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网游三国之乱世神医

追风马,马踏大江南北,方天戟,戟打长城内外,济世针,针刺枭雄铁胆手术刀,刀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回 单挑
章节列表
第三回 单挑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2        返回列表
两阵对圆,我揉了揉脸,大声道:“你就是天地会的二把手剑南春吧,唉,你们可也真是的,只不知道幽州现在是我的地盘?为什么就非得要跟我对着干呢?难道就非得让我把幽州玩家建立帮会的功能取消么?”

剑南春大声道:“一起来玩的,凭什么你就能出生在袁家?直接可以坐擎幽州?我告诉你,不要以为那些NPC都叫你什么主公啊什么的,我还真就不鸟你。”他冲着我这面的玩家士兵喊,“你们都是来玩的,难道就真的原意做袁家的走狗么?来吧,来我们这里吧,他们那只会拿你们当炮灰!”

我哈哈大笑:“我也是玩家啊,怎么,要不要我也投降加入你们?哼,他们跟着我,我能给他们军饷,我能给他们稳定的打怪练级战将杀敌升官发财的环境,你能么?”

剑南春大叫道:“宁为鸡首,不为牛后,宁可什么都挣不到,也要玩个痛快!”

我指着他道:“跟我混最低还是个‘牛后’,加入到你那里可也轮不到‘鸡首’,顶多是个‘鸡后’吧,哈哈。”

“袁天宇不用在这净说些废话,我们手头上见真章吧!”对阵青旗下驰出一匹黄膘马,马上一将手持一杆方天画戟,(当然不可能是地级的)来到阵前高声喝道,“青木堂董震在此,你们谁敢过来跟我单挑?”

他这一叫不要紧,惹恼了性子暴躁的土豆,小土豆大骂一声:“操你妈的,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在这里叫唤,常山土豆来跟你走上几招!”舞起一对八棱水磨镇山锤大叫着向董震杀去。

那董震也颇为了得,一杆画戟使得风生水起,虽然跟我的天狼戟法是没法比,但也颇具威力,土豆一双锤大开大合,虽然身材矮小,但每一锤挥出都有千斤之力,董震只开始时碰了几下,便再不敢硬接,画戟不得已避开大锤,土豆再无忌惮,二人打了五十多个回合,董震被土豆一锤砸在肩膀上,再补一锤直打得脑浆崩裂,连身子都少了半截,碎成烂肉摊在马下。

土豆单挑胜了,我们这边士气大振,转眼间对阵又有一将杀来,使一把披风大刀,大叫:“常山狗贼拿命来!”大刀高举直往土豆头顶劈来,土豆怒喝一声,右手锤往上一架,“喀!”一声脆响,蹦起万点火星,二人坐下战马一起长嘶后退数步,土豆大叫:“来的好!”纵马上前把大锤抡圆了狠命往下砸去。

这回对方却学乖了,不敢跟土豆硬磕,刀势改挑,将锤别过,转身拨马便走,土豆大叫:“小瘪三,有种别他妈跑!”正纵马追来,对方回刀一招三圣华斩,只见三道蓝色刀气从刀上分离出来往土豆身上斩来,等到了近前三道刀气却合为一道,来势凶猛。

土豆杀红了眼:“小瘪三,用什么技能啊!”一锤打去,“咣!”的一声,三圣华斩的强劲刀气被他一锤敲碎,前面那人都看傻眼了,他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天底下还能有人不用技能,硬破他的武将技,而且还破得那么轻松,正惊愕间,土豆已经纵马来到近前,大锤高高举起,重重落下,那人不及躲闪,整个尸身被土豆三锤打成稀烂。

单挑胜利,我军士气再涨,那边又有一将绰枪杀来:“玄水堂弥勒佛在此,狗贼拿命来!”这边朗朗跃马而出换下土豆,挺寒星绿沉枪直刺弥勒佛,二人在阵前杀了一百多个回合部分胜负。

这边六面兽舞双锏上前助战那边一将高呼:“赤火堂豆腐干在此!”挺一对宣花大斧来战,四个人成两对厮杀,又斗了三十多个回合,却是六面兽不敌豆腐干拨马便走,豆腐干随后追来,猛然六面兽回身把右手金锏打出,这一招“杀手锏”可是绝技,豆腐干猝不及防被一锏大在脑门上,顿时脑浆崩裂而死。

不等六面兽把金锏捡起来,对面有飞来一将,自报名叫大刀王334,挺一杆南极大刀直杀过来,六面兽单锏招架,不过三个回合,被对方一刀挥为两段。

这边恼了常山赵子颖,挺枪杀出,大刀王334也非常了得,刀法精湛,开合之处呼呼挂风,显示出其内力之深厚。赵影跟六面兽合称常山五杰,虽然私人关系并没有到“亲如手足”的份上,但毕竟相处日久,一见六面兽被杀,气愤填膺,一杆银枪舞开了,遍体飘雪,每一枪刺出都带着强劲的气流,二人斗了七十回合部分胜负,忽然听到一声惨叫,却是朗朗一枪挑了弥勒佛于马下。

那边黄土堂香主堕落天使大叫杀来,魏文挺枪上前接住换回朗朗,又有一将赵巡舞一顶金顶枣阳槊杀来,月下独酌挺钩镰枪接住,六个人分成三队狠命厮杀。看得旁人心血沸腾,暗叹不已。

其实真正要打仗的时候,本不用单挑这么多刺的,只要士气涨上来就可以挥军冲阵了,只是我想既然攻心为上,就要让他们心服口服才行,所以尽让他们去挑,反正我对自己人的武功都有信心。

转眼间三对人又打了五十多个回合,依然分不出胜负来,我将身后斗篷一掀大喝一声:“我为三位擂鼓助威,但看三位将军斩将杀敌!”从葛仙翁戒指里取出御赐战鼓双手在鼓面上一按,大鼓释放出一股雾气,仙雾翻番滚滚便浮在马前,我取出鼓槌运起内力便于马上奋力镭起。

“咚!咚!咚!”鼓声震天响起,我军将士俱都精神一振,各项属性迅速提升,我大声喝道:“赵子颖,我这第一通鼓为你所鼓,欲观你常山银飞将之美名!”我话还没喊完,赵影霹雳一声虎吼,一枪把大刀王334挑于马下,我军十万大兵齐声欢呼!

“咚!咚!咚!”我再次喝道:“月下独酌,我这第二通鼓为你所鼓,须不要堕了你师父的威名!”一通鼓未完,月下独酌也大吼一声,钩镰枪直槊进那赵巡胸膛,到拽下马高高举起,我军士气再一次高涨。

“咚!咚!咚!”我再次喝道:“魏子通,我这第二通鼓为你所鼓,看你斩将!”魏文一杆银枪使开了,堕落天使身为黄土堂香主,毕竟非等闲之辈可比,一杆紫铜大棍携带敲山碎石之威,仍然跟魏文斗了个旗鼓相当。

二人又斗了近百会合,魏文枪法渐乱,突然拨马而走,堕落天使催马赶上,抡大棍便砸,猛然魏文别身躲过紫铜棍,一杆银枪倒转,从肋下向后穿出,这一招正是枪法中的必杀精髓——回马枪,回马枪如拖刀技一般,天下使刀的几乎人人都会,但是从不同人手中使出来便会发挥出不同的功效,魏文一枪反刺,堕落天使猝不及防被刺中右肋,疼得惨叫一声,挥棍挡开魏文,拨马而走,魏文却不追赶,在马上取出神臂弓,一箭望堕落天使后心射去。

“混蛋,你他妈的敢!”对阵中传来一声咆哮,只见一道金箭射出,正中魏文射出那支箭,两箭双双坠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