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网游三国之乱世神医

追风马,马踏大江南北,方天戟,戟打长城内外,济世针,针刺枭雄铁胆手术刀,刀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五十四回 南皮城下
章节列表
第五十四回 南皮城下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我领兵来到南皮城下,距城不到三里,有一个穿着黄马褂的太监骑马而来,尖着嗓子问我道:“外臣袁狼未经天子召许,擅自领兵入朝,耳遇造反耶?”

我看这个太监老气横秋的样子就来气,勒马来到他马前,两马头交错之时,我笑问道:“你不过是一个没卵子的太监,也配跟我说话么?让逢纪出来答话?”

“你!”老太监满脸尴尬,眼露凶光,“你敢如此辱骂朝天天使,你……”他话还没说完,早被我一伸手抓着衣领拎了过来,甩手摔到身后马下,命虎卫军擒下,转而对跟他一起来的几个侍卫大声道:“只让逢纪出来答话。”

逢纪当天晚上并没有出来,我下令大军退后五里屯扎,一面修书一封:

袁氏天宇告河北各忠臣义士书:

余自幼熟读兵书,晓习战策,尚思我袁氏四氏五公久食汉禄,当以身报国,据敌寇于国门之外,剿佞臣于庙堂之上,兴福汉室,鞠躬尽瘁而已!

故三月北伐,深入不毛,灭恶族鲜卑于中山,平乱贼公孙氏于燕代,拜贤臣,任忠良,替天行道,解难民于水火之中,公平政绩,百废俱兴,幽州六郡,治正推平,务存宽政,劝督农植,开上谷胡巿之利,通渔阳盐铁之饶,法令严谨,境内无盗贼,灾害不生,万民安居乐业,百姓家有余粮。莫不赞袁氏中正,汉室兴隆也。

后倭国入口辽东,万民限于贼手,如羊在户口,衣不蔽体,食不果腹,蒙今上委臣以重任,因感圣上之德,亲披甲执戈,战倭贼于锦州,破蠹贼于台安,数年抗战,春秋来去,四十有八月矣。

自闻为臣者,不自欺君,为仆者,不自欺主。想那河北逢纪,向辅吾父本初公,已有数年。本以为其性忠厚,其智广博,可佐吾父,内可清佞涤污,外可平贼去乱,奉天子以正天下,汉室兴隆之日可即日而待矣。而今观其外俭内奢,果而无用,上不能保天子以正国法,下不能扶万民以安天下,单一河北又不能行,岂待天下呼?先自傲志,献愚计于官渡,虽三岁孩童尤能识破,况奸雄曹操呼?是先败战于官渡,后乱于黎阳,文事武略,不堪一提,呼呼,虽贩夫走卒,羞与此人为伍!

上月吾父已归天命,为逢纪所害,吾父万金之体,虽亡不告天子,不明下臣,密不发丧,意欲造反,此亦皆逢纪所谋也。

吾得闻父丧,哀痛欲绝,日夜兼程,回河北吊丧,逢纪竟只手遮天,内迫众臣,外持军政,拒吾于数里之外,阅尽今古典籍,未尝见卑鄙者如此人矣。

现今河北三州危机存亡之秋,北有倭寇恶贼未平,南有曹操奉伪君以乱天下,内外交急,有累卵之危。

今天下崩乱,主上蒙尘。吾被重恩,未能清雪国耻。诸君各据州郡,宜共暞力,尽心王室,而反造逆谋,以相垢误。是故亲提兵马,千里奔袭,誓与逢贼不两立,不报父仇,不死不休!

这份缴文是审配事先准备好了给我送来的,据说是他找人写的,我命人抄写了数百份,分送河北以及相邻各镇,这时候打仗就是要讲究个名正言顺,尤其像我这种家族争权的首先便是征心战,虽然这玩艺对于玩家来说作用不大,但是对于NPC确实有着很大的作用的,本来站在袁尚逢纪那边的,这一下都归到我的旗下了,对接下来徐庶在后面大兵接应起着很大的先锋作用。

缴文发出去之后,第二日,逢纪领兵出城,两阵对圆,我在马上指着逢纪骂道:“你害死吴父,惑乱社稷,虽分挫骨扬灰不能赎你之罪。”

逢纪仍然是眯着一对小眼睛,不温不火地道:“袁公虽死,但留下遗书,命三公子袁显甫嗣继大将军之位,你不奉诏而带兵入朝,已经与叛逆无异,还不快快下马束手就擒?”

我亦反骂:“操你奶奶的王八犊子,尔和袁尚和谋害死吾父,当初他老人家临走之前恐怕也只有你一个人在场了,那遗书任谁都能做得出来,我今天来就是踢天吊民伐罪,杀死你这个奸佞小人,若是河北再有你逢某人一天,恐怕诺大三州之地尽落贼手矣!”

我话没说完,逢纪旁边蹿出一匹马来,马上端坐一员黄袍小将,手使双钩杀出阵来,大声道:“你就是袁狼吧,可认识我河北十龙?哦,我就是河北钩龙!”

哦,我倒是一愣,没想到现有“淮南十虎”,如今又出来一套“河北十龙”,我旁边飞羽出阵笑道:“哼,是龙是虫不是自己封的,我陪你走两趟!”

飞羽一挺手中寒星冷门枪,跃马冲出,挺枪便刺,那河北钩龙见枪来如闪电,急忙用右手购一挂,想要拨开长枪,哪知道飞羽内力奇高,钩枪一碰,顿时觉得一股排山大力从枪上传过来,右臂一沉,手中钩差点被震飞,而对方枪已经到了跟前,急忙一缩脖子,全身向后仰倒在马背上,鼻子上一凉,已经被抢干擦伤,鼻穴长流,淋淋沥沥在胸前染红了一片。

飞羽一枪伤敌,正要再补一枪,结果了对方,忽然听见一声弓弦响,对阵中射来一支蓝羽雕翎箭,飞羽来不及伤敌,急忙用枪拨箭。

这时对阵中又跃出三匹马来,分别使长枪,铁戟和大刀,报号叫做枪龙,戟龙和刀龙,那刀龙高声向钩龙喊道:“兄弟你先回去休息,这里有哥哥们为你报仇……哎唷,小子,你竟然偷袭!”

飞羽可不管他们那些,挺枪便刺,一杆寒星冷门枪迅疾如闪电,上下翻飞,河北三龙三匹马围住他,走马灯一样厮杀,连斗五十多个回合,不分胜负。

后面逢纪一直静静地注视着场上的打斗,眼睛眯缝着,里面闪现着若有若无的精光,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我在场外观战,看飞羽的武功的确不含糊,一杆枪时得出神入化,跟赵影也差不多什么了。

我一直都在想,逢纪凭什么就那样一副吃定我的样子呢?细琢磨间,终于发现了一个问题,逢纪身边竟然没有一个NPC将领,全都是玩家偏将跟随,我突然打了一个寒颤,NPC将领都到哪里去了?莫非是趁这工夫埋伏去了?我心里一盘算南皮城外的地形,猛然间醒悟,大叫一声:“飞羽兄弟快撤!”立即下令全军往西撤去。

我军一动,逢纪立即一皱眉,急忙向身边一个玩家将领嘱咐了几句什么,然后大声道:“袁狼小儿,你难道要逃了么?全军冲锋,拿下袁狼首级者,封千户侯!”一万多先登死士如潮水一般向我军涌过来。

“嗨,着!”我正下令大军后撤,忽然听见身后有人一声大喝,回头一看,却是飞羽使必杀计“寒星夺魄刺”,整条枪都被精光染得透明了,枪尖一点寒星将对方的戟龙刺于马下,随后拨马退过来,后面刀龙和枪龙招呼另外七条龙一起追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