱早已经被人搜去了,还好葛仙翁戒指是天级的法宝可以隐形,不过,我的成败一举也就全在这戒指上了。

我万万没有想到,大四喜派来看守我的竟然是一个玩家,名字叫魏斌字小宝(由好朋友王**友情客串),长得十分俊秀,是徐州琅琊人,一心想做一个帅哥元帅,本来到常山来是想拜赵云为师的,谁知道赵云没看见到时遇到了赵云的亲戚兼师弟赵影,可是人家赵影根本就不鸟他,只好在大四喜军中当个普通的小兵了。

魏小宝看见我在包袱被搜走的情况下竟然能取出药来医治脸上的伤,奇怪地问我原因,我取出一个一百格的小乾坤袋告诉他我用得是这个,先前藏在裤裆里才没有被搜去,魏小宝相信不疑,我又取出一个乾坤袋送给他,于是我俩就成了朋友。

魏小宝郁闷地蹲在地上给我将他的经历,他很早就进入游戏了,先前参加过黄巾起义,被孙坚刘备等联军杀了个屁滚尿流,他也在战乱中挂了五次,等级一直就拖下了;后来又参加豫兖两州涛声依旧的农民起义,不过起义很快就被镇压下去,他在战乱中又挂了三次;再后来跑到扬州一带,又遇到孙策一家打击江东富豪,带人“吃大户”,他又挂了一次;这次来北方,还没有挂。

晚上我问他:“我是河北袁绍家的四公子,想跟你交个朋友。”

他憨厚地笑道:“交朋友就交朋友呗,跟什么四公子没有关系的。”随即眼里的光又黯淡下去,“不过我不能放你走,因为我也没有打开你身上精钢锁链的钥匙。”

我大喜,拍着他肩膀道:“小宝啊,以后你就跟着我混,保证你脱离贫民阶级。”

魏小宝叹了口气:“以后再说吧,我只是一个普通玩家,什么都没有,以前跟人家交朋友人家都不愿意的。”

我眼睛一瞪:“操,交个朋友还要先查查对方阶级出身家庭资产么?你是不是看我现在被人家捉了瞧不起我?”

魏小宝急忙摇头:“不是不是,唉,好吧,我们是好朋友了!”说完伸出手跟我握在一起。

我大笑:“好兄弟,以后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可惜这里没有酒,要不然还能更豪气些。”

魏小宝脸上有些不自然:“我会想办法给你弄到钥匙的。”

我满不在乎地摇头:“这么两个呼拉圈能困住我么?要想走我早就走啦,那个倒还真有一件事情需要你帮忙,能不能帮我查查我另外两个兄弟关在哪里?就是前几天抓回来的那两个。”

魏小宝道:“不就是高览和那个叫袁函的玩家么?这个不用去查,我知道的,就关在不远处。”

三天后,入夜。

我叫来魏小宝,悄声告诉他:“我要越狱,你跟我一起走吧。”

魏小宝点头道:“我早就安排好了。”说着拿出一串钥匙来。

我惊得下巴差点掉到地上,本来我是想用宝剑将身上锁链削断的,没想到这小子还真去偷钥匙。

魏小宝把我身上的锁链全部打开,然后带我逃出营帐。这几天大四喜天天派人攻打常山郡,但每一次都被常山五杰等人挡了回来,所以士兵都很疲惫,就连夜里巡营的都很懈怠。

魏小宝把我领到一个空帐中,拿给我一把钢刀:“我一会去北面放火,就说是常山郡里来劫寨,你趁乱望南跑吧,到了赵国就好了。”

我一愣:“那你怎么办?”

魏小宝笑笑:“我没关系的,到时候随机应变好了,反正大不了挂一次,我再去冀州找你。”

我有些感动,从葛仙翁戒指里拿出一把金丝做穗的人级龙泉剑给他,我自己又拿出一把同样是人级的描金戟,拉着他道:“我们先去救我那两个同伴,然后一起走!”

魏小宝惊讶地看着手中宝剑,张大了嘴巴半晌说不出话来,用手轻轻抚摸剑身喃喃道:“我不是在做梦吧,这把剑,应该是人级的啊,得值多少两黄金啊!”

我一巴掌拍在他脑袋上:“没出息!你要黄金,回头我给你弄一缸!”

我俩趁着黑,摸到关押袁函和高览的帐中,他俩跟我当初一样,也是五道精钢锁链紧锁,像狗一样锁在地上,跟本站不直腰。

袁函看见我来,大骂道:“大侄子一点都不乖,你让魏小宝给我们带信不是说很快就来救我们么?怎么拖到今天?还得我挨人家打板子,到现在P股还很痛呢?”

魏小宝那边用龙泉剑把二人身上锁链削断,我劝道:“好了好了,二叔,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跟我磨磨唧唧缠杂不清的,等回去我也让你打我P股换回来好了。”

袁函瞥了我一眼:“谁稀罕!”

我拿出一把人级的绿沉枪给高览,正要找一把扇子给袁函,那小子一脸贼笑:“我还是用自己的扇子合适些。”说完右手向前虚抓,五指尖处都冒出细细的火苗,进而染成一大团火焰,随之火焰熄灭,原来那把红色的火扇又出现在袁函手里,“嘿嘿,我这可是天级的武器五火神焰扇,可以藏在身体里,他们是搜捕去的!”

我狠狠瞪了袁函一眼,甩手撇给他三大捆火符:“贩毒的人都是把毒品藏到**里的。”一句话噎得袁函直翻白眼,“一会我们每人拿一捆到东西南三面放火,我早已经约定好了,城内会有兵出来接应的。”

袁函一脸贱笑:“不劳三位费事,我一人去放火足矣!你们还是去中军帐宰了那个大四喜吧,奶奶的,竟然敢打我P股,看我这下烧红你的P股!”

本来我们还怀疑袁函要一个人去放火是不是在吹牛,这小子左手抓过一把符纸,右手拿五火神焰扇轻轻一扇,这些符纸立即就变成数十个脸盆大小的火团四散飞去,一下子就点燃了对方的粮仓,看得我乍舌不已直骂变态。

我带着高览和魏小宝快速冲到中军大帐,此时北面粮仓的火势已经烧了起来,人们开始恐慌,我一进帐,大四喜正披挂衣甲招呼众将救火,他武功本来就不如我,现在我用上描金戟他更是不堪一击,冲忙惊愕之下,被我一戟刺穿胸膛,割了脑袋挎在腰上,高览已经将十二贴身侍卫全部杀死。

我们三人出帐,再看十数万人的大寨已经乱成一团,东南西三面火势已经连成一片,将夜空映得火红一片,心里大骂袁函放火速度之变态,抢过三匹马望北面杀来,迎面正遇到常山五杰每人带了两千人马趁乱杀来,大四喜部下群龙无首被杀了个乱七八糟。

我这下可来了劲了,挥舞金戟在营寨内往来冲突,杀了个痛快,待杀散众军,我跟常山五杰会合,一面让魏小宝负责打扫战场,一面跟赵影等说笑。

魏文道:“现在敌人大败,我们何不乘胜追击,一鼓作气取了石邑,栾城两处?”

赵影笑道:“你小看天宇了不是?那石邑跟栾城恐怕早被人取了?”

魏文一愣,我笑瞪赵影:“你小子不学好,偷看我给别人的锦囊!”

赵影连忙道:“我这么聪明,还用偷看你的锦囊,你让蒋奇韩猛乘夜带人冒充败兵去赚两城对不对?我看傍晚时两人带兵出城我就猜到了。”

旁边朗朗道:“这里起火,九门那边一定有兵来救,我们可以事先设下埋伏。”

我笑道:“不必不必,恐怕现在臧霸已经取了九门了吧,走走走,到九门喝酒去!”说着带领众人望九门方向进发,果然很快就遇到溃散的败兵,离九门还有十多里地,一彪人马迎面而来,领军的竟然是臧霸。

臧霸看见我立即滚鞍下马跪拜在我马前,哽咽道:“霸听闻主公遇难,恨不得随之而去,后来遇到一位鹤发童颜的仙长指点,说主公已经转世为人,故特来寻觅,主公……今晚刚到便接到主公锦囊,幸不辱命,管亥已经取了九门,敌军两将人头在此。”说着去马项下取过来两个血呼呼的人头,经赵影等人辨认,正是火树银花两人的。

安抚了臧霸,带领虎步营和五杰继续向九门进发,管亥大开城门迎接,相见之时,又免不了一番感叹。

管亥叫手下绑一个人过来:“主公,我按照您锦囊上的计策趁夜赚入城来,在县尉府看见这小子正在设坛做法,便抓了来给主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