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网游三国之乱世神医

追风马,马踏大江南北,方天戟,戟打长城内外,济世针,针刺枭雄铁胆手术刀,刀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五十七回 逢纪毒计
章节列表
第五十七回 逢纪毒计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我整顿好人马,本来还有不到三千的骑兵,袁阅又卖给了我一万多NPC步兵,我留袁阅领青州军守平原,自己和飞羽带兵杀往南皮。今天正好是和徐庶在信上约定好的日子,我们南北夹击南皮!

一路急行,等快到南皮城下的时候已经入夜,我下令全军离城二十里暂作休息,等体力值恢复差不多了再行攻城,而此时我也没有北面军队的消息,若是他们没有到我们便开始动手可就要面临着先登精兵的全面攻击,那我这点兵还不够给人家垫底的。

四周一片宁静,漆黑的夜空里,点点繁星衬托着黑墨一样的天幕,远处显出点点星火,我站在一棵大树下面向南皮城观望,总是感觉那里似乎不对,但一时之间又说不出来究竟哪里不对。

正思索间,忽然,南皮城上方爆出了几多漂亮的炮花,把整个夜空都应的五彩缤纷,漂亮极了,紧接着北面南皮的方向就传来震天动地的喊杀声,听声音最少也得有两万多人,上万人齐声呐喊,嘹亮的声音如潮水般向我们这个方向涌过来,我吃了一惊,难道我们被发现了?急忙下令全军整备待战!

工夫不大,对面大军便冲到近前,果然是河北的先登精锐,两万多精兵齐举刀抢一鼓作气杀过来,为首一员大将,正是河北蒋义渠!

老蒋在马上大笑:“哈哈,四公子,你果然便来了,此番可中了逢先生的计了!”

一听这话我顿时脸色大变,急忙下令撤军。我带来的士兵本身等级就不高,再加上一路行军,疲劳度的增加,拿去跟数量上就比我们几乎多了一倍的先登精锐去拼简直就跟送菜没什么区别。

我下令大全军后撤,还没走出三里地,四周火光闪闪,又显出一支人马来,能有五千多人,个个都是轻装强弩手,很明显是事先就埋伏在这里的,等我军一跑到射程范围内,四处弩箭如雨般从黑暗中射过来,“嗖嗖”的弩箭破空声不绝于耳,在这种强弩面前,士兵身上穿的盔甲都能了摆设,几乎是一捅就透,在外围的士兵纷纷乱箭穿身而死。

我一看中了埋伏,身后蒋义渠领大兵不紧不慢地赶过来,把手中方天画戟往前一指,大吼道:“全军结成三角阵,给我冲出去,再不拼命大家都得死在这里!”这一招“背水一战”的技能还真好使,全军的士气立即飙升到一百五十,都像疯了一般红着眼睛拼死往前杀去。

只不到十分钟的时间,一万多人就锐减到七千多,先登劲弩的威力实在是太厉害了,想想都感到后怕!

一路加速往平原郡赶回去,先派人到平原郡求救,让袁阅出来救援,飞羽向我说道:“袁狼,此时事急,前面肯定还有埋伏,既然逢纪把我们引到这条道上来,就肯定都下好了套子,不能让我们就这么轻易回去了,你把步兵都交给我,我帮你挡一阵,你马快,带着骑兵先走!”

我一听急道:“不行,后面的可是近三万的精锐啊,你这根回去送死有什么两样,大不了这些兵我都不要了,咱哥俩拼死杀出去,只要到了平原就好了。”

飞羽摇头叹气道:“我现在终于知道《三国演义》中曹操中了吕布的埋伏,曹洪为什么说了那句‘天下可无洪,不可无公’,我们挂了还能重生再到辽东来找你,如果你要是挂了,袁家四公子的身份也就没了,将来谁去抗日?难道要曹操那样的NPC去么?我本是洛阳人,来辽东就是为了打鬼子,只是当时你还在南皮,我就在那里等你,没承想还没到辽东。听哥哥话,你和西门秋月是玩家中抗日的表率,寄托着千千万万个像我们这样的玩家的希望,去吧,我替你挑了蒋义渠再走,如果我挂了还回来找你的,当让,我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让别人挂的!”见我不说话,气得一巴掌拍在我肩膀上,“办事就痛快,他妈的,一个游戏而已,我又不会真死!”

我没想到飞羽能说出这些话来,默默地把五千步兵的统帅权划过去,飞羽哈哈一笑,端起黑暗中星光闪闪的寒星冷门枪,一拍坐下马,扭头向我道:“记住我说的话,不要让哥们失望了,一定要小日本打出辽东,天下可无羽,而不可无狼!”说完招呼一声手下人马扭头望回杀去。

我由始至终都没有说出一下句话来,没想到还能有这样的玩家,靠,哥们,我一定会把小日本赶出辽东的!我长啸一声,一勒坐下闪电追风马,招呼剩余不到两千多的骑兵一路往南而走。

果然如飞羽说得那样,逢纪根本就没有打算让我回去,刚走出五里就有遇到强弩手的暗袭,四周强劲的弩箭源源不断铺天盖地从黑暗中射出来,挡在我身边的骑兵成片成片倒下去,我没有一丝停留,带兵一气往平原而走。

这一次又走了三里多路,四周的弩箭如梦魇般在一次袭来,原本就只剩下不到一百的骑兵这一次更是全军覆没,只剩下我一个光杆司令,多亏我身上穿的是地级上品的曜日连环甲,坐骑也是宝马良驹,虽然受了几处小伤,但并不碍事,总算又杀出了一处埋伏。

心中正暗自祈祷不要再有埋伏了,正行间,忽然路旁一声炮响,一支人马直杀出来,为首两人,正是河北冯礼、马延。二人借火把光向我笑道:“四公子哪里去?皇上有旨,说四公子在辽东抗倭有功,特宣四公子入朝领赏,嘿嘿,四公子还是乖乖跟我们走吧,我们可不愿意冒犯了……”

“放屁!”我大骂了一声,挺戟冲过去,二将吓得大声招呼身后枪兵上前,一边躲进人群中,向我大笑道:“四公子武艺绝伦这一点我们是知道的,这五千士兵就送给四公子练手了!”

我只有苦笑,四处枪兵一队队整齐地合围过来,一只只长枪闪着寒光组成一片枪林,我猛然大喝一声:“五岳华斩!”一戟挥出,五道蓝色劲气顺地划出,一连斩杀了二十多人方才消失,看得冯氏二将胆战心惊,一个劲地让左右士兵冲过来杀死我。

我双脚跟一磕马腹,闪电追风马真如一道闪电一样直奔刚才被我五岳华斩劈出来的一个缺口冲过去,方天画戟左右翻飞,带起两溜血花,十数个人的头颅飞上了天空,四处枪兵成排成排地冲过来,一排打死,有一排补上,就跟不畏生死的木头人一样。

也不知道杀了多长时间,我已经是筋疲力尽,四周堆满了死人尸体,大把大把的大还丹已经不能补充我透支的各项属性,心里暗叹一声:“飞羽阿,兄弟是要辜负你的希望了。”

正想间,忽然北面一阵马蹄声,转眼间来到跟前,却是浑身染成血色的飞羽,如一道闪电般冲过来,在外围看热闹的冯氏兄弟不妨,被飞羽手起一枪,将冯礼刺于马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