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网游三国之乱世神医

追风马,马踏大江南北,方天戟,戟打长城内外,济世针,针刺枭雄铁胆手术刀,刀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三回 出兵锦州
章节列表
第十三回 出兵锦州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2        返回列表
诸葛天马呸了一声,气道:“本来我们还有一个玩家优势可以倚仗的,妈的公孙瓒那个混蛋借口前些年虎牢官一战玩家造反的由头,始终不同意我们组建玩家部队,有几个玩家帮会组织来帮忙还遭到了公孙瓒的镇压,他妈的!”他说到激动之处,一脚踩在椅子上,气势汹汹地说,“小月这次让来这里的目的就是请你出兵抗日,她说,如果你能真心抗日,她愿意率领所剩近两万白马义从和五万普通部队投降你。”

“西门姑娘深明大义,果然是不让须眉的巾帼英雄啊。”贾诩在一旁笑笑,“不过要想一心抗倭,首先还是要解决掉辽西阳乐的公孙瓒,不然我们的后方补给线可就全都暴露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呵呵,诸葛先生,我们不是不相信你们,而是不相信公孙瓒。”

诸葛天马哈哈一笑,自乾坤袋里拿出一个方盒递到我面前,打开给我一看,只见一颗血淋淋的人头置于盒中,二目圆睁,正是公孙瓒的人头。

诸葛天马笑道:“小月来时便告诉我,可带上赵统赵广两人先到乐阳顺路取了公孙瓒人头再来,以表达我们的诚意,我带着两人到乐阳略施小计就把那老小子做掉了,还收编了他五万白马义从,已经让赵统和赵广兄弟俩带到昌黎去给小月了,这人头便拿来作为见面礼!”

“好!”我“腾”地站起,用力拍着诸葛天马的肩膀道,“日本侵略东北,我早就有心出兵御敌,只是怕小月不容,这回既然小月有如此诚意,我这就发兵昌黎!”

建安五年三月,让贾诩选了黄道吉日,安排出兵,前军都督平难将军张辽,骑都尉吕翔、吕旷为副将;后军领兵使建威将军臧霸,牙门俾将沮鹄为副将,监管运粮建武将军管亥,韩忠为副将;左军领兵使典军中郎将袁函,骑都尉岑壁、彭安为副将;右军领兵使抚军中郎将风之子,骑都尉赵弘、孙仲为副将;中参军左军师贾诩,中护军右军师徐庶,中监军平虏中郎将莫文君,前将军平东将军马超,左将平北将军赵云,右将军平南将军颜良,后将军安西将军高顺,越骑校尉赵影、屯骑校尉魏文、步兵校尉孙杨、长水校尉月下独酌、射声校尉朗朗、骁骑游击将军土豆、折冲将军吴辽、强弩将军清魂楼主,起飞鹰骑、陷阵营各五千,尸魔兵、虎步营、铁甲骑兵各一万,十战龙虎军十万,另有普通军队三十万,玩家军队神火二军十万,共五十四万,诈称一百万,即日启程。

我又命沮授为燕国相幽州从事,我不在之时,六郡事宜全部由他说了算,令华歆、邴原、管宁总理内政,负责防守疆域,最主要的是保证足够的后方补给。

我军三通鼓毕,突然来了一阵大风,把阵前旗杆折断,众军大惊,徐庶随手一算,说道:“此乃不祥之兆也,此时实不宜发兵。”沮授也道:“此乃灭军之兆也,四公子不宜发兵,可紧守辽西,让西门秋月也退到我们这里,以逸待劳,消灭倭寇可矣。”只有贾诩在一旁默不作声。

我哈哈大笑:“这个游戏真是的,现在就判定这场战斗我是一定会输了?操了,小爷我还真就不信这个邪,管他什么祥与不祥,小日本是一定要打,不然东北三省再一次尽数沦陷了,不管能不能赢,打了再说,何况,凭我们的文事武略也未必便输!”

我话音未落,天上忽然传来一声鹤鸣,一声叹息,众人抬头一看,只见天上正飞来一支仙鹤,上面作者两个人,其中一人手摇仙扇,正是当初又过一面之缘的左绝心。

仙鹤落地,二人走过来,左绝心叹气道:“从这旗杆之上,便可看出游戏公司不希望你征伐辽东,你还要去么?”见我冷笑,他点点头,“也罢了,这位是我的朋友名叫管辂,星命算数天下无双,当初便是他看出袁狼你命星犯灾于东北的,不如现在请他在给你算上一次吧。”

那管辂也不言语,随手占卜一课,一边摇头一边叹气道:“天命不可违!天命不可违啊!袁君可记得我一句话,三四交结,命在西方,绿鸟扑水,鸿鸣在野。”说完便不再说一句话。

左绝心道:“虽然游戏充满了变数,唉,兄弟你好自为之!”说完跟管辂踏鹤而去。

我指着已经袁去的左绝心跳脚骂道:“傻逼带冒烟的东西,故意来慢我军心,用法术折我旗杆,又满嘴的胡说八道,混蛋王八羔子,等老子擒了卑弥乎回来让他强奸你!”我这一通大骂,众军不禁莞尔,都恍然大悟:原来刚才的那一切都是那个左绝心的修仙玩家搞得鬼,先前闷气一扫而光。

我哈哈大笑对着徐庶沮授两张臭脸道:“好啦好啦,今天天色已晚,三日后再出征!”

三日后,擂鼓毕,正要下令大军开拔,哪知道又来了一通大风,新换的旗杆再一次一折两段,贾诩谏道:“可设法祭天禳之。”

我气得直哼哼,没办法,让贾诩写的祭文,就是诸如:我军怎样怎样时仁义正义之师,出兵抗倭卫国为民等等……念完之后又杀了黑牛白马牺牲,祭毕三日后再行。

又三日,还是刚擂完鼓,又来一阵风,把我的旗杆折断,一众NPC都吓得面如土色,贾诩又道:“可设坛再禳……”

话还没说完,就被我打断。我鼻子一哼哼:“祭个屁禳个屁!”我站在广场上指着天上骂道,“操拟奶奶的游戏公司,那旗杆每一根可都是好几两黄金呢,你他妈的要是再敢给我弄断了,我就就投诉你!”骂完命人再换上新的旗杆,重新擂鼓,果然这一次无风无浪,旗杆不再断折,贾诩徐庶等看得目瞪口呆。

数声炮响,大军往东开拔,不数日,来到昌黎,此时昌黎一半已归日本,西门秋月屯兵锦州,跟日本军隔医巫闾山相对,日本大帅黑歧佐之介领兵五十万在锦州城外三十里下寨,建御雷领兵三十万屯兵阜新,兵锋直指锦州。

到昌黎,西门秋月领兵出城十里迎接,这一次,我终于看见了我朝思暮想的梦中情人,只见西门秋月长得比我暗中得到的“**集”上的还漂亮十倍,她并不是意想中的肌肉女,身材高挑,柔弱之处,如水般令人着迷,身上不穿盔甲,只着一袭白色纱衣,如天女下凡一般,不带一丝人间烟火的气息,两眼里波光荡漾,看得我神魂颠倒。

旁边徐庶捅了捅我:“主公,主公,人家跟你说话呢!”

“啊?”我哈哈一笑,“来之前我就在心理为小月你勾画出无数美丽的形象啊,可是今天一看,那些加起来也没有你真人好看十倍。”话一说完,周围人一起傻掉,我定睛一看,才知道,原来西门秋月还没有来到近前,刚才跟我请安说话的是赵云的两个儿子赵统和赵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