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网游三国之乱世神医

追风马,马踏大江南北,方天戟,戟打长城内外,济世针,针刺枭雄铁胆手术刀,刀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十三回 金蝉脱壳
章节列表
第四十三回 金蝉脱壳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张郃是河北四庭柱之一,论武艺排在颜良文丑的后面和高览的前面,但他倒是一个出色合格的将领,若是两军对阵,带领一样多的士兵,张郃绝对不会输给另外三个,袁绍之所以派他看守流园的刘和便是这个缘故,而我对他忌惮的也正是这一点。

我找了一个跟袁谭体形相似的青年NPC,一掌拍死,然后拉过那个身材魁梧的玩家:“哎兄弟,有空么,帮我一个忙呗。”

那人狐疑地打量了我几眼,瓮声瓮气地:“我刚领了剿匪任务,现在出城去,你要干嘛?”

我拿出一枚汉玉币塞到他的手里:“这一枚汉玉币抵得上十两金子,你只要帮我一个小忙,嗯,帮我把这个尸体带出城去,你只需要一直往南跑,一会会有人追你,千万不要回头,只要跑出城就没你事了,好不好?”

那人紧紧攥住汉语币,瞪大眼睛:“只要把这个死尸带出城去就行了?不需要做别的?”

我笑着点点头:“当然是了,哈哈。”

“好,这个任务我接了。”说完把死尸扛在肩上,问道,“现在就开始了啊?”见我点头,他立即迈开两条长腿,大步往城南跑去。

看那人眼看转过街角,我大喝一声:“大哥!”佯装惊慌失措,四处看看,疾步跑到张郃面前,急道,“张将军,快,我看到显思了,被人掳走了啊。”

张郃一愣,一看是我,忙道:“四公子?怎么回事?”

我跺脚道:“你有没有看见刚才一个人背着显思望城南走了?”

张郃脸色大变,自从袁谭失踪之后,袁绍一直都在派人到处寻找,并下令凡是知道其下落者都有重赏,张郃刚才的确看见一个“巨人”扛着一个人望城南飞奔而去,看他肩上扛着那人倒还真像是袁谭,我见他迟疑,急道:“张将军,我们袁家骨血,可就全靠你了。”

张郃忙道:“四公子不要急,你先替我看守此园,任何人都不能让他进园,这是主公的命令,我一定会把大公子就回来!”说完脚尖一点地,身子入一只大鸟一样腾身向前跃去,几个起落间便消失在南街上。

看了几眼剩下的人,我大声说:“此地乃我们袁家重地,你们切记要严加看守,连一只苍蝇都不许让飞进去了!”十几个士兵齐声答应。

我晃晃悠悠却绕到侧墙,抓紧巡逻队的空隙,腾身上墙,翻身跳入园中。

流园本不大,我只转了几转就找到了刘和,他正满脸愁云地倚在栏杆上,看了我一眼,淡淡道:“你来了?”

我在他身后站定,淡淡地回答:“我来了!”

刘和叹了口气,目光仍然看着外面黑色的夜幕道:“你来了也没有用的。”

我冷哼一声:“虽然没有用,但是只要拖延数月便好。”

刘和颓然道:“四公子你是聪明人,我看袁家所有人都不如你的十分之一,唉,不过袁家要灭亡是注定的了。”

我缓缓摇头:“未必。”

话刚说到这里,外面便传来一阵骚乱,我急道:“拯救汉室也好,拯救袁家也好,我几天来是想跟你借一件东西的。”

刘和笑道:“就算你拿去了……呵呵,我猜你拖延不过明年……”他顿了顿,听见外面开始人嘶马叫,仿佛极是混乱,大队人马行动的声音由远而近,刘和点点头,“好吧,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总是,我愿意借给你,不过不需要还,呵呵,送你的。”

刘和话音未落,忽然大门被人一脚踢开,随即一大队官兵都涌了进来,离着老远我就听见逢纪的声音:“告诉你死守此地,你去管什么显思?这刘和可是我们此局最重要的一步棋,若是坏了主公大计看不砍了你的脑袋!”

对方憋了一口气道:“是,到时主公要杀要剐,我甘愿领罪!”确是张郃的声音。

我一把抓住刘和的衣领拎起来,把七星龙渊剑架在了他的脖子上,这时逢纪和张郃一起进来,看见我挟持刘和,众人齐齐变色,张郃惊道:“四公子,你……你这是干什么!”

逢纪眯缝着小眼睛,阴森森地笑道:“这刘和可是将来要成为皇帝的人,四下月便要举行封禅登皇帝位,你这样做可是欺君之罪!”

我大笑道:“逢纪贱人,若是依了你的计策,我们袁家内用外患,四面拒敌,离灭亡也不远了,哼哼,你们不过就是想立刘和为皇帝,我今天杀了他,一了百了!”其实我知道,以袁绍的势力便是杀了刘和,他也还能再找一个人扶植上去,百家姓中“张王李赵遍地刘”,这三国里刘姓更多,随便抓过一个来都有可能是汉室宗亲,而杀不杀刘和,对于逢纪并没有什么损害,相反我一旦杀了刘和,那我的罪名也就出来了,逢纪杀我有名,如今袁谭失踪生死未卜,袁熙战死徐无山,袁阅明面上也是失踪,实际则是回了青州,现在袁氏小一辈里只剩下我和袁尚,一旦我要是挂了继承人也就只剩下袁尚,而逢纪和审配则这正好是辅佐袁尚的。所以他巴不得我杀了刘和,所以我料定他既不会诚心相救刘和,也不会放我走,这边正好给了我拖延时间的机会。

逢纪暗地里命人集结兵马都调来将流园围得里三层外三层,我便是有赵云那样的本事恐怕也无法逃脱了,他一边阴笑着,一边不紧不慢地说:“四公子,这刘和可是原幽州牧刘虞的公子,刘虞恩德广被汉北各族,当年公孙瓒杀害刘虞之后,北方各族还组成联军讨伐过公孙瓒给刘虞报仇,现在他的儿子就在你的剑下,你说……啊哈哈,我倒是认为,你没有这个胆量杀人的,否则,你在幽州恐怕也做不稳当。”

我故意佯装被激发怒,咬牙切齿道:“逢纪贱人,我袁狼征战北方,扫荡辽东,杀人比杀猪还利索,我怎么就不敢杀他?”

我俩面对面互相连吵带骂,忽然有人高声报袁绍来了,我看看四周兵力集结的差不多了,大墙内外一眼望去全都是人,我突然冲逢纪叫道:“父亲救我!”

逢纪以为袁绍已经到了身后了,刚一分神,我手上一动,刘和的脑袋便被我轻松割了下来,接着脚下一点,身子腾空跃起,高举龙渊剑向逢纪刺去。

逢纪回头没有看见袁绍,暗道不好,听见身后风声,急忙顺地一滚,躲过我必杀一剑,一旁张郃急忙听枪一架,我不敢跟他硬碰,长剑在他枪身上一点,身子在空中一折,再一次向逢纪扑过去,忽然人群外面高速飞过来一杆遍体通红的长枪,枪头挟带着无坚不摧的气势,我挥剑削去,“当”的一声,我手上巨震,张口喷出一口鲜血,那杆枪来势凶猛,我在空中无法闪躲,正被一枪从右肋下穿过,从左肩穿出。

张郃大叫一声:“不要啊,高览!”纵身上来把我抱住,我连吐好几口鲜血,向张郃道:“你不要怪高将军,我毕竟还是成功了的,杀了刘和就好,没有皇帝可立了,只要能多保我袁家一年便好……”说完身上各项属性都降为零,头一歪,倒在张郃身上……挂了!