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网游三国之乱世神医

追风马,马踏大江南北,方天戟,戟打长城内外,济世针,针刺枭雄铁胆手术刀,刀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六十回 河北农民工(下)
章节列表
第六十回 河北农民工(下)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2        返回列表
在这个游戏中,为了增强真实效果,不设“千里传音”功能,所以便有了书信的产生,玩家互相自己沟通写信,再也不是电脑自动生成的那种字体,而是需要人物拿着笔一笔一划地去写的,玩家的笔迹在这里也就形成了。而“合同”这一名词也被广大玩家待到游戏里来,跟原本NPC印象中的房契和地契一样,互相办事经商还要签合同,借钱有借钱的合同,买卖有买卖的合同,雇佣有雇用的合同,不过游戏里的NPC对合同还是很不理解的,他们认为就是条件事先讲好,到时候就给工钱,这是天经地义的,而这个少年一看就是穷人家的孩子,更是不知道合同为何物,甚至认为那是有钱人用的东西,自己这几两银子的工钱,也用不着签什么合同了吧,结果就被这个奸商刘员外把一个月六两银子的工钱给赖下了。

旁边有人起哄道:“刘员外,你家大业大的,何必跟着小孩子一般计较?看这小子顶多十五六岁,怕还是等着攒钱回去取媳妇呢,再说了,农民工兄弟的工资也不能拖欠啊,哈哈哈。”这一句话引起旁边人一阵哄笑。

那个徐大把眼光转向刘员外,也劝道:“不就是六两银子吗,唉,这农民工也不懂得签合同啊。”说完自己也笑了。

刘员外眼睛一撇:“我要的是杨树,这小子给我弄回来的都是他妈的柳树,我能给他钱?有这钱我还不如买点高级宠物餐犒劳我家那只宠物金雕。”

少年看着刘员外,眼里满是怒火,旁边徐大似乎忘记了刚才兄弟的死,有点看不过去了,别人不知道刘员外的身份他可是知道的,一伸铁尺把少年拦住,向刘员外道:“刘哥,说吧,你想怎么办?”

刘员外嘴一撇:“你打他一顿,然后弄进去关几天,省得明天再去我厂里闹事。”

“混蛋!”少年气得大吼一声,纵身向刘员外扑过去,他脖子上还套着铁锁链子,刚才那个死去的官差给他锁上的,没有钥匙一时还打不开,他带着铁链冲向刘员外,抡拳便打。

“操你妈的,你敢!”徐大一挥铁尺向少年脖子上砍去,同时旁边六个人也纷纷冲过来,手中的铁尺铁链尽望少年身上招呼。

少年似乎闪身想要躲闪,但终究还是满了一步,后背被铁尺划出三道血肉模糊的伤口,他痛得大叫一声,正好冲到刘员外身前,一拳打过去,却被刘员外身后的保镖抓住手腕,少年大吼一声,右臂用力,反拿住对方小臂,同时右腿一脚正踹在对方迎面骨上,顿时对方小腿骨折断痛呼一声倒在地上。

徐大几人的铁尺在一次攻到,少年也不回头,左手向后连抓,竟然硬生生将对方快速砍下的铁尺死死抓住,不过户口也被砍伤。他一把夺过徐大铁尺,反手以尺做刀反向身后几个官差砍去,尺面上带着道道蓝光,瞬间劈出十几尺,将几位官差逼退,转身再一次举尺劈向身前的刘员外。

刘员外身后还剩下的十九个保镖冲上来,每人拿出一条双节棍将少年为在当中,刘员外自始至终都没有表现出一点的惊讶或者是害怕,他面无表情地吩咐手下人:“将他手脚都打折,不许打死,让他以后像一团烂泥一样在河间爬着走!”

四周玩家已经扩大“包围圈”,自动让出了动手的空地。那少年气却不含糊,转眼间又夺到一根铁尺,两把铁牌如使双刀,左右开花,刘员外那些保镖根本就到不了近前,不到十分钟就又被少年撂倒了三人。

徐大一看今天在自己衙门口闹事,自己的脸面也有点挂不住了,这时又想起被那小子打死了一个兄弟,更是火往上撞,咬牙切齿地指挥收下兄弟:“用铁链攻击,操,不要光想着套脖子,胳膊大腿,逮哪套哪!”六个弟兄纷纷取出加长的锁链往少年身上招呼。

这时刘员外的保镖已经又被撂倒了四个,少年双尺越舞越快,一团蓝光将他身子都笼罩了进去,这时六道锁链一起套至,少年一个不留神,左手铁尺正被一条锁链套中,对方高兴地大叫:“我套中他啦!”双手用力想把少年拉过来,哪知锁链上一股大力传来,他竟然被对方拉过去,还不等反抗早被少年右手一尺削掉了半边脑袋。

不过这一迟缓的功夫,身后五个保镖冲过来,少年砍倒一个官差,来不及把左手的铁链解下来,右臂回摆,“乒乒乓乓”,铁尺跟双节棍相交之声不绝于耳,五个保镖也都是高等级的玩家,急忙变招,甩动双节棍再打过去,少年一把铁尺拼命反击,转眼间又是两尺砍倒两个保镖,面前的屏障开了一个缺口,他大步向刘员外冲过去,既不来到近前,一尺就劈了过去。

那刘员外冷笑一声,脚下一错步,轻松地散过了少年的铁尺,右手抬起内力急剧灌注,向少年左肋狠狠拍至。

这下不但那少年没有想到,就连在场所有人都没有想到,这个看上去文质彬彬的“员外”竟然是个武学高手。

少年见对方掌风刚猛,急忙闪身躲蔽,却被身后赶来的保镖一棍打在肩膀上,顿时左面的肩胛骨碎裂,他痛得大叫一声,那边刘员外第二掌拍至,刚猛雄浑的掌力正印在少年的胸口上,“喀喇喇”一阵骨头断裂的声音响过,少年像一捆稻草一样向后飞了出去,喷出一口鲜血,种种甩在地上。

刘员外眯缝着眼睛,用手一指:“敲断他的手脚!”旁边保镖听命上前,抡起两节棍“砰砰砰砰”数声过后,少年的大臂小臂,大腿小腿全部断成数截。

刘员外哼了一声,指着地上的少年对大家说:“不瞒各位,在下神龙教黄龙使,在河间常驻,以后做什么事还望大家给一个方便,不然就都跟这小子一个下场!”说完大袖子一甩,就要上轿而去。

忽然人群中传出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在衙门口打完人就这么走了?衙门里咬人的畜牲都是他妈的吃干饭的不成?”说完人群分开,走出一个穿着青色衣服的青年,他一身吊儿郎当的打扮,嘴里叼着一根草芯,一脸**的笑容晃晃荡荡走出来,用手一指刘员外,大声道:“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我,天下无贼,一个正义的三国玩家,今天就给你们这些平日里飞扬跋扈自以为是的傻逼门上一课,知道什么叫做天下无贼!”(由书友“混蛋0号”友情客串)他转头看了一眼地上躺着的少年,皱着眉向四周道,“那位朋友会医术?先帮这位小兄弟处理一下?”连问三遍,人群里没有一个人敢应声的。

刘员外对这个效果很满意,冷哼道:“跟我们神龙教作对的都不会有好下场的,你马上也要变得跟他一样了,哈哈,你再叫一百声也不会有人敢来帮你的。”

“谁说的?”我把手中折扇一摇,缓步走出人群,潇洒地一甩头,一字一顿地说,“神、龙、教、在、我、眼、中、就、是、一、个、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