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网游三国之乱世神医

追风马,马踏大江南北,方天戟,戟打长城内外,济世针,针刺枭雄铁胆手术刀,刀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一回 知天象沮授托孤
章节列表
第二十一回 知天象沮授托孤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只见袁阅手里抓着一个金灿灿的角递给我道:“这个呢是上古天级神物麒麟金角,可召唤出灵兽至尊金麒麟,也可配得狼哥御赐‘麟儿’称号,可惜我所修《太平要术》跟它相冲,要不然我还真不舍得给你呢。”

我接过麒麟金角,其中流淌着某种熟悉的力量,果然跟青龙逆鳞,白虎银牙,朱雀炎羽和玄武灵壳是一套,哈哈,这下可凑全了,以后等我内力达到一定高的时候,把手一挥,五大灵兽齐出,扫平天下都够了!

“好啊,等以后你出兵辽东的时候,我再送你一件宝物。”

袁阅摇头笑道:“四哥过奖了,哈哈。”命丫鬟取过地图道:“考拉已经复取司隶,重修虎牢汜水二关,以陈宫为谋士,以吕布李催杨奉郭汜张济为统军屯兵二十万于荥阳一带,你可出兵官渡,合力取兖州;刘项龙以蒯良为谋士,黄忠魏延为大将,向朗向宠为随军都督,出兵十万于汝南;袁术以纪灵为先锋,领淮南十虎将,出兵十万打徐州;我们黄巾军分兵两路,一路由司马懿带领天山七剑领兵三十万出北海,袭东阿,取东郡直逼许昌,另一路由我和银星带领五十万大军出琅琊,取下邳和袁术合击徐州。呵呵,只要我们五路大兵一出,就算曹操和诸葛亮在怎么牛叉也无力回天了!”

我估计了一下,我们袁家大约能出兵五十万,考拉二十万,刘项龙十万,袁术十万,黄巾军八十万,加在一起我们一方参战就有一百七十万人;而曹操和刘备拥三州之地,况且豫兖徐三州地进中原,富庶繁华,大约也能拿出个一百万来;这当然不算玩家部队,如果再加上这数州地内的玩家,此次参战人数恐怕得超过一千万,这是多么庞大的一个数字啊,当年蒋介石的中原大战恐怕也不会有这么多的军队吧。

我皱着眉说道:“我得先拿下西门秋月,要不然后方不稳,我只能出十万兵。”

袁阅呵呵笑道:“四哥不用跟我哭穷,你大可以专心在北方对付西门秋月,官渡之战袁绍自己会参加的。”

“你这是什么意思?”

袁阅耸耸肩:“没什么意思,只是说官渡之战你是阻止不了的,即使你去了也不会起到多大的作用,所以……老袁虽然失败是必然的,但是么……四哥正好可以一举拿下整个幽并冀三州,呵呵。”

我想了想,微微一笑:“这些事情么,我会好好考虑的,不过无论如何,我都要先把公孙瓒摆平了再说!”

晚上回到房间,徐庶仍然在熟睡,身上满是触目惊心的伤口,丫环已经把它身子弄干净,换了身衣服,我吸了吸鼻子,拿出一瓶“踏血无痕”递给身旁的丫环:“把这个给他涂在伤口上。”

天下之重,莫过于河北。作为河北军事、经济重镇的南皮,则是重中之重。在三国十大城市中,南皮城排第八,NPC常住人口超过二百万,城坚甲锐,兵士强盛。其中玩家常住人口更是有五百万之多,天下所有沮授田丰颜良文丑等人的“粉丝”都不远万里而来,就是盼着能走走狗屎运拜得“名师”。

我在南皮城里逛了两圈,分别走访了沮授田丰审配荀谌张郃高览等人的府第,把事先准备好的礼品都送了出去,碰巧的是,在沮授家里遇到了他的儿子沮鹄,看样子还不满二十岁,挺高大英挺的一个小伙子,正跪在地上被沮授训斥。

我心里一动,本来我都是让人先进来通报了,沮授竟然还让他跪在门口,看来这里是有什么任务了。

我出言问道:“沮公子究竟犯了什么过错,竟然要受到如此惩罚?”

“唉!”一提到儿子,沮授立即满脸的辛酸,“这小子,就会纸上谈兵,我教给他的兵法战策他看一遍就都能记住,并且倒背如流,可惜,浮有其表,无有其实,只知夸夸其谈,若有军为他同领,则胜仗也必败矣。”

“哦。”我眼珠一转,笑道,“授之以学,不可强求,他既然不会兵法可以学习别的。”

沮授点头道:“他啊,成天只喜欢舞枪弄棒,唉,我并非反对他习武,只是为将者不知兵法,乃自寻死矣,是以至今没有向明公推荐让他从军效力。”

天哪,老沮是谁?是跟贾诩诸葛亮郭嘉一样的超级大boss,看人家诸葛亮的儿子孙子虽然没有诸葛那么厉害,但也都能算得上是一流的好手,那老沮的儿子虽然我看不到他的先天属性,但想来也不会差得多少吧。

想到这里我笑道:“沮公不可妄自菲薄,我看令公子骨骼精奇,自有一股子强劲,既然他学兵法不成,可以让他习武么。”

沮授一皱眉:“四公子说的不无道理,只是我虽然也习过武艺却不精通,不能……”

“哎!”我打断他的话,“河间四庭柱便在此,个个都是万人之敌,可以找他们嘛,哈哈,我知道沮公在担心什么,颜良文丑虽然不可独自为将,令公子可以只跟他学习武艺啊,然后再跟我到幽州去历练历练,数年之后,当可立三军而为帅,独当一面!”

沮授眼睛里一亮:“犬子不肖,若能跟伴四公子左右,朝夕闻道,他日必成大器,吾无忧矣!”说完急忙把沮鹄从外面叫进来,让他给我磕头,“从此你就跟四公子去吧,四公子乃人中龙凤,他日前途不可限量,如今汝可忠心耿耿侍奉马前,待到你成立大业之日,为父我便死也瞑目了!”

我心里一怔:这老沮说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他知道接下来的官渡之战会必败?不对阿,到时候考拉会出兵荥阳,跟官渡相去不远,两路夹击之下,老曹还能有胜算么?

沮鹄也不说话,只是跪在地上给我磕了三个响头,再抬起头来的时候,眼眶竟然红了。靠了,这哪是因为跟了我这个“人中龙凤”的四公子出去飞黄腾达阿,明明就是生离死别么!

偷眼看了看统率窗下面,多了沮鹄的头像,却没有显示出字来,我问沮授道:“令公子还没有字么?”

沮授神情有些惨然地摇摇头:“不如请四公子赐一个字,也好借些公子之才气。”

我笑道:“我哪有什么才气啊,呵呵,嗯……沮鹄,我看不如就叫做鸿业吧,既有‘鸿鹄之志’,又有“宏图大业”,如何?”

沮授眼睛一亮,显然对这个字也是非常满意,忙让沮鹄谢我。

领着沮鹄出了沮府,看他一连颓丧的样子,心中不满:“怎么鸿业跟我出来,心中不忿么?”

沮鹄连声道不敢,但是神情却是更加沮丧了。

回到住所,徐庶已经醒了,因为涂了我“踏血无痕”,他身上的疤痕早已经全部祛除了,肌肤如婴儿般比原来的还要好,他精神很好正坐在椅上看着窗外出神,看见我进来急忙跪地谢我救命之恩。

我把他扶起来,转眼间徐庶看到我身后的沮鹄,脸色一变,问我:“主公与那沮授家里可曾有些来往?”见我点头,徐庶一皱眉,沉声说道,“沮家今晚定有大祸降临,主公可曾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