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网游三国之乱世神医

追风马,马踏大江南北,方天戟,戟打长城内外,济世针,针刺枭雄铁胆手术刀,刀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十五回 郭图之死
章节列表
第四十五回 郭图之死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袁尚把手一拍,四个彪形大汉把我和袁谭架起来,外面又进来两个丫环,每个人手上都端着一个托盘,托盘上放着一个酒壶,一个酒盅,不用问,这就是古代盛传的“鸩”酒了。

袁尚笑道:“大哥,四弟,你们就安息吧,以后中兴袁家的大业就全有我代劳了!”说完一使眼色,两个武士倒了酒来送到我和袁谭嘴边就要给我俩灌下去,忽然门外有人来报:“一将带领千余人马在城外叫阵,让我们放了……四公子。”

袁尚笑道:“哦?那人是谁呀?”

那人禀报:“据他自称是叫什么常山赵云赵子龙的。”

郭图道:“这赵云当年在公孙瓒帐下效力,曾经刺伤过文丑将军的……据说武力着实不低。”

我在一旁听见冷哼一声:“赵云是我手下第一号的大将,武力岂止是不低?就凭三哥你那三角猫的功夫,我敢断言,子龙不出三个回合就能刺死你!”

郭图急道:“四公子不用饶舌,我们三公子何等身份?岂可如莽汉一般争斗?哼哼,渤海城中尚有三万精兵,就算那赵云武功再厉害又能如何?”

我笑道:“不错不错,你们三万个人打人家一个还怕个屁?可惜啊,刚才某人还说要什么中兴袁氏,这会竟然能想出以三万打一个的妙计,想我父亲本初公自董卓乱世以来,身居百战,每一次不是披坚执锐攻城克敌?虎老关外被推举为二十路诸侯之盟主,那是何等的威风,可惜啊,到了我们这辈人,竟然有人还以如此卑鄙下流的计策为荣,先前说的一番豪言壮语全都成了狗屁!”

袁尚果然受激,指着我骂道:“那赵云算什么东西?我袁尚还没有把他放在眼里,我自幼习武,也曾经历百战,鲜有败绩,难道还怕了一个小小的赵云么?看我把他生擒过来,让你们死作一处!”说完让郭图看着我,自己披挂出门迎战去了。

我因为自己的“激将计”使用成功而沾沾自喜,这“激将计”本事策士的技能,所以我这次虽然用话语激怒了袁尚,但系统并没有给我提示。

袁尚出去不大一会,外面锣鼓喧天,声势骇人,我看见韩莒子和吕威璜二将都已经跟着袁尚出去了,这里只剩下郭图和十几个武士,暗道天助我也。

我趁着郭图因担心袁尚而不住向外张望的空处,闪身挣脱右边武士的束缚,取出七星龙渊剑手起一剑,把右边那人由肩至胯劈为两段,左面那人大惊之下,被我拦腰砍死。

郭图见我脱困大惊,急忙指挥手下武士过来捉拿我,我“唰唰”几剑,把对方的兵器都削落在地,转手又砍倒数人,其他武士见我手中宝剑锋利,都不敢轻易近身,只在旁边呼喝。

郭图急得一跺脚,他也是高级的大术士,当下两手捏着符纸化成两道金光向我打来,我运足内力“啪啪”两剑将金光打落,那边郭图已经往外逃去了,我大叫:“郭图狗贼不要走!”纵身追了上去。

郭图正向前逃走,被我从后面赶上,一剑砍去,却被他躲过,再追上一脚把他踢了个跟头,郭图连滚带爬跑出十几步,猛然回头又打出三道金光。

我正要在赶上几步把他杀了,忽然两腿一沉,脚下显出一个太极图案,道道彩光从太极图上射出,我顿时被困在里面了!

太极华阵是高级术士的功法,由郭图这个道术超强的人是出来,更是威力惊人,我在阵内左右冲突不出,看看头顶还没有被封住,急忙两脚点地拼命跃起,忽然郭图打出的那三道金光在空中化作道道金丝,金丝迅速结成一张大网当头罩下,我挥剑砍去,却多亏龙渊剑锋利,金丝天罗网被我一剑砍成两半,不过我仍然没有跳出太极华阵。

郭图阴惨惨笑道:“四公子果然好功夫,我这太极华阵发动起来只慢了那么一点点,要不是那金丝天罗网恐怕就真让你出来了。不过,今天你肯定是要死的!”说完手中又各多了一张符纸化作金光打在阵上,“太极神刀,旋!”

太极华阵已经过符纸催动本体华光大盛,四壁伸出三支锋利的气刀迅速旋转起来,我吓得急忙用龙渊剑护体,猛然间腰肋下剧痛,两把气刀分别刺入了我的左右两肋,后面一把刺入了我的后腰,生命值迅速流失,多亏了有龙渊剑在手,要不然这一下就能把我腰斩成两段。

郭图见我竟然能在关键时刻止住太极华阵的运转也是很吃惊,不过很快就又拿出两道符纸印在太极阵上,这一次又有三把气刀在我脖子周围伸了出来,只要稍一转动,我立即就会脑袋搬家,说不定重生到哪里去呢。

郭图再一次大叫:“太极气刀……”旋字还没有出口,突然惨叫一声,一杆银枪被一团红光包裹着风驰电掣般射来,从后面一举洞穿了郭图的身体,从他前胸穿出,红光一震重重打在太极华阵上。

我在阵内只感觉天地间一阵猛烈的摇动,顷刻之间眼前阵法彩光散去,郭图很死得难看地倒在不远处,胸口出一个碗口大的血洞,双眼睁开极力想回过头去,他到死都不知道究竟是谁暗算了他。

远处赵云带领虎卫军急步赶过来,见我受伤急忙单膝跪地:“云救护来迟……”

“好了好了。”我打断赵云内疚的话,嗑了几颗丹药,坐在一旁栏杆上,用“观音膏”涂在伤口上,再看赵云也是身上血迹斑斑,满是疲乏之色,身后虎卫军站成两列把我保护在中间。

赵云捡回了银枪,然后向我汇报:“昨天晚上主公您走不久,后面河北军的急行军先头部队便到了,是由河北名将高览带领的五千多轻骑兵,我带领虎卫军打了一场阻击战,高览被我挑落下马,生死不知,五万轻骑被歼灭一半其余都败退回去了,后来又遇到两个黑脸将军带兵追来,又被我们杀了回去。我们一路赶来渤海叫城,你这三哥带两将出来应战,被我刺死两人,袁尚我不敢动,生擒在此。”说完命人把袁尚带过来。

袁尚衣衫不整披发赤足被绳索紧紧捆着押了上来,此时的他已经全没有刚才的盛气,扑通一声跪在我的脚下哭求道:“求四弟看在我们兄弟情份上饶了为兄吧,我……”

我摇了摇头,止住袁尚说话,正要让人把袁谭也带过来,这时有人来报:城外河北名将张郃带领大军三万来城下让主公出去答话。

赵云道:“如今虽然城内尚有三万精兵,但人心不聚,如跟张郃交战便成反叛矣,不如急速赶回蓟县再做定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