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网游三国之乱世神医

追风马,马踏大江南北,方天戟,戟打长城内外,济世针,针刺枭雄铁胆手术刀,刀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八回 取代郡天狼遇天马
章节列表
第八回 取代郡天狼遇天马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2        返回列表
我领大军来到广昌城下,驱一万五千的僵尸兵在前并力攻城。

那僵尸兵是我用“百万尸毒”弄出来的,每一个都是钢筋铁骨,虽然行动缓慢了一些,但是其不畏刀剑,攻击力强悍无比,每一拳挥出去都能打死一匹战马,他们只能听懂我的命令,我让他们去自己找死,他们也会毫不犹豫地去做,而且他们不需要吃饭,只是每抓住一个敌人都会就地撕碎喝血嚼肉,狰狞恐怖,让两军尽皆胆寒。

城上柯比能只抵抗了不到半个时辰便下令出城投降,我当众责罚他,让人打了他一百军棍,又赐给他一把宝剑和千匹绸缎,柯比能吓破了胆,发誓回到鲜卑去,以后再也敢打中原的注意,我哈哈大笑,下令收编了柯比能的军队。这老柯这次带了六万多人来,回去的时候只有灰溜溜的不到一百人,惨像可想而知。不过他们这次举国的青壮男子已经都交待在这里,虽然是在游戏中,但没有个十几年恐怕别想再恢复过来。

第二天,好消息传来:袁函和风之子在马邑大破敌军,火烧连营,步度根被杀,五万大军全军覆没,不过他们俩只招降了不到三万人,而我却收编了四万人,还有一万五千的僵尸兵,这一场赌局他俩却是输了。

回来以后,我下令大犒三军,现在我们一共有汉军五万,鲜卑军七万,僵尸兵一万五,虎步营五千,一共十四万,一面向袁绍告捷,一面加紧训练队伍,增加部队的作战能力,尽可能地同化刚收来的胡兵。

席间,我大肆取笑袁函二人,风之子大声埋怨:“我说再退五十里,用河水淹他们,都是你,都是你,说什么远来之兵不可使其入境,非得用火烧,这下可好,输给狼小子了,丢死人了!”

袁函则是以极其难看的脸色面对我,我则是一脸贱笑地看着他,却不说话。半晌,袁函咬了咬牙,一拍大腿:“狼小子,你说吧,要我们干什么,我们认了!”

我嘿嘿一笑,风之子下了一哆嗦:“你小子,该不会是想让我们去强奸丑女吧?”

我连连摇头:“当然不是啦,我哪又那么坏?”我拉着风之子向袁函道,“二叔啊,小风啊,我现在要你们做的事情就是,你们要当着二十万大军的面,互相拥抱,然后当众宣布,二叔你爱风之子,小风你也要宣布你爱我二叔!”

我话一说完,风之子就像木偶一样定住了,连刚吃进嘴里的一块鸡珍都掉到地上:“不是吧,狼小子,你这么坏?呜呜,我的一世清誉就这么毁了!”

袁函吓得向后跳出三米多远,指着我大呼小叫:“你想都别想,我还要泡妹妹呢,宣布我爱他?呸呸呸,那我以后还怎么给你找二婶啊!”

我白了他俩两眼,意味索然地道:“算了算了,就知道你们会反悔,真没意思,哎,就当我们没赌过!”

风之子跳过来可怜巴巴地哀求道:“狼大哥啊,你饶了我吧,这种事情,嘿嘿,好可怕啊,你还是……那个,给我换一个选择吧!好不好?”

我眉头一皱:“不要碰我!言而无信的人,不配做我朋友,呸,让我瞧不起!”说完我端起酒杯向审配道,“这七万胡兵野性未驯,实难教授,还望审公多费心思了。”

审配也端起酒杯叹道:“我随主公征战多年,从没有见过用兵如四公子者,不动刀兵擒十万大军于一旦,就算是管仲乐毅也要寻上三分,配心服之至。”

我谦虚道:“这次之所以能成功一方面是我的药效神奇,另外也因为对方是胡人未习教化之故,若是如中华尊卑分明,寝食分等,我这计策却是万不能成功的。”说完我和审配齐干一杯。

“狼小子,你个混蛋小子,给我把头转过来!”风之子在我身后大声叫我,我却只当全没听见,依旧跟审配说话。

“我宣布,我风之子……那个……爱袁函!”风之子的声音再度响起。

“咦?”我扭过头一看,只见风之子正跟袁函拥抱在一起,不过两人都尽量仰身,把头离得对方尽量远点,不由得大乐。

袁函铁青了脸,咬牙切齿道:“我……袁函,爱……风之子!”说完两个人急忙分开。

我哈哈大笑,带领众军一起鼓掌,数万大军跟我一起起哄,声势震天。袁函满脸通红,狠狠瞪着我,最后咽了咽口水,用五火神焰扇指着我大骂:“朽木不可雕也!你小子给我等着,早晚我会把场子找回来!”说完一跺脚跑回房去了。

我回过身来,再看风之子正坐在我旁边的座位上,埋头苦吃,见我给他倒酒,一边大吃着嘴里含糊不清地道:“还算你小子有良心,没让我俩互相亲一口,要不然我可就倒霉到了姥姥家,以后我们家香火可就彻底断了。”

我一边给风之子倒酒一边笑吟吟地道:“放心小风,以后再打赌的时候我一定会让你亲他的,哈哈……唉哟。”话还没说完就被风之子一脚踹到桌子底下,引来众将一阵哄笑。

代郡是幽州的西大门,公孙瓒派军师诸葛天马带领幽云十八健将在此,守城军约有五万。我问诸人那诸葛天马是何许人也,怎奈大家伙虽都没听说过。

我把十四万大军分成三队,审配风之子袁函各代一队由我总领全军,这一日来到代郡城下。

只见代郡城门大开,幽州军成二龙出水势在城下列成阵势,两员小将分立左右,旗门开出中央缓缓推出一辆四轮车,一个少年端坐车上,羽扇纶巾,素衣皂绦,脸上带着一幅烂漫笑容,显得风流倜傥,飘然出尘。

我在马上问道:“你就是那个什么诸葛天马吧?跟诸葛亮有关系么?”

那人鹅毛羽扇轻轻摇动,面带笑容道:“我正是叫做诸葛天马(由书友‘小丑角198805’友情客串),诸葛亮是我二哥。”见我们一惊,顿了顿又道,“麟儿也是袁家四公子,我们都是排行老四呢。”

我身旁风之子撇着嘴道:“什么狗屁玩意儿,年纪轻轻就坐起轮椅了,人家说诸葛家一虎、一龙、一狗,不知道排到诸葛小四这里会是什么?”

袁函在一旁接道:“东吴得其虎,刘备得其龙,曹操仅得一犬,如今公孙瓒却又得一猪,哈哈。”

那诸葛天马也不生气,脸上仍然挂着淡淡的笑:“我看麟儿并不是池中之物,那袁绍并非明主,你何不过来我这边,我们一起干一番大事业。否则等到他日父子相仇兄弟相害之时,悔之晚矣。”

跟NPC交往时间长了,说话都带着一股“古味”,这个诸葛天马尤为出众。这边不等我说话,风之子就又道:“你那边有什么好的?袁绍已经起兵三十万来跟公孙瓒决一死战,你们总共兵马不过二十万,还能有什么泡泡好冒?你说袁绍不是明主,那公孙瓒刚愎自用就是明主了?嘿嘿。”

诸葛天马摇头道:“不然不然,我军虽少但也不惧你们,小月当中路,孙扬当东路,有我守西路,你们没有机会的,况且曹操枭雄时刻在谋你之后方,你们来打幽州,实乃自取灭亡之道也。”

一旁赵影不干了,挺枪出马叫道:“那赵云都得叫我一声师弟,那孙扬小子又算什么?在我面前也得恭恭敬敬叫声师叔的。你们这帮酒囊饭袋吹牛不要本钱,哪一个敢出来跟我决一死战?”

诸葛天马轻轻晃动鹅毛扇,笑道:“匹夫之勇,何足惧哉!”转身向左边一员小将道,“曲阳,你去会会他来!”那曲阳(由网友‘遗失的爱’友情客串)也是一杆银枪,一匹白马,飞出阵来跟赵影战在一处。

两人打到十多个回合,赵影占了上风,枪枪紧逼,曲阳只有守势。我又叫魏文上去助战,诸葛天马使他右手边那员小将出战,四个人分成两对,又战了十几个回合,曲阳战不过赵影,眼看就要落败,突然诸葛天马鹅毛羽扇一摆,指挥大队人马冲了上来,我军正要迎战,忽然西北角上三声炮响,两员小将带领一队人马杀过来,风之子急忙领士兵左阵变前阵,后翼回旋将对方队伍卷住,常山五杰中土豆朗朗各持大锤铁枪上前迎战,杀不到十分钟,忽然东南角又是三声炮响,杀来一队人马,袁函领前三阵回缩,后面六队分左右向前包抄,蒋奇韩猛上前杀敌,这十几万大军在水火两大神的指挥下融会贯通,如臂使指。

我令高览引军向诸葛天马杀去,双方混战起来,忽然诸葛天马在四轮车上讲鹅毛羽扇连扇,一道道青气自扇上扇出,被青气罩住的士兵立即像吃了兴奋剂一样实力大增,迅速摆成一个阵势,竟然将高览赵影魏文三支人马困住。

我正要上前相救,忽然西南东北两处又有炮声响起,两队人马汹涌杀出,审配下令改变阵型,将两支人马分别挡住,由于我军是中了敌人伏兵,所以士气下降很厉害,而鲜卑军队虽多,但毕竟没有经过多场时间的训练,对阵型的变幻掌握的并不是很好,所以还不能很快吃掉敌军。

我见高览三人被困,急忙调来虎步营,摆成奇门八阵,以天覆地载云垂凤扬为正,以虎翼龙飞鸟翔蛇蟠为奇跟诸葛天马以阵对阵。

我挥阵上前,却发现这诸葛天马摆下的竟然也是这八个阵法,但其中奥妙之处各有不同,但大同小异之下,两阵十分相似,诸葛天马乍见之下我竟然步成一座跟他一样的阵势来,惊慌失措,八阵被我以奇袭正以正破奇,阵法瞬间土消瓦解,用来布阵的士兵全部倒地吐血而死,在车上的诸葛天马也忍不住吐出一口血来,身后四员将士冲来,死命把他抓到马上退回城里,我带兵大杀一阵,直到傍晚才退兵回寨。

这一阵,杀死了对方五千多人马,幽云十八健将被灭掉了三个,我军士气大涨,仍然是犒赏三军,席间风之子道:“我看啊,对方今天晚上必定会来劫营。”

“不可能。”袁函立即反对,“那诸葛天马是聪明人,见我们都是用兵高手,应该不可能犯这种低级错误!”

风之子辩道:“我看那诸葛天马虽然厉害,但也是非常自负,他肯定知道我们知道他不会来劫营,所以才偏偏来劫营!”

两人争的面红耳赤,一起问我:“狼小子,你怎么看?”

我一怔,苦笑道:“那诸葛天马的确很有两把刷子,你说他今天不来劫营,万一他要是一时高兴‘杵’来了,那我们可哭都完了,虽然不敢肯定,但还是小心为好,反正我军人多,分批休息也不会误了明天士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