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网游三国之乱世神医

追风马,马踏大江南北,方天戟,戟打长城内外,济世针,针刺枭雄铁胆手术刀,刀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十四回 渤海惊变
章节列表
第四十四回 渤海惊变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3        返回列表
眼前一片漆黑,耳边不断传来系统声音:

“您的游戏人物已经死亡!”

“系统检查到您身上有皇族御赐的免死金牌,请问您是否使用?”我点选“是”。

“您使用了免死金牌,本次死亡无效,三秒钟后于出生地复活!”

“3……2……1……0”

眼前白光一闪,我已经在我的府中复活过来,赵云领一千二百百级虎卫军披挂整齐,早已经准备多时了。

我跨上闪电追风马,告诉赵云:“现在逢纪在南皮城外的包围圈已经大部分都撤进城里来了,我们正好冲出去!”我们纵马出府。逢纪老奸巨滑,人物死了之后免死金牌是要百分之百爆出来的,他一回看见我的尸身变成一块免死金牌一定会知道我并没有死,所以肯定会追过来,如果现在不走,一会可就走不了了。

我带着赵云刚走到北门,城门尉是一个身材高大的NPC将领,对我抱拳施礼:“奉逢统军将令,今夜任何人不得出城!”

我向旁边赵云使了个眼色,赵云跃马纵枪,一道银色的劲气从枪上射出,那人没想到我们真敢动手,急忙用手中长枪一挡。“咔!”一声响,他手中枪杆断成两截,随后胸口也被射出一个碗口大的血洞。

赵云一招秒了城门尉,跃马上前,一枪刺断绞索,城门大开,我们一行人飞马出城,一路直往渤海而来,刚跑出不到十里,就看见身后数里之外有大队人马追过来,清一色的都是骑兵,赵云急道:“冀州军都是一人三马,而且大将高览带兵,事急矣,请主公先走,云请断后!”

我也取出了方天画戟,大笑道:“怕他个奶奶,我们马快,先到渤海,取了郡城,然后再向蓟县求援。”说完先从虎卫军中挑选出十个人来,命他们现行赶奔蓟县向徐庶求援,我自跟赵云一路往渤海逃过来。

这一路跑得是心惊胆战,自从我玩这个游戏以来,从来都没有这么狼狈过,不过还好,我们坐下的战马都是一等的大宛名驹,我向赵云道:“渤海首将韩莒子和吕威璜现在恐怕还不知道南皮的事,我先去诈开成门方好,你们随后赶来。”

赵云道:“云誓死断后!”

我怒道:“断个屁后,你们只要随后跟来就行了,万一我取城不行你们得赶紧过来帮我!”说完不等他答应,一拍坐下闪电追风马,那马长嘶一声,四蹄踏开,一溜飞驰,眨眼之间便把赵云他们远远甩在后面。

等我赶到渤海城的时候天已经泛白,追风马虽然神骏,但是马的耐力也差不多到了极限,各项属性也下降了不少。

我站在渤海城下叫门:“快快叫你们韩莒子和吕威璜出来答话,我是袁家四公子镇东将军袁狼袁天宇!”城上士兵答应着进去禀报。

工夫不大,渤海城城门大开,韩莒子和吕威璜两人领兵列队出来迎接,一看见我双双下马施礼:“四公子远来,未曾迎接,还请恕罪。”

我跟他客套几句,然后并肩入城,二将把我迎进府中,端上来准备好的酒菜给我补充耐力值,我准备吃完饭立即出其不意斩了二将,然后便说他们造反,如果能占领了渤海便好,如果不行我在逃走不迟。

夹起一块烧鹿脯往嘴里一放顿时大惊,因为我尝出菜里已经被人下了毒,难道这两个狗东西已经接到了南皮城的信报?抑或是逢纪早就安排下了他们在此等我?

我本身内力深厚无比,而因为常年炼药体质抗毒作用也很高,我细嚼慢咽,一边观察二人动静,两杯酒下肚,我感觉药的量差不多了,便假装中毒身子一歪倒在座位上。

我佯装惊怒:“这……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啊,好痛啊……菜里,菜里有毒?”

二将齐齐站起来,韩莒子笑道:“四公子啊,这可不怪我们啊。”说完一声令下,外面涌进来一帮带甲武士,而屏风后面去转过一个人,正是袁尚袁显甫。

我大惊道:“三……三哥,你怎么会……在这里的?”

袁尚得意地笑道:“逢统军早就算定你会走这条路,哼哼,这是对你拦截的最后一道防线,你的本事不小么,南皮城内那样周密的防备都被你跑了出来,不过你还是落到了我的手里!”

我长叹一声,心想这逢纪果然了得,智力值肯定也不比徐庶少多少的,我认命道:“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你想把我怎么样?”

袁尚一看见我这副表情,更是得意忘形,向身后几人吩咐了几句,工夫不大,有有一个人被带进来,这人衣衫褴褛蓬头垢面,浑身被绳索捆成了一个大粽子,等我看清他的面容之后,忍不住惊叫出来,这人竟然是失踪已久的袁谭。

我颤声道:“大哥也被你捉来了?”

这时袁尚身后转出一个人来,阴惨惨地说:“他本该早就死了,三公子之所以留他到现在,就是想让他亲眼看着三公子一人独嗣,哈哈哈。”而这个人身穿一身灰袍,一撮山羊胡子一翘一翘,正是当初徐无山根袁谭一起失踪的郭图。

袁尚此时正在得意之时,忍不住把他的光辉之事全都说出来:“当初显思兵败徐无山,之后竟然逃到渤海城来,这渤海城乃是我们袁家根本所在,韩莒子和吕威璜也都是我的心腹之人,显思自然落入我的掌握之中。而逢先生早就算到父亲一旦另立新君,你便一定会回到南皮城来,所以早就知会好两位将军再次等你来自投罗网,我呢,也是刚到不久呢。”

袁谭身子蜷缩在地上,喘着粗气骂道:“兄弟如手足啊,袁尚你残害自家骨肉,你……不会有好下场的!”

袁尚哈哈大笑:“我昨天晚上连夜赶来,就是要你们兄弟俩亲眼看着我一人在父亲身边的宠的样子,袁彦之死在官渡之战,袁显弈死在徐无山,要不然我会把你们兄弟四个都捉来,让你们一起死在我的脚下!”

旁边郭图道:“听说天宇身边还有一队虎卫军,而且这次来南皮还带来一个据说有万人之敌的赵云……”

袁尚一摆手:“不必多说,那肯定早已经死在南皮了,哈哈,这渤海是我的地盘,城内精兵两万,谁又能奈我何啊?”

郭图劝道:“还是尽早送两位公子上路吧,免得夜长梦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