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网游三国之乱世神医

追风马,马踏大江南北,方天戟,戟打长城内外,济世针,针刺枭雄铁胆手术刀,刀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五回 秋月西来
章节列表
第二十五回 秋月西来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北镇城内,第二天天色微明,贾诩向我说道:“如今黑山已陷,敌军必定退往玄菟,我军可乘成追击取玄菟郡,然后一鼓作气,一举拿下辽东,将敌人挡在鸭绿江以外。”

徐庶也说道:“文和说得极为有理,玄菟西不远处有一村,名叫新民,我军可先取新民,则通往玄菟之路无阻碍矣。”

我点点头,告诉徐庶:“你可出去安排,今日修整一天,明日出兵取新民。”徐庶答应着下去准备,贾诩看着我剥开一颗坚果,也喝了一口茶,忽然笑道:“主公心事不必再担心,我看那西门姑娘也是女中的豪杰,跟主公正是一对呢。”

“啊!”我脸上一红,正要解释,忽然外面来报:俞悦将军和袁函将军回来了,西门秋月麾下金刀张三也跟着回来了。

“哦?快请他们到帅府议事!”我激动地站起来,刚要出门,迎面又有一个人走进来,怀里还抱着一个,正是呆呆王,他气哼哼地把怀里的黄晟抛给我:“给你吧,什么玩意么,那破毒,我用仙家密法都治不好,你看看吧,如果不行的化还是直接转世的好。”

我接过黄晟,感觉他身子软绵绵的滚烫,脸色苍白,眼窝处泛着黑色,我大惊:“这是中了毒了!”急忙把它放在旁边的塌上。

黄晟不好意思地笑笑:“我倒是没什么,就是浑身没有力气,属性都降到最低,连路也走不了了。”

我点点头,望向贾诩:“帅府的客人还得请文和去张罗张罗。”贾诩应声而去。

我先用“望”“闻”“问”“切”依次察看黄晟的病,然后皱眉道:“系统告诉我这是倭国高级阴阳师独门炼制出来的仙毒,在中国境内无药可解,除非是日本……”

我话还没说完,黄晟就挣扎着要起来:“我不治啦,让我直接挂掉转世去好了,我宁死也……哎哟。”话只说到一半,就有一交倒回床上。

我一皱眉:“你给我躺好了,我又没说你就治不好了,虽然没有药物可解,但是我还可以用其他得方法嘛。”我先取出一颗“天狼保命丹”给他服下,然后又用“观音救世膏”涂在他肩头的伤口上,最后,我取出了九九八十一根济世神针双手一捻灌注内力先刺他胸口几处要穴,黄晟惊叫:“我怎么……怎么一点力气都没有了……身体里空荡荡的,好像只剩下了一具空壳了。”

我白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又用神针刺他手肘和双膝处的“空虚处”,这个过程就耗掉了我体内三分之一的内力。旁边丫环上来用香手绢给我擦了擦汗,我运针如飞,眨眼之间连刺他九九八十一针,最后等我把最后一支针插下去之后,黄晟已经被我扎成刺猬了,此时他不能说话,不能动,只能睁大眼睛一脸无奈地看着我。

良久,我针刺完毕,长出一口气,把针一一取下来,又拿出用药物配好的“灸条”,用火点燃了在他身上各大穴位热灸。

这一气直忙活到下午,黄晟终于忍不住,张口吐出一口黑血,我才放下心来:“你体内的毒已经大部分被我清除了,剩下的余毒已经不多,你只要每天按时吃我给你定下的药,一个月之后也就彻底好了。”说完取过笔“唰唰唰”写下药物的名称,让下人给他去军需处取药。

这时,外面又有人来报:西门秋月小姐带兵赶来北镇,此时已经在城外。

我一听大喜,也不管黄晟吃药怎样,迈大步就冲了出去,一直冲出城门口,只见我们军由贾诩和徐庶带人出门迎接,两旁礼炮不断鸣放着。

此时贾诩正跟两人对面说话,看那个穿着白纱衣服,如仙女般的女孩不正是俺的小月么?我大笑着冲过去,一直来到西门秋月的马前,他们大家都在马上,贾诩笑容满面地谦虚着:“我已经派人去通知我家主公,他现在正在替一位中毒的将领疗伤,估计马上就会出来迎接小姐您的。”

西门秋月淡淡一笑,忽然听见旁边军士喝斥:“有刺客,快抓住他!”众人一愣,西门秋月旁边张三二话不说,一刀往那“刺客”头顶斩落,贾诩也是大惊失色,没想到这个节骨眼上竟然会来刺客,待他看清楚之后大惊急忙叫道:“快住手!那是主公!”

我刚跑到西门秋月马前就被其他军士拦住,我运起内力呼呼两掌把四个军士逼开,直往西门秋月奔去,忽然她旁边一个金甲武将挥手中斩马刀劈来,其中挟带着强劲的风声,我吓了一跳,急忙把左手一抖,七星龙渊剑已经握在手里,灌注内力向上一迎“喀!”一声,爆出数点火光,却是马上那人占了居高临下的便宜,我连退三步,后面四名护卫挺枪刺来,我回身抬手几剑,把枪头削掉,其他人还要围上来已经被贾诩和西门秋月同时叫住。

我笑呵呵来到西门秋月马前,仰头观看,真漂亮啊,哈哈,我向西门秋月道:“小月,你怎么才来呢,我都已经连黑山都取了,哈哈。”

众人一看见我是步行跑出来的,也不好再骑在马上,纷纷下马,西门秋月道:“真是没想到啊,黑歧佐之介谋略兵力十倍强于建御雷,你竟然还能在我之前取了黑山,小女子自愧不如啊。”

不等我说话,贾诩摇摇扇子抢先说道:“西门小姐不知,你走之后我家主公日四夜想皆是小姐,甚至茶饭不思,酒水不想,口中所念尽是何时才能重见小姐云云,后来诩以小姐当初‘一取阜新,一取北镇,黑山取齐’之语劝谏,主公立即出城与那黑歧佐之介决一死战,先前在锦州城下,一人连斩倭国大将数十人,后来千里追袭,连取北镇黑山,此皆小姐之力也。”

一句话把大家斗得哈哈大笑,我眼睛一瞪:“文和,这些事背后说说才好,干嘛当面提起来?”

旁边诸葛天马道:“你小子这点事地球人都知道了,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众人打趣,西门秋月只是微笑看我,我轻咳一声道:“谁不好意思了?我堂堂……那个会不好意思?”我走到西门秋月跟前,伸手抓住了她的右手,西门秋月一怔,用了挣了挣,怎奈我捏的铁紧,怎样也挣不开,最后终于放弃,嘴里小声说了句,“色狼!”

我一手拉着西门秋月,见她没反抗,我心里都乐开了花,右手向城里一让,向诸葛天马道:“大舅哥,请!”众人一阵哄笑,诸葛天马哈哈大笑三声,然后大步领先望城内走去,我一直紧紧拉着西门秋月的手,感受着那“触电”的感觉,跟在后面,大家一起向别院方向走去,那里已经摆好了庆功的酒宴,随着我们进城,两旁礼炮接连放响,震天的响声,带给人们满心的喜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