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网游三国之乱世神医

追风马,马踏大江南北,方天戟,戟打长城内外,济世针,针刺枭雄铁胆手术刀,刀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二回 逞奇能诸葛出城
章节列表
第十二回 逞奇能诸葛出城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轰!轰!轰隆隆……喀!嚓!”一道道闪电撕开头顶上低垂的墨云,生生巨雷就在耳边炸响,天空好像撕裂了一道口子,通天彻地的水浪哗哗坠下,张三等八百狼骑兵全部被雨水彻底“洗礼”。

大雨哗哗而下,天地间迷茫一体,原本困着自己的敌军竟然都不见了,不过雨中满天的杀气却是越来越浓重,好像每一道水帘之后都隐藏着百万雄兵,随时都可能一声呐喊杀出来。

“咚!咚!咚!”巨大的战鼓声从雨帘中透过来,震得人心神动荡,张三下令:“全军跟我一起成锋矢阵只向一个方向冲出去!”手中斩马刀向前运劲虚劈,带起的强劲刀气把满天雨帘劈开一道深深的口子,一声唿哨,八百狼骑兵处败不乱,有秩序地跟着张三冒着大雨向前方冲去。

张三一口气冲出大约十里多路,仍然没有冲出大雨的覆盖范围,他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回头再看,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差点一头从马上栽下来,原来他身后那八百狼骑兵不知道什么时候都不见了踪影,此时他身后已再无一人。

张三吓了一跳,横刀在马上,使劲瞪大眼睛向四周观望,怎奈雨下得太大,天地间已经融为一体,仿佛混沌未开,他根本看不出三米之外。

“你就是张三了?”忽然听见身后有人说话,张三急忙调转马头,只见自己身后一匹白龙驹上端坐一员年轻小将,头戴一顶兜鍪凤翅盔,身披兽面吞头甲,腰系叠银碧玉带,足穿卷云紧跟靴,手中一杆蟠龙亮银枪,身子也被大雨浇透,浑身衣甲尽湿,别显出一番英毅之色。

张三横刀立马一言不发冷冷地看着对手,赵影帅气地一甩头,冷哼一声,双脚跟一磕马腹,白龙驹一声嘶鸣直冲出去,手中蟠龙枪当胸刺来。

张三一看对方出手就知道遇上了高人,那一枪挟带着无与伦比的罡气,周围的大雨都落不到三尺之内,枪上的银光好似平地打起一道闪电将四周原本的黑暗的雨帘映得明亮了起来。

赵影的一枪激起了张三的斗志,他气沉丹田,双脚紧夹马腹,将全身内力都运到双臂上,手中斩马刀陡然发出一道耀眼的金光,二人双马错镫,金刀银枪重重磕在一起,硬拼了一记。

“喀!”二人兵器相撞,内力罡气激荡起来的劲力让落到二人周围十米之内的雨水全部向外迸飞,赵影微感双臂发麻,心中暗自吃惊,长枪盘旋,如一条银色毒龙再一次刺向对手的咽喉,张三身子一折躲过致命一枪,斩马金刀反背削出,以一个极其刁钻古怪的角度砍向赵影肋下,赵影长枪回收用力崩开对方金刀,转而一枪回刺过去。

一个是常山五杰之首,枪神童渊的小弟子,一个是现实中武艺超群,游戏中自悟神功的超级少年,一个枪法绝伦,如天外龙腾,一个刀法精湛,似劈腐削纸,二人枪刀并举,金银争辉,在这茫茫大雨中打得难解难分。

翻翻滚滚,两个人打斗了一百三十多个回合,仍然分不出胜负来,大雨中传来风之子的声音,只见他不知怎的竟然站在乌云里,手里捧着圣水旗笑道:“这一百三十多个回合,子颍想必已经打得痛快了吧,呵呵,还是不要误了狼小子的正事才好!”

风之子在云端将八宝圣水旗左右一晃,九道闪电划下,大雨下得更加剧烈,平地水起三尺,张三身下积水转眼间就没过马膝,赵影打发了性,向风之子大吼道:“不要你管,我一个人也能拿得下他!”说完一杆银枪舞的更是激烈,在大雨世界中仿佛凭空盛开了多多梨花,遍体飘雪。

风之子不理他,继续在云端摇旗做法,天上的雨越下越大,地上的水迅速涨起,很快就没了二人的马背,赵影和张三不再发一言,都站在马背上打。刀光枪影往来闪耀,二人又斗了六十多个回合,地面上的水就要没过二人膝盖,赵影卖了个破绽,一枪荡开张三手中的斩马刀,再起一枪刺中他的右肩,张三翻身落水。

赵影看张三落水,正自得意,忽然脚踝上一紧,已经被水下张三抓住,被人家用力一掀也从马上掉下来,二人在水里继续厮打,他俩前后斗了近二百回合,饥饿度早已经掉到警戒线之下身上各种属性爆减,此时一边踩水一边轮拳厮打已经没有了战场上的骁勇气氛,倒像是一对野浴的顽童在嬉闹。

忽然四周传来震天喊声,张三手腕脚踝连同脖子都被套索套住,转眼之间头顶乌云尽去,重新露出晴朗天空,地面上的“洪水”消失得一滴也不曾剩下,仿佛这里从来都没有下过雨一样。

风之子站在车上,捧旗大笑:“赵影啊,你这幅模样跟平日里潇洒的形象可差了十万八千里啊。”

赵影浑身是水,狼狈万分,气哼哼地抓出一个NPC侍从递过来的鸡腿汉堡用力地撕咬,看也不看风之子一眼。

风之子命人把张三带上来,给他灌了一碗牛奶,然后瞪着他的眼睛,扯着他的头发告诉他:“你小子不是很能耐么?竟然能破我的八门颠倒金锁阵,哼,我这三千弱水阵怎么样啊?回去告诉诸葛天马,不要净派废物过来给我捉,一点挑战性都没有,呸!”说完让人给张三松绑,连他的衣甲也全部都还给他,不过那八百狼骑兵却被“没收了”。

张三上马回代郡,见诸葛天马说道:“敌军谋士多智,将士勇武,我军兵微将寡,不可力敌,只可死守代郡等西门秋月攻破袁绍中路军,则这一路定然不攻自退,倒时乘势随后掩杀定能全胜。”

诸葛天马闭目半晌,摇头道:“自从天狼星当年那一条离间异民和NPC的计策之后,NPC跟异民的关系几乎是势同水火,如今双方能相容的势力只有洛阳考拉,青州星月,西域王子和我们幽州了,袁狼虽然是袁绍的儿子,但袁绍对他肯定会有偏见,听说这次北伐的建议就是他向袁绍提出来的,如果此次无功而败,袁绍定然饶不了他,再加上袁谭袁熙袁尚三人进上谗言,袁狼定然会被处死。”

张三低头沉思接口道:“所以袁狼一定不会退兵的!”

“不错!”诸葛天马道,“袁狼不是傻子,他肯定能看出这一点来,所以他一定会全力攻打代郡,如果不成功则很有可能西走鲜卑,”

“小月来信说十日之内定能攻破袁绍,而袁谭袁熙的东路军也已经被孙扬成功引入徐无山,他跟辽西田豫东西夹击,三日之内定然能大破袁谭军,所以……我们这边也得拿出点成绩来。”诸葛天马背负双手仰头看天,“诸葛孔明常跟我说,兵将不在多,全在于指挥之人,袁狼审配袁函风之子四人也奈何不了我,再加上一个贾诩么……嘿嘿,贾诩比起诸葛孔明来差得远了,而且,我还有一样武器没有拿出来!”

转过身,诸葛天马向张三道:“明日我便去破他弱水阵,倒是后你另一队人马如此如此,则敌军旦日可破!”

当城内,我和贾诩秉烛夜谈。我拿起茶壶给贾诩满满倒了一杯:“文和说,明天诸葛天马一定会来么?”

贾诩浅呷一口道:“我料他明天一定会来!”

丫鬟近来上点心,我拿了一个春卷大嚼:“我看未必,那诸葛天马又不是傻子,刚刚传来战报,东路军袁谭袁熙已经被困在徐无山中,失败是迟早的事,中路袁绍大傻逼地还把沮授田丰给关起来了,操,失败也是定形了,就我们这路军,虽然没吃过什么败仗,但也是进不得半步,这一个诸葛天马都厉害成这样,那西门秋月赵云要是过来,说不定……唉,说实话,我都有点想放弃了。”

贾诩也拿起一个点心,捏在手里看了看却没有吃:“主公不必如此悲观,本初明公虽然不敌西门秋月,但那边还有逢纪许攸等人并力辅佐,诩估计最少十天还是可以支持的,而诸葛天马明日定然为我们所擒,我向主公保证,三日内,定使主公坐在那代郡城内,代郡一得则幽州西大门开矣,而鲜卑又新为所破,以其国力三年内不能再兴战事,主公过了长城,可长驱直入,蓟县可得矣。到时跟本初明公两面夹击公孙瓒主力,他兵败必然东走辽西,则幽州半地可得。然后主公可奉朝廷以正‘幽州牧’之实,到那时主公名正言顺入主幽州,即可避家族内乱之祸,又可东向以讨贼,北面之势成矣!”

第二天,诸葛天马只带一千精兵出城,也不再想着劫粮,直接找到风之子。

风之子碰巧的是今天也没有带粮草车,也是只带一千人按照原来的“粮道”缓缓而来,正行间,斥候来报:诸葛天马带领一千人在前面列阵。

“哦?”风之子剑眉一挑,脸上现出又是惊喜又是激动的神情:“快,快跟我去会会他!”说完一扬鞭带马先冲出去。

果然,诸葛天马列一千人马成二龙出水势在前面等候,风之子收起往日笑嘻嘻的样子,凝神对阵。

“哈哈哈哈。”诸葛天马在马上轻摇鹅毛扇,仰天大笑,“你们用尽伎俩想引我出来不是?啊,我现在出来了,怎么?就凭你这两下子还要跟我斗阵么?”

风之子脸上腾地红了,咬牙切齿道:“你不要欺人太甚!”说完手中八宝圣水旗一晃,顿时由原来的不满一尺变为一仗多长的大旗,迎风一挥,登时带起一阵凉风。

诸葛天马皱起眉头,凝眸细看风之子手中宝旗,凝重地点点头:“你有这天级宝旗,加成三千弱水阵的威力,或许,真能跟我八阵图一抗也未可知。”他将手中鹅毛扇一挥,手下一千精兵齐发一声喊,气势震天,脚下迅速移动,摆成一个阵势,层层叠叠,人墙重重,队伍如灵蛇般移动,川流不息。

风之子将圣水旗连连摇动,手下一千二百士兵也开始运动,迅速布成一个阵势,前后左右四翼如扶风般左右摆动,中军如一条灵蛇贯穿全阵,风之子将圣水旗向众军士一点,射出大片大片的蓝光,照在布阵军士头顶,众兵的攻击防御等各项能力都迅速增加,士气更是涨到了三百点。

若水阵士兵齐声呐喊,每个人身上都射出一道蓝光到风之子的圣水旗上,宝旗上蓝光大作,风之子将旗往天上一指,顿时天昏地暗,一块块遮天蔽日的乌云层层叠叠压下来,其上蓝光闪烁,乌云越压越低,逐渐几乎盖到风之子的头顶,风之子取出九道符印点燃,随手抛到头顶的乌云里,大片的乌云立即如沸腾了的墨水一样迅速翻滚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