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网游三国之乱世神医

追风马,马踏大江南北,方天戟,戟打长城内外,济世针,针刺枭雄铁胆手术刀,刀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七十回 坐拥三州斗日本
章节列表
第七十回 坐拥三州斗日本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夜色茫茫罩四方,我军没有发动攻城,南面袁阅的队伍也暂时退了,不过南皮城上依然灯火通明,一队队的值班队伍在城墙上往来巡视,隔着数米就有一个火把照明,把南皮城整个照成了一个不夜之城。

我分兵两路,徐庶审配领大军在北门下叫阵攻城,我却带领三个新收的义子转到西门外埋伏,我们三千人马伏在护城河边,听着北门不断传来惊天动地的喊杀声,不断有冒着油火的巨石呼啸着飞上城去,大多数则砸在城墙上,发出“轰隆隆”的响声。

我们开火不长时间,南门袁阅也再一次发动攻城,他将死去的士兵,都召唤成身材巨大的僵尸兵来攻城,之所以在晚上召唤,是因为到了晚上僵尸兵本身能够得到很大一部分能力加成。

袁阅召唤出来的僵尸兵跟我用尸毒弄出来的尸兵不同,我是用毒药给活人吃,让人身体僵硬体形硬生生拔高,指甲疯长,獠牙溢出,全身铜头铁臂不畏刀剑,袁阅的僵尸兵是靠《太平要术》里面的仙术把已经战死的士兵变成僵尸,这种僵尸也是本身没有丝毫的意识,但体形跟生前不变,身体强度也没有我用药力弄出来的僵尸强,但行动相对而言要迅速一点,并且由于是用术法召唤的,袁阅对它们的驱使力度和趋势权利也比我的大得多,我那些“药尸”只能听得懂一些简单的命令(当初破八阵图时是借助了神器的力量),而袁阅是可以指挥他的“术尸”们摆出各种阵型来的。

无数个士兵发疯了一样往城墙上冲,半路上被城上的乱箭射死,立即被袁阅召唤成僵尸兵继续向前,根本就是无畏生死,城上逢纪看着城下疯狂进攻的敌军,气得咬牙切齿,他知道,对方阵营里面还有一个超级大术士田丰没有出手,而他也发不出太厉害的大面积攻击法术。

我在城门外一直等候到半夜子时刚过,忽然城门内传来一声轻咳,紧接着是一阵喝斥之声,随即十几声惨叫之后,护城河上的吊桥像是失去了依托一样,直直掉了下来,同时南皮城的东大门豁然而开。

我大叫一声:“弟兄们,机会来了,速速随我进城!”身后三千人纷纷跃马而入。城门内纯洁天使大叫:“阿狼你还不快来,兄弟我要支持不住啦!”

我一进大门就看见纯洁天使正舞动双鞭跟三员敌将斗在一处,他边打边退:“还不快来,逢纪老贱人在这里有伏兵啊,清风明月他们全都挂了,快来帮忙,这几个可都是书上有名的……哎唷,对,就是这个李孚,挺厉害的一个。”

我听他啰嗦的好笑,飞马过去,方天画戟向那个李孚当胸刺出,李孚在马上一闪身正要躲过,我长戟在半空中改变轨道,画了一个大弧,正是必杀计“偃月戟”, 李孚躲闪不过,被我一戟削掉脑袋,看得身后蒋彤忍不住叫了一声好。

却说这三个合斗纯洁天使的都是书上有名的,除了这个被我杀了的李孚,剩下两人正是袁熙的旧将焦触、张南,二人见我一合便杀了李孚,大吃一惊,吓得拨马往城里而走,我催闪电追风马急赶上跑在后面的焦触,脑后一戟,把整个脑袋削成两半,正要追过去再杀了张南,忽然身后射来一箭,正中张南后颈,落马而死,却是苏劲用迅雷弓射死了他。

三个主将一死,本来就不多的守城士兵呼喝一声四散奔逃,我留纯洁天使和华雄占领西门,自带苏劲、蒋彤直奔“皇宫”杀去,半路上正遇上原高干部将王琰领兵来救,上前交马不三个回合,被我一戟刺于马下,领兵直杀入南皮皇宫,我这次带入城的都是高等级的白马义从,苏劲在左,蒋彤在右,我三人杀入内宫,见到太监侍卫,但有阻拦者一律诛杀,这是听见外面喊声大作,直到月下独酌已经带兵入城接应,在没有顾虑,领兵入寝宫寻找皇帝刘鸿。

系统NPC出生都是十六岁,不过有特殊的则不一样,比如这个刘鸿,出生便是五岁,而其他有的小村庄里也会有小孩子,都在十岁左右,比如华雄的妹妹华秋香便是只有十二三岁。

外面杀得热闹,皇宫里面也被我搅了个鸡飞狗跳,正寻找间,前面又转出一员侍卫首领——执金吾韩猛,高声叫我止步,我哪里理会他,方天画戟一摆便是一招“诛邪”三道金色戟映把整个长廊都镀上了一层金黄,韩猛拼命用大斧来接,被我内力震的口喷鲜血向后连退,我大步上前赶上兜头一戟把脑袋给削下来,苏劲和蒋彤领兵杀散众侍卫。

我从来没有到过这个皇宫,这次转了好长时间才找到皇帝寝宫,进屋一看,宫女太监早都跑光了,只剩下一个五六岁的男孩在蜷在被里,满脸惊恐地看着我们,我山前一把掀开被子,问了一句:“你叫什么名字?”男孩浑身颤抖说不出话来,我也不管别的,伸手提起来夹在腋下,翻身又杀了出来。

此时南皮城内已经乱作一团,西门和北门都已经被我军攻破,徐庶和月下独酌领大军入城,河北军乱成一锅粥,不辨东西南北,大部分都弃械投降,不多时南门也被袁阅攻破,他和田丰带兵入城,我先命人占领了府衙太庙皇宫等重地,满城抓捕逢纪一干人等。

就在天快亮的时候,城内的混乱终于逐渐平息下来,抓捕到的“造反”文成武将数十人,在阶下跪了一大溜,逢纪也被月下独酌给捉了回来。

我带着徐庶先跟袁阅田丰等人见过,然后共同在大将军府门前处置这一干“造反派”,因为现在大将军府等地都是我军在把手,所以这里也是我说了算,我先命人把逢纪带过来,看他一把胡子竟然花白,记得当初在南皮城下跟他叫阵的时候他还是英气勃勃的,没想到这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他竟然苍老如斯。我冷冷问他:“逢纪先生,你还有什么话说?”

逢纪仰天长叹:“哼,本初公曾经留下遗书,令三公子显甫,你不过是巧取豪夺,为了争权夺位,将三公子囚禁在幽州,呜呼,我死之后有很面目再去见袁本初?唉,我逢元图一生忠于袁家没想到最后也要死于袁家人之手,罢罢罢!”他声音忽然转唳,“我逢纪以我鲜血为媒、生命诅咒,你袁狼终生大业不成,早死于自己之手!”

本来就是早晨阿,逢纪说的这番话让人听了毛骨悚然,我气得拔出身旁武士佩刀,一刀把他脑袋砍落,然后淬道:“一个死人,还敢诅咒我?”

我并没有跟袁阅商议,直接作主废了北帝刘鸿,将之扁为庶民,仍然奉西朝廷刘彻为帝,先命人备下厚礼送到洛阳去请罪,将皇宫改作天狼殿,独领幽冀并三州事,被擒王修、陈震一干旧将仍然官复原职。

袁阅在南皮城住了三天,便告辞而走,自此我占并州全境,幽州辽河以西和冀州除南方以外大部分地区,分派审配、辛评到晋阳助赵云父子守并州,徐庶坐镇南皮负责我军后方补给,张合高览各守要道防着南面袁阅,我在南皮修整半月,领大兵回天津,誓要跟小日本决一死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