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网游三国之乱世神医

追风马,马踏大江南北,方天戟,戟打长城内外,济世针,针刺枭雄铁胆手术刀,刀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五十三回 左慈来访
章节列表
第五十三回 左慈来访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2        返回列表
我领着飞羽、赵云和赵统、赵广两兄弟领兵三万赶奔并州晋阳,留徐庶总领幽州政事,一面加强海防,督造各类舰只,等我回来之日,就是跟小日本正式开火之时。

这一日,我们正行到河间郡“白洋淀”,我向赵云道:“在此地我们便要分手了,我取南皮,子龙替我取晋阳。”

赵云单膝跪地道:“云此去,必不负主公厚望,拿下晋阳献于主公,主公此去南皮还要多加小心,逢纪阴险狡诈,不可不防。”

我“抚其背”笑道:“元直早给我顶下取城计策,拿南皮城易如反掌,倒是你那边不容易啊,一方面要面对河北的本地军队,一方面还要镇压那里的小刀会。”

赵云呵呵一笑,从怀里拿出三个绿色锦囊:“军师亦给云取城之策了。”

我令赵统和赵广跟着父亲,领兵两万去取晋阳,赵云只要一万军队,并且要把两个儿子分给我,我执意不干,只领一万骑兵和飞羽转道任丘,再转而向东,直达渤海郡境内。

一路行来,果然各路关卡守关军械怠慢,兵容不整,我们只说是奉命回南皮,全都没有人怀疑,我们直接插入到背面通往南皮的大道上来,一路急行,赶过沧州直取南皮。

这一日,正行到沧州,此时的沧州也只是一个小村子,因为靠近南皮,比较发达,此时也已经进化成为小镇,镇内玩家人来人往,熙熙攘攘,一副繁荣景象。

我下令大军在镇外三里驻扎,派飞羽领一部分人进镇补给,我一个人坐在大帐中正想着怎样发动兵变,忽然营帐门帘一挑,进来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我这帐外虎卫军十步一岗,五步一哨,这个老头竟然能随随便便就进来。

在看那老头,一只脚瘸了,而又有一只眼睛瞎了,头上戴着白藤冠,身穿青懒衣,只走进帐来,向我做礼到:“将军无恙,老道这厢有礼了。”

我一惊,问道:“你莫非就是峨嵋山仙人,左慈左元放?”

那老头正是左慈,笑道:“正是老道。”

我一听真是左慈,连忙赐座,这个左慈是三国里跟于吉和南华老仙并称于世的三大神仙,今天主动来找我,莫不是有什么隐藏任务给我?

左慈看了看我,随即道:“将军大祸将要临头,尤不自知耶?”

我一惊,连忙问:“难道这次南皮我去不得?”

左慈转而笑道:“非也非也,将军此去南皮,不但可马到成功,就算是想当皇帝,也未尝不可。”

“哦,那左先生所说的大祸指得是什么呢?”我好奇地问。

左慈道:“天极不可泄漏。”

我一皱眉:“那我有什么办法可以避过这场大祸?”

左慈摇头叹道:“命中大祸,不可避也,我问你,除非……”他突然又笑道,“我自峨嵋山中修道,忽然听见石壁中有唤我之声,过数日,有霹雳震开石壁,得天书三卷,名曰《遁甲天书》。上卷名‘天遁’,中卷名‘地遁’,下卷名‘人遁’。天遁能腾云跨风,飞升太虚;地遁能穿山透石;人遁能云游四海,藏形变身,飞剑掷刀,取人首级。吾曾收徒弟二人,大徒弟叫做呆呆王,二徒弟名左绝心,我以人遁天书分授二人,各得功业。”顿了顿又说道,“我观将军天资聪颖,少慧而量达,如将军愿放弃尘世跟我如山修道,我可以天遁授之,到时遨游宇宙,飞升太虚,朝发昆吾,夕至北海,岂不快哉!”

我听左慈说完,哈哈大笑,随即大声道:“万里长城十亿兵,国耻岂待儿孙平?愿提十万虎狼师,跃马扬刀入东京!”我站起来向左慈施了一礼,然后道,“天遁天书,所有人都梦寐以求的东西的,我也很想要,但是,最起码我也要先把倭寇赶出辽东大地!”其实我很清楚,我在辽东大举抗日,肯定是触动了游戏公司的某些利益,他们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要阻止我,先前我出兵的时候,军旗就连着被风刮断,应该就是这么一回事,这次又派了左慈来用天遁跟我交换,不过,那辽东百万大军我是无论如何也放不下的。

左慈看了我良久,最后默然叹道:“唉,本来机缘便是不可求,劫数不可躲,也罢,老道此来倒是多余了。”他站起身刚要走,忽然又回头道,“万事莫可强求,人力不可胜天,悬崖之前须勒马,可将一身顺自然。”说完身子晃,消失在原地。

就在左慈消失的一瞬间,门帘再次挑起,一个虎卫近来道:“外面有一个人,自称是审配,请求见将军一面,说是有重要事情要商量。”

“哦,审配,他来干什么?”我一摆手,“快请他进来。”

功夫不大,外面两名虎卫引着一人进来,果然便是审配,我急忙拉审配坐下,不等我先客套几句,审配开门见山道:“四公子此次带兵来南皮,可是要发动兵变?”

我眯起眼睛,看着审配,缓缓点点头:“不知道父亲已经去世,你们一干人等密不发丧,却是什么道理?”

审配一愣,随即默然道:“原来,本初公真的已经死了。”

这次我倒是怔住了:“这是什么话,你不知道……”

审配点点头:“数日前本初公召集群臣在珍园内坐宴,晚间时忽然痛哭不已,我们皆劝,本初公说,五子连心,可惜断两损三,痛哉呼,哀哉呼!这时逢纪说,大公子和三公子都被四公子您软禁在蓟城,劳父哀伤,此乃大逆不道之举,可起兵伐之。本初公叹道,麟儿也有其无奈之处,俱是我袁家骨肉,不可相害。转而再次痛哭流涕不已。”审配顿了顿,又道,“本初公曾言,吾所生五子,长子显思性刚易怒,二子显弈软弱优柔,五子彦子年少早妖,唯三子显甫英俊之器,倜傥之处相我当年,甚爱之,四子天宇少慧聪颖,广有谋略,吾亦偏爱之,本愿百年之后,显甫嗣吾之位,天宇辅之,怎奈天不应我,呜呼,天不应我矣!”

审配学袁绍学的惟妙惟肖,我甚至都能想象得到袁绍当时五子俱不在跟前,伤痛欲绝的样子,心里倒有点酸酸的,没想到,我在袁绍心中还是很有地位的,如果让袁尚做皇帝的话,就要封我做八贤王了,呵呵。

审配又道:“当初我们竭力劝本初公,本初公指着我们大声说,显甫,天宇,得一人而嗣位,我袁本初在九泉之下亦可瞑目矣,此乃袁家幸甚,天下幸甚。那夜酒席不欢而散。而自那日起,我们就没有再见到过本初公,直到有一天,逢纪找我过去商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