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网游三国之乱世神医

追风马,马踏大江南北,方天戟,戟打长城内外,济世针,针刺枭雄铁胆手术刀,刀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七回 锦州之战
章节列表
第十七回 锦州之战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黑歧佐之介是游戏三国中三大名帅之一,眼看着破下百万大军厮杀,吴辽面相狰狞,大声咆哮着向自己冲过来,却丝毫不显惊慌之色,待到吴辽冲到身前不到五百米的地方,他把手中“膏药旗”横着一挥,左右立即冲出一千多个“德川十字弓兵”,这是倭国的重重弩手他们手中的十字弓就是重型弩,一发可填两矢,交替射击。弩箭的射程极远,而且穿透力极强,威力大,有很强悍的透甲功能加成。

吴辽此时已经是杀起了性,现在就算他对面便是刀山他也敢冲过去拼一拼,看见对方两侧立起重弩他哈哈大笑:“**的狗东西,竟然还会射啊,操了!”

黑歧佐之介一声令下,第一波弩箭已到,那箭真是好似阎王的催命贴,找上谁谁就跑不了,每一支弩箭上所带的强大劲力,在它面前,玩家身上穿的铠甲跟纸糊的一样,而且很多都是穿过第一人之后还能再射入后面的人的身体里。

连续两拨弩箭过后,第一排弩手后退,第二排弩手上前。吴辽身后此时只剩下不到二十人,而且个个身上带上,吴辽大吼数声:“操你奶奶的,大不了再挂一会,**你有什么好得意的?就算你今天能杀死我们,但,我们生生世世祖祖辈辈都跟你势不两立!”吼毕有大笑三声,狼牙棒一挥,“兄弟们,还能动弹的就跟我继续上前杀了那个狗日的,给我们死去的兄弟报仇!”说完伸手一拍座下虎头,那老虎似乎也被主人的豪情感染了,昂首一声虎吼,震天动地,四下里人级以下的战马纷纷跪地不起,吴辽双脚跟一磕虎腹,铁甲虎王身子一躬便往黑歧佐之介扑过去。

刚才吴辽在坡上的吼声如霹雳般,震得四下里玩家全都停下来观看,听见吴辽大喊“我们生生世世祖祖辈辈跟你势不两立!”立即都被感染的胸血沸腾,心神激荡,幽州这一边的玩家齐齐怒吼,拼命地杀敌。

我在后面也被吴辽所感动,画戟划弧一招“偃月戟”削掉了一名倭将的脑袋,随后驱马也往黑歧佐之介那里冲杀过去,剩下一名倭将嘴里叽里咕噜地不知大喊着什么,迈开两条短腿追过来,我抓出一把小戟反手飞出,那名倭将也是了得,手中野太刀一横就把我的鬼戟挡住,不过也被我的内力所伤,腾腾腾往后连退三步,不等缓过气来我的第二把鬼戟飞到,正砍在他的脑门上,顿时给当场开瓢了。

两万野太刀武士此时已经被我虎步营分成数块,徐庶亲自指挥列成八卦阵,八门忽开忽和,九宫互相照应,把陷进来的倭人全部绞杀,虽然这样杀敌速度会慢下来不少,但自身的伤亡也能降到最低。

我驱马杀向坡顶的黑歧佐之介,吴辽已经冲到他身前百米的地方,两旁的德川十字弓手们已经准备就绪,只等主帅挥旗便开始攒射。

黑歧佐之介阴险地眯缝着小眼睛,眼前的这个血衣大汉给他带来太多的震撼,他甚至有些从心底生出来些许的畏惧,作为一军主帅,这种畏惧是不可以有的,他必须把这个骑虎的家伙一击杀死。

终于,吴辽进入了必备击杀的射程,黑歧佐之介右手高举“膏药旗”,嘴里大声叫了一句日语,正要把小旗挥下,忽然身后一阵大乱,一支人马从后坡杀上来了,只见这支军队不过五千余人,只是个个身强体阔,每一个都达到了八十级以上,个个身披玄甲,手持利刃大吼着杀上来,为首一员大将,生得浓眉大眼,手里一干地级上品沥泉枪,舞动间,倭国并将纷纷惨叫倒地,正是高顺率领五千陷阵营到了。

陷阵营是步兵中精锐的精锐,高顺自从修习《岳武穆遗书》中的“岳家枪法”已有数个年头,此时抢法已经不下于关余马超等超一流高手,手中所使沥泉枪更是使他如虎添翼,倭将之中并无一合之队,排成阵势迅速杀伤山坡。

黑歧佐之介一看见不知道什么时候抄道自己身后的这支精锐步兵立即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原来我先前奋力冲杀完全是要吸引自己的注意力,给这支军队争取时间。他长叹一声,果断地令身旁三名倭将领三千武田赤备队断后,他自己去处他的枪刺,八大倭国名将保着向左方杀出一条血路往北逃去。

我驱马冲到山坡地最高处,高举方天画戟,大声喝道:“兄弟们,黑歧佐之介那老狗已经被我杀败逃跑了,大家跟我一起去灭了他!”坡下欢声雷动,原本那些一直在战场上被骂的抬不起头来的“汉奸”们,此时更无斗志,有的立即脱掉“倭国军服”倒戈投降,大部分都是四散奔逃,百万大军转眼间变得支离破碎。

黑歧佐之介带所生三万精兵一直往东北方向逃窜,他们日本玩家本来不多,游戏中倭岛上虽然有卑弥乎大力实施休养生息政策但刷出来的NPC人口还是少得可怜,所以他们倭国兵每拿出一个来都是精兵中的精兵。

这次进攻锦州,他把本国大部分军队都留在北镇,自己只带五万精兵和一百万中国玩家过来,他们本国人少,杀死一个就少一个,所以他坚信要最大限度发挥“汉奸”的作用。

先前一年的中指挥还不是他,不过他经常能听说对方有一个长得跟仙女一样的“花姑娘”是多么多么的利害,把前一任中指挥小宫豪藏将军一战击毙,他把双方所有的战役都分析了一遍,他带兵来大陆上,虽然知己知彼可还是被那小丫头歼灭了五万多人,没想到这次还没把那个小姑娘拿下,这次又来了一个酷酷的使用方天画戟的小伙子,第一仗就把自己杀的大败,狼狈逃往北镇。

看来还是自己太轻敌了啊,黑歧佐之介带着兵一路顺着医巫闾山脉往北走,逃往北镇,正行间,忽然前面士兵来报,说在前面道路中央发现了一个木牌,上面用中国汉字写的“前面有埋伏”。

黑歧佐之介一愣,随即冷冷笑道:“此等把戏能瞒得过我么?不必理会他,继续全速前进!”

三万倭兵又走出不到五里地,忽然前面一磨盘粗的大树横道在道路中央,把路拦住。黑歧佐之介用日语骂了几句,大叫道:“前面埋伏的人一定不多,而后面追兵马上就要赶到,我们一定要快点赶回北镇!”手中“膏药旗”一挥,众军纷纷跃树而走。

又走出不到二里路,忽然前面一阵马嘶人叫,原来这次到中央出现一个横着的堑坑,有两米多深,三米多宽,黑歧佐之介大骂,让士兵绕路而走。

这回又走出不到四里路,来到一个险地,只见左面有一个陡坡,他正想是不是派人上去看看有没有埋伏,忽然听到一声轻喝,坡上万箭齐发,手下离得近的纷纷中箭倒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