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网游三国之乱世神医

追风马,马踏大江南北,方天戟,戟打长城内外,济世针,针刺枭雄铁胆手术刀,刀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五回 无奈的内战
章节列表
第十五回 无奈的内战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却说这乌丸猛将吴辽虽然外表长得五大三粗,看似四肢发达大脑平滑的“混人”,实则胆大心细,谨慎非常。一看见对方在马上伏身,立即就想到对方会有猫腻,他在马上并不追赶,右手往空中一抓,迅速凝成一条一丈多长的五彩光刃,真是高级武将技能“御飞刀”,我在后面细看他凝气成刀的长度和速度,可推断出它的内力也是异常的深厚。

吴辽凝成御飞刀,前面江枫渔火的弓箭才搭上弦,等江枫渔火转身的时候,御飞刀已经划过一道五彩华光打到了胸前。

“啪!”的一声响,吴辽御飞刀强劲的力道把江枫渔火手中的一张鹊画弓打成两截,紧接着江枫渔火惨叫一声,被御飞刀在胸前开了一个碗口大小的窟窿,血流满身倒撞下马而死。

吴辽嗷的一声大吼,他胯下的铁甲猛虎跟着怒嚎,声势惊人,吴辽用狼牙棒一指黑歧佐之介:“狗东西,我对杀汉奸没有兴趣,还是喜欢杀猪屠狗!”正要冲过去,黑歧佐之介旁边冲过来两员上将,一使枪一使大刀,吴辽待看清了对方长相之后,大怒道:“还是他妈的中国人!”

吴辽一声未毕,旁边惹恼了长山五杰之首的银飞将赵子颖,他清喝一声催马出阵,如一道白龙一般,飞马直取那名使枪的“汉奸”,那人见赵影来势凶猛,先自慌了手脚,勉强斗了三五回合,拨马逃走,赵影纵马赶上,一枪刺那人于马下。

旁边跟吴辽斗那人一件同伴被人打死,一分神,被吴辽一棒砸在脑门上,脑浆崩裂而死。

我一看见我方连胜三阵,立即下令总攻,西门秋月给我留下来的五十万玩家眼睛早就都红了,嗷嗷大叫着冲上去,见到有“膏药”标志的人就杀,倭国的玩家军队却有一百万人,铺天盖地地冲来,我军立即落了下风。

我便在马上擂起了御赐战鼓,“咚!咚!咚!”震天鼓声传出八百余里,凡是听到鼓声的我军士兵立即士气暴涨,身上各种属性都有加成,对方士兵听见效果则正好相反,士气和各种属性都有下降。

一通鼓毕,马超领一万铁甲骑兵从城内杀出,重骑马蹄踏地的闷响种种地震撼了在场的每一个人,马超银枪白马在队伍的最前面,小伙子长得又帅,武艺又高,枪法如电,倭国军中没有一合之将,所带骑兵人马皆披铁甲,刀砍不如箭射无功,而快速奔跑带来强悍冲击力,好似一队装甲坦克一般在敌军从中横冲直撞,如入无人之境。

二通鼓毕,我令赵云领我“十战龙虎军”中的一万连环马队杀出,同样人马俱披铁甲,三马一组,用铁索连环锁住,虽然等级没有铁甲骑兵高,但三马连环冲出,威力并不比铁甲骑兵弱。只见一万连环甲马就好像一台巨型的生命收割机,所到之处,肢体横飞,鲜血飞溅。

我坐在马上擂鼓督战,猛然间一惊,原来放眼望去,漫山遍野都是中国玩家,只不过有的穿“膏药国”的盔甲,有的是我们中国的军队,黑歧佐之介哪去了,我四处一望,终于在一个山坡上看到大约两万倭国军队正列好阵势,中间一匹黑马上坐着一个黑甲将军,正在向战场上观望,不住地指指点点,跟旁边的人说着什么,不是黑歧佐之介又会是谁?

妈的,你让我们中国玩家跟我们自己人打,你个老贱种倒是跑到那里躲清净!我看了一下四周的地形,唤过高顺和张辽,让他们如此如此。

三通鼓毕,我在马上一挥方天画戟,身后一万虎步营士兵立即变作锋失阵型,跟在我身后形成一道无坚不摧的“利刃”,迅速破开层层的“人浪”直往坡上杀去。虎步营是重步兵,此时结成锋失阵因为有行动上的速度加成,所以跑起来并不慢,两旁的敌军纷纷被重盾后面探出大刀削成两截,我在队伍最前端,一杆画戟腾腾舞开,因为虎步营队伍已经由原来的五千增编到一万,加在我身上加成属性也增加了不少,幸亏我的马已经换成闪电追风,而兵器也换成了方天画戟,要不然恐怕不用别人来打,本身就得被阵法的力量反噬压成肉酱。

我一口气杀了半个小时,冲到了一半的距离,这是山坡上的黑歧佐之介也看出了我的意图,在坡上将手中“膏药旗”横竖晃了几下,四处的倭国将领立即往我这边靠拢过来。

迎面忽然冲过来两员中国“倭将”,一个手提丈八蛇矛,一个提青龙偃月刀,张牙舞爪冲过来,我心里暗笑,现在学张飞关羽的人也恁多了,你以为那么长一根蛇矛是随便谁都能舞得开的么?

两人杀进,等我看清两人面容之后吓了一跳:这两个人赫然便是关羽张飞的徒弟鬼斧和极度嚣张!靠了,就算你们“操蛋”,也不至于堕落到这种地步阿?

一想到两人如此,我心里愤恨,方天画戟一晃,舞出一片血幕,上来就是必杀绝技“血戟”。极度嚣张把丈八蛇矛一圈,划出一圈浓烈的火焰,最后形成一个巨大的火球向我打来,口中大喝一声:“烈焰殛轰!”

我用血戟圈上对方的球,哪知对方烈火中隐含爆裂之气,猛然爆开,好似一枚空中导弹,把我炸了个七荤八素,那边鬼斧也是大喝一声:“亢龙有悔!”青龙刀带着排山倒海的劲里劈过来。

这下我可彻底被激怒了,画戟顺地,猛然挑起:“降龙斩!”方天画戟上金光闪动,一戟正砍在对方的“龙头”上,那青龙如蛇被打中七寸,呜咽一声烟消云散,鬼斧一声惨叫,喷出一口鲜血。

我看看四周蜂拥而来的倭国军队,不敢跟他俩恋战,急忙使一招“诛邪”将极度嚣张逼退,纵马带兵继续往山坡上飞驰而去。

转眼间冲到坡下,左右三支人马杀过来,六员大将齐吼:“休伤我主!”自然又全部都中国玩家,我趁对方还没到近前,取出霸世弓搭上离火箭,“嗖嗖嗖”,连珠三件,将左面两将射落马下,另外一将被我射中马眼,战马扑到,那人滚落下马,我画戟凭空一劈,顺着画戟的下劈之式,凝出五道地斩蓝光,正是比半月斩更高一级的“五岳华斩”。

五岳蓝光先分后合,顺地斩杀无数士兵,最后又合成一个巨斩,重重斩在右边一将身上,连人带马砍成两段,碎骨烂肉随着血雾散开,四周人齐齐一震,虽也没有想到我会这么狠。

趁着对方惊愕之际,我手上霸世弓连想,剩下两将,也被我射中咽喉落马而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