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网游三国之乱世神医

追风马,马踏大江南北,方天戟,戟打长城内外,济世针,针刺枭雄铁胆手术刀,刀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五十九回 河北农民工(上)
章节列表
第五十九回 河北农民工(上)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2        返回列表
三国时期天下之重,莫重于河北。冀州素被称为带甲百万,粮食可支十年之要地。河间郡作为河北的一处军事要地,自然比其他城镇要发的多。

河间城高大宽厚,常驻NPC人口多达六十多万,另外还有在城里买房有户籍的玩家也不再在少数,大街上人来人往,车水马龙的极其热闹,而此时我便在河间最有名的亿豪大酒楼上的单间雅座里喝酒,回想起前几天的事情还很有些后怕。

原来,是左慈下的命令,让弟子左绝心来杀我,可是等左绝心见到我之后不但没杀我,还用一身绝高的道术把我送到河间来,左绝心曾经诚恳地跟我说:“无论如何,一定要把日本人撵出中国大陆!”他跟飞羽一样,认为我挂了之后,因为是花钱系统绑定的,我手下那些直属NPC便会全部消失,回到封印之中,到时候中国玩家则没有一人能够在辽东跟我口抗衡,如果由一个NPC过去,那说不定就会把辽东之地割让给日本,因为在NPC眼里,幽州除了后来发展起来的蓟城,其他的都是不毛之地,根本就不值得跟日本如此大动干戈,而一旦割让辽东半岛,小日本的“登陆”计划也就实现了,而这是我们任何一个中国玩家都无法忍受的。

当初左慈曾经说我此行别说得到南皮,就是想自己做皇帝都不是什么难事,我自然是肯定没有什么危险了,不过他又派徒弟来追杀我,可见他说的不准,那天我已经力穷,如果跟左绝心交手,根本连一城的把握都没有,不过话还得说回去,是否我今天能够活着坐在河间城喝酒也是左老头实现预见到的呢?

我酒足饭饱之后,付过酒钱,溜溜达达地往外走。此时的我身穿一袭上品丝质长衫,头戴青玉束发冠,腰系一条玲珑透丝带,腰间配着一块极品龙纹白璧,足穿薄底飞云靴,更显得玉树临风潇洒娴雅,一副富家公子哥的模样。

此时的河间、渤海和乐陵大部分还都是逢纪的地盘,这河间太守阴夔下令大兵严守河间各个咽喉要道,以防敌人尖细混进来,我反倒就在这里等伺机下手,好在这里没有人能认识我,就算我骑着马在大街上溜达,也没有回注意到我,因为,谁也不会想到我能出现在这里。

前几天得到消息,考拉在大散关大破王子大兵六十万,这次考拉可是下了大血本的,谋士派了陈宫李儒连带着张松,以钟会为统军,其余王双、郝绍、李催、郭汜、杨奉、张济、张绣、樊稠等一干董卓旧将在雍凉一代狠磕,这一仗从建安四年到现在打了两年多才终于在大散关一战取得决定性的胜利,王子手下法正智多,怎奈财力军力皆不如考拉,能耐再大也无力回天,只劝王子败走汉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突然之间就把张鲁给拿下,拒守汉中,伺机取成都,至此,雍凉二州加上司隶尽数划入考拉版图。

考拉打退了王子,留郭淮杨奉两人守凉州各大交通要道,堵住王子出兵之路,自带大兵回虎牢关支援还在跟曹操相拒的小狼。而我前两天听到消息,考拉令小狼分兵渡过黄河,屯兵河内,隐隐有窥视我并州大地之势。

此时正值七月流火夏日,我嘴里含着一颗清凉丹,手上拿着一把人级白玉清风折扇不紧不慢地扇着,在河间郡大街上闲逛。

转折间走进了一条精品一条街,只见两旁店铺里各色各种的好玩好看好用的物品琳琅满目,映的整条街都珠光宝气,刺人二目,耳里听得尽是环琅玉佩叮当之声。

我信步走进去,左右看着各个店铺里的物品,有耳环店、戒指店、项链店、手链店、还有卖腰带的,卖帽子的,卖扇子的、卖靴子的、卖金银玉佩的,种目繁多应有尽有。逛了一圈,买了一个天然香料制成的特级香囊,买了一对非常漂亮的玉兔形状的翡翠挂坠,准备将来和西门秋月一人佩戴一个,因为我们两个都是属兔的,还在一个灵符店买了一打各式各样的中级灵符,就这些变化了我一百两金子,就是那对翡翠玉兔值钱。

出了精品便看见不远处城中心郡府衙门前围着一群人,吵吵嚷嚷肯定是出了什么事,我大步走过去想看看热闹,哪知道刚走不出远就看见一个庞然大物从人群里飞了出来,一直顺地滚到墙角,却是一个人穿着官差服饰的人。

那人被打之后,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跃起来,用手中铁尺向前一指:“小兔崽子,你敢袭警?看老子抓你进大牢!”原来这也是一个玩家,他骂骂咧咧地有冲回去,此时人群已经向四周散开,只见里面还有一个官差,手里拿着铁锁链套在一个少年脖子上,正使劲往回拉,被那少年一脚踢在他大腿上,那官差“嗷”的一声惨叫,身子飞起来两米多高,落下来时,头正磕在衙门旁边的石狮子上,顿时脑浆鲜血涂了一地,已然是不活了。

先前被打飞出来的那个玩家一见之下大吃一惊,突然大声喊起来:“小乞丐杀人啦,小乞丐杀人啦!”呼拉一声,衙门里面蹿出十二个官差模样的人,手里都拿着铁尺,那玩家一见立即跑过去,“徐大,这小子太厉害了,把三鲜一面给打死了!”

那徐大一看也是玩家,手里拿着铁尺晃晃悠悠走过来,龇着牙问:“小子,你敢打死官差?”

那少年脖子还被铁链锁着,委屈地说道:“开木材厂的刘员外让我给他去砍材,讲好运回来一棵树给一百个铜钱,我每天扛回来二十棵树,一个月就是六百棵,可是他却没有给我六两银子的工钱,我来衙门说理,你们官商勾结,反说我无理取闹,要抓我去坐牢,而且,也是他先动手的!”说着用手一指地上已经死过去的那个官差。看来这个少年却是NPC,不过刚才那一腿确实不是孬手能够使出来的,现在冀州中山、常山、安平、巨鹿、赵国五郡已经被我们占领了,徐庶正在着手配合赵云高览两路人尽快占领并州全境,很快就会来夺河间,到时候我这个作内应的可是得找点帮手啊,如果只付几两银子就能收服这个少年岂不是好?

这时不知谁喊了一声刘大富来了。众人随声望去,果然西街上八个人抬着一定黄色的轿子缓缓而来,轿子后面跟着二十个黑衣壮汉,要里都挎着鬼头大刀,看样子是跟班得保镖了,这里所有人都两下散开,仿佛对这个刘员外很是忌惮。

等了一会,轿子走到衙门口,轿帘一挑,走出来一个身穿华服的青年人,高高胖胖的,好像一个巨人一样,他大步走下来,先前那个少年用手一指:“就是他,这个刘员外不给我工钱,我就是要告他!”

那个刘员外一听就乐了:“**,叫唤个屁,老子我当初看你还有两下身手,雇你给我当个保镖和推三阻四的,现在怎么,说我不给你工钱?哼哼,你凭什么说你给我伐过木头?有合同么?”原来,这个刘员外也是一个玩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