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网游三国之乱世神医

追风马,马踏大江南北,方天戟,戟打长城内外,济世针,针刺枭雄铁胆手术刀,刀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九回 逢智者八阵对八奇
章节列表
第九回 逢智者八阵对八奇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诸葛,今天晚上真要去劫寨?”幽云十八健将之首洪熙(由网友不甘寂寞友情客串)表情沉重地说。

“就是啊诸葛,我看对方不但兵强势大,对方那个四公子也不是孬货,他……能不防备我们今晚去劫营么?”幽云十八健将之二赵震(由网友清源友情客串)如是说。

诸葛天马淡淡笑道:“我军大败一阵,正要找回些士气来,审配自不必说,袁狼在袁军中被称作‘麟儿’,计谋方面的确很够用,风之子袁函被合称为水火两大神,一是郭嘉弟子,一是田丰弟子,当然不可小看。”他背转身行,缓缓道,“我料他们定能够想到我会去劫营,嗯……他们定会分兵两路,一路埋伏于寨外,一路却避过我去劫寨之兵,径来赚我城池,你二人可带五千兵马径直去劫他营寨,我随后在安排人马,如此如此,则麟儿可擒!”二人立即拜服:“军师之机,神鬼莫测!”

洪熙赵震二人带领五千人马径来劫寨,见我军营寨内一片平静,二人令军士停下,派一小队人马进寨放火,大队人马却就地停住,猛然前面左右数十声炮响,两路伏兵直杀出来,为首两将正是白天打过一仗的赵影魏文二人。

洪熙在马上大笑:“无耻小儿,你们这次可中了我家小诸葛的计了,他早就算到你们户算到我们来劫营!”说完五千士兵阵型一变。

往代郡城方向撤去,刚走不到数里,突然数声炮响,两路人马分左右杀来,为首两将正是常山五杰中的土豆和朗朗,土豆手舞一双八棱水磨镇山锤,朗朗挺一杆寒星绿沉枪双双杀来,土豆哇哇大叫:“洪熙小儿还不下马受擒,我们家阿狼早就料到你们会想到我们想到你们来劫营!”这番绕口令一般的话一出口,洪熙顿觉脑袋大了三圈,头晕脑涨差点一头栽下马去。

两路夹击之下,洪熙二人大败,五千士兵四散奔逃,二人被四将围在中间,左右冲突不脱,正暗自叫苦,突然东南角方向三声炮响又是一彪人马杀来,为首两将正是幽云十八健将中的两员梁兴亚瑟,梁兴一边力战土豆一边大声吼道:“贼人还不快退,我们家诸葛早就识穿你们的诡计,看看你们营寨那边吧!”

土豆往自己营寨方向一看,只见震天炮响,火光烧云,喊杀声如油汤鼎沸,可见战况之惨烈。

赵影武功在常山五杰中为最高,一杆枪神出鬼没杀得洪熙连连败退,大叫道:“我们家阿狼早就看破你们的把戏,看看你们的代郡城吧!”

洪熙等人回头一看,果然代郡城此时已经同样是火光冲天,看来敌军正在攻城,他胸脯一挺:“代郡城有我家诸葛把守,就算你们百万大军一起来也没有用的,哼哼!”

我此时正带领一支军马在代郡城下攻城,我指挥一万五千的僵尸兵在城下硬攻,那些僵尸兵都有三米多高,如黑塔巨人一般,拳打脚踢,原本高大厚重的城门一时变得岌岌可危。

城上诸葛天马哈哈大笑:“麟儿,你的僵尸虽然厉害,但我可知道破解之法!”转头下令,“放火!”

随着他一声令下,无数滚沸燃烧的热油直浇而下,落到僵尸身上,原本刀枪不入的皮骨立即“嗞嗞”燃烧起来,冒出滚滚黑烟,不过十分钟立即便化成一堆黑灰。

我一见对方放火大惊,急忙命僵尸兵后撤,让胡兵再上,鲜卑胡兵本就彪悍,俱一手持刀,一手捉盾向城上攻去。

我坐在马上眼看攻城的胡兵一点点向城头上推进,突然左右两声炮响,两路人马分左右包抄而来,却是诸葛派两将从东门绕出袭我左右,我立即令韩猛蒋奇迎战,这时城门忽然大开,又有三将引大军杀出,我纵马舞戟上前,双方陷入混战。

五员健将杀来,诸葛下城引兵接应,我急忙下令撤军,令僵尸兵断后,诸葛用火箭射来,僵尸兵折损无数。

我引兵撤回,正遇被赵影等杀退的幽州兵,迎头大杀一阵,我描金戟起处连斩两将,洪熙赵震分别被赵影魏文刺死,我两军合并一处,又返回头向诸葛的追兵杀回来。

我在马上用戟遥指代郡笑道:“诸葛小儿,我费了这些手脚就是为了引你出城,哈哈,恐怕袁函已经取城多时了!”

诸葛天马回头看代郡,只见城头一片宁静,原来的大火都已经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息了。急忙下令回军救援,我和赵影随后掩杀,突然数声炮响,左右伏兵杀来, 诸葛天马大笑道:“麟儿啊,你只知道你的伏兵厉害,却没承想今天中了我的计吧!”双方大杀一阵。

这一仗一直打到第二天早上,两家混杀一夜,纷纷罢兵休整,回到营寨点算得失,这一阵我们一共损失了一万七千多人,杀敌两万有余,双方相差不多,不过我的僵尸兵损伤惨重,此时只剩下一万多了,若都加在一起,我们损失可就有一万二了,杀死敌军五员上将,我军折了应勋和魏小宝。

袁函扬着一张苦瓜脸,看着天上的太阳叹气道:“我军是人家三倍有余,将士更是多人家数倍,况且和我们四人智力竟然还让人家小胜了一把,唉!”

风之子也连连点头:“这个诸葛天马果然厉害,不过我们折了两万还有十二万,他折了两万可就只剩下三万多了,虽然这样耗下去有些胜之不武,但最终那代郡城也是我们的!”

双方相据十余日,大仗不打小仗不断,虽然我军胜多败少,但一时之间仍然拿不下代郡,便是我催大军攻城也都被人家设计挡了回来,气得我暴跳如雷,干瞪眼没办法,这一天早上,一个士兵来报:代郡城下忽然堆起数十堆乱石,石阵中有气如云,聚而不散,甚是怪异。

闻报我和袁函风之子三人对视一眼,一起失声叫出来:“八阵图!”

这诸葛天马竟然真的在这里摆起了八阵图,那可是能抵挡十万精兵的玩意,我手下兵士虽多,但跟“精兵”二字还是相去甚远。

只见数十堆三米多高的乱石摆在代郡城前,东一堆西一堆看似毫无章法,但其中位列八阵,九彩祥云不时从阵中升起,浩大如伞盖,久久不散,形成青龙白虎各种形状,看似平静无奇实则杀气腾腾,危险万分。审配在一旁揉揉眼睛叹道:“此阵莫非是神仙手笔?”

一向精于阵法研究的风之子也是一阵气馁:“这就是八阵图啊,看得眼花缭乱啊。”

忽然阵内一团紫云腾起,一辆四轮小车缓缓推出,诸葛天马笑容可掬地坐在车上,用手中鹅毛扇指着我们道:“麟儿可识得我阵否?”

风之子撇撇嘴:“诸葛村夫拽什么拽?不就是个狗屁八阵图么?”

诸葛天马嘴角上翘,露出一副不懈:“既然如此,那三位能破我这‘狗屁八阵图’么?”

风之子被噎了一下,满脸通红,咬牙切齿地道:“我倒要看看你这八阵图有什么厉害的!”说完纵马跃了出去,我大声呼喊,这小子只当没听见,在马上一摆手,把统率下面一千士兵招呼过去,直向诸葛天马冲了过去。

诸葛天马鹅毛扇一摆,身后士兵将他推入阵中,风之子随后追去,但不到十分钟就又大叫着逃了回来,这小子冲进去的时候威风凛凛潇洒无比,出来的时候浑身装备都被剥了去,一袭漂亮的长衫被撕扯成布条挂在身上,头上玉冠不知道跑到何处,披头散发光着脚丫跑了出来,我这边军士上前接住。

我急忙问风之子:“到底怎么回事?”

风之子哭丧着脸,指着对面的八阵图跳脚大骂:“辣块妈妈的狗屁八阵图,真他奶奶的利害啊,我太阳他!”

对面诸葛天马缓缓出阵,满脸惋惜地叹道:“小兄弟真是高人,这八阵图奥妙无穷,小哥竟然能逃得出来,实在令人佩服,唉,就算是我在对这八阵图毫无了解的情况下,恐怕也只有束手就擒了。”

风之子哇哇大叫,像小孩子一样指着诸葛天马破口大骂:“什么奥妙无穷?不过是几堆烂石头罢了,若是我也会这八阵图肯定摆得比你好,妈妈的,竟然害得我如此狼狈,呜呜,还扒我衣服,操!”风之子捂着露在外面的P股,脸上的表情比哭还难看。

诸葛天马也有点尴尬,谦然道:“本来那挠钩套索是用来捉拿敌军主帅的,而闯阵将军一般也都穿铠甲,没想到你竟然只穿一件单衣。”

旁边袁函在马上紧缩双眉,默默观看对阵,半晌,摇摇头叹气道:“这阵法,不可破啊。”

无奈之下,我下令收兵回营。到得帐中,大家商议多时也没弄出一个结果来,最后审配献计:“可以挖地道从下面越过八阵图直接潜入城中。”我们互相看了一眼,只有答应先试一试了。

连续十天,风之子带兵在寨后挖地道,审配仔细推算了对方进城方位,确定我军“破土而出”的坐标,单等晚上形势。

子夜,我令韩猛领五百人入地道进城,绕到南门举火为号,我这边点将整军准备一等到城上火起立即攻城。

结果我们等到天亮也不见城上有丝毫的动静,又派十人入地道打探消息,却也是泥牛入海,杳无音信,第二天,代郡城上用长杆挑出韩猛人头,诸葛天马在城上大笑:“麟儿手段,不过如此!”

第二天夜里,风之子亲自领五百高手下去,结果快到天亮的时候风之子自己回来了,他一身潇洒无比的白色长衫又被撕成一道一道的,并且已经被鲜血染作通红,右手臂骨折,左肋下肋骨断了三根,左腿大腿根部有一个碗口大的窟窿,血肉模糊,风之子奄奄一息刚爬出洞口就脑袋一歪晕了过去。

我全力将风之子救醒,可怜的孩子小脸惨白惨白的,一睁开眼睛就嚷着疼要水喝,连平常神经最大条的管亥的眼圈都红了。

风之子被我喂了一碗蜜水之后,心神逐渐稳定下来,抽了抽鼻子,委屈地说:“我们无论往那边挖,在那个地方破土而出,最后都会在八阵图里面出现,五百弟兄……都死了,那个……NPC小兄弟最后为了救我,连肠子都被挑出来了,溜得满地都是,还拼命替我挡着,最后给阵法的唳气压成一地碎骨……”说完闭上眼睛,似乎眼前又出现了昨天晚上的惨烈景象,他紧闭着的眼角渗出晶莹的泪水,叹气道,“阿狼,兄弟我已经……尽力了!”

推荐 士兵长A 大大的《现代人在未来》很好的一本书哦,书号19176

——————————————————

人品要爆发了哦,初步定为两天一更,因为我还没有想好三更的时辰,先前的存稿都要狂泻出来,呵呵,大家一定要捧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