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网游三国之乱世神医

追风马,马踏大江南北,方天戟,戟打长城内外,济世针,针刺枭雄铁胆手术刀,刀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六十六回 入主南皮
章节列表
第六十六回 入主南皮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2        返回列表
南皮城是三国十大城市之一,作为河北重镇,也是袁氏辅佐的北朝廷的首都。

南皮城北面,铺天盖地全是幽州军马,黑色的军旗把太阳的光辉也给盖了下去,城北的天空也变得阴沉起来,那些训练有素的幽州军就好像一群来自就有地下的幽灵,整个北方都充满着一种闷重的阴森气息,令人不由自主地心生恐惧。

而同时南皮城南面,集结着近三万的人马,个个披坚执锐,刀枪林立,被太阳映得发出耀眼的白光,数里望去一片精光闪闪,看得人连眼睛都睁不开。

南皮城中,逢纪阴森地看着城下云集的兵马,小眼睛里闪出道道阴惨惨的光芒来。这时一个侍卫跑过来道:“秉太尉大人,圣上他……他又哭了。”

逢纪一皱眉:“怎么弄的,是不是宫女偷懒?把那些宫女都杀掉,然后再派新的人过去,如果还哭就给他灌麻沸散,去吧!”那侍卫看逢纪今天脸色不散,他也知道城下大兵临城的事情,不敢多言,转身赶去皇宫。

谋士王修道:“两位公子进都伐罪,四公子有徐庶,五公子有田丰,我们所设南北二十七道埋伏全被破去,孤城难守,不如打开城门……”

“不需多言。”逢纪轻飘飘说出这句话,果然王修编顺从地住了嘴,屋子里一片寂静,现在田丰审配郭图等人走的走死的死,这朝堂之上还有谁敢拂他的面子?现在逢纪跺跺脚,南皮城都得抖三抖。半晌无语,逢纪缓缓说道,“唉,可惜并无一员良将为我所用,若能到蓟城救回三公子,吾愿足矣!”这逢纪狠则狠矣,但由始至终都是一心一意要辅佐袁尚登上高位的,可能这也是系统给他命里注定的吧。

我今天可是衣着光鲜,再不复当初被蒋义渠追杀的惨样了,想想飞羽的死,我莫名地鼻子一酸,也不知道他现在在什么地方了,还有吴辽,挂了之后都没有回来,可能使他们转生之后实力大不如前,怕回来了跟其他人一比面子上挂不住啊,尤其那个吴辽阿,此时十有**是躲在哪个角落里苦苦修炼呢。

我身穿曜日连环铠,头戴闪云凤翅盔,腰系叠银狮蛮带,脚穿卷云锦跟靴,胯下闪电追风马,手持方天画戟来到阵前,向城上高声道:“请逢纪逢先生出来答话,就说幽州袁狼有点事情要向他当面问清楚!”本来我也想叫蒋义渠出来的,可惜他当晚回城就死在了飞羽的毒箭女土蝠的剧毒之下,倒也不用我再报仇了。

工夫不大,逢纪的身影出现在南皮城上,手把城墙垛向下道:“袁天宇,你找我何事?”他这次倒是一反常态,没有跟我罗嗦什么父兄之事。

我朗声道:“我就问你一件事情,吾父本初公是怎么死的?”

逢纪很平静地答道:“大将军前些时在官渡时便感疾病,后来最宠爱的三公子显甫被你软禁在蓟城,大将军思念幼子积伤成疾,最终病重不治而死,这是满朝皆知的事情,你又何必问我?”

我冷冷道:“恐怕没有这么简单吧?吾父习武之人一向硬朗,又怎会轻易害病?即便是思念我们兄弟也只需一封家书我们也会日夜赶回来探望,哼哼,听说吾父去日前一个月的时间都被你软禁在府中,别人想见一面都难,只有你逢元图说见便见,哼哼,可谁知你有从中使了什么手段?”

逢纪厉声道:“大将军病重之时不愿意见到任何人,我有什么办法,又不是我拦下的,而他弥留之际还曾留下遗书,立三公子显甫为嗣。他早就说你不肯甘于人后一定会起兵造反的,特意要我和审正南几人尽力辅佐,没想到审贼望义,竟然转投于你,还亲自出面说服其他各郡将领归入你的旗下,哼哼,审正南啊审正南,你死之后有何颜面见于本初!”

什么,袁绍让审配辅佐袁尚了?我转头看向身后的审配,他此时已经是面色煞白,带马缓缓而出,仰头向城上逢纪道:“不错,主攻的确给过我密信让我辅佐显甫!”此言一出四下里哗然,审配这一句话就证明了袁绍定下的接班人的确是袁尚而不是我。

审配仰面青天大声道:“本初公听逢纪奸佞之言,妄立天子,还欲等扫荡中运之后自蹬大统,此乃大逆不道之举,诸君久食汉禄,岂能反耶?四公子少慧聪颖,征战一方鲜有败绩,更使得当今圣上钦封‘麟儿’之名,德名广播四海,袁公生前也颇多赞赏,有何不能做得河北之主?况且四公子答应过我,一旦进城便废除河北帝制,恢复原氏,此乃河北之福,百姓之福也,保四公子,仍是一心忠于袁氏,天地在此,我心可鉴!”

逢纪气得用手一派城墙:“忘义匹夫!我……”话还没有说完,忽然听得南面城门一声巨响,紧跟着万军呼喊之声响彻整个南面,却是袁阅趁着这个功夫发动攻城了。

如今的南皮城就好比是一块肥肉,我跟袁阅两个人一起争夺,谁先夺倒谁便是胜了,如果我得了南皮,则袁阅北上的命脉也就被抓住了,他也只能满足于冀州六郡在想往北发展势比登天,而如果袁阅得了南皮,则我就只能退回幽州,先前得到的郡城全丢不说,连并州也保不住了,所以这一次我们两家都是运足了劲去争夺。

逢纪一听见南面鼓噪声大作,立即下了城墙,望南面去了,这边我也下令:“全军攻城!”

数十声炮响,审配领着一万大军架起云梯就往前冲,后面三排强弓手跪地仰头排射掩护,前面大军纷纷架梯搭板趟过护城河拼命往城上冲去,我们众将在后面静静地观看,只见我们的士兵很快就把云梯搭在护城河上,一个接一个地踩着梯子呼呼悠悠地望城根地下冲去,上面飞失如雨下,幽州军不少只冲到一半就被乱箭射死,落入脚下的护城河中。

过了能有半个小时之后,我们终于有一部分人冲过护城河了,搭起云梯又往城墙上爬,上面滚木擂石热油火把齐下,我眼看着我的幽州军像一捆一捆的稻草一样不断地从上面跌落下来,不禁感到心痛不已:这打仗可真就是烧钱的玩意,我培养出来一个这样正规的四十级士兵就得花不少钱,现在成百成百地挂掉,我的金币可是哗啦哗啦地扔在水里啊,谁能不心痛呢。

不过好在这次徐庶料到要攻城了,特地把攻城冲车和霹雳车都弄来了,这里因为有护城河,冲车用不上,不过霹雳车可有用武之地了,一排二十架霹雳车立在南皮城下,每一车都能装上四五块脸盆大小的石头,我命人把油烧热点着浇在石头上,这样每一块巨石飞出去,都能带上火焰,攻击伤害强了不只一点,我给其名字叫做“飞火流星”。

“呼!呼!呼!”一连串的巨石带着燃烧着的油火被霹雳车抛上了城墙,不但能够砸死敌军士兵,上面附着的油火散落下来还能继续燃烧,很快,城墙之上已经到处都是烟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