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网游三国之乱世神医

追风马,马踏大江南北,方天戟,戟打长城内外,济世针,针刺枭雄铁胆手术刀,刀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五十五回 骁将武安国
章节列表
第五十五回 骁将武安国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3        返回列表
却说我亲自领兵在南皮城下与逢纪交战,中敌人伏兵,我跃马舞戟杀开道路往西撤退,四处皆是河北军,强弓硬弩如雨般射来,我军死伤惨重,幸亏都是骑兵,冲撞之下硬趟开一条道路。

玩家大将飞羽在后面拼力死战,一枪挑了“河北十龙”中的戟龙,剩下刀龙和枪龙见兄弟被战,一起怒吼,大骂着打马追来。飞云手中寒星冷门枪上下翻飞,挡在身前的敌人纷纷咽喉中枪而死,他跟吴辽等人的性格不一样,枪法讲究一个干净利落,能够一枪解决决不会再补一下,马下士兵尽皆咽喉喷血,如稻草一般成排倒下去。

飞羽见身后双龙追至,暗地里取出日月星辰弓,搭上一支“亢金龙”神箭,运起飞星神射技能一箭射去,只见整枝箭都化作一条张牙舞爪的金龙咆哮着向枪龙扑过去,枪龙只见眼前金光一闪,听到一声野兽的咆哮,咽喉上早着,整颗人头都被飞羽一箭射下,一大蓬鲜血从腔子里猛烈地喷出来,好似一处血花喷泉,无头尸身骑在马上又向前跑了一段距离才栽下来,被乱军踏成肉酱!

刀龙没有看到枪龙被射死,这工夫他已经追到飞羽身后,正马头并马尾之际,抡大刀往对方脑后砍去,猛然感觉下腹一阵绞痛,紧跟着整个身子从马上悬空而起,却是被飞羽用回马枪刺中高高挑起摔到乱军从中。

我带着大军正慌忙逃走,忽然迎面杀来一将,这人我认识,正是袁绍的外甥高干,领一支人马拍马舞枪杀来,我回戟而上,战不三合,高干拨马败走,我取出一支小戟,甩手打出,正中高干后脑,整个脑袋连着头盔被我一戟削成两半,血花飞洒,一颗大好头颅好似到了瓤子的西瓜,尸身在马上晃了几晃才坠落下马。

我一路杀出重围,飞羽从后面赶过来,喘着粗气问我:“接下来怎么办,去哪里啊?”

我想了想说道:“徐庶和审配他们都让我不要先取南皮,而是派人收其他各郡,现在审配辛评、荀谌、辛明、辛毗四人已经到各郡游说,而张郃和高览此时也应该已经开始收复各路领兵了,这里往南便是平原郡,我们先到平原落脚好了。”

我和飞羽领兵正往平原郡行进,走出不到十里,忽然道旁一声锣响,杀出一支人马,为首马上端坐一员悍将,身子比一般人都要长大,猿臂狼妖,手里拎着一杆披风大砍刀,刀背上挂着一溜数十个铁环,舞动之间发出“哗楞楞”的响声,飞马直奔我杀来,口中哇哇大叫:“袁狼哪里走,逢元图早就看破你的伎俩,河北十龙七级浮屠在这里等你多时了!”

不等我出手,飞羽早一马当先杀出去,寒星冷门枪去如闪电直刺对方咽喉,那七级浮屠也是个很角色,大环刀一竖,正磕在枪杆上,蹦出一流火花,紧跟着大刀一旋伴随着“哗楞楞”一阵刺耳的响声,刀光如雪,反劈飞羽顶门,飞羽急忙挺枪架住,二人斗了十数回合不分胜负,我再乱军从中杀过来和飞羽双战七级浮屠。

我俩一枪一戟只三个回合七级浮屠便接连遇险,哇哇大叫:“你们两个打我一个,不算男人!哎唷……操老子跟你们拼了,你们两个不是男人的小白脸,哎唷!”

五个回合,我使一招五雷轰顶,方天画戟化成五道戟影当头砸下,七级浮屠横刀一迎,顿时大叫一声,喷出一口鲜血,惊呼道:“好强的内力,看我七刀荟萃!”大环刀化成七刀刀影,一个接连一个个地削过来,我一招诛邪打过去,双方技能对撞,他坐下马一声悲鸣,四蹄跪地七窍流血而死。

我正要上去一戟刺死他,忽然四下里炮声大作,前后两路又各杀来一支人马,后面的先登死士有五员小将带兵,看样子都是玩家,后前面平原方向来的确是一支玩家部队,没有将领带队,骑马的骑马,坐虎的坐虎,手重兵器各式各样都有,一看就知道是一支杂牌军,能有一万多人,一看见我立即都欢呼起来,大叫着:“在这呢在这呢,快,兄弟们冲啊!”一窝蜂地往我这边冲过来。

我不知对方是敌是友,正惊异间,玩家部队的后面传来一声霹雳般的吼声:“都他妈站好队,乱哄哄的像苍蝇似的,不怕被别人笑话吗?”只见一将豹头环眼,脸黑如锅底,骑着一匹乌锥马,手持两柄硕大的铜锤而来。

如果不是看那人手中的两杆铜锤,我几乎都要以为遇到张飞了,暗叹命运不济,此时我的武艺也就是在跟张合高览差不多的一个层次上,碰到张飞这种超级猛人根本就是打都不能打的。

那员武将催马而来,高声大喊道:“渤海郡王袁公不要惊慌,青州武安国在此!”说完打马过来,在马上欠身施礼道,“青州先锋将军武安国奉我家袁阅主公将令,前来帮助袁公平定叛乱!”

“哦?袁彦之也来了么?”我心想袁阅也是袁家继承人之一,恐怕也是要来分一杯羹的。

果然,武安国道:“我家主公就在平原郡安歇,已经等候袁公三天了。”

我表面上没有说什么,但心里暗自惊讶不已,没想到这圆月银星早就算好了我会来取南皮,竟然在这里实现等着了,不过转念一想却又释然,他不可能算准我会来平原的,一定是先过黄河,在平原郡等待消息,伺机而动,并且这小子也没有把军队带来,这些玩家部队肯定都是在平原现招的。

飞羽在那边被河北六条龙撵着打,气急败坏地吼道:“袁狼混蛋,有什么事以后再说,先把这些兔崽子打发了阿。”

我长啸一声,跟武安国并马杀过去,此时由于武安国带来的都是玩家部队,场上极其混乱,已经分不清哪里是谁的兵了,看样子河北十龙的统率都应该不高,原本队形整齐的先登部队此时都被冲乱,东一堆西一堆的厮杀,我和武安国很快就冲到飞羽那里。

武安国武功不弱,一对大铜锤舞得如车轮一般,左右开花,打在人脑袋上就像砸西瓜一样,鲜血脑浆溅得到处都是,我舞戟在他旁边并排杀过去,这次带兵过来的河北五龙再加上一个换过战马的七级浮屠一共六个人,分出四个来战我和武安国。

可能是袁阅给他下过什么要保护我安全的命令,武安国大锤一挥竟然截过去三国,只有一个使用死亡巨镰的向我杀过来,我怕逢纪领大军追过来,一上手就是一记偃月戟,对手镰刀旋转挡住,我画戟顺势下滑指地,内力到处,戟上金光凝结,瞬间变成一把金色光刃,我大喝一声:“降龙斩!”手起一戟,对手被我由左肋至右肩劈成两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