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网游三国之乱世神医

追风马,马踏大江南北,方天戟,戟打长城内外,济世针,针刺枭雄铁胆手术刀,刀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二回 刑杀之灾
章节列表
第二十二回 刑杀之灾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入夜,闷热异常,天上舒卷着几多浓云,看不见星月,阴沉的利害。

沮授手里捏着一串念珠,坐在厅堂里的太师椅上闭目养神。忽然,一阵悠扬的笛声悠然而来,婉转之下,令人心神一荡,沮授缓缓把眼睁开,望着门外漆黑的夜空,听者清脆悦耳的笛声,静静出神。

半晌,半空中传来鹤鸣,一人朗声道:“沮授还不出来把人头给我,更待何时啊?”

沮授一惊,大步迈出来到院里,只见离地不到五米高的地方飞翔着一只仙鹤,那鹤两翼张开不断扑动,悬在半空,鹤背上端坐一人,身穿乘云衬星白色仙衫,手拿仙人白羽扇,一幅仙风道骨的模样。

沮授惊疑地问:“你是什么人?深夜来此何干?”

那骑鹤之人爽朗一笑:“我就是峨嵋山乌角先生座下三弟子左绝心,哈哈,前几天的时候袁公园内设宴之时我们还见过的。”

沮授点头道:“当时确实见过,不过先生今日来此呼要吾头,不只是何道理!”

左绝心笑道:“有人花一百万两黄金要你之头,我焉有不取之理?”

沮授面色转冷:“我不知道那乌角先生是何人,只是要取吾头恐怕也没有那么容易!”右手掐成剑指向外面地上一指,兵器架上三十六把宝剑自动出鞘。

“呛啷啷”数十把宝剑盘旋一周,径往天上的左绝心射去,面对超级大boss沮授,左绝心净似毫不在意,左手取出一把符纸放在手中羽扇前轻轻一扇,只见数十道火舌喷涌而起,在空中凝成一道十米多长的火龙,蜿蜒之间将三十六把宝剑全部圈起,片刻之间,三十多把宝剑全部化成铁水淋下。

沮授眉头紧皱,两手掐诀,轻喝一声,四下地面上蹿起八道地泉,脸盆大的水柱冲天射起,左绝心的火龙长声呜咽,消失在漫天水雾之中。

左绝心在空中驾鹤而起,避开地泉冲袭,用扇遥指沮授道:“今天你必死!”扬手打出八道符纸,化作门帘大小,立在地上,将沮授围在当中,符上各种古怪咒语齐出,金光闪闪,沮授脚踏八卦方位,浑身水汽蒸腾,将八道符印挡在身前三尺之外。

左绝心取出一块金印,扬手打下,正落在沮授头顶,万道金光摄下,如泰山压顶,八道符中各出一条火龙,张牙舞爪围沮授身边嗜咬。

沮授将手上念珠取下,九颗黑宝石般的仙珠在身子周围盘旋,黑色精光骤出,八条火龙顿时烟消云散。

左绝心在鹤背上大急,仙羽扇上连扇出数道乳白色的仙气到悬在沮授头顶上的那颗金印上,二人僵持半个多小时,突然“嗖嗖”数声响过,八道符光全部被击碎,那可以金印也“当啷”一声掉在地上,左绝心在鹤上忍不住喷出一口鲜血来。

破了对方阵法,沮授也损耗了不少的元气,脸色苍白连退数步在椅子上坐下,猛然间感到身旁杀气满天,惊得急忙顺地滚到,腰间一痛,还是着了人家的道。

沮授左肋下一个骈指粗的洞,鲜血汩汩流出,再看椅子边已经站了一人,手里拿着龙虎判官笔,右手的笔尖上还沾着自己的血液,脸上冷峻异常,大步往自己身边迈过来。

沮授顺地翻滚,抬手打出一颗黑珠,那刺客用判官笔一封,“叮”的一声脆响,黑珠被磕得粉碎,沮授受到反噬,也吐出一口血来。

眼看此刻走进,一笔往自己咽喉处刺过来,突然地上的沮授身子陡然弹起,身子底下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把宝剑,直往那刺客小腹刺来。

刺客猝不及防,急忙用左手判官笔一封,“当!”的一声,刺客膀臂发麻,再看那沮授此时已经站起,一把宝剑使得风生水起,尽往自己要害刺来,刺客舞起双笔,竟然抵挡不住,连连后退,他心里大急,本来这个沮授是策士的,不像田丰是大术士,能使用大杀伤性的超级禁咒式法术,策士的主要技能都是辅助行军打仗的,比如说“观星术”就是Q版的天气预报,“阴雨绵绵”则是卡通的人工降雨,再比如贾诩的“大衍神算”诸葛亮的“神机妙算”郭嘉的“鬼才心算”等等,都是不具备攻击力的,所以他们才敢如此嚣张地来刺杀沮授,没成想这沮授的武功竟然如此厉害,剑法凌厉之处,令人疲于抵挡。

他们两个在屋里打得热闹“乒乒乓乓”的,外面的左绝心可不耐烦了,取出符纸又放出了两条火龙往屋内飞去助战,突然地面上涌起两道地泉,火龙一触便消,其威力比之刚才的水龙更要强上三分。他没有想到那沮授在仗剑力战之时又能施法,一气之下,又取出一把仙剑,抬手抛出,那剑如有灵性,自动飞入屋内往沮授脖颈刺去。

乌角先生左慈左元放一直在峨嵋山中修道,一日忽然听见石壁中有人喊他的名字,不多日之后,天降巨雷轰开石壁,左老头得到三卷《遁甲天书》,左慈一共收了三个玩家徒弟,左绝心便是第三个弟子,数年时间,做了无数个师们任务,最后终于学到了“人遁天书”有了云游四海,藏身变形和飞剑取人首级三个技能,他收服仙鹤当作座骑,遨游四海八荒,取得仙铁精英请高人修炼了一把天级下品的仙剑,挥手掷出,能自动飞出杀人与谈笑之间。

左绝心飞剑一出,突然屋内飞剑发出强烈的“嗡”的一声响,左绝心身子大震,再次忍不出吐出血来,他脸色涨的血红,正要施法,忽然远处黑暗之中急速飞来一支金箭,来势如同惊雷,仙鹤躲闪不及,被一箭射入腹中,悲鸣而死。

仙鹤坠地,左绝心重伤之下竟然重重摔在地上,他取出一颗药丸吞下,这时听到前方传来笑声。

我和沮授沮鹄并肩走来,左绝心一见沮授大惊:“你,你不是在屋里……”

我呵呵笑道:“傻孩子,不要以为修了仙术就了不起,游戏永远都是平衡的。”说完望屋内喊:“元直,子龙,出来吧,哈哈。”

屋内徐庶赵云齐声答应,走出屋来,赵云手里还拎着被捆成一团的刺客,徐庶伸手在脸上一抹,顿时由沮授变回了原来的面貌。

原来徐庶是会易容术的,不知道这个游戏是怎么安排的,徐庶竟然会诸葛亮贾诩郭嘉周瑜等各超级大boss都不会的易容术,估计可能是根据书上那句“披发涂面而走”“虽有识者不敢言”来的吧,挺有意思的。

徐庶修的是“命星算术”看出沮授近日有刑杀之灾,于是我们合计跟沮授导演了这一幕,我没有想到的是,徐庶的剑术竟然如此高超,简直就是一个武林高手嘛,重伤之下仍然能把那个刺客打得没有还手之力,真乃强人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