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网游三国之乱世神医

追风马,马踏大江南北,方天戟,戟打长城内外,济世针,针刺枭雄铁胆手术刀,刀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回 血流成河
章节列表
第四回 血流成河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对方败阵,我在马上把描金戟往前一挥,虎步营立即变作锋失阵,徐庶指挥近卫军在后保护我,左右两翼袁函风之子各催动神火、圣水两军向前冲杀,我军就好像一只展翅翱翔的大鸟,直取敌阵。

天地会接连数将被杀,士气低落,队形被我军一下子冲散,我指挥虎步营作中军,犹如一把利刃把对阵破开,那剑南春竟然是双股剑,来不及变阵,我正好冲到近前,抡戟便砸,他用双剑一架,便犯了游戏里兵家之大忌。

因为我列的是锋失阵,我冲在最前端,发挥出的攻击力是整个阵法的加成,现在我的虎步营士兵高达七十五级,并且有五千之多,凝聚出来的力量大部分都集中在我手中的这杆描金戟上,剑南春双剑一架,顿时脸色大变,一对人级的双股剑寸寸碎裂,他的两臂顿时像面条一样垂了下去,张口喷出一口鲜血,坐下千里雪连叫都没叫出来就碎成一摊血肉涂在地上,剑南春重重摔在地上,不省人事。我用戟上小枝勾着剑南春腰带提了过来,让给身后专人捆绑。

我一戟拿下剑南春,心中豪气顿生,仰天大笑三声,还没等笑完,旁边两支军杀到,这是两支由数千万家组成的队伍,嗷嗷滥叫,杂乱无章,我驱虎步营从中间将两支军分开,回身取出迅雷弓一箭射去,一将顿时落马,另外一人吓得直往城上逃去。

我领虎步营横冲直撞,借锋失阵之威,手下并无一合之将,对方数万大军被我如切豆腐般割成数块,对方玄水堂香主酸甜苦辣看见不好,大声招呼手下堂内弟兄向我杀来。

我大叫痛快,描金戟使开,跟酸甜苦辣狠斗在一起,后面十数个青木堂高手杀来,徐庶变六丁六甲阵,十二位仗二天神隐于阵中,将之困在阵中,外面后冲过来的青木堂兵,尽被虎步营列成阵势乱箭射回。

我现在已经转世两年,随着年龄的增长,属性逐月递增,此时功力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况且我连年服食增加内力上限的丹药,虽然增加甚少,但胜在日积月累,天狼戟法又突破到神乎其技的境界,所以武力尤胜当初,一杆描金戟舞得如天外蛟龙,跟酸甜苦辣斗到六十多个回合不分胜负。

四处杀来的玩家越来越多,青木堂人尽打青旗,铺天盖地将我虎步营团团包围,一个个有马的骑马,有弓的射箭,所用武器也是五花八门,有短刀朴刀吴钩弧月刀、铁剑铜剑青钢剑、宣花斧金蘸斧月牙斧开山大斧、绿沉枪鸦角枪狼牙枪点刚长枪,所有玩家都被战场上的血腥气氛所感染,俱都杀红了眼,不顾一切地只顾砍杀。

又斗到二十回合,我利用内力深厚的优势跟酸甜苦辣硬磕硬碰,酸甜苦辣连吐三口鲜血被我的空隙抽出七星龙渊剑将他坐下马头砍落,酸甜苦辣滚落下马,被我生擒活捉。

其他青木堂高手,大部分被徐庶用阵法困住斩首杀掉,只有几个人拼力杀出重围逃命去了,我看见四周青旗幢幢,青木堂大军铺天盖地杀来,胸中豪气大增,把描金戟往天上一指,高声大呼:“兄弟们,随我杀敌!”

虎步营和近卫军齐声相应,依旧组成锋失阵超前猛冲,青木堂的玩家只有少数高手,其余武力都不甚高,哪里是我虎步营的对手,前排重盾撞击,后面两排举三四丈长的巨矛奋力冲刺,后面弓箭手乱繁攒射,青木堂的人大部分都还没冲到近前就被射成刺猬,有的甚至穿身而过,个别的冲到跟前挥刀砍两下也立即被万矛穿身,武力高一点的就都被重盾砸死,我军踩着对方数万玩家的尸体嚎叫着冲锋陷阵。

这一仗从早到晚,直杀到日落西山方才结束,各家收兵,其实,如果跟NPC部队打本没有这么辛苦的,主要是玩家们都有一股子热血,杀红了眼不顾生死狠命往上冲,反正挂了还能转生,也不摆什么阵势,只凭一股狠劲不管不顾地杀来,连后面鸣金收兵都不管用,近二十万的玩家大火拼,杀的相当惨烈。死尸堆积如山,鲜血浸润入土三分,方圆数十里地面上都涂上了厚厚一成泥泞的血浆。

我军离城十五里下寨,清点人数,虎步营和近卫军因为本身武力装备都先进了不止一个档次,又有徐庶这个大boss亲自指挥,所以损伤不大,神火军玩家挂掉了两万多,五万人马没了近一半,圣水军上万更大,只剩下了两万余人。相对地,我们杀敌近八万人,斩将过百,擒得对方副总舵主剑南春,玄水堂香主酸甜苦辣,赤火堂香主莫言,打伤青木堂香主东方不败和黄土堂香主堕落天使,折了大将六面兽,这一仗可以说是惨败了。

看着一众玩家将士满脸的兴奋,徐庶觉得很是不以为然:“上兵伐谋,为将者当以奇计胜地于千里之外,似主公这等蛮打实跟街头地痞无异矣。”

我拉着徐庶的手:“不错不错,打仗是需要脑子滴,嘿嘿,元直有何良策交我?”

徐庶道:“天地会草莽俱是些乌合之众,若取其城易耳,只需如此如此,则城得必矣!”

深夜,沮阳城,天地会议事厅内:

青木堂香主东方不败(由网友“真心”友情客串)身穿一身红衣,手拿一根二十多公分长的银针来回走动:“哈哈,今天打得可真是痛快啊,我从来都没打过这样痛快的仗。”

西金堂香主电文香急道:“我们挂了八万多人,痛快个屁,人家最少还有六万,接下来我们拿什么跟人家打?”

黄土堂香主堕落天使一掌重重拍在座椅上,粗声道:“他妈,这袁狼手下高手怎么这么多?那常山五杰个个都不是孬手,还有那个使钩镰枪的,奶奶的,我们的人上去一个挂一个,连老剑老莫和老酸都被他们抓去了!这还是那赵云马超等人没来,要是都来了,我们可就彻底没有活路了!”

电文香冷哼一声,阴阳怪气地说:“是谁说的袁狼怕西门秋月袭其东路,不能派大兵来的?”

东方不败也不生气,笑吟吟地走向电文香:“听小文文这话,是在埋怨我喽?”

电文香心里一颤:“不敢不敢,我哪敢埋怨东方大哥啊。”心里却在骂着:死变态,你给我等着,早晚让你死在我手里!

东方不败是金庸小说里东方不败的铁杆粉丝,本人长得十分俊俏,来到游戏中穿红杉,戴玉镯,使一根绣花银针,苦练轻功和针法,自创一门用针的独门功夫,起名就叫做“葵花宝典”,本身武功奇高,天地会中也只有总舵主中华英雄能跟他放对,是以无论别人多么厌烦他都不敢说他一句错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