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网游三国之乱世神医

追风马,马踏大江南北,方天戟,戟打长城内外,济世针,针刺枭雄铁胆手术刀,刀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六回 西门设计走辽西
章节列表
第十六回 西门设计走辽西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2        返回列表
我取出御赐战鼓,就于马上奋力敲起。

“咚!咚!咚!”的墙进鼓声响彻夜空,实现埋伏好的臧霸高览管亥各引一路兵杀出,跟攻城的士兵前后夹击公孙瓒等兵,公孙瓒三支队伍立即被冲乱,臧霸跟公孙瓒杀了二十余合,公孙瓒不敌往南败走,管亥舞刀杀退月下独酌,我大军到处,赵云抵敌不住,拨马逃走,高览等人一直杀到十里之外,赵云只剩十余骑跟随,刚跑过一个山坡,突然地上射出无数道地矛,赵云十余人坐下战马被一穿即死,赵云大惊,银枪往地上一点,大喝一声,顿时把地面上打出一个深坑,却什么都没有。

旁边地矛遍地乱刺,跟随他的十几人只抗了不到五下就全部被穿成“筛子”,赵云双腿鲜血淋漓,脚上也被穿出几个血洞,他兀自死战,一心往树林里跳去,却不知为什么,本来看见身前十步远的地方就有一棵树,本想跳上树去躲避地矛,那知一条之下,眼前的树却似乎也能向前移动,又跑到十布之外,赵云被骗过两次,身上被穿的尽是血洞,突然旁边飞来挠钩套索,套在他的脖子上,拖出阵去。

高览在马上用铁索套住赵云脖子,转身打马,往东南狂奔而去,赵云脖子被套,顺地拖出数十里,遍体鳞伤,血迹拖了一地,若不是他内功深厚,恐怕早就禁不住折腾挂掉了。

我再次下令强攻蓟县,城上常山五杰于各处放起火来,赵影一枪挑死南门守将,斩关落锁,大开城门,放我军入城,我数万大军杀入城内,很快就占领了蓟县,吩咐军士救灭各处残火,安抚NPC军民。

此一战,不但夺得蓟县,斩将十三,杀敌两万六千多,擒得赵云、月下独酌,华歆、邴原、管宁三人因为在城中,也被我军擒获,我命人把他们连同先前的孙扬一起用精钢锁链锁住关入水牢,等平定幽州之后再招降他们。

当晚,贾诩便来催我:“我看西门秋月后路被断,定然不敢再来蓟县,我料她肯定会东归辽西,现在就应该赶紧派人出兵雍奴断她归路!”

我一皱眉道:“他们这些人从攻破代郡之后一路急行赶过来,连番苦战,疲劳值都已经达到最大,兵困马乏,就算西门秋月真的赶过去也未必能拦得住她们,何况,我看西门秋月还是来蓟县的面大。”

贾诩眼里精光一闪,没有再说话。

入夜,士兵疾报敌军攻城,我带众将到城头一看,果然远处人叹马嘶,哄哄赶来,也不知道有多少敌军,贾诩大叫:“不好,这是疑兵之计,西门秋月肯定从雍奴跑了!”

大伙都没有深信,不多时那伙人马到的城下,夜幕之下人马接连一片,也不到有多少,为首一员大将手提大刀向城上高呼:“袁家麟儿可在?请出来答话!”

我在城上手扶女儿墙高声答道:“我就是袁狼袁天宇,你是什么人?”

那人大声道:“我乃辽东小霸王公孙胜,经常听人说起袁家麟儿如何如何了得,今夜可敢出来一战?”

我心想他不过是想赚我出城,然后起大兵攻城,我在城上哈哈大笑:“我袁狼自负武艺高强,还没有怕过谁呢!”说完吩咐臧霸和高览分别从东西两门偷偷出城,等我一声令下,并力杀敌!

我上马提戟出城,公孙胜身穿银甲白刨,手持一柄金顶枣阳槊,正一脸兴奋地看着我。我一皱眉,这小子当初在汜水关被我抓住过的,当时还有他的弟弟公孙赢,没想到西门秋月竟然让他们当先锋来攻城,而且还要跟我单挑,只是不知道现在西门秋月在哪里,一想到西门秋月我心里又是一阵荡漾。

公孙胜持槊笑道:“袁狼,你自信能打得过我么?”

我冷哼一声:“小兔崽子,别他妈的跟我贫,你让我出来单挑的,又不是辩论!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是公鸡是母鸡抓出来斗斗!”说完也不等他答话,飞马上前挺戟便刺。

公孙胜挺槊架住,我长戟一旋,舞出满天血幕,使出“血戟”必杀,公孙胜正吃了一惊,被我一戟刺在胸口,挑于马下,正要引兵突袭,斜刺里杀出一将,舞槊大骂:“你杀了我兄弟,看我公孙赢来战你!”

我跟公孙赢战不到五个回合,一戟将他脑袋削下,我长戟朝天一举,臧霸高览两路人马从左右杀出,公孙军大败,我带兵直杀出十余里才返回蓟县。

回到城上,我得意地看了贾诩一眼,后者面无表情,不知道在想什么。

虽然今天晚上我没有见到西门秋月,但我想,明天她肯定会出现了吧。

第二天,有斥候来报:西门秋月并没有来蓟县,而是于昨晚便改道泉州县,要过雍奴回辽西。

我当即吃了一惊,立即找来袁函,让他领常山五杰带兵五万出兵雍奴,贾诩阻拦道:“不必去了,来不及了,按路程算,西门秋月恐怕早就已经到达右北平了。”

我一怔,随即明白过来,原来西门秋月先派兵送给赵云等人三枚锦囊,给他们出计守城,而后又歼灭袁绍在后面的主力追兵,佯装回蓟县救援,她还特意派公孙瓒的两个儿子来攻城,以让我深信不疑,实则取道渔阳连夜赶回辽西,这份计谋,果然厉害!

我不禁奇道:“文和昨天是怎么看出公孙兄弟是……”

贾诩轻轻叹气:“若是乘夜攻城在于出其不意,那有那样大张旗鼓的。”

我们几人相视叹气,西门秋月已经回了辽西,据守辽西、昌黎、玄菟、辽东、乐浪、带方等郡,幽州我们只得了半州之地,以后再想攻城略地,恐怕比登天还难。

不过这一战,我们还是以胜利告终,一面派人分赴各县除县尉,一面派人给远在南皮的袁绍报捷,一面派人到广昌去接小弟袁阅。

正忙活间,人报朝廷天使来到,我连忙带人接入,一见之下顿时大吃一惊,原来朝廷派来的天使竟然是现在的太常张松,我心里暗自寻思:考拉啊考拉,你终于开始注意到我了么?

我带人把张松接入,那家伙仍然是一幅趾高气昂的样子,先是宣读圣旨:“闻渤海太守袁绍有子年少聪慧,带兵破鲜卑于中山,功勋显赫,特赐封袁狼麟儿称号,安乐侯,二品镇东将军,领幽州牧以示嘉奖……”最后又是一堆皇恩浩荡的废话,然后把官籍印绶发给我。

然后我在内堂设宴款待张松,席间,我问起长安事宜,张松似乎对我极有好感又问必答:西域王子已经发展起来了,他先在凉州武威大破韩遂马腾联军,又追到漠北杀死韩遂,罢黜马腾,收得韩马两家的队伍,在西域拥兵二十万,而且连接羌人和匈奴,随时都有可能进犯长安,考拉现在也在招兵买马,两家战争一触即发;小狼被皇上封为卫将军,封安定王,功名显赫,深受皇恩宠爱。

酒足饭饱之后,张松目视左右,我心里暗道:来了来了!

我把左右屏退,张松给我一揖到地:“松参见大汉靠山王天狼星大将军!”

我苦笑了一下,把他扶起来:“怎么,考拉知道是我了?”

张松道:“主公本来不敢确定,派我前来一观,如今一看,却真是大将军转世!”

我点点头:“我跟考拉的关系那是没得说的,你回去告诉他放心,我儿子小狼请他好好照顾,我还期待着跟他联手干一番大事业!”

张松笑道:“只要有王爷这句话,我正好回去回复主公。”

张松又在这里住了三天,然后回京赴命。

我升帐封赏诸将:臧霸管亥为偏将军,赵影为越骑校尉、魏文为屯骑校尉、朗朗为长水校尉、土豆为步兵校尉、六面兽为射声校尉、贾诩为军师将军、袁函为长史、风之子为别驾。其余高览赵睿等人各归南皮去见袁绍,我下令在幽州大犒三军,不过这个钱嘛……当然要有我来拿,靠了!

我现在占领幽州代郡、范阳郡、渔阳、右北平、上谷、燕国五郡一国游戏中共设108个县。这次我没有让袁绍派人来,而是自行委派县尉上任。

贾诩上书,主张国民异民应一视同仁,不可有偏颇;还让我大力发展农工商学,把这四项作为根本方针;另外降低关税,吸引外来流民,充实北方人口;任用贤能,唯贤亲之。

这半个幽州是我自从玩游戏开始,第一次拥有自己的地盘,一看到这些内政的问题我就头疼,不是这个县发生洪灾需要补助,就是那个县里又揪出一个贪官污吏来,抑或者那个城有玩家帮派越做越大举起造反。我看着“奏折窗”里那密密麻麻的大小事务,我的脑袋就嗡嗡直响,胀得有车轮那么大,我正不知所措的时候,突然想起贾诩最后一策——任用贤能,我打大牢里可就关着“一条龙”呢,那三个家伙内政可是一把好手,嘿嘿,正好把他们找来做“壮丁”!

我来到蓟县水牢,看见里面六个人都面有菜色,衣衫褴褛,蓬头垢面。我先命人把孙杨和月下独酌带出来,这两个小子一见我差点哭出来:“你个小子可太不仗义啦,那我们当成NPC关啊,呜呜,这两天一上线就是出现在水牢里,要不是这个号硬舍不得,我们早就删号重来了!”

我哈哈一笑,命人拿来两件名贵的紫绸衫,又摆上宴席给两人压惊,孙杨整个一个奶油小生,吃东西也是慢腾小稳的,细嚼慢咽,而那月下独酌可就没有那么斯文了,左手拿碗,右手夹菜,腮帮子里鼓鼓的,活像一只偷粮的大老鼠。

我也不言语,只是在一旁静静看着,偶尔给两人倒倒酒。

不多时,二人酒足饭饱,我命人撤去酒席,丫环上来茶水,月下独酌各项状态都已经补满,打着饱嗝说道:“我知道你的意思,反正我们都是玩家,没有必要守那个什么‘虚名’,我和孙扬以后跟着你混,嗯……”他把头凑过来,神秘一笑,“听说你就是当年的天狼星转世,那可是全服首富啊,嘿嘿,我们去说服赵云和一条龙,你给我们一人十颗夜明珠!”

我当时刚喝到嘴里的一口茶一下子全喷出来,指着他跳脚骂道:“你丫的牛逼,靠了,这个时候还敢敲诈我?”

月下独酌仍然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似乎知道若是没有他,赵云他们是无论如何不会投降我的。

我咬牙道:“一共十颗夜明珠,不干就拉倒,你们等着删号吧!”

“成交!”月下独酌还要还价,一旁孙扬蹦起来答应,“靠,麟儿你可真有钱,我们原来说是一共两个夜明珠就答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