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网游三国之乱世神医

追风马,马踏大江南北,方天戟,戟打长城内外,济世针,针刺枭雄铁胆手术刀,刀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八回 涿鹿之战
章节列表
第八回 涿鹿之战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涿鹿城下一战,直杀到日落西山,两家才罢兵,中华英雄带兵回城,我军退后十里下寨,检点伤亡人数,我军又损失两万多人,现在只剩下不足三万人,不过战果还是辉煌的,共歼敌四万余人,斩敌将一百二十人,割来的脑袋挂满了马脖子,都能堆满一小车了,离远了一眼望去,像一车收获的果实,那才叫壮观。

其实,战况本来可以不用这么惨烈的,主要是因为部队里都是玩家,打起来不听号令,不守阵型,不讲究大规模的集体配合,不听收兵鸣金,只顾一味的“爽”,先是大骂一声:“操你奶奶的!”然后一刀砍去,不死再骂一句补一刀,所以打起仗来就是比哪方人多,那边武器好,功夫猛,那边就胜利。我这十万大军都是去年冬天我严格招收严格训练的,每一个人的武功评价都在“登堂入室”以上,天地会里功夫好的不少,但整体实力还是属于“杂牌军”范围,所以两次都被我军“惨胜”告捷。

水火两军各回寨休息,准备晚上再战,我让其他人把战利品挑好的都搬上来,每一次打仗之后抢得的战利品当然是由我先挑,剩下给手下众将,其余的才“上缴国库”,这一点倒是没有人反对。

好几万人的混战,死伤太大,每一都是我军打扫战场,游戏升级之后人物死亡后去转世投胎,凡是没有经过系统绑定的东西统统掉出来,所以战场上好的东西基本没有,但低质易耗品多得是,我命人挨个死尸身上搜查,所得正气丹、金疮药、解毒丸、等装了五大车,所得刀剑铠甲等更是得到上百辆车,我挑了一遍,得到了十二枚唤尸符,每一道符可以把一句死尸变成僵尸起来战斗,被唤醒的僵尸会将前世技能等尽去,物理攻击翻倍,倒是挺有意思的,其余的就都给赵影他们去挑,其实大家都知道,这是玩家部队打扫战场,有好东西谁能交上来?

当天夜里,徐庶手中十二枚黑珠一枚一枚数过去,忽然说道:“主公今天晚上就动手么?”

我摇摇头:“要灭天地会易如反掌,只是要给对方心理上的压力,反正他们没有援军,我们怕什么?”

徐庶点点头,又道:“主公打算怎样惩治那些被抓的叛贼?”

我无奈道:“还能怎样,唉。”心想这自古草莽英雄跟朝廷就势不两立,现在我总算深深体会到了当初康熙因天地会乾隆因红花会那种寝食难安的心情了,当初在看小说的时候,我帮着武林豪杰骂朝廷,现在玩游戏我又以朝廷的身份骂武林人士,一口一个“草莽”,不知道他们现在会不会也再说我们是朝廷的“走狗”“鹰爪子”呢?

第二天,我领大军在涿鹿东门外叫阵,开始时城上一直高悬免战牌,后来我让几十个玩家从中华英雄到可乐再到他手下各堂香主,上下几百年,祖宗几十辈全族的女性全部骂道,骂得好的,我立即就奖励一两金子,一时间污言秽语**名词全上,气得城上守军咬牙跺脚。

玩家们那能受得住这么骂啊,不到半个小时工夫,城门一开,一将涨红了脸大吼着冲出门外,正是宏化堂香主宇文杰,它是鲜卑族人,不过很早就加入了天地会,是以上一次跟柯比能打仗他并没有参加。

宇文杰身穿柳叶连环甲,头戴凤翅盔,手提一把铁蒺藜骨朵,坐下飞鹤马,嗷嗷大吼着带宏化堂五千多残兵败将直接奔我杀来。

我刚要上前迎战,旁边一声虎吼,乌丸虎将吴辽挺狼牙棒上前厮杀,宇文杰的铁蒺藜骨朵是一根铁杆前头带着花骨朵一样的蒺藜刺头,跟狼牙棒大同小异,二人都是虎将,也不讲什么战术打法,冲杀来,就是硬碰硬磕,磕得大白天的火星四溅,脚下尘土飞扬。

二人打了一百多个回合不分胜负,城上中华英雄怕宇文杰有失连忙带大兵出城,列阵观敌,转眼之间场上二人又斗了上百回合,依然谁也奈何不了谁,宇文杰气得瞪烈虎眼,吴辽也是哇哇大叫,边打边骂:“操你姥姥的,吃我一棒!吃我一棒!靠了你大娘的,你,再吃我一棒!”

又斗了将近五十回合,月下独酌看得不耐烦了,偷偷在旗门下也拿出迷你型的穿云弩,搭上巴掌大小的黑铁箭,瞄准场上宇文杰一弩射去,那宇文杰正跟吴辽打得热火朝天,不妨被对方放冷箭,举着铁蒺藜骨朵正要一下向吴辽砸去,猛然后心一痛,一头倒栽下马来,吴辽见到了一愣,回头大喝道:“那个不开眼的放冷箭?这不是坏爷爷名声么?”

中华英雄纵跨下穷奇出阵,将受伤未死的宇文杰抢下,金枪一挥冷冷道:“刚才放冷箭的,出来受死!”月下独酌似乎知道这中华英雄厉害,撇撇嘴没有说话。

我看见吴辽举起狼牙棒又要跟中华英雄放对,急忙纵马向前笑道:“这有什么呢?不就是放冷箭么,昨天你们不也放一次?正好一边一次拉平了。”

中华英雄眉头一皱,回头大喝一声:“滚出来!”

一个面如土色的玩家战战兢兢走出来,中华英雄厉声问道:“你是何人?”

那人小声说道:“我是洪顺堂三只手,昨天是我方的冷箭。”

中华英雄道:“你犯了什么过错?”

三只手道:“昨天放冷箭,损害了天地会的名声,违反会规第七十二条,我……”他还没说完,中华英雄回手一枪,甩下一道金光,正是武将技“半月斩”,一道半月形的金光贴地向三只手划区,二人相距约有百米之远,刀气说到便到,三只手来不及躲闪早被由裆至头一斩两半。

中华英雄又喝道:“宏顺堂香主七喜因管教手下不严扣除半月工资!”

“好好,好啊。”我边催马向前边拍手道,“天地会果然个个都是英雄好汉,哈哈,昨天我们打得不痛快,今天就冲总舵主的身份,我俩再打一仗如何?”

中华英雄眯缝起眼睛道:“很好!”

我取出方天画戟向前道:“总舵主请!”

中华英雄大喝一声,挺枪跃马冲了过来,金枪举起当胸便刺,我“顺风扯旗”躲开一枪,画戟画弧,一招“偃月戟”削向对方的脖子,中华英雄大喝一声:“好”挥枪挡住我的画戟,转手金枪一旋仍向我打来,我急忙舞戟。

我俩斗了二十多个回合,我边抵挡不住,连连后退,中华英雄枪法越是越快,步步紧逼,我连退出一百多布,突然大喝一声“诛邪!”三道戟影直往中华英雄连上打去,身后虎步营看见金戟出现,齐应了一声,盾牌后面事先埋伏下的弓箭手各挽强弓,一起往中华英雄射来,当然这个时候,我早驱追风马躲到一边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