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网游三国之乱世神医

追风马,马踏大江南北,方天戟,戟打长城内外,济世针,针刺枭雄铁胆手术刀,刀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六十五回 徐庶取城(下)
章节列表
第六十五回 徐庶取城(下)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2        返回列表
西门城墙上拥塞了大堆大堆的士兵,城外喊声似雷鸣般,似有数万人,城上的一队队的河北军射箭的射箭,发石的发石,一个戎装将军挎刀站在高处,大声地一面指挥士兵守城,一面指挥一队人困住事先混入城的尖细。

纯洁天使此时已经杀红了眼,一张俊俏的脸上满是粘稠的血污,身上也沾满了白色的脑浆和红色的鲜血,雌雄双鞭左右开花,四十多级的河北军几乎是一鞭一个全部秒杀,个个打得脑浆崩裂,鲜血流了一地,涂得城墙上都红了一片。

我猛然立戟仰天长啸,四周的人注意力都被吸引到我这边,纯洁天使一看见我,高兴道:“狼大,你终于来了啊。”一份深的功夫,被旁边一个拿刀的士兵一下砍在后背上,顿时一个趔趄倒在血泊里,我大急,一看那个士兵抡刀去砍他的脑袋,我凭空一抓,取出一个小戟甩手打出,那个士兵刀刚举起,就被一戟打在脖子上,整个脑袋都飞了起来,无头腔子里鲜血狂喷,扑通一下倒在纯洁天使身上,那小子力战之后,疲劳度已经达到最大,刚才受了重重一刀,这会被尸体压上竟然起不来,我急忙跑过去把它抱起来。

纯洁天使满脸血污,冲我笑道:“还好,你终于赶到了,要不然,这次任务就要失败了,还好。”

唉,我在心里种种叹息了一下,拿出一颗天狼保命丹塞在他的嘴里,安慰了几句,让身后四个士兵把它带到安全的地方,我自向阴夔道:“阴夔将军,还认识我吗?”

阴夔盯着我看了一下,从牙缝里吐出几个字来:“四公子?你竟然在城里,前些时审配曾经来劝我投向幽州,哼,如今袁公尸骨未寒,你囚禁兄长,又带兵攻打河北,难道真的像逢太尉说得那样要造反不成?”

“哼,逢太尉,逢太尉,他算个屁!你也是我们河北的老臣了,我就挑明了跟你说,逢纪原本就是保着袁显甫的,吾父死前被逢纪软禁,死后奸贼伪作遗书,说立显甫为嗣,你说,我带兵来向逢纪问罪有何不对?至于你说我囚兄一事,哼,如果不是他先去幽州追杀我,能被我所擒么?”

阴夔冷笑一声:“那显甫因何擒你?还是当日袁公亲自下的死令。”

我也冷笑:“那吾父又因为什么下令擒我呢?我们袁氏四世三公久食汉禄,现今天下大乱,理应匡扶汉室,尽心王政,而那逢纪奸贼教唆吾父暗立刘和为帝,此事我岂能容?逢纪奸贼已经于叛匪无异,我奉天讨贼有何过错?”

阴夔被我一番话说得低头不语,忽然城墙上一个幽州并带头杀上城来,阴夔大怒,上前一刀将那个士兵砍死,转向我道:“如果四公子刚才所说乃是真心,可令城外大军退后十里,给我三天时间叫来个处官员商议斟酌可也。”

我哈哈大笑:“河间城破只在旦夕,我自幼熟读兵书,岂能中你缓兵之计?幽州的儿郎听着,这个阴老贼也是逢纪一党,能取其首级着赏金百两!”说完抢先向阴夔冲过去,旁边过来一队长枪兵阻拦,我画戟一挺,刺入最前面一兵胸口,双臂一用力把他身子高高挑起甩手向阴夔砸过去,紧接着又是刷刷数戟,刺死二十余人,阴夔见我来的勇猛,急忙顺城墙而走,我随后赶上一戟刺去,阴夔用刀拨挡,哪知我用的是必杀技“偃月斩”,方天画戟在空中划了一个大弧最后落在阴夔脖子上,我大笑道,“阴夔,你投不投降?”

阴夔大怒道:“要杀便杀,竖子安敢耍戏于我?”

我应声道:“那就成全你!”一戟划落,阴夔人头落地,我抓起阴夔的人头飞上城头大喊,“阴夔人头在此,我是河北袁狼,阴夔随逢纪造反,已经被我杀了,你们随众,投降不杀!”

阴夔战死,河北军的士气一下子降到一个低谷,赵弘带兵由城内杀来,河北军纷纷投降,我命人打开城门,放城外的大兵进城。

这次来的只有三万多步兵,还有两万白马义从,徐庶骑马而来,孙仲赵弘各领兵而来,徐庶见到我下马施礼,道:“前些时听说主公在南皮遇险,若不是被神仙所救,势所危矣,皆吾等之过也。”

我叹气道:“这个可不能怪你啊,都怪我不听话,急于求成,也小看了逢纪,才遭此大败,悔当初没有按着你给我的锦囊形势,只是损兵折将,都是我的过错啊。”我和徐庶互相谦虚了几句,引大军进城维护秩序,我们自到郡府。

徐庶笑道:“我听说董考拉西征王子而还,便料到他要取并州,遂令子龙分兵取城,又在晋城连设一十三处空寨,以作疑兵之际,董考拉果然不敢深入,等我们去了并州,此时已经固若金汤,考拉大兵尽挡在河内,不能进入矣。不过这次多亏审正南等人说服各州各县出城来降,多有兵不血刃而得城,此大功不可没矣”

我担心道:“这边倒是行了啊,天津那边怎么样啊,小日本没有打来么?我最担心的就是那边。”

徐庶胸有成竹道:“俞悦设计,命人在大沽口设立龙炮台,每个一仗便有一炮,连绵不绝数十里,又有风之子风中郎镇守,可保安平。现在逢纪只剩渤海乐陵两地,而渤海已经大半为我所得,南皮以为孤城矣!”忽然眉头一皱,“袁阅彦之却有现身,身边有田丰辅佐,不可小视啊,又有传言说他乃是当年张角弟子,百万黄巾的头领圆月转世,这更是……”

我摆摆手:“我听说了,冀南六郡都被袁阅夺取了?”

徐庶点点头,转而又道:“此是……”

我笑道:“不用解释了,那田丰的利害我可是知道的,而且人家袁阅本身用兵也以诡异著称,当初不知他用了什么妖法竟然让二十多万黄巾大军一夜间消失得干干净净,直到后来才出现,而一出现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拿下了青州,这份能耐也不简单啊,而且,就算冀南六郡都给他了对我们也不是没有好处,河北动乱,曹操肯定是要忍不住插手的,正好让袁阅在冀南给我挡着曹操,我们也正好可以抽出身来到辽东跟小日本决一雌雄!”

其实徐庶本来就要这么说的,不过好像是在给自己开脱,所以并没有提出来,此时听我一说,不由得脸上一红,现在徐庶外表也才二十岁左右的样子,脸红的时候特有意思。

接下来,徐庶自料理府中之事,那个珠穆朗玛也被提升为督尉,天下无贼没有要官职,只是跟我在一起将来一起去辽东,我又把华安招过来,眉眼之间越看越觉得在那里见过,像电视里的“华安”么?当然不是,我想了又想也没想起来在那里见过他,我问他:“你的一身武艺是怎么来的?是哪个高人教的么?”

华安摇头道:“我没跟别人学过,我一出生就都会的。”

“哦?”我看了看他的属性,大吃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