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网游三国之乱世神医

追风马,马踏大江南北,方天戟,戟打长城内外,济世针,针刺枭雄铁胆手术刀,刀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五十八回 穷途末路
章节列表
第五十八回 穷途末路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却说飞羽一枪挑了冯礼,一旁的冯延吓得大叫一声,急忙向步兵群中退过去,一边大声命令手下众军向飞羽包抄过去。

飞羽到来,一枪挑了敌军主将,这让对方数千人一起震惊,攻势也为之一缓,我看四周众军向我冲过来的气势一滞,急忙挥戟荡开阵脚,迅速取出霸世弓,搭上离火箭,黑暗里瞄准远处正在指指点点大声呼喝的冯延,一箭射去。离火箭带着一溜火焰拖着长长的“尾巴”,如火流星一样射向冯延。

冯延被飞羽吓得怕了,生怕他杀过来也向刚才刺死自己兄弟那样挑了自己,只顾往人群里退,忽然眼前一亮,左边火光闪耀,还没弄清楚飞过来的是什么,早被离火箭从左肋下深深射入肚子里,紧接着箭上火符咒发动,“嘭!”的一声沉闷的炸响,冯延整个身子在马上爆开,碎尸血肉好似在黑夜中绽开的一朵彩花,吓得四处NPC士兵一声惊叫,四散奔逃而走。

看看总算打退了这一波敌军,我们这里也只剩下了我和飞羽两个人,我纵马过去,看飞羽浑身浴血,白色的战袍上沾满粘稠的血浆,英俊的脸上也被染成红色,细看他后背左肩胛处有一处刀伤,深可见骨,我当即拿出观音膏来要给他包扎,飞羽拦住道:“刚才蒋义渠被我刺伤了,不过并不严重,估计他很快就会追上来,我们快走!”

我和飞羽又奔出十里,飞羽坐下的白龙马由于先前被流失所伤,这一路疾驰失血过多,此时终于不支,正奔跑间,忽然前蹄跪地悲鸣一声死在道上,马上的飞羽不加提防,借着惯性被甩出十多米远,在地上滚了几个跟头,最后软倒在地上。

我急忙勒住闪电追风马,下马来看他,飞羽满脸坚毅之色,一把推开我,嘴里都涌出血来:“天宇快走,后面大军马上就要追上来了,不要管我,我是玩家,挂了转生之后就去辽东找你,继续打小日本好了,你不能挂啊,如果换一个NPC来,跟小日本和谈割地就完了,听到没有,你快走!”说完又是一口鲜血从鼻子里涌出来。

我抱着飞羽,这下眼泪再也止不住,簌簌落下来,我大声告诉自己,这不过是一个游戏,这都是假的,一会飞羽就会在别的地方从头到脚完好无损地转生回来,可是我还是忍不住哭了。我不理他的话,用手擦了擦他脸上温热的血水,然后往他嘴里塞了一颗天狼保命丹,抱起他坐在马上,飞身上马一直往南而走。

可是我们毕竟已经赶了好远的路,从平原到南皮,又从南皮败回去平原,路上都是急行军,就算闪电追风马再怎么神骏也是受不住的,何况此时又驮了两个人,马匹的各项属性值都已经降到最低。

不多时,后面万马奔腾的声音在一次传来,我回头一看, 一大队骑兵疾驰赶来,蒋义渠飞马赶在最前面,大声呼喊着:“四公子,逢统军说了,只要你能够顺从地跟我们回去,我们不会难为你的,他愿意在皇上面前保举你为太傅!”说话间已经赶到我们身后一箭之地,蒋义渠将手中铁枪一挥,“放箭!”最前面一拍弓骑兵纷纷端起强弩面准了我射过来。

“嗖嗖”之声不绝于耳,忽然我身前作者的飞羽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那么大的劲,双手一撑,借势弹起,双脚在马背上一点,身子高高跃起,一个空翻正挡在我的身后,手中日月星辰弓早已经拿在手中,搭上一只尾火虎神箭,拼力拉开弓弦往冲在最前面的蒋义渠射去。

只见那只尾火虎神箭一出手就化成一只熊熊烈火组成的猛虎,挟带下山之势,大声咆哮着往蒋义渠冲过去,蒋义渠先前交手便被他一支女宿蝠箭暗射所伤,这次看见对方射出一支烈火猛虎,吓得后背上一阵凉气升起,再想躲闪已是不及,慌忙间只有双臂运力举起手中铁枪死抗。

“砰!”一声爆鸣,枪箭相交,蒋义渠顿觉这支箭跟先前那之间不同,先前那支女土蝠箭势飘忽阴柔,当时只见一道暗影,还来不及挡便伤了右胸,而且箭上带有剧毒,若不是身上带有灵药恐怕早就命丧当场了,不过这也仅能把毒势压制住,将来还是个麻烦,若不怕没完成任务回去逢纪收拾他,他也不会这么卖命地追来了。而这次的尾火虎箭又是不同,来势刚猛爆烈,他只觉得铁枪上传来一阵排山倒海的大力,与此同时,铁枪被瞬间烧得通红,就像在铁匠铺里的火炉里煅烧过一样,他大叫一声,撒手撇枪,狂喷出一口鲜血,身子也被箭上大力倒撞下马,若不是身后有人接着,恐怕能飞出几百米远去。

就在蒋义渠被射下马的同时,身后万弩齐发,强弩箭如下雨一般射过来,飞羽挡在我的身后顿时身中万箭,被射成了刺猬。我回头看见,惊得大叫一声,飞羽晃身向马下摔去,黑暗中看他笑了笑,然后便落于马下。

刚才那一蓬箭雨射过来,飞羽是挡住了我的人,坐下的马却没有人挡,好在他们都是瞄准马上的我,射到马的人不多,十多只短小的弩箭深深射在马臀上,只留下短短一段的箭上的尾翼,好在闪电追风马是地级上品的宝马,要不然这一下就得挂掉。

宝马受伤,疼得长鸣一声,四蹄迈开,发疯了似地往前狂飙,而身后敌军因为主将受伤,没有下达追赶的命令,就这么一缓,闪电追风马已经带着我飞一般地跑出去,把他们远远落在后面。

我甩掉追兵,敷伤上药,想想飞羽死前的惨样,心中大恨,咬牙切齿地发誓一定要把逢纪那傻逼捉住一刀一刀地剐了才能给兄弟报仇。一路急行,好不容易赶到平原郡,忽然远远看见城上飘着的旗帜:冀州刺史镇北将军袁!

冀州刺史是谁?又何来的镇北将军,猛然间想起平原郡的袁阅,又惊又急,忍不住一口鲜血喷出,身子一晃,差点栽下马去。毫无疑问,是袁阅把平原郡夺了,想到这里我又悔又恨,当初徐庶让我先联系南皮城中的有用势力,先占领周边各郡,最后以包围之势再取南皮,可惜我当时着急辽东的战事,也小看了逢纪,损兵折将不说,反倒被袁阅捡了便宜,现在我如果再进平原郡虽然袁阅不一定杀我,但也一定……唉,前有袁阅,后又逢纪,难道真的是……

我在马上正不知何去何从的时候,忽然天边传来一声鹤鸣,远处飞来一只白羽仙鹤,上面端坐一人,正是当初曾经刺杀过沮授的左绝心。

左绝心在鹤上跟我朗声一笑:“袁狼兄弟昔日风采照人,今日怎的落到这步田地?”

我冷冷地看着他,把方天画戟一横:“是游戏公司派你来杀我的?”

左绝心在鹤上一愣,随即赞道:“不错,哈哈。”转而又叹气道,“你知不知道你在东北抗日给游戏公司减少了多少收入?”见我不答,他又说道,“其实我猜游戏公司之所以把日本设出来了,就是想让小日本登陆,然后进军华北等等,当然,游戏公司不是卖国怎样,他最后还是要把日本人赶出去,不过现在还是得给日本人一点甜头啊,只有日本入侵到华北,就能给游戏公司带来大笔的收入,啧啧,可惜啊,你一个人就当了人家十几亿的收入,你说,你该死不该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