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网游三国之乱世神医

追风马,马踏大江南北,方天戟,戟打长城内外,济世针,针刺枭雄铁胆手术刀,刀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六十七回 河北逢元图
章节列表
第六十七回 河北逢元图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孙子兵法》云:“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攻城之法,为不得已。”自从我玩三国游戏领兵作战以来,很少有正面像今天这样死命攻城的,因为这样的伤亡实在是太大了,伤敌一百,我得自损一千,第一队审配带领的一万只攻了一个时辰就只剩下不到三分之一了,我急忙又令辛评领第二队上前攻城。

南皮城城墙高厚护城河又宽又险,眼看着前面高出云梯上我的士兵像被农药喷死的苍蝇一般,一堆一堆地向下坠落到护城河中,我心疼得都要吐血,那可都是钱啊,可以这么说,打这一仗所要耗费的都够我在辽东跟日本人打一个百万人参加的大型战役了。

投石车不断将浸油燃烧的巨石轰上城去,不多大部分都搭在城墙上落到了下面护城河中,有很多都砸在了下面我们正在攻城的自己人头上,徐庶看见我着急,笑道:“主公不用担心,强攻南皮也是迫不得已,何况,拒南皮之紧要,若可得之足以偿失矣。”

我们外面攻得辛苦,城上的人也是很不好过,现在南北两面都有敌人攻城,城里的三万大军不得不分成两半御敌,北面这一半却是大将苏由带领他的儿子苏劲总督守城。

那苏由虽然挂着个河北名将的幌子,实际能耐却不怎么样,他那儿子苏劲却不一般,虽然也是一个NPC,但初始属性特别高,自幼熟读兵书,练习武艺,河间四大名将他都请教过,手使一杆水火囚龙棒,也是属于一流武将,逢纪之所以放心他们父子在这边守城,主要还是因为这苏劲。

看着城外敌军铺天盖地,苏劲浓眉紧锁,向父亲道:“现在南皮已经成了孤城,就算这一次打退了敌军,转眼又至,如之奈何?”

苏由眼睛一瞪道:“太尉大人让我们父子守城,便是相信我等,你怎能说出如此丧气的话来?只管守住北城即可,其他的自由太尉大人斟酌。”

苏劲暗叹不已,手里紧紧握住水火囚龙棒,忽然旁边一人轻笑一声,苏劲回头一看却是审配的侄子审荣,他想审配现在正在外率敌攻城,这会看到他的侄子,不由得一皱眉:“笑从何来?”

审荣轻咳了一声,正色道:“我只笑将军一身武艺却只能在这里眼看着敌军大举攻城而不能有一伸展,岂不是可笑?”

苏劲哼了一声,没有说话,审荣继续道:“我观敌军中并无良将,除四公子之外其他人皆是将军您的棒下的鱼肉箭靶。”他说着把手向外一指,“你看敌军现在全力攻城,不成阵势,若是将军您带领一支军马由东门外杀出只冲敌军腰侧敌军必乱,再有苏大将军领兵由北门杀出,则敌数万军破矣,再转而由东西两侧夹击南军,南皮城之危解矣,哈哈,俱是笑谈,笑谈。”说完也不等对方搭话,转身下城而走。

其实审荣所说的苏劲倒是也想到了,只是逢纪严令不许出城,只可坚守,所以他一直憋着一口闷气,这下被审荣说出来,他也有些心动,转而向父亲说了这个想法,苏由大怒道:“审荣何人,也配来叫吾子耶?他叔父审配已经投敌,太尉不杀他算是念着故人情面,此计安可信耶!”

苏劲劝道:“守城之法一曰纵深,一曰截寨,如太尉之所说是为死守矣,况我有囚龙棒在手,敌军中又有几合之将?父亲但可给我三千人马,我自出城去杀退敌军生擒四公子来见太尉献攻!”

“好,说得好!”这时又有一个人上来城墙,看时却是蒋义渠的儿子蒋彤,他自父亲死后,念念不忘找我报仇,此时兵临城下逢纪却说坚守城池,他那里耐得住,这会一听说苏劲要出城,立即过来表示赞同,“苏大哥若要出城退军,小弟可助你!”

苏由本来就是个没主意的人,平时对儿子的话都是深信不疑,刚才本来就要允了,这会被蒋彤一说,也就答应:“城中兵马也不甚多,我便给你二人三千人马出城退敌,若敌军一乱,我自出城接应。”

我正在马上心急如焚般看着手下的士兵攻城,只见对面城墙上如蚂蚁般挂着密密麻麻地望城上“蠕动”,只爬到离城墙还有一仗多就都被上面落下来的油火重物砸落掉到护城河中。

忽然徐庶眼睛一亮:“主公南皮城可得矣。”

我纳闷道:“元直此话怎讲?”

徐庶道:“此城墙高河深,城内兵力数万,粮草最少可支五年之用,若死守吾军三月之内无法攻破。”说着用手一指,“我军攻北门,袁彦之攻南门,唯独东西两门不攻,这便是我们和南军之间的默契,敌军不出城则已,若出城来战,则此城必克矣!”

我喜道:“敌军要出城了?”徐庶笑着点点头。

苏劲和蒋彤带领三千河北斩风骑由西门而出转而向北直杀我军左腰,我大叫一声好,双脚一磕,闪电追风马长鸣一声真如一道闪电般冲了出去,对面蒋彤一看见我眼睛都红了,大叫道:“袁狼小子,你还吾父之命来!”催马杀过来,挺枪便刺,我挥戟拨开,那边苏劲也杀过来,挥棒便砸,我横戟架住,心里微微一惊,心想这小子内力够强啊,看他不过二十岁,NPC出生都是十六岁的,也就是才加了四年的属性,内力便初具规模,那它先天属性得有多高?

我使出天狼戟法跟二人斗了十几个回合,拨马便走,二将催兵杀来,徐庶急叫撤军,幽州军弃了手中的器械纷纷往北逃去,抛石车,盔甲兵器散落一地,二将随后带兵掩杀。

苏劲和蒋彤一出城逢纪便知道了,急得一跺脚,忙来北面观战,见面就把苏由大骂一顿,苏由还待狡辩,逢纪骂道:“两位公子各攻南北两门,东西两门不打,此中必有缘故,他苏劲能想到此计,难道那徐庶田丰便是傻子不成?传令下去,无论出现什么情况,不可出城,违令者斩!”

苏劲和蒋彤一直追我们杀出二十多里,他们也怕中了埋伏,不敢再追,勒兵而还,于路之上所得军需器械无数,高高兴兴回到南皮城下,城上苏由正要开门,逢纪不许,只让苏劲在北门外驻扎御敌,苏由急得苦苦哀求:“太尉大人,这劲儿已经胜了,怎么可以……”

逢纪小眼睛一瞪:“我看此事胜得蹊跷,若中敌计,南皮城危矣,再说出城者斩!”

——————————————————

晚上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