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网游三国之乱世神医

追风马,马踏大江南北,方天戟,戟打长城内外,济世针,针刺枭雄铁胆手术刀,刀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四回 元帅之死
章节列表
第二十四回 元帅之死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2        返回列表
黑歧佐之介在四将拼死保护之下逃回北镇,在城下大叫开门,忽然一声梆子响,城上乱箭射下,黑歧佐之介大惊,我立戟站在城头上,呵呵笑道:“老黑,北镇我已经取了,你已经是丧家之犬,如瓮之鳖,还不早早投降?”

黑歧佐之介呜哩哇啦大声用日语叫骂,忽然背后赵影、魏文、孙扬、吴辽、典赫和入冢狂斧六将引兵杀来,黑歧佐之介急忙带兵往北面黑山方向逃窜,山灵、梭溺、洞之和嵩峡四将拼命保着他杀出重围,数万大军只剩三千不到,其余尽被伏兵歼灭。

黑歧佐之介夺路而逃,走出不到十里,忽然转而向东,顺着医巫闾山逃往阜新,身旁山灵问道:“元帅,现如今北镇被敌人取了,我们宜应当退往黑山,如果此时黑山被人家得了,我们归路便没了。”

黑歧佐之介咬牙切齿道:“如果我由我看来,黑山县早已经被他们取了,看那男孩用兵大大地厉害,我们现在去黑山,岂不是要被人家真正地瓮中捉鳖了?”

山灵叹服,转而问道:“那我们便去阜新么?但后路已经断了啊。”

黑歧佐之介大骂:“笨蛋,现在阜新不是自寻死路么?人家前后夹击,我们死拉死拉地!人家早已经布下天罗地网等着我们往里面钻,跑都跑不掉!我们现在自由绕道北方走章武回沈阳!”

四将叹服:“大帅神算,必能百战百胜。”

几人话音未落,道旁忽然数声炮响,杀出一彪人马,为首一人手提游龙枪,身披鱼鳞甲,胯下云鬃马大声道:“倭国贼寇,我家军师早猜到你会走这条路,江东俞遂心在此等你们多时了!”说完带兵直杀过来。

黑歧佐之介吓得惊叫一声,急忙令山灵和梭溺上前死战,嵩峡洞之两将左右保护着他拼命冲杀,突围出去。

黑歧佐之介又跑出十余里地,看看后面并无追兵,稍稍松了口气,再看自己身后人马,不过百余骑,正唉叹之时,忽然道旁又冲出一支人马,这支人马跟其他兵士大有不同,人人身披红甲,手举红旗,有人推车,有人端盆,为首一人坐马车而出,只见那人身穿一袭白色长衫,手拿五火神焰扇,微笑而出:“狗日的东西,都落到这步田地了,还想逃走么?”正是火神袁函。

不等黑歧佐之介说话,他身旁山灵嵩峡纵马冲出,袁函微微一笑,五火神焰扇一扇,那些推车的端盆的士兵迅速摆成一个阵势,袁函把神扇在扇,众兵车上纷纷冒烟,喷出剧烈的紫色火焰,袁函第三次扇动神扇,数十辆火车上一起喷出数十丈高的火焰,在空中凝成数十条张牙舞爪的烈火巨龙,火龙飞动,爪踏接火铜盆,所到之处山崩地裂。

山灵陷入阵中,被火烧得哇哇大叫,一杆枪刺急速舞动,奋力刺死击散三条火龙,最终被一条火龙盘身,化成飞灰而死。

黑歧佐之介连惊带气,袁函笑道:“在幽州的时候经常听说倭国的黑帅怎样怎样厉害,哈哈,今日见了,黑是够黑,只是不知道能不能破了我的这万火龙窟阵?”神扇一扇,阵型迅速变化却是向黑歧佐之介众人包抄上来。

黑歧佐之介面如土色,他刚才是见识过那火龙得厉害的说死也不能让他把自己缠住,正惊异间,忽然西面路上有大队人马赶来,为首一人呜哩哇啦正在用日语骂人,黑歧佐之介大喜,高声用日语喊道:“建御雷,快,快了救我!”

对面那将也是一惊,转而听出是自己元帅的声音,急忙带兵过来,黑歧佐之介一看见对方正是阜新守将,自己的北路军指挥建御雷,忙要带马过去,袁函一皱眉,把神扇一扇,火龙阵变动顿时把它这百十来人全部包裹进去。

黑歧佐之介大惊叫到:“我中了敌人的埋伏,快来救我!”

建御雷惊叫道:“什么您遇到了埋伏!”急忙带兵冲过来,袁函冷笑一声,催动阵法,数十道火龙争相蜿蜒舞动,凡是被缠上的人,根本挺不过十秒钟肯定被烧成飞灰。

建御雷接连数次都没有冲进去,眼看自己元帅身边的人越来越少,忙把手下玩家统领八仙桌招来,用日语说了几句什么,八仙桌立即大叫:“弟兄们,跟我冲上去把元帅救出来,凡进阵殉职者,赏金千两!”说完第一个纵马向阵内冲去,他身后数万玩家一听能够到巨额赏金,都发疯了一样往阵内冲去,袁函嘴角微微上扬:“中国的汉奸还真不少嘛,哼!”手中五火神焰扇连扇数下,阵内火光大盛,数万玩家就如飞蛾扑火般,纷纷被火龙烧成飞灰挂去转世,可仍然前仆后继往上冲。

转眼之间梭溺也被火龙缠身烧死,黑歧佐之介越来越是绝望,他左右冲出杀不出阵,反而越困越深,外面数万玩家一起冲阵,死了近万人却仍然不能冲进来,黑歧佐之介大声用日语骂着,拼命给自己寻找最后的希望。

建御雷打声叫骂,忽然听见身后传来万马奔腾的声音,吓得筛糠一般发抖,让剩下的玩家们继续冲阵,他自己却带一部分NPC部队往南逃去。

袁函被数万玩家不顾一切地冲阵,体内仙力耗费急剧,可是他却不敢停下来,否则阵内黑歧佐之介跑了不说,自己也会立即被阵法反噬而死,这是忽然听到西面道上有大队人马赶来,脸色大变,以为是建御雷的后援部队到了。

只见后面那队人马杀进,建御雷所剩的兵马立即被分成数片割开,一时间人仰马翻,肢肉横飞,数万大军乱成一团,在顾不得冲击火龙阵,一起四散奔逃而走,后面那支队伍直把建御雷所剩人马杀散,袁函看见为首一员大将,身披金甲,头戴金魁,手提一杆趁金斩马刀,背后跟着八百狼骑兵,正是西门秋月手下的头号大将金刀张三。

冲阵玩家被杀散,袁函可以全力对付阵内的黑歧佐之介,运起全身仙力灌注到五火神焰扇上,用力连扇数下阵内火光大胜,火龙飞舞,黑歧佐之介被十几道火龙缠身,立即化成飞灰而死,可惜被洞之和嵩峡趁刚才玩家冲阵的时候逃走了。

却说这建御雷,在阜新跟西门秋月大战,三战接连败北,最后这回还被夺了阜新城,迫不得已逃了出来,想要到北镇去投奔黑歧佐之介,可是,半路上就遇到自己心目中的“不败战神”落败的惨样,他现在对西门秋月怕之入骨,听见后面追兵到了,再也顾不得黑歧佐之介,独自一人逃了出来。这个脑子缺根筋的还以为黑歧佐之介是阜新救援遇伏,被杀成那个残样,他以为袁函是西门秋月设在那里的伏兵,因为它不相信,中国还有比西门秋月更厉害的角色,所以一心赶往北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