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网游三国之乱世神医

追风马,马踏大江南北,方天戟,戟打长城内外,济世针,针刺枭雄铁胆手术刀,刀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回 守西门诸葛鏖兵
章节列表
第十回 守西门诸葛鏖兵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2        返回列表
诸葛天马摆下八阵图兵阻代郡,死死守住幽州的西大门,无论我向南向北迂回绕走,都被他分兵拦住,连续十二次伏兵杀死我近两万多士兵,气得我暴跳如雷,却只能唉声叹气,没有一点办法。

中路军传来消息,袁绍先中西门秋月离间之计,罢黜沮授田丰,将二人押入大牢,后又被西门秋月在范阳杀得大败,十万大军折了近一半,数十员上将全部丧生,文丑也在此一役中被赵云刺成重伤,被送回南皮养伤。

东路军袁谭袁熙倒是连打胜仗,孙扬似乎不堪一击,兄弟二人连夺渔阳右北平两郡。我一听到此,立即叹道:“完了!二袁恐怕马上就要被人家破了!”

那传信来的小卒连忙问道:“大公子和二公子连日胜仗,四公子为何出此不祥之语?”

我跺脚叹道:“那孙扬是赵云的徒弟,西门秋月既然肯让他独挡一面必定不能如此不堪一击,在从地图上看,他明明就是在引大哥和二哥孤军深入,唉。”顿了顿又问道,“你可知道辽西郡是谁领兵?”

那小卒连忙答道:“辽西郡目前是田豫带领赵云的两个儿子赵统和赵广。”

“完了,彻底完了!”我低头想了一会说道,“你回去可禀报我父亲,就说我以人头担保沮授和田丰二人决无异心,请他立即放二人出来共参军事,另外如今孙扬屯兵无终,若是他跟辽西田豫左右夹击,则我东路军危矣,让二袁立即放弃辽西,挥兵向西攻蓟县,一路可多布伏兵以防孙扬田豫在后追击,唉,另外让他们一定小心那个田豫。”

传报小卒一愣,应声而去。

我再看身边三大谋士,袁函眼望门外若有所思,风之子神情沮丧低头不语,只有审配过来道:“我看他那八阵图多是依仗那几十堆乱石为媒以接天地唳气,我想不如做霹雳发石车,将巨石轰入阵去,则乱石不堪为阵,势即破矣。”

我一听大喜,可不是吗,那个八阵图不过是用巨石堆排成阵势,我用发石车轰巨石过去,把整个阵法填平,那你还能有什么泡泡好冒?

连日来日渐沉陷的心一下子又找到了光明,再三表扬审配,立即下令,连夜赶造三十辆霹雳发石车。

后三日,三十架高大的发石车全部竣工,我命开到阵外排成一排,瞄准八阵内发炮,一声令下,三十架发石车一起发炮,无数脸盆大的巨石呼啸着向八阵图内砸了过去。

诸葛天马在阵内哈哈笑道:“以此小计也想破我八阵图?”手中鹅毛扇随手扇动,数十道青气迅速没入阵中。只见一道道唳气青光由阵内冲天而起,我们发射过去的巨石全部被青光接住,一个个脸盆大小的巨石在半空中碰上青光,立即化作一蓬飞灰随风飘散,吓得我差点一头从马上倒栽下来:这也太扯了吧,那么大一块石头还没等落到人家阵里就化成灰了,那若是人进去还能有好么?想到这里,我不由得暗自佩服进阵两次都能逃出来的风之子,不过他此时却低着头也不看对阵,不知道心里想的是什么。

无奈收军,全军沮丧,现在我手下士兵的士气都要落到六十以下了,天啊,若是再这样下去,我可真要退兵了。

四人坐在帐中,正一筹莫展中,袁函突然缓缓而道:“狼小子,看来只有你把贾诩招出来这一条路了。”

我叹气道:“贾诩对阵法根本就不行,甚至还没有我厉害呢,他就是有那一肚子坏水能耐。”

袁函将五火神阎扇轻轻摇动道:“现在我们四人已经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贾诩智力比我们都高,绝不在诸葛亮郭嘉之下,你便把他招出来试试,即使仍然破不了八阵图,也好想个别的路子走,现在袁绍罢黜沮授田丰,肯定是要败在西门秋月之手,若是就此退兵,你肯定跑不了干系的,冀州回不去,幽州又打不下来,再不想个好点的办法,我们就只有远走鲜卑了,那鲜卑刚在我们手中吃了败仗,若是我们过去,恐怕不把我们骨头都拆了才怪!”

我一想想袁函说的也对,若是再不想个法子,等到袁绍退兵之时,也就是我再挂之日,想到这里,我打开统率栏,毫不犹豫地选择解开贾诩封印。

三天之后,帐外士兵来报:有一个自称是贾诩的人在门外求见,我一听高兴得急忙迎了出去,袁函三人也想见识见识老贾的风采,也急忙跟了出来。

一出帐外,只见贾诩一身白衣手摇金鹏羽扇笑眯眯地看着我。我一把把他抱住大呼小叫:“文和啊文和,可想死我啦!”

贾诩笑道:“前次主公遇难,还是我们保护不周,诩课算一卦,知道主公今生转世投胎在此,于是特来相聚。”

我高兴地把贾诩引荐给其他众人,然后让入帐中。

不忙说事,先给老贾接风洗尘,连敬他三杯酒,我这才唉声叹气地把目前的状况给他细细地说了一遍,最后希望他赶快给我指一条明路,我下一步到底该怎么走啊?

贾诩依旧笑眯眯地听我把话说完,然后说道:“此时主公应尽快夺幽州以做根基之地,既可正主公您‘幽州牧’之实,又可虎踞东北坐视天下。”

我叹气道:“我们也是这么想的啊,可是现在诸葛天马栏路代郡,我们连番攻打都没有办法再前进一步,代郡都拿不下来,还怎么想拿幽州呢?”

贾诩想都没想立即就给我来了一句:“主公勿忧,此事易耳!”

我和风之子顿时把眼睛瞪得比牛眼还大,旁边袁函和审配也都是一脸不信之色。

贾诩把扇子轻轻摇动,悠然说道:“我听你说那诸葛天马行状,阵法之利几乎天下无双,以阵法之利便是他一个长处,但恃其长处便又是其短处,主公可如此如此,则诸葛天马旦日可擒,代郡城唾手可得!”

我们听了他的计策,顿时全都无法抑制地激动起来,就连风之子连日来都死气沉沉的眼睛里都闪出雀跃神往的光芒,我忍不住大叫:“老贾,我太他妈爱死你了!我们四个花了近三个月都解决不了的难题,你来了不到半天竟然就给轻易解决了,靠,谁说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来着?我们四个大‘智者’都赶不上半个贾诩!”

站在城楼上,望着十里外那接连数里的营寨,诸葛天马眉头紧锁负手而立,半晌长长叹出一口气。曲阳端着一壶菊花茶缓步走上城楼,问道:“诸葛还在愁么?”

诸葛天马重重叹息:“敌人大军未退,我又怎么能不愁呢。”

曲阳给诸葛天马斟了一杯茶,自己也到了一杯:“现在中路秋月他们捷报连连,恐怕用不了多久连南皮也拿得下了,东路孙扬和月下独酌已经成功诱敌深入,三日之内定然生擒袁谭和袁熙,现在这西路军也被我们挡在这里,等其余两路军破去他们也独木难支,他们退兵时我们随后掩杀定然能大败袁狼。”

诸葛天马浅呷一口杯中的茶,叹气道:“袁狼是一个好的指挥官,兼之袁函风之子审正南足智多谋全力辅佐,尤其是那个风之子,竟然两次进入八阵图都被他跑了,对阵法的研究几乎臻于化境,看天下,也只有小月或许还能胜他一筹,唉,当初小月就告诉过我,让诱敌深入然后和鲜卑东西夹击他,我当时想争取多一点的事间布置守城,便先把鲜卑的人派过去了,没想到,鲜卑十万大军竟然连十天都没有支持下来。”

曲阳咬牙道:“袁狼连杀我十四位兄弟,唉,幽云十八健将现在只剩下我们四个了。”

二人正说着,忽然有人来报:袁狼分兵一半向北面当城方向进发。

“哦?”诸葛天马眉毛一挑,眼望北面沉思,一旁曲阳大声道:“他们还没吃够败仗么?竟然还敢取当城?我去叫小六小七起兵半路伏击!”

曲阳刚要去准备,被诸葛天马叫住,他沉吟道:“袁狼几个都不是傻子,先前已经吃过一次败仗了,又怎么能……”

曲阳急道:“那么就把当城白送他么?”

“当然不是。”诸葛天马淡淡一笑,脸上又恢复了原来的自信,“不过这次我们不跟他们对杀,稍微改变一下战术,他们数万大军攻城,肯定要运送大量的粮草补给,你和小五两个带三千人马去断他粮道,我再派人半路截杀,则一战可退敌兵!”

曲阳见诸葛天马这么说,脸上一喜:“好好好,这次一定能杀退袁狼。”转而又担心地问,“把我们都派出去了,你还用什么……”

诸葛天马摇头道:“不用着急,昨天小月把张三派来了,正好派他去。”

“哦?”提到张三的名字,曲阳脸上露出有些不服气的神色,但没有说什么,告别诸葛天马,下了城楼,找来幽云十八健将中排名第五的清魂搂主(由网友三天不吃饭友情客串)带上三千轻骑出城往北而来。

二人先让斥候探得敌军粮队在前面土坡下缓缓而行,便带兵爬到坡上,果然,看见袁军一队人马带着二十多辆粮草车往当城方向缓缓行去,队伍前面一匹白马上端坐一人,全身白衣,手持一杆蓝色小旗不慌不忙的样子,曲阳认得,正是袁狼手下号称水神的风之子。

曲阳没想到对方会让风之子一个术士送粮,而且他也知道风之子在袁狼乃至诸葛天马中的地位,心想:捉得风之子胜过粮草十倍,大喜之下在坡上狂喝一声:“袁军风之子,你曲阳爷爷在此!”说完一马当先从坡上直冲下来。

风之子在马上看见敌军,心中大喜,抬手把不到一尺长的八宝圣水旗一晃,那小旗顿时变作近一仗长,风之子双手握旗左右一摇,手下一千士兵顿时前后动作,排成一个阵势,阵分八门,按休、生、伤、杜、景、死、惊、开各掩门户,阵内升起阵阵红云,杀气满天,正是风之子的绝技“八门颠倒金锁阵”。

曲阳看阵大笑:“我们幽云十八健将一直跟着诸葛,连八阵图也看得多了,你这小小的八门金锁阵我们幽州港出生的小孩子都能破了!”他嘴上虽说的好,但也是一个谨慎的人,跟清魂楼主分兵两队,他带一队先寻着生门入阵去了。

风之子在马上大笑,八宝圣水旗一晃,八门颠倒金锁阵立即变作四门斗底阵,前面两角向前包抄,后面两门往来飘忽,起伏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