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网游三国之乱世神医

追风马,马踏大江南北,方天戟,戟打长城内外,济世针,针刺枭雄铁胆手术刀,刀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一回 北镇夜战
章节列表
第二十一回 北镇夜战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黑歧佐之介带兵冲入寨内,一马当先直奔中军大帐而来,一枪把大帐挑了,却发现里面坐着十二个五米多高的巨人,他们身上的铠甲早就已破碎,衣服都是被硬生生撑破一条条地挂在身上,一张张大脸面色惨白害人,又笼罩着让人毛骨悚然的阴气。

“浮石童,你们……怎么会这个样子!”虽然变成了“冷血巨人”,但黑歧佐之介还是一眼就认出为首的那个大家伙正是被他派入地道直入敌寨夜袭的倭国八大名将之一的浮石童,而其他十一人也都是倭国的将领。

那浮石童等着如死鱼般的两只大眼身子猛然站起,带领其他十一人大声如野兽般嗥叫地向黑歧佐之介冲过来,看着几人的形态步伐,黑歧佐之介猛然间醒悟,大叫一声:“不好!他们已经变成僵尸了,我们快撤!”正要撤军,浮石童已经冲到黑歧佐之介马前,举起两根钢铁巨臂如泰山压顶一般向黑歧佐之介脑袋上砸过来。

黑歧佐之介旁边洞之和嵩峡催马上前,一左一右举枪分别架住僵尸一条手臂,高声大呼:“元帅快走!”

黑歧佐之介大叫:“众军不许乱……”话还没说完,忽听一阵阵野兽般的嗥叫声响起,一个个帐篷被掀开来,每一个帐篷里都藏着十二个僵尸,倭国军人见到铜筋铁骨并且身高一丈有余的僵尸们晃晃悠悠地四处向自己围上来,个个如走坟场,吓得魂飞魄散。

倭国派入地道中的三千人全部被我用百万尸毒“做”成僵尸,加上原来还剩下的一万多个“鲜卑”僵尸,全部都藏在这一座空寨之中,僵尸兵不畏刀剑,身高力大,什么远江弓箭手,什么野太刀武士统统不管用,只是见人就抓起来,一撕两半,然后塞到口边大口吸血,看得倭军心胆俱裂。

黑歧佐之介虽败不乱,沉着冷静指挥一部分人把僵尸缠住,一部分武田赤卫队开路,杀头重围逃出去。四大名将保着他直往北镇败回。

黑歧佐之介拼命纵马逃走,还不等他跑出寨门,就听见四下里炮声连连,左前、左后、右前和右后方四路人马斜刺里杀过来,黑歧佐之介激动地大声喊着听不懂的日语,洞之和嵩峡分别往后拦住杀过来赵影和魏文,山灵梭溺保着黑歧佐之介奋力杀退左右杀来的吴辽和孙扬,黑歧佐之介把还能保持的士兵便作锋失阵拼命杀出寨来,听见身后喊杀声大作,火光冲天,四路人马随后追来,黑歧佐之介约束剩余人马往北镇逃窜。

这黑歧佐之介还没逃出五里地,忽听道旁三声炮响,又是两路人马杀出,左边一人坐骑一只吊睛白虎,手提一杆开山大斧,火光中威风凛凛好似天神降世正是原曹操帐下白虎校尉入冢狂斧;右边马上端坐一个英气少年,手持两杆寒铁双戟,正是“恶来”典韦的儿子典赫,洞之往左迎上白虎校尉,嵩峡往右对上典赫,四将于乱军之中战成一团,两军大杀一阵,黑歧佐之介带兵死命逃出。

黑歧佐之介今晚去劫寨,北镇城内都交给倭国护国法师,僧侣八神炼,这和尚手持锡杖往南看见天空中道道尸气冲天,立即脸色大变,急忙唤过守城的两个将领:“我看敌军中有高人在啊,此城弹丸之地已经不可保守,你二人各带一支人马,一路去通往黑山路上埋伏,一会会尽数撤往哪里,你们就负责阻击我军的追兵,另一路去接应元帅,就说可速去黑山躲避。”

八神炼在倭国的地位仅次于女王卑弥乎,就连身为元帅的黑歧佐之介都不敢跟他发生冲突,他说的话也就相当于另类圣旨,二将齐声答应着下去,他又唤过其它将领将城中粮草辎重等物尽数收拾装车,直接带兵往东北方向撤去。

我和贾诩徐庶等人从地道中直接往北镇城中去,等到的北镇城下,先派人出去打探一下,工夫不大,斥候回报:北镇城中已经再无一人,所有粮食辎重早都运走。

我听说大惊:“莫非有什么埋伏不成?”

贾诩把羽扇轻轻摇晃:“主公无忧,此必是敌军守将见城不可守而带兵撤往黑山,我们事先埋伏在路上的流星等四路人马有用矣!”

我哈哈大笑:“老贾真是算无遗策啊,我得文和何愁倭寇不灭?”

却说这八神炼带着灵穆押运辎重自往黑山进发,此时已近子夜,天色昏暗不明,虽然因为常年运粮之故,这条道路多次被修葺,但毕竟还是小路一条,车行得很慢,八神炼望望南面冲天的火光,心中焦急,把手中锡杖朝天舞了两下,口中念念有词,猛然轻喝一声,只见一点灯火从他口中喷出,如豆般星火见风即长,转眼将便变成脸盆大小,如一轮明月一般漂浮在众人头顶,洒下如霜般洁白亮光,将众军脚下的路照得清清楚楚,灵穆立即带人对大国师表示最真诚的敬意,然后催促士兵快行。

八神炼一行正走过一个土丘,忽然数声炮响,丘后转出一彪人马,为首一员年轻将领,手提一杆破军大刀,拦住去路,这人正是荆州黄忠之子黄晟,他从拉都是一副少年老成的样子,虽然年纪不大,但显得特别有威严,横刀立马沉声道:“倭狗,我们早就算到你会夹着尾巴逃往黑山,哼哼。”猛然抬头看见敌军头顶上漂浮的“明月”,微微冷笑,“听说你们有个什么狗屁国师的会耍两下小把戏,便是这个么?”反手摘下背上养繇基神弓,搭上一只流星神箭,全力拉开神弓如满月,运上“落月弓”技能,望着空中“明月”一箭射去,只听见“嗖”的一声,那之间果真如流星一般,划出一条漂亮的“光尾”正中天上“明月”圆心,那“明月”吧嗒一声,光芒四散,地上又陷入黑暗之中。

八神炼用日语大骂一声,手中锡杖凭空划了一个大圆,上面又出现一个月亮,月亮里蹦出一只三脚金乌,那三脚金乌看样子极是凶唳,一站翅膀,如猛雕一般往黄晟飞去,与此同时灵穆也驱马往黄晟杀去。

黄晟带兵冲阵,一杆破军刀舞开,使出家传“沉沙刀法”跟灵穆斗在一处,那灵穆本身为倭国八大名将之一,武功自是甚高,黄晟舞刀跟他斗得本就吃力,头顶上又有一只硕大金乌偷袭,一不留神,肩膀上被金乌抓出六七道血口,鲜血直流火辣辣地疼痛,兀自咬牙拼命死战。

“哎哟哟,哎哟哟,这小日本的道法也很厉害么,竟然能弄出一个这么丑的鸟来,实在是让我自愧不如啊。”黄晟正斗得辛苦,忽然头顶上传来一个阴阳怪气的人声,抬头一看,只见一只硕大青鸾鸟上,作者一个身穿百花战甲的家伙,手里拿着一个鱼竿一样的东西,正笑吟吟地一副看热闹的样子,正是左慈的徒弟,呆呆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